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前生来世不怠仇  第030章 尤寒晨曦偶相见(修文后)

章节字数:4313  更新时间:12-06-07 17: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要,求求你不要。”尤寒站在桥中间,她前后各站着一名男子,前面男子的眼眸冰冷且没有焦距,一张模糊的脸如枯死的灰烬毫无血色,而其后的却浑身是血,鲜红的血浸染了他白色的衣襟。他们都用尽全力叫唤着小寒,只是任凭尤寒怎样睁大双眼,仍看不清他们的脸,而后两人皆化为血水顺着桥流走了……之后尤寒能清楚地听到她自己撕心裂肺的哭泣声,醒时才现一场空,只是汗水已浸湿了她的脊背。

    尤寒总会被这般噩梦惊醒,且距离她册封的日子越近,这感觉就会来得越发浓烈。她心间会时不时闪过两种不同的声音,且无论她怎样抗拒,那激烈的争吵声早已在她心头植根,怎么挥都挥不去。

    之前御医向死寂提过:尤寒这条命能够捡回来已算万幸,她的失忆之症一时半会怕是好不了。不过若是她能够见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说不定能够刺激她的神经,从而令她记忆恢复。看着如今记忆尽失的尤寒,死寂眼中会时常拂过一丝让人难以捉摸的神情。的确,现在的她只会盯着窗前那片海棠发呆,而对于四周的琐事,可以完全忽略不计,她就这样甘于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一直以来,她的眼神都是空洞、迷惘的,如同一具灵魂逝去的死美人,死寂认识的那个与他漫步在花海中且肆无忌惮趴在他背上的那个小尤寒仿佛早在他们失去联系时就已不在了。

    “小寒,怎么又对着窗外的海棠发呆?”去寂寒宫变成死寂每天必要执行的任务,只是他不做过多停留。寂寒宫门前的海棠花是死寂特定命人种上的,他想借此勾起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回忆。

    对于死寂每日一成不变的问候,尤寒早已习惯,一样的请安却给令死寂越发陌生。他好像又回到10年前,那个虽沉默寡言却善于表达的尤寒。10年的分别终究让他们渐行渐远,就如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有交际。任凭死寂怎样付出,尤寒的眸始终望不到他,她好像永远都不属于他,也永远不会为了他而停留。

    落花流水春去也

    花光照地金浮现

    有情春意远山川

    意气尚在容颜消

    流水多情客无意

    水石本清芬自芳

    无此春风乐此彼

    情怀远送君归去

    落花春梦中

    花草斗欣荣

    有情天地内

    意气旧英雄

    流水深春好

    水墨化成龙

    无因达情意

    情亲四海兄

    落花春水流

    花草弄春柔

    有东风传报

    意气乐从游

    流水桃花色

    水调解兰舟

    无复关心事

    情人南海头

    落花流水远

    花会宜春浅

    有人怀古心

    意气看长剑

    流水带花香

    水火气类感

    无人赏春华

    情知晓月淡

    落花流水处

    花底香风度

    情比天更悭

    意根生草木

    流水桃花香

    水花光似武

    无复驻年华

    情怀乃天赋

    落花有意,岂奈流水无情?

    多情自古伤离别,此恨绵绵无绝期。

    谁道情比深四海,无情总被多情恼。

    “陛下不必为小寒一人刻意改变宫中规矩。过段时间我就是皇后,更加不能仗着陛下的宠爱肆意妄为。”尤寒稍稍往后退了退,她很客气,眉眼之间凸显着神圣不可侵犯。死寂眼中,尤寒好似一个超脱世俗红尘的冰美人,是那样的远观而不可亵玩。“一直以来,多谢陛下照顾,小寒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陛下应允。”尤寒说得很慢,生怕一个不小心,便掉了脑袋。

    “小寒,无论提何要求,朕都会答应。”十年前如此,今日也没什么变化,只要是尤寒需要的,哪怕让死寂上刀山、下油锅,他都会答应。

    “小寒想在册封前,回一趟故居,小寒想要将一个完整的自己交给陛下。”尤寒再也无法忍受宫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她要找回那个有躯壳的水尤寒。

    “其实朕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朕已派人调查过:你家位于离边城不远处的小村庄,你阿玛5年前就已病逝,家中尚有一位老母亲。正好,小寒可以借此回去一趟,将额娘接到宫里来。”

    “陛下。。。。。。其实小寒不值得陛下如此费心。”尤寒迷离的眼眸终于有了几分湿润,死寂如此对她,再怎么铁石心肠,心也会有所动,更何况是个如水般的娇美女子,感情色彩想必来得更加丰富!与其说尤寒因为感动落泪,倒不如说她是因为愧疚,每次在面对死寂时,心中总会传来一阵似有若无的声音,正是此音驱使她不断排斥死寂,就连她自己也不知是何因?只觉一接近死寂,心底就会涌上复杂之意。

    看着眼前的泪人,死寂的心也跟着一阵绞痛,他用衣袖轻轻拭去尤寒脸颊残留的泪滴,拭去的每一滴都重新滴回他心里。“小寒,乖,不要再哭了。等当了朕的皇后,可就不许这样爱哭鼻子了。明日一早,朕就派人护送你回去。”

    “你真好,恒哥哥。”尤寒竟扑哧一声,笑出了口,浮于脸上的小酒窝,清晰可见。

    那一声恒哥哥唤得如此亲切,有那么一瞬间,死寂觉得两人仿佛回到过去,尤寒一直轻唤他为恒哥哥,心底涌过一泓暖流,那样温馨。

    次日,护送尤寒启程的是一批训练有素的禁卫队,流年奉死寂之命随尤寒上路,避免一路上的小病小灾。尤寒的体质受不了一路颠簸,边城距离皇城的距离很长,不是一两天就能赶到的,因此行程来得很是缓慢。

    “流年,你说我见到额娘后,记忆会不会就此恢复?”尤寒的双眸又透过客栈的窗口眺至远方。

    “姑娘,不要多想,好好休息,明早还要赶路。其实有时候能将过往的记忆抹去也不错,人活一世,太多痛苦回忆萦绕心间。人生难得失忆一回!姑娘能够遗忘曾经,也许是上天给你的暗示:好好珍惜眼前之人,开始全新生活。”尤寒顿有感悟:或许现在这样也不错,我还在期待什么呢?心头微微泛疼。

    世人总喜欢将时间定格于过往,将记忆停留在那片早已荒芜的枯岛,直到守于身边之人逝去,方恍然大悟到他才是你永远的依靠,只是已逝的终再难重现。一双空洞的眼眸仍滞留于窗外,久久不愿回来。

    行程之期将近,尤寒迫不及待掀开车帘,眸子早已飘往远处的某个地方,在阳光的投射下微微泛起亮丽之色,似乎那就是她心灵的寄托。

    禁卫军的马蹄声在风沙洋溢的边城之巅止步了。“姑娘,醒醒,快醒醒。”多少次,她面目狰狞,汗流浃背,可任凭流年怎样呼唤,她都无法从噩梦的阴影中挣脱。一路上,那如血般的梦魇缠着她,每次极力想要看清,只是枉然。

    日徒留无限美丽

    终归西沉月上梢

    绝望弥留何再惜

    诗歌人生再无意

    隐秘伤痕然自泣

    独带孤寂面失落

    东升怎能不西落

    千年思绪难敌今

    终成梦留一场空

    尤寒睁开双眼,却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意味。眼看到达目的地,她却失了下车的勇气,只是呆滞地望着窗外。继而回过神来,便随流年下了车,却发现眼前甚是荒凉,与都城汴京的繁荣之貌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渭城渭水自潺湲

    祖饯临岐一晌间

    执手笑谈辞故旧

    转头重叠是云山

    牵衣更把瑶琴束

    折柳休将玉液闲

    分携不独长亭别

    曲栏杆外是阳关

    “姑娘,又在感怀了。”尤寒有如水般的性格,同时也洋溢着如水般的文采,面对眼前的荒凉之境,她竟忍不住感伤起来。

    “没事,我们走吧!”面前的道路很狭窄,他们只能先将一切置于驿站,然后步行前进。

    此地段虽异常荒凉,但也不至于无人经过。往前走了很久,才见到一个小茶庄,茶棚很是简陋,仅一个搭棚与几张桌椅,经营这茶棚的是个穿着很朴素但又很干净的老妇人。此茶棚坐落于如此荒凉之境,未免显得太过突兀。

    正值烈日当头,古老的猛士,手持阴森的宝剑,狠狠地刺向太阳,他得意的笑了,以为这样就可以湮灭光芒,怎奈诗歌喉咙太长?宝剑太短,沮丧了猛士的目光,纵使猛士有多么长的剑,终是敌不过这烈阳的照射。更何况是平常人?

    “姑娘,阳光甚是猛烈,这方圆10几里这样一个茶棚,看似合理。但却根本不会有人来这消暑解渴。”

    “这地段确实来得不太对劲。”

    “贺统领。”

    “是,卑职在,不知流年姑娘有何吩咐?”亦是面无表情。

    “我随水主子去那的茶棚探探虚实,你们暂且留在原地等候待命,免得惊扰了老妇人。”

    “是,卑职遵命。”

    流年陪同尤寒来到不远处的茶棚。

    “掌柜,给我们上壶茶。”

    “好的,马上来。”

    “姑娘,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就是说不上来。我看这妇人忠厚老实,应该没什么问题。”

    尤寒虽不懂人心险恶,但也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流年,别急,若有何问题,待会我们不喝她送上来的茶水就行了。”

    “姑娘们,茶来了。”没一会儿,妇人就将茶端来了。

    “等等,掌柜的,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流年的眸子来回转动。

    “姑娘,你们一定觉得奇怪,这里很少有人途径,我还在这开了个茶棚?”妇人停在原地。

    流年缜密的心思居然被妇人轻易看穿,她们耳根迅速泛红,料想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姑娘们应该是头一次来吧?”

    见她们都没什么话讲,妇人继续道着:“姑娘们有所不知,这里原本是个繁华地段,只是不久前发生了件怪事:周围的人会莫名其妙死亡,没人知道原因。只知他们死前皆有面色发青、嘴唇发紫的症状。”

    “难道没有大夫来医治?”流年感觉事情越发离谱。

    “大夫是肯定有的,只是出诊过的大夫无一幸免,久而久之,就没人敢去冒险。大家总以为此地受过天的诅咒,以致越来越多的人迁居它地,老身之所以还留在这儿,只想留在扎根处,而并非姑娘们所想的那样。”妇人眼中闪过的真挚让流年无法回避。

    “我们还想知道通往边城附近村庄的路?”

    “这附近只有一个水庄,若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老身劝你们最好不要去,此处蔓延的异症就由此地传来,况且水庄已没什么人。不过姑娘千里迢迢到这,定是不会放弃,你们就朝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经由分岔,再左转就到了。”

    尤寒有些激动,刚想开口,就被流年阻止了。“谢谢你,这里是茶钱。姑娘,我们上路吧!”

    “流年,你为何不让我继续?她一定知道水家的下落。”

    “姑娘,莫急,既然她已经告诉我们水庄的位置,便不必再劳烦他,况且我总感觉她与水庄有着很深的瓜葛,即便再追问,她也未必会言。”她们朝贺统领方向走去。

    “流年,还是你想得周到,方才的确是我太过冲动。”尤寒激动的心稍作平复。

    照着妇人的指示,他们来到水庄,前方坐落着很大一片水域,不过较边城相比,却显得更加萧条。房子四周门窗紧闭,唯独不远处有个满鬓发白的老妇人置于门前,满脸凸起的褶皱依稀可见,眼眸飘渺、伸向远方,仿佛在等候着什么。

    还未等随从有所反应,尤寒早就迫不及待迎了上去,“请问伯母这附近有没有一户水家?”

    老妇人好像没有听到,未作反应。尤寒又再次询问一番,仍旧无果,没想到满心期盼竟落得失望而归!

    “姑娘,这老妇人有些不太对劲。”流年走近,“杜太医,劳烦您为妇人诊断一下。”

    “是。”

    “回姑娘,此妇人由于过度悲痛,早已屏蔽外界之事,怕是命不久矣。”尤寒的心好像被什么锐利的东西划过,很痛、很痛。

    “何人?”一清雅的声音在尤寒的耳边响起。

    一身着便衣、面目清秀的男子倏地映入尤寒眼帘。微风轻轻拂过,树上的烟霞起伏成一波红色的海浪。

    “请问。。。。。。公子可知此处的水家?”尤寒呼吸有些急促。

    男子却若有所思着什么,并未理会眼前这些人,而是径直走向那老妇人,“婆婆,今日可有好些?”老婆婆好像只认得他一人,看到他走进,朝他微微一笑。

    “我家主人问你话呢?”见男子毫无反应,贺统领上前吼道,随后锋利的刀刃就毫不留情地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贺统领,休得无礼。不瞒公子,小女子跋山涉水来到这只为寻访故人,多有打搅还望见谅。”

    这男子转过身来,朝尤寒微微一笑,如画的眉眼,漆黑的发。红色的海浪中飘下几朵花瓣,此时此刻,在尤寒的世界里,这天地间再无其它色彩,也无其它声音。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