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前生来世不怠仇  第034章 死寂心寒如灰烬(修文后)

章节字数:7495  更新时间:12-07-11 08: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怎会这样?”虽有讶异,却无惊慌。

    想当年死寂登基之前,那场惊世骇俗的马奎之变都拿下了,况且是现在区区80万人,根本不在话下。只要他一出马,即便再强的军队都得俯首称臣,现在在白清风的辅助下,周边小国的版图基本上属于死寂统辖的范围。按照这样的速度,属于死寂的王朝版图马上就可以形成了。

    对于这样区区的小叛乱,完全不需要死寂出马,“小鹰子,让白清风与贺冥来一趟鸢鸾殿。”他有一份帝王独具的智慧与镇定,只是其中掺杂了一丝令人看不透的柔情。

    帝王心深不可测,又怎会永远停留在一个人身上,也许暂时的迷恋只是在悼念未得到的悲痛,过后,即使容颜依旧,情却不再。

    “你们全都让开,我找皇上有急事。”尤带随同流年气冲冲的地朝鸢鸾殿的方向走去,到了之后,尤寒便迫不及待喧嚷着想要进去。

    眼前的这位是未来的皇后,不能够得罪,守门的侍卫上前一步,拦到,“水姑娘,你还是回去吧!这会皇上又很紧急的军务要处理,倘若打搅了,我们不好交代,姑娘还是饶了我们吧!”

    尤寒哪管得了这么多,她就只想赶紧见到死寂,有太多疑问萦绕于她心间,久久不能退去。梦中,两张重叠的脸终于变得清晰,只是当一切谜底解开以后,才发现事实竟来得那般残酷。

    “你们不要拦着我,我一定要进去,到时皇上怪罪下来,我一人承担,绝不会连累你们。”任谁都不能阻止尤寒进殿的决心。

    “让寒皇后进来。”一冰冷的声音从内殿飘出,震颤了殿外所有人,尤寒也愣在原地。

    “你们还不让开,皇上都开口了。”站在一旁许久的流年道。

    “是,是奴才不懂规矩,还望皇后娘娘恕罪。”门口的侍卫弓着身子怯懦地向后退了退。

    “水主子,我们进去吧!”

    “流年,我有些话要和皇上单独聊,你就先回寂寒宫里等我。”

    来时,尤寒就已决定要与死寂单独解决这件事情,哪怕最后的结局是死,她也不想再牵累任何无辜的人。况且流年、可以说是她在这宫内唯一的依靠,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信赖的。

    尤寒拖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迈进殿内,当她决定踏进这里的那刻起,她就知道一切的一切将会在今夜落下帷幕。来时,湿冷的寒气浸湿了她的衣,星星点点的露珠划过她的肩,垂至的夜幕几乎将她完全吞噬,原本就瘦弱的身躯显得更加单薄了。

    “哈哈,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死寂紧攥着手背对着尤寒站着,尤寒将至的步伐,死寂并不吃惊,只是仰天轻叹了一下,好像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就是这份风雨皆不改变的镇静让心里没底的尤寒彻底慌了,“你知道我要来?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麽?”

    “朕一直在这等你。”多么平静的回答,这才是那个无血无泪的死寂。

    之前对尤寒的痴情在她踏入鸢鸾殿那刻起,就随着无痕的血泪灰飞烟灭了。找不到丝毫逝去的痕迹,一切都来得那么悄无声息。帝王情终难忍受半分的瑕疵,但却可以享受蒙在鼓里的欢乐。

    “你为什么要来?朕曾经无数次用话语来麻痹自己,只要你不来,只要你今晚不踏进这鸢鸾殿,朕便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轻叹中夹杂着无限哀伤,只是从未有人了解过。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伤害晨曦,当初我坠马后,你究竟还对他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他连我都不记得了?还有为什么我醒来后这么多天,就只知道自己失忆,你却从未提及过我的病情?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若是爱我的话,又怎会这样?你狠狠地伤了我,又伤了我最爱的人,我恨你。”尤寒缓缓地道着,泪水划过她的脸颊,几乎湮没了她喑哑的声音。

    每一字每一句不再是利剑,狠狠地穿透着她的心房,而是感到痛后才发现心被什么莫名的东西划过,回头时却找不到一丝流血的的痕迹,但事实却早已千疮百孔。连伤口都还未来得及舔舐,就急着去寻找嗜伤的源泉,到最后皆会迷失在寻伤的旅途中。

    “你不知道为什么麽?幼时的誓言,自你从我的生命里消失后,你的容颜就每每索绕我心间,令我无法忘却。尽管你已经忘记了,但那是我最深刻的记忆。见你第一眼起,直至后来那唤的声声‘恒哥哥。。。。。。’我的生命才稍有点起色,满身伤痕却又阳光的你将我的心彻底融化了。我是多么希望能够与你共度余生。只是再见你时。。。。。。我才发现时间真的能够冲淡一切,你趴在别人的背上,唤着晨曦哥哥。哈哈。。。。。。多么讽刺啊!我费了这么大的劲才找到你,结果却见到这一幕。只是那并不属于我的甜美叫声完全葬送了我的希望。”死寂的音调逐渐提高,分外柔情的眼眸也逐渐黯淡,直至最后再也见不到一丝光泽。

    死寂吐出的每一句话也勾起尤寒儿时的记忆。

    “额娘,你在想什么?今天怎么不到宫里去了?”一想到与李恒的约定就快到了,小尤寒就迫不及待地问着。

    “小寒,乖,今天阿玛与额娘就不进宫了。我们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可能以后都不会有机会入宫了。”水夫人尽可能安慰着尤寒,她知道离开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额娘,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我与恒哥哥还有约定呢!我不走,我不要走。”尤寒虽然小,但却是一个十分守信之人。她与李恒每天都约在海棠林见面,好不容易才从失去哥哥的悲痛中出来,现在又要。。。。。。从那时起,她就已经决定再也不会让幸福轻易从她手中溜走。

    李恒是在尤寒失去水誉之后遇到的第一个可以交心的人,他们两人拥有同样的遭遇,虽然伤痛不同,但却都存在伤的痕迹,正是这份看不见的痕迹将他们的心牵连到一起。只是皇室的规矩容不下他们青梅竹马的恋情,两人再见已是多年之后。。。。。。

    “阿玛,你快去劝劝额娘,今天我们为什么不进宫了?以前不是每天都会去的,还有额娘说我们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们要去哪里?我不要离开这里,我不要麽?你快去跟额娘说说,我要去宫里见恒哥哥。”泪水划过粉嫩的脸颊,也划过她的心,声音早就喑哑,还不停地说着。

    “小寒,乖,不哭,我知道你对你恒哥哥感情,但是我们是一定要离开的。”水郧献只有尽量安抚这颗伤痕累累的心。当初水誉的离开已经使这个家庭遭受巨大的悲痛,现在难道连尤寒一个小小的心愿都不能够完成?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之前是哥哥,现在又是恒哥哥。”小尤寒支离破碎的心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她始终也弄不明白为何如此?只是很多年之后,她才慢慢了解到事情的真相。

    他们又何尝不知道呢?只是皇命难为啊!若想活命,他们就必须得离开京都。正所谓:伴君如伴虎。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一切都会好的。就这样,他们一家三口紧紧依偎在一起,用泪水悼念逝去的美好。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什么能够诉说他们内心的苦楚,是啊!怎舍得?这毕竟是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故居,现在却要离开。。。。。。

    割舍了京都的一切,遣散了家眷,他们一家三口来到了水庄。朝中,水郧献是出了名的清官,正因为如此,才得到先皇的重用,虽说其中夹杂了一些裙带关系,但他的清廉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正因为如此,他平时没有什么积攒,只有先皇给他们的一笔银子,但这笔银子足够他们一家人生活好几世了。可是水郧献却拒绝了这样的恩惠,他是不可能用尤寒一辈子的幸福来交换这笔钱的,况且他正直的性格也不允许他这样做。

    就这样,他们一家三口默默无闻地隐居于世外桃源般的山间,没有京都的繁华,没有朝廷的纷争,但却过得很充实。世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属于一家人的小小的欢乐。只是离开后,尤寒就再也没有笑过,也几乎很少说话。她的笑同她的情一起葬于海棠之林,而她的生命也就是从那时起再无炫彩可以勾勒。

    直到有一天,隔壁搬来一户人家,那已经是3年前的事情。。。。。。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一面目清秀的便装少年撂着一摞书刚从外面回来,就见一陌生的小女孩忧心忡忡地蹲在他家门口。

    可是许久,女孩却没有一丝反应。少年觉得很不对劲,就弯下身来亲切地问道:“小妹妹,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都不说话?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无论少年说什么,她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呆滞地盯着少年门前的那一株海棠。少年也仿佛注意到了她神情的归属,于是他挡到女孩跟前,将女孩的视线遮住了,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眼前这个女孩有所反应。

    果不其然,女孩站起来将少年一把推开,不过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一眨不眨地凝视着眼前的海棠。从女孩推人的劲上,少年意识到海棠对她的重要,他也意识到眼前这个女孩一定受过什么心灵上的创伤,而且这伤与海棠脱离不了干系。

    “小妹妹,你能不能告诉晨曦哥哥你的名字?还有你家在哪里?天快要黑了,晨曦哥哥送你回家好不好。”看到眼前哀伤的小可人,晨曦的心弦微微震颤。

    “小寒,你怎么还在这里?快点跟母亲回去吃饭了。”

    “伯母,你好,这个小妹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已经待在这里很久了,而且都不说话。”晨曦不仅文质彬彬,而且很有礼貌。从见他的第一眼起,水母就在心里有所盘算着。

    这时,晨曦的母亲也从屋内出来了,“晨曦啊!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那么吵?”

    “母亲,没什么,我在和隔壁的伯母说话。”

    “你好,不好意思,我是小寒的母亲,小寒刚刚一直在你家门口待着,造成不便的地方,还望见谅。”以前在京都时,水母就怕给别人带来不便,现既已搬到水庄,最怕的就是对邻里造成不便。

    “你好,你好,应该是我们抱歉。我与晨曦是刚刚搬到水庄来的,以后还请你们多多关照。”晨母也是一位相当慈眉善目的人。

    “哪里哪里?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要常往来,那我先带小寒回去吃饭了。”一直以来,水母都不太适应这样尴尬的场合。

    水母拉着小寒的小手,朝屋内走去,“晨曦哥哥,谢谢你。我叫水尤寒,你家门前的海棠花真的很漂亮。”

    突然响起的声音将晨曦从飘忽的思绪中拉回,“尤寒妹妹,你要是喜欢的话,明天再来。”散落着阳光般的笑容,也温暖了尤寒的心。

    就是这样一段简单的对白,水母与晨母的心中各自盘算着,只是谁也没想到,他们竟想到一块去了。

    以后每一天,尤寒都会到晨曦家门前的海棠花处静静地发着呆,与第一次不同的是:尤寒不再一言不发,而是会时常请唤着晨曦哥哥。有时候是唤给晨曦听的,而有的时却是唤给她自己听的,每次嘴上划过哥哥两字,心间总是会流过一抹淡淡的哀伤,忆得多了,时间久了,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还在追忆些什么。。。。。。只知道的是这层尘封的记忆永远葬在幼小心灵的最深处,再也没有人可以将它透析,即使她又重新拥有家人。

    渐渐的,尤寒将晨曦当做她心的归宿,很久之前的记忆虽还存在,却早已模糊殆尽,那片零星的记忆只属于她心的某个角落,但这个角落却几乎卑微得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得见。

    “皇上,卑职觅到当年水大人的踪迹了。”经贺冥精心地搜捕,终于寻得李恒要找的人。那时贺冥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经一次巧遇碰到死寂心中一直想要找的人。就此成为皇上的心腹。

    “真的,在哪里?快说。”死寂即将枯死的心又重新被点燃了。

    “回皇上的话,他们隐居之后就一直待在水庄,只是他们夫妇都改名了,所以这么多年的寻觅都无果。”贺冥是一个急于求成、贪于功名利禄的人,所以他岂能放过这次机会?“皇上,需不需我请他们回来?”这么好的机会,自然得趁热打铁。

    “不用了,朕要亲自将她寻回,毕竟是朕将她遗失的。你快去给朕准备行头,朕明天就出发。”虽说尤寒一家人已经找到,但死寂恨不得马上见到小尤寒,积聚在心中多年的思念已使气定神闲的皇上有些坐立不安了。

    “是,皇上,卑职这就去。”只要这次能够顺利将水家的人寻回,那么离他晋升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回来,贺冥,你这次做的非常好,朕就破例封你为禁军统领。”这是多少人一辈子的梦想,只是早在死寂登基时,就已将兵权收归所有,现在的统领其实就只是虚有其表罢了!

    “谢皇上恩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贺冥置于心间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

    第二天一赶早,死寂就穿着便服与贺冥一起上路,途中怕引人注目,所以上路的就只他们两个人。

    “晨曦哥哥,你当小寒永远的家人好不好,小寒再也不想被抛弃了,被抛弃的滋味真的好难受。”尤寒伏在晨曦的背上轻声说道。

    “小寒,晨曦哥哥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以后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要小寒,晨曦哥哥也绝不会放开你的手。”其实早在很久之前,晨曦就已决定要好好医治这颗曾经受过创伤的心。

    “太好了,那小寒以后就是晨曦哥哥永远的妻子,那小寒就再也不会被抛弃了。”晨曦背着尤寒一路走着,好像这就是属于他们彼此小小的幸福。

    “皇上,到了,前面就是水庄。”因为想要快点见到尤寒,所以死寂路上并没太多耽搁,本需花1个月,现仅半个个月就到了。途中,死寂可以说是昼夜赶程,毫无懈怠,似乎只要慢一点,尤寒就会从他的视野中消失。

    曾经不可一世的君王居然会为了一个女子如此紧张,这让身旁利欲熏心的贺冥很是不能理解。

    “皇上,你看,那是不是皇上口中经常提到的水姑娘。”一粉色蝴蝶般的靓影在死寂跟前跳动,死寂却止住了前进的步伐。

    “皇上,怎么不上去了?”

    “我们走吧!”死寂跳动的心在见到尤寒的那一刹那间坠落满地。“十年了,长得越来越美了,只是再也不属于朕了。”死寂默然嘀咕道。

    此刻,尤寒正与晨曦奔驰在海棠林处,晨曦知道尤寒对海棠情有独钟,所以亲手为她种了一片海棠林,这让尤寒十分感动。虽依旧奔驰于海棠林中,只是此景已不再是当初的景,此情也再也不是当初的情。如今的尤寒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多愁伤感的小寒了,她的眼眸闪着幸福的泪光,这是这十年来晨曦带给她的最宝贵也是她最珍视的东西。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只今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皇上,既然已经找到令您朝思暮想的姑娘,为什么不上前叫住她呢?况且您是九五之尊,你若说一,没人敢说二。”贺冥还打算以后好好利用尤寒和死寂这层关系升官发财呢?如今这样,他心里早就盘算好的东西岂是毁了?贺冥盯着远处的尤寒,嘴角泛起丝丝笑意。“而且卑职也相信水姑娘的心里还是有陛下你的,只是她暂时有些迷失罢了!只要皇上过去,水姑娘巴不得回到你的身边。”

    “是这样麽?算了,我们还是先回客栈吧!朕从未见她如此开心,也许她早就将我们儿时的记忆忘了,既然忘了,又何必提起?让他们好好玩。我们走吧!”尤寒幸福的笑将死寂牵回到小的时候。

    若非他母后,现在拥有她的人是死寂,绝不会是晨曦。一想到这儿,他双拳紧攥,这恐怕是他心中永远都无法抹去的伤痛。

    “水姑娘,你能随我来一趟麽?有一位故人想要见你。”第二天一早,贺冥就背着死寂来到水庄。

    “请问你是。。。。。。,故人又是。。。。。。”面对眼前的陌生人,尤寒甚是迷惘,不过心地善良的尤寒好像怎样都无法拒绝他人的要求,又或许是她不忍心拒绝吧!

    尤寒随贺冥来到水仙居,这是水庄最好的客栈,这里除了没有皇宫的金碧辉煌,其余都很齐全。让死寂讶异的是:这山间居然还有如此清幽的人间仙境!

    “贺冥,这一大清早的,你去哪了?”

    “回主子的话,我知道主子心中始终放不下水姑娘,所以就自作主张将水姑娘带来了。还望主子不要责怪属下。”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我不怪你,你先下去吧!”

    “是,主子。”

    才一会儿,一个如花般的落寞身影出现在死寂跟前,只要离开那片海棠林,离开晨曦,她的眼神就是黯淡无光的。古有为博美人一笑,烽火戏诸侯。今却是海棠与便衣少年博尤寒一笑。

    就算时间如何流逝,从见尤寒第一眼起,她失落的身影就深深印在死寂的脑里。但尤寒眼中划过的迷惘却在暗示死寂:她确已经不记得他。

    两人就这样凝视了许久,“你不是说有一个古人想要见我麽?是谁?我怎么没有看见?”还是一样清甜的声音,只是。。。。。。

    “故人就是我,难道你对我一点印象都没了?”本想就此走开,可是再见尤寒,他的心却萌发着邪恶,他还是舍不得就这样放她离开。

    “你。。。。。。?尤寒眼中的迷惘又加了几分,不是尤寒不记得了,而是在很久之前,她就已经将过往的记忆深深埋葬起来。

    “你再仔细看看,当初在宫里,在海棠林里。。。。。。”之后的事情死寂就不想再说下去了。

    在听到这些时,尤寒眼角微微湿润,过往的事情一点一滴地浮现在她面前,从未想过会如此清晰。是啊!曾经就是那个恒哥哥羁绊了她的心,若是之后没有遇到晨曦,说不定这个时候还执着着。。。。。。

    只是后来,水郧献重病在床上,抓着小寒的手,艰难地道着,“小寒啊!你乖,以后就不要再想过去的事了,你与你的恒哥哥是永远不可能的,当初正因为如此,我提前告老还乡,不然现在就不会有水家的存在。”自古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他们只是文献太后的远方亲戚?一个几乎是可有可无的,文献太后又怎会拿儿子的前途开玩笑?

    “咳咳。。。。。。咳咳。。。。。。”连续不断地咳嗽已经很多天了。之前晨曦来诊治过,尤寒也是从那时起知道父亲已命不久矣。所以对于他的话,尤寒只是静静听着,没有半丝反驳,毕竟这么多年的坚持也该放下了。

    那晚,屋内的烛心灭了,尤寒知道父亲的阳寿也将尽,于是她来到晨曦屋内,并未过多的悲伤,只是很平静地说着:“晨曦哥哥,父亲让你去一趟,他有话跟你说。”没有提到将要逝去的话,只是过于镇静的尤寒让晨曦觉得一切并不寻常。时间久了,他们之间便形成一种默契,晨曦没有说话,只是跟着尤寒走了。

    “阿玛,你有什么想对晨曦哥哥说的?他已经来了。”太多悲伤的沉淀,尤寒已经欲哭无泪,伤心的血正在心里肆无忌惮地蔓延,只有她一人悄悄地擦拭着。

    “是啊!老伴,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水母再也不忍心看他再受半分折磨。倘若现在的离开可以减轻他身体的痛苦,水母愿意与尤寒笑着送他离去。

    “晨曦,来。”噗的一下,鲜红的血滴像喷洒的水花溅在白色的枕巾上。

    一个跨步,晨曦握住水郧献的手,“伯父,你休息一会,不要再说话了。”

    “不行,伯父知道自己的身子骨,有些事情再不说恐怕就来不及了。来,小寒,你也过来。”

    尤寒慢慢靠近,她知道父亲在说完话之后肯定撒手人寰,所以她迟迟不敢上前握住那厚实的手掌,她怕以后再也握不住这份温暖。。。。。。

    “晨曦,伯父就快不行了,有些事情一定要说。这辈子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寒,你能不能。。。。。。能不能。。。。。。”水郧献感到心间有股闷气,喘不上来。

    晨曦实在不忍心看到他这么痛苦,“伯父,我知道您要说什么,以后小寒就由我来负责。伯父,您要是累的话,就先休息一会吧!”

    心愿终于落地,水郧献也慢慢地放开尤寒与晨曦的手,渐渐合上疲惫的双眼。活了一世,他还从未像现在这般安然和释怀。房内没有人哭,他们都只是站着,安静地悼念着他的离开。

    “你是李恒哥哥。”再无当初亲昵的恒哥哥之称,除了他现在已经贵为皇上之外,还因为他们之间存在着无形的隔阂。当水郧献离世的那刻起,就注定了他们之间不会有结果。“不,现在应该叫你皇上了。不知道皇上让尤寒来有什么事?”迷惘随即转为彻骨的冷淡。

    就是这句话彻底地震碎了死寂的心,苦守了十年,居然等来如此令人心寒的话。

    “你在问我为什么麽?我还想问你呢?你既然口口声声说爱我,为什么要伤害我身边的人?”一忆到这儿,尤寒就忍不住将她心里一直以来想说的话道出。“就是因为你,我的恒哥哥,我的阿玛死了,额娘傻了,就连我最爱的晨曦现在也不记得我了,你满意了吧!”尤寒冷笑着,冷笑她自己直到阿玛快死了才意识原来一直以来都是她错了,竟错得那样离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