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前生来世不怠仇  第027章 青梅竹马水尤寒(修文后)

章节字数:2842  更新时间:12-06-03 23: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姐,你放心,夫人并没什么大碍,只不过受了点惊吓,急火攻心罢了!”

    “张妈,照大夫的药方去抓药。”安思娴虽不娇生惯养,身上也无官宦家大小姐的脾气,可她却是有仇必报之人,张妈让一向宠溺她的母亲当着下人的面说了她,说什么她也要讨回个公道。她故意呵斥张妈,目的是使其意识到安府还存在她这个小姐。

    “是,小姐,我马上就去。”张妈也真是可怜,年纪一大把还要被一个待伺闺中的小女孩欺负。

    张妈在安府的资格算是最老的,府里的琐事都交由她打理。二十几年前,张妈进城寻亲,差点人财两失,幸得安夫人的救助才得以活命。而后寻觅无果,张妈投靠安夫人,并且这么多年来尽心尽力待在安府。

    安夫人曾问她:“张妈,是时候该为你自己考虑考虑了,你付出的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将青春葬送在安府里。”

    可她却说:“安夫人,若不是你,我恐怕早就……您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报答不完。现在我什么都不要,只想静静陪在夫人身旁,等到夫人白头归老,我也随着去,我不愿夫人走的太凄凉。”由张妈陪同这么久,若两人有一天突然阴阳相隔,那安夫人还真会不习惯呢?

    见张妈许久不见踪影,而安知若也全然无下落,安思娴感觉不妙,她决定出去看看,可才踏出房门就有一道光影从她头顶处闪过。她很害怕却又好奇,于是就跟着那团东西到了庭院墙角处。

    今夜的月仿佛也受到了寒气的逼迫,竟躲了起来,而渗出的点点微弱还是掩藏不住安知若那张早已被岁月浸透的疲惫不堪的脸。

    “阿玛,您怎么会在这儿?您可知我们找了您很久,我还以为您出什么事情了呢?还有额娘,她都晕过去了。阿玛,您去哪了?刚刚有那么一瞬间,我真觉得您会离我们而去。”猛地一下,扑进安知若怀中,眸中泪水不住往下淌,她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安知若轻轻抚摸着安思娴的后脑勺,“娴儿啊!你与史家公子的婚期就快到了,以后不许再这么小孩子气。”

    的确,她长大了,以后绝不可再如此任性,“对了,阿玛,方才您到底去哪儿了?”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安大人,看来你很在乎你的家人。从今往后,你就是狼魂组织的成员。你要做的事情就是监控朝堂上的一举一动,并定期向我汇报朝中心怀不轨之人。”

    “那我要怎么找你?”安知若除了妥协之外,就再无他法。她夫人、女儿甚至一府里人的命运都掌握在他手中。

    “这就不劳烦安大人操心了。”银面男子一挥手,一卷迅猛的疾风就将安知若带回了安府庭院的角落。

    “阿玛,阿玛,您在想什么?刚刚小娴问你去哪儿了?”

    在安思娴极力催促之下,安知若才渐渐缓过神来,“哦,没事,阿玛没事,就是出去散了下心,可没想到竟造成如此大的误会。娴儿,你刚刚不是说你母亲生病了麽?走,快随阿玛去看看你额娘,说不定她一见到我,就不药而愈了。”

    鸢鸾殿

    一如水般的可人躺在死寂的床榻上,她的眼睛是闭着的,对于外界传来的干扰,她无丝毫动容,仿佛就如一个逝去已久的睡美人。死寂守在一旁,眉心微微皱起,他还从未这样过呢?就连当时他父皇与母后过世时,他都不会有这般动容。他原本以为会一辈子处在死如灰烬的世界里,可不知何时起他一个无心之人竟会感到心痛?虽然那神秘人曾告诉他无论何时,都不能动情,否则这样疼痛的次数会越来越多,也会越来越剧烈,直到死亡那天。所以他只是静静杵在一旁,仿佛只要这样默默守望着她,他的心就会平静些。可他却越来越不满足于现状,他甚至看她有些入迷。

    没过多久,这个睡美人平静的脸上不再平静,她眉梢微微颤动,而死寂也留意到这细微的变化,一如既往冰冷的脸上泛起丝丝笑意。他再也按耐不住内心泛起的涌动,“来人,宣太医。”

    “皇上,宫里最好的太医全在这儿了。”对于床榻上的美人儿,他们可不敢有丝毫懈怠,生怕掉了脑袋。

    她昏迷已久,宫中太医皆束手无策。宫里没人知道她是谁,近日来,皇上衣不解带守着她。宫里的人都传遍了:若她醒来,必将是宠冠后宫的皇后。

    宫中太医皆聚在床榻前,他们窃窃私语着什么,先是摇摇头,后又点点头。待在一旁的死寂走来走去,忐忑不安,记得一年前太医曾说:“微臣有罪,这……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若是一年之后,她的病情有所转机,那死寂会有多开心啊!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太医们转身了,“回皇上,微臣刚刚已经替她诊断过了,明明之前都已无望,可如今好像又有转机。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一定是皇上近日来的悉心照顾,只要能熬过今晚,姑娘就便会苏醒。”

    “好,你们都退下领赏吧!”死寂那颗悬在空中的心终于落地,看着床上的可人儿,他会心一笑。

    “你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床上的人儿慢慢睁开双眼,她的瞳泛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像是不谙世事的仙女,身上仅披着一件白色寝衣,只是她的眸子没有焦点,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她一醒来就看到旁边站了一个眼神凛冽的陌生男子,而且这个男子的脸虽不如之前般死如灰烬,但依旧冰冷,换做是谁看见这样的人都会吓一跳。

    “你终于醒了。”死寂很高兴地迎上去,她却胆怯地向后退了一大步。她的眸子纯净的发亮,可她现在的反应像极了一个小女孩,恐惧中又夹杂了丝丝可爱。她对死寂突然地排斥让他着实惊慌,可她孩童般的反应又让他哭笑不得。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让死寂的心甘愿就此沉寂。

    “小寒,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的恒哥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恒哥哥?”很惊讶也很怀疑。

    “对啊,我就是你最喜欢的恒哥哥,小时候,你最喜欢待在我的背上,直到你额娘催促你回家,你才恋恋不舍下来,难道这些儿时的记忆,你全忘了?”若这是真的,那么死寂该有多伤心啊!之前好不容易才将她唤醒,如今却又什么也不记得,那他所作的努力岂不都白费了?难道才区区十年的光景,她就将他忘记了?他无法忍受,人世间的感情真的如此脆弱,丝毫经不住岁月的洗礼?

    听到这些细微的事情,她脸上泛着痛苦的表情,在双眸对峙中,这份疼痛来得更加剧烈。“恒哥哥,是谁?我又是谁?我到底是谁?”现在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她感觉她脑中有很多零星的碎片,任凭怎样回想,那些残破不堪的画面都拼凑不到一块。刹那间,她的脑袋好像被什么东西镂空了,撕心裂肺的痛浸透了她身上的每个细胞,穿透了她身上的每根骨头。她用双手紧紧抱着头,蜷缩在地上,“你是谁?我又是谁?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泪水狠狠浸湿了她的脸颊。

    看见她痛苦的表情,死寂的心不免深深一震,他将她轻轻拥入怀中,死寂失落的心又重新归来,“不要害怕,你是水尤寒,是李恒青梅竹马的小寒。”此时他不再是一个冰冷无情之人,眼里尽显温柔。可他的心却在隐隐作痛,不过比起眼前这个受伤的可人,一切都不再是问题,他极力克制,不让她有所察觉。

    “我叫水尤寒?你叫李恒?”虽有疑惑,不过她第一眼醒来看到的人就是死寂,对于他所说的话也就半信半疑了。

    他们两人相识在10年前,水家是朝廷的重臣,与杨皇后的交情甚好,一听闻杨皇后生重病的消息,他们就携家眷前往宫里拜访。就在同一天,李恒见到尤寒,那时她才6岁,而李恒也仅14。他们仿佛特别投缘,虽只见过几次,而且后来也失去了联系,但尤寒却给李恒枯燥的童年留下很深的印象。两人再见已是多年后,尤寒从小女孩蜕变成了少女,但死寂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只是后来她竟一度长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