卷一 命定帝王复仇路  第022章 绝情弃爱择仇路(修文后)

章节字数:3011  更新时间:12-05-30 01: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本想等风自若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再去找他的,不过如今看来已无这个必要。兮韵绝望地向后退了退,啪的一声,身旁的花盆碎了一地。而就在那一瞬间,她的心也碎了满地,只是这一次她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此刻她脑里一片空白,等了这么久,居然等来这样的结果,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她,冷兮韵,又再一次被丢弃了……

    身体一倾,向前跑去。白色浣纱在风中飞舞着,夹杂着还未褪去的早雾之气,凝着的泪珠早已落下,这不过她一直都没注意到罢了!到最后,就连她也分不清沾染在颊上的是泪水还是露珠。或许两者兼有吧!只是究竟是什么,她已不想再去理会了。反正不管是什么,都会随风而逝,所以,又有什么关系呢?任脚步不断向前,就想这么一直走下去,或许脚累了,心就不会累了。

    难道这一切仅是她的臆想?什么“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了……兮韵,你不要再逃避了,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为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什么“以后不会了,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什么“以后……你也可以将我当做你的哥哥,风自若的肩膀永远为你敞开。”这些曾经温暖的誓言擎尤耳边,如此清晰,可为何这一切仅是阴谋?“不是,只是最好的时机还未到……”让一切都变得那么可笑。“从此刻起,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真的如此麽?若连牵子的手都没了,有怎么能够与子偕老呢?即便兮韵最初就一料到这是一个圈套,但从未想过梦醒得这么快。

    “楼主,外面好像有什么声音,我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放肆,敢在风楼里撒野。”

    “不用了。”

    “为什么?”飞絮甚是不解。

    “方才杵在外面的人是兮韵小姐,不过她已经离开了。”眸中划过一丝悲哀。

    “楼主,需不需要飞絮出面跟兮韵小姐解释,她定是误会了。”只要能让风自若开心,她甘愿做任何事情。

    “不必,我们之间本就该这样,你就先退下,我累了。”

    “是,楼主。飞絮告退。”

    房内又重归平静,只是房外一切的叫嚣,他似乎都看在心里,可他已经不想再去理会了。

    她,直到脚步再也无法向前,于是,她无助地蹲在原地,眼前的溪水好清、好清,清得甚至可以从中看见她自己的心。这还是一颗完整的心麽?千疮百孔后,依然残留着血腥的味道充斥着鼻尖。本想让微风就此将她的心悄悄带走,这样她便看不见,也就不会痛了。可浴火重生的炙热蒙蔽了她的双眸,贪婪的她并不想让心毫无痕迹地逝去,她拼了命想要挽留,竟没想到到头来却徒留一场空。除了遍体鳞伤,其余的什么也没有,而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血淋淋的心被毫不留情地挖走,却无可奈何。

    他果然是骗她的,风自若内力深厚,他不会觉察不到门外有人在偷听,况且她还打碎了一个花瓶,倘非早就认定门外的是她,一个堂堂风楼的楼主绝不会置之不理的。兮韵跑出时,就在心中跟她自己打了个赌:若风自若追出来,就证明他心中还是有她的;如若不然,那么打从一开始,只她一人自作多情。一直以来,她原来就是他用来对付雪痕的工具。兮韵多希望他可以追出来跟她解释,哪怕就只是骗骗她的也好,可是在她眼前,他竟连谎都不愿意说出口了……她还在企盼什么呢?这世界上毕竟就只有一个哥哥,即便一样的白衣、一样的冰糖、一样的关怀,可却没有与哥哥一样真挚的心。

    她就只披着一件薄薄的白色浣纱,伫立在风中,任其无情摧残,未来的她该何去何从?失去了风自若这个可以依靠的屏障,她还能一如既往向前麽?在来来往往的人事中,她忘记原本的初衷。当初那么信誓旦旦想要报仇的决心,可她又做了些什么?她身上兼有沉重的使命,悲伤也该就此打住,是时候回去了,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件事情等着她去解决,无论结果怎样,她都能接受。

    今一别,不再思,断情弃爱于湖畔。曾相守,意难忘,奈何君弃我如尘埃?已失君之手,无与君之执,多少离愁别绪处心间。自此,不思、不念、不忆,恩断义绝于君时,冷兮形同陌路际。

    可普天之下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所?原本她受伤的心还有飘零去修复,但现在似乎也已回不去了。兜兜转转,兮韵还是回到了风楼,那个让她彻底寒骨的房间,“飘零姐,原来你在的。”

    “恩,兮韵,这一大早的,你去哪了?”飘零并未带给她想要的温暖,可她的心却不再痛了,亦或是早已痛得失去知觉。若连心都被无情带走,怎么还会有痛的感觉?嘴角勉强泛起一抹苦笑,这就是她冷兮韵的人生,一个充满谎言与欺骗的人生。本以为遇见你,我便不再孤单,可你却带我坠入又一个无止尽的深渊,只是,她无力再出来了,这次甚至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想要回答,却发现有什么东西堵在喉中似的,怎么也发不出声,只觉得头很重,之后便全无知觉。

    “怎么是你?”一醒来就看到风自若那双充满复杂之意的眸,这眸曾让她迷惑过,也曾让她伤心过。这究竟是一双什么样的眸,她已不想去了解了。因为只要一深入,就肯定会受伤。

    “你……受风寒了,方才体有些热。所以……我来看看你。”似乎在纠结、隐瞒着什么。

    但尽管如此,兮韵还是能够感到他眼眸飘过的关心,若说他对她没有一点感觉,她是不会相信的,可为何他要那样说呢?

    “你知道的,对不对?”虽然她很肯定,但她还是想听他亲自说出口。方才在溪畔时下定的决心在她看到他的眸子时便已有所动摇,她终究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嗯。”没有丝毫表情。

    “那么。。。。。。你和飞絮在房间里说的话也是真的?”多么希望他会有一丝辩驳,可他却依旧平静,“嗯。”

    “那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有一秒钟也好。

    “没有,一秒也没有。”

    他很诚实,没有丝毫隐瞒。正是这份诚实彻底击碎了她最后的念想,她转身用指尖偷偷抹去眼角残留的泪水,她不想将如此脆弱的她展现在他眼前。就算是输,她冷兮韵也要输得有骨气。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没错,你就是我对付雪痕的一个棋子,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枚棋子竟爱上了我。后来我渐渐地发现像你这样的女子,除了情感之外,再无什么能够羁绊你。本想利用我们之间的感情治好你脸上的伤,将你原本的容颜换掉,再让你的容颜不衰,身躯不死。这样一来我便不用担心对付雪痕的烦恼,又可以做个顺水人情,祝你复仇,岂不一举两得?不过真没想到百密也有一疏,你居然……不过这样也好,若你不同意,你大可离开,至于你脸上的伤,就算是我伤你的补偿吧!”他的眼眸并未朝向她,只是娓娓而述着,好像这件事与他并无什么关联。

    他道出的没一字每一句无不像利刃般划穿她体内,心逝了,这利剑只能往身上的其它地方刺去,直到呈现出成片成片的血肉模糊,才肯作罢!她,冷兮韵从现在起与风自若是真的恩断义绝了。本以为能抓住的只有他,现在才发现只有这复仇之路会生生世世属于她。

    “风楼主,你未免太小看我冷兮韵,不要以为我真就这么容易爱上一个人。你堂堂的风楼主吧!也算是个风度翩翩的人物,可我还不至于搞不清楚自己的状况。原本我就是为复仇而生,这辈子我心里怕是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风楼主也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昧着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很艰难地道出这一字一句。

    兮韵慢慢向他靠近,此刻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可她却觉得隔了千丈之远……她永远都无法进到他的思想,因此他们注定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唯一能将他们联系起来的也就只有对雪痕的仇恨。她微微感到他在不经意间瞄了她一眼,只是她并不明白这眼神所具有的涵义。

    “风楼主,不妨我们来做个交易?”怕是只有复仇之路,才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什么交易?”全无之前的邪魅之味,反倒有一种惊讶。

    “我答应风楼主进宫报仇,而你只需遵循之前的约定,这个交易风楼主与我都不会亏的,况且这也不是你一直想要的麽?”这本就是她的使命,风自若大可不必用情将其束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