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前生来世不怠仇  第028章 尤寒入主凤仪宫(修文后)

章节字数:3121  更新时间:12-06-04 1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这里是……”尤寒疑惑的眼眸朝四周望了望,这个地方不是一般的富丽堂皇,周围的墙壁都是用纯金镶制的,而且房间四周弥漫着海棠的香味,让人感觉很温馨,也正是这温暖的香味才稍稍掩盖住死寂身上冰冷的气息,只是这里面放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大方鼎,这与周围华丽的陈设很不相称。

    死寂第一次见尤寒时,她捧着一束已凋零的海棠杵在皇宫的花园处独自一人静静发着呆,这周围没有什么东西能够令她动容,她的眼眸随着远方的轨迹迷离而又哀伤,没人知道这小小内心深处究竟发生何事?或许一直以来就没有什么人想去注意吧!那天,死寂恰巧路过那儿,远远望着她,那如水般的眸毫无生机,飘渺而又难以捉摸,就在那一瞬间,他从她身上看到他自己十年如一日孤独的影子。也就从那时起,他对她的兴趣日渐浓烈,他迫切想要知道究竟什么让一个仅6岁的小女孩如此感伤?久而久之,这份想要探索的好奇心转化成了怜香之意。

    那天,好奇心驱使他朝她走去,一向少言寡语的李恒竟率先开口,“你是何人?你不知道这里是皇家重地麽?你这样私闯进来,若是被发现,是要被重罚的。”

    对于李恒,她不以为然,又或许没听见,只是轻轻抽回她失落的眼眸,淡淡地望了他一眼,里面有不屑还有一抹让人看不懂的神情,“我叫水尤寒,闯进你家的院子,我很抱歉。我马上就会走的,但若要被罚,我便随你去受罚。”冰冷又不屑,略带成熟,这根本不像一个6岁小孩会讲的话,若非发生什么,绝不会这样。

    李恒本就只想逗逗她,可没想到这个女孩的性格如此刚烈,他对她的兴趣越发浓厚了,“喂,你才几岁啊!说出来的话就跟大人似的,我方才与你开玩笑的,你没必要那么认真吧!哈哈……”李恒本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可自从见到尤寒之后,他竟也想童真一回。

    “开玩笑,很好玩麽?”尽显讽刺之意。

    正是这一讽刺的回答,才让李恒想要进一步了解她,“不过说真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是你一个人来的麽?还有你手里的海棠花都已枯萎了,也该扔了吧!”说着,李恒想伸手去碰尤寒手中的花,可她的手却下意识地缩回去了,而且还狠狠地等了他一眼。她想要通过这眼神来表示没有人可以亵渎她的花,即便它已经枯萎了。

    “你不用这么紧张,没人会碰到你手里的花。刚刚我看到有一只蜜蜂落到了你的花上,我只想替你赶走它而已。对了,这花都已枯萎,你怎么还留着?”从小到大,李恒对人说话还从未如此细声细语过,只因为他不想吓到她。

    “这花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眼内又呈现出混沌和迷离。

    李恒越来越不解,一朵很普通的且都已经枯萎的花真有那么重要麽?“你一直都保存着它……”

    “是的,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你说什么?”还是头一次有人主动邀请他去一个地方呢?况且眼前的这个人与他还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李恒就是欣赏这般大胆之人。

    “你若不愿意就算了,毕竟我们只第一次见面。我这样要求你好像不太合理。”虽然表现得满不在乎,但仍掩盖不住他眼中的失落。

    “就随你去看看。”就连李恒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何会答应。可能是感到她心里那抹淡淡的失落感,又或许是他想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到底想要干嘛吧!

    李恒随她出了宫殿大门,来到一片海棠花丛中,这片花丛离皇宫并不远,可李恒从不知道这边竟还有个世外桃源。

    “到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海棠?”李恒虽不理解她的意图,但又很期待她下一秒要讲的话。

    “对啊!这里的花海很美吧!”一来到这儿,尤寒露出淡淡的微笑,这笑很幸福也很满足,与她之前的忧郁形成鲜明的对比。

    “确实很美。”就连枯萎的海棠也别有一番风味,更何况这片活生生的海棠林?李恒也不知不觉陷入这份好像只属于她的美丽。

    秋容浅淡映重门,七节攒成雪满盆。

    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为魂。

    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一痕。

    独倚画栏如有意,清砧怨笛送黄昏。

    天涯流落俱可念,为饮一樽歌此曲。

    明朝酒醒还独来,花落纷纷哪忍触。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看到这片生机勃勃的花海,李恒本应开心才对,可正是这一片片凋落的花扯动他心灵深处某个地方。

    而尤寒却只在一旁静静杵着,仿佛天地之大,只有她一人似的,“你想知道关于这个花海的故事麽?”她的声音小得仿佛只有她一个人才能听得见。

    “这片花海有个凄美的故事:一年前,小男孩与小女孩漫步在花丛中,他们手牵着手,从林的这端走到林的那端,女孩累了,就会调皮地趴在男孩的背上,女孩贪婪地睡着,男孩会默默地背着她又从林的那端走到林的这端,直到夕阳西下,她才依依不舍地从男孩的背上下来……就这样,女孩和男孩一直走了一年,只可惜……一年后就只剩女孩一人。”她眼中闪过幸福的光芒,却又一瞬即逝。“只是小男孩再也回不来了……”很是平静,她是花了多少时间才将心中那份痛沉淀下来的。年仅14岁的李恒虽不明白这种感觉,但仍感到藏于她心中的那份伤。

    “小男孩是你的恋人?”

    “不,他是我的哥哥水誉,我唤他作誉哥哥。你还是第一个肯听我把故事讲完的人,谢谢你。对了,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

    “我是忠王李恒。”

    “哦,原来你是皇上的儿子,你们好像并没有别人说得那么难相处麽?”

    “别人都是这么说的?”李恒从不知道原来外界人如此畏惧他们!

    “忠王,我额娘还在宫里等着我,下次有机会再见。”刚想转身离开,就被李恒叫住了。

    “等等。”

    “忠王,还有什么事情?”又恢复之前的寒冷。

    他弯下身将尤寒一把抓到他的背上,“我背你回去。”

    “你干什么啊?我不累,不需要人背,你快放我下来。”水尤寒瘦小的身躯在李恒的背上很不安分,她毕竟还只是个小孩。

    “以后……你如果累了,可以趴在我的背上。记住,以后我就是小寒的恒哥哥。”

    听李恒这么说,凝在眸中已久的泪水终究还是忍不住,滑了下来,那一颗颗豆大点的泪珠挂在了李恒的脖颈上,他的脚步稍在原地停了停。“小寒,以后。。。。。。你可以把我当做你的誉哥哥。”

    “小寒,莫要怕,我是皇上,以后没人敢再欺负你。”他搂着尤寒的手又紧了紧,生怕这次一放手,她就会永远离去。搂得越紧,他心就来得越痛,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想再放开她的手了。

    “母后,小寒呢?她今天怎么没有进宫来?”李恒怒气冲冲地跑到杨皇后的寝殿里。

    自那次后,尤寒每天都会随她阿玛额娘进宫来探望杨皇后,而此空闲时间内,李恒总会带尤寒偷跑出去,直到两人累了,然后她就会静静趴在他的背上贪婪地睡着。即便宫中其他人都觉得李恒是个无血无泪的皇子,不过在尤寒看来,他却是个值得依赖的大哥哥。

    “本宫让他们不要再来了,母后已经让你父皇下旨让他们永远离开了。”关于尤寒的失踪,杨皇后早知道李恒会来质问她,所以特地在寝宫等着他。

    “他们是有什么地方得罪母后了?”平常看到母后与他们有说有笑的,李恒还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很好,可是没想到……

    “这还得问你,恒儿。母后不是不让你交朋友,可你交朋友也应有个限制。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不用母后来告诉你吧!”皇室的婚姻可由不得他们自己做主,皆由皇上调配。

    “母后,我就是喜欢小寒,况且就算要指婚,水伯伯是朝堂上的重臣,这门也当了、户也对了吧!母后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本宫知道,可水家在朝中的势力已经严重影响到你父皇的帝位,就算没有那个小女孩,水家也是要被罢免的!只是这次……岂不一举两得?”李恒日渐成长,一向甘于平淡的杨皇后也开始玩弄起权属来。这也怨不得她?宫中向来母贫子贵,而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哈哈,说来说去,母后还是为了自己。”冲出寝殿,再也没有回头。

    “小寒,当朕的皇后,好不好。”死寂终于道出了放在心里许久的话。

    此时,尤寒一无所有,偌大个鸢鸾殿,她能够触碰到的就只有死寂,她很害怕。。。。。。若连身边人的保护都失去了,她该何去何从?

    “嗯。”她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静静倚靠在死寂怀中,仿佛他真是个值得依赖的大哥哥。

    “即日起,小寒就是朕名正言顺的皇后,从今往后,朕会陪你一起待在凤仪宫,即你的寝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