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前生来世不怠仇  第033章 适逢纷争战乱时(修文后)

章节字数:2881  更新时间:12-07-10 12: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盯着手中的瓶子,尤寒心中五谷杂味,原来这一切来得那么容易,只要她乖乖地待在宫里,做死寂的寒皇后,那便什么都可以得到。可为何此刻她的心会那么伤,每每想到这儿,总会有两张重叠的脸在她脑里先后攒动着,它们若隐若现着,曾经多少个夜晚,就是这种莫名的痛将她从遥远的梦里无情地抽回。

    寂静的夜

    萧瑟的街

    一个人的孤独

    这般夜色

    心间伏起的痛

    划过丝丝哀伤

    擎于嘴角的冰凉

    凉透整个夜

    清澈的眼眸

    却敌不过夜的空洞

    遥望轻叹

    逝去的你

    死寂如死灰般的冰冷眼眸顿时无限温柔,他冰凉的指尖拂过尤寒柔软的发丝,“小寒,以后。。。。。。只要你乖乖待在寂寒宫里,待在我的身边,即使你要天边的月,朕都会替你摘过来,只是你不要再离开了。”说着,死寂将尤寒轻轻搂进怀里,时间仿佛一下就跳回了小时候。

    “恒哥哥,恒哥哥。。。。。。”一个心灵曾经有过创伤的女孩在林里穿梭着,笑着,一切的一切,在死寂看来是那么的美好,死寂极力想要重拾曾经的美好。只是物是人非,花期不在。现在的他只想守住属于他们两人之间仅剩的一些温存,哪怕这份感觉到最后也会悄然遗失。。。。。。

    “小寒,只要你永远待在朕的身边,朕向你保证绝不会伤害任何一个无辜的人。马上就是你的封后大典了,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待在宫里。”尤寒想想其实这样也不错,她就这样静静地倚赖在死寂怀中,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心跳,她竟有些犯困了。

    “睡吧,一觉醒来后,一切都会好了。”这话仿佛是对尤寒说的,也仿佛就只讲给他自己听的,只是偌大的房里,寂静得没人听得到。看着倒在怀里早已失去知觉的尤寒,死寂浓厚的眉毛轻轻一颤。死寂将尤寒打横抱起,朝床榻边走去。。。。。。整个宫殿内就只剩下死寂的脚步声与一阵任谁也分辨不清的呼吸声。

    “皇上,怎么还不动手?难道皇上心软了?”当年那个神秘的白清风为了家族的利益还是与死寂联合了,只是既然两人已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所以死寂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会深深影响着他今后的命运。

    鸢鸾殿内笼起较往常相比很不寻常的氛围,而死寂杵在龙椅上一声不吭,对于白清风的话,全然置之不理,只是迷离的飘向远方。

    “之前皇上让我到朝堂上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辅助你,我们说好要凭借我们的异能一起开拓一片新的王朝,难道皇上都忘记了?就为了一个女人,一个连心都不再属于皇上的女人。难道皇上要为了一个不属于你的女人葬送了你的大好河山?”若不是想要借助死寂的力量来恢复他消失已久的部落,白清风完全没有必要站在朝堂之上说这么多无关紧要的废话。

    “白先生,你是知道这种感觉的,记得朕之前对你说过。”死寂迷惘的神情将他出卖了,他是真的放不下,毕竟那是他不顾自己的性命深爱了那么多年的女子,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皇上,你应该知道自古虽多红颜,但红颜皆为祸水,要想成为千古一帝,莫说是一将功成万骨枯,若是摆脱不了美色的诱惑,到头来的结果就只会是你变成他们座下的骨灰,方知为时已晚。”

    向来江山美人不可兼得,红颜魅惑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世俗,超越了来世今生,那是一种心灵上的折磨。有多少帝王、多少王朝葬送在她们手上,不论她们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总之一切皆已成定局。这其中要数妺喜、妲己、褒姒、西施、吕雉、貂蝉、贾南风、杨玉环最具有代表性。要不是王昭君去了塞外,想必她也会变成祸水中的一员。

    “难道皇上都忘记了微臣所说的话?不和我们一条心的人就绝不能留,免得后患无穷。”白清风心狠手辣的性格决定了他从不为任何事所牵绊,至于情,在他眼里就显得那样的荒谬可笑,不堪一击。如今也只有家族的利益才能够使他有所动容。

    “先生,请务必再给朕一些时日,朕向你保证绝不会让先生你等太久的。”听白清风这么一说,死寂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之前迷离的眼眸又重归平静,身上重新透着让人无法触碰的寒气。

    “皇上,微臣言尽于此,请皇上好自为之。微臣就现行告退。”朝堂之内,也就只有白清风一人敢与死寂这样说话。

    寂寒宫

    由纱窗缝隙透进来的晚风带动着幔帐的拂动,只是里面躺着的可人儿却不能遭受一丁点风寒,在一旁伺候的流年当然知道尤寒虚弱的体质,所以她想办法将所有有空隙的地方都给封上了。

    与死寂长谈之后,尤寒又陷入了深度睡眠,任外界有何干扰,她都醒不过来。可是昏睡中的尤寒并没有很安稳,她的额上尽是汗水,眉间的皱纹都已连成一线,却还醒不过来。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伤害他,不要。。。。。。”夜幕的降临让这份嗜心的痛楚来得更加强烈。“我跟你走,只要你不伤害他,我就跟你走,求求你不要。。。。。。”额上滴落的汗与脸颊的泪滴汇成一线,到最后怕是没人分得清脸上的究竟是汗还是泪,总之是很苦涩的东西浸湿了她的枕巾。

    “姑娘,你怎么了?快醒来,快醒来。”之前流年也看过尤寒被梦魇缠身,只是无论哪次都没有现在来得厉害。若不赶紧将她唤醒,只怕到时出事没法向死寂交代。流年用尽全身力气摇着尤寒,只是徒劳无功。

    “晨曦,晨曦,你不要离开我,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晨曦,不要,我跟你回去。”猛地一下,尤寒从梦里弹坐起来。此时她散落的发丝已被浸得全湿了,皱起的眉心却稍稍平复,只是她的思绪似乎还滞留在刚才的梦中。

    “姑娘,你怎么了?刚才看你很痛苦,可是怎么唤你都唤不醒。吓死我了,我都差点让御医来了。”流年伸出手去摸尤寒的额头,“还好,是冰的,没有发热。”重重地缓了一口气。

    尤寒仿佛没有听到,仍旧呆呆地坐着。

    “姑娘,你倒是说句话啊!不要让我干着急好不好,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让御医来或是让皇上来,你现在这样,你知道皇上会有多么担心麽?”流年看着近乎于呆滞的尤寒,心里很是着急。

    就那一刹那,尤寒的泪如狂泉般喷涌而出,她拉着流年的手,喑哑地说着:“不要去找太医,也不要去找皇上,你先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惊醒的尤寒似受了什么打击,身体却一直在发抖,可就是不许任何人靠近。

    流年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看尤寒的情绪不太对劲,避免使她太过激动,“好,姑娘,我这就下去,你可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你可以和我讲,不要憋在心里,会憋坏的。”今晚的尤寒很反常,流年只有尽量安抚她。

    “出去,你出去。”自进宫以来,尤寒还未这么大声说过话,她的反应着实将流年下了一跳,“好,姑娘,你先别激动,千万别动气,我这就下去。”说着,流年就往外退。

    “出去,你们都出去,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骗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为什么。。。。。。”尤寒蜷缩在床边,泪滴侵蚀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只感觉白色的寝衣完全被泪水浸湿,寒冷的气息从脚底渗到头部,她才慢慢停止啜泣。

    未作任何装饰,原本红润的脸哭过之后已经略显苍白,“姑娘,你怎么到外面来了?外面凉,会得风寒的。”流年在外面待得甚是担心,可她又不能做些什么。

    “流年,扶我去鸢鸾殿,我有事情,要去面见皇上。”尤寒全身上下都是冰冷的,从手指到内心,毫无一丝温度。

    “皇上,不好了,出事了。”

    “什么事,如此惊慌。”死寂一声喝下,从门外而来的太监就吓得滚在了地上。

    小太监爬起来,急忙说道:“皇上,外面将领来报,有一群出师无名的叛党驻扎在长安城外,他们的装扮很奇特,好像不是中原人,而且。。。。。。他们人马很多,据保守估计,就有80几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