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前生来世不怠仇  第036章 诸国分裂无一统(修文后)

章节字数:7291  更新时间:12-07-14 1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禀皇上,水姑娘已经顺利出宫。”将尤寒送出宫后,流年就前往鸢鸾殿。

    “做得好,你先下去吧!至于你家人的解药,朕稍后就会派人送上。”死寂虽背对着流年,但流年仍能感受到他的邪恶。但她始终不能理解的是:既然那么爱,为何要亲手将其推向死亡的地狱之门。难道这仅仅是在维护那份属于帝王的尊严?

    “皇上,你做的够绝,还真不愧对你死寂的绰号。”白清风在一旁不屑地道着,嘴边掀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直到生命的尽头,死寂才明白这抹淡笑的含义。

    “哈哈。。。。。。先生说笑了,朕再绝怕也没有先生来得绝,如若不然,此刻,先生就不会站在这里。”

    “皇上,一直以来,我们都是拴在一根线上的蚂蚱。可皇上这么做,究竟为何?”死寂对情的执着是白清风一直都看在眼里的。伴君如伴虎,对曾经的挚爱都能这般心狠手辣,那对他呢?倘使有一天死寂不再需要他了,或是感到他的存在深深威胁他的帝位,他又将做何处?白清风轻轻冷笑着。

    “朕早就说过: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背叛朕的人,哪怕是当初的最爱?朕也会让他入地狱,绝无转圜的余地。”这或许就是帝王,没人能够真正改变他们前进的步伐,躺在前方的石头,势必会被无情地踢开。死寂的眼眸飘向白清风,略带诡异,“如今我们身处同一战线,相信先生是不会背叛朕的,对吧?”死寂想试图从白清风的眼中看出些什么,可由他身上传来的皆是平淡,无一丝异常。

    “正如皇上所说的:现在我们已经连成一线,我又岂会背叛皇上?况且只有身居皇上的庇荫下,微臣的部落才能恢复,不是麽?”

    沉寂一会后,鸢鸾殿内间或传来混杂的笑声,静夜的衬托,更显邪魅之音,只不过这时候,天边的火云来得越发浓烈,虽依旧宁静,却暗潮汹涌。它赤魅的瞳孔在静静地俯瞰着,似在预示着什么,只是殿内除白清风的眉眼在微微颤动外,再无一人注意到这不寻常的天际。

    “你们听说了没?就在昨天,皇上昭告天下:还未受封的寒皇后由于身染恶疾,仙逝于恬景园中,普天同哀一日。”飞来客栈的宾客无不在议论,先皇后的仙逝倒成了他们热议的话题。

    尤寒逃出宫后,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就带了一副斗篷。即使面纱再厚,也掩盖不住她的国色天香,就一具玲珑的身段已将其出卖。才刚进客栈的门,就不知羡煞了多少旁人,众宾客皆弃下手中的食物,叹惋到,时间定格在了这一秒,先前茶余饭后的话题随着惊人容颜的出现顿时消失不见。

    “小二,先给我来一杯茶,再给我一份阳春面。”尤寒稍稍留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随便挑选了一个周围没人的位置坐了下来。

    “来了,马上到。”这个客栈平时也没什么客人,就这些天突然多了一些打扮异常怪异的外邦人。

    时间停滞了会儿,后又恢复先前的嘈杂。“哎,你们说这皇上究竟是怎么想的?之前还因为寒皇后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的,众人皆知其将是未来皇后的不二人选,可后来却听说她被莫名其妙地关进了恬景园,只是此事很少有人知晓。”原本立后与废后皆是朝中的大事,可如今就连京都的百姓都是靠宫里的传闻才得知此消息。

    此刻,客栈虽分外热闹,尤寒却只心系晨曦,只望早些赶到水庄。

    “恬景园,你是说之前那个关过被废温妃的寝殿麽?”一提到温妃与恬景园,客栈的宾客无不惊讶,好像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啊,你们快说说,这宫中怎么又重蹈当年的覆辙了?说说这温妃是先皇最宠爱的皇妃,而寒皇后又是皇上最挚爱的,可两人皆在一夜之间被打入恬景园,至今也无人知道为何?”

    “可不是麽?这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更加奇怪的是:两位妃子都猝死于恬景园,这也太不寻常了吧?”

    小二端着阳春面,身形渐轻地来到尤寒身旁,他虽然是一副小二的打扮,但却生了一对洞悉世事的眼眸,从他无形的眼眸中总能传递出什么。“劝你们以后最好少提那后宫的禁地——恬景园,它不仅仅只是一座囚禁妃子的冷宫,要知道,当今皇上的爪牙遍布四方,倘若被有心之人上报,那你们的小命可就堪忧了。到时你们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可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们。”将面置于尤寒跟前,余光稍稍扫过她面纱的部位。

    “禁地。。。。。。?”之前他们只知道皇宫的不寻常,可没想到那冷宫竟会是皇家的禁地?众宾客皆瞠目结舌,而穿着诡异的外邦人并未做任何反应,只是静静地留意着这里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这位小二,你对宫里的事情好像很了解,看你说话的杀伤力,你应该不仅仅只是一个小二吧?”尤寒觉得眼前的小二绝非等闲之辈,所以就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姑娘,你想太多了,我就只是飞来客栈一个小小的伙计!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这位客官,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尤寒早就知道不会有结果,眼前小二的反应让尤寒更加确信他绝非一般人。

    “少帅,我们该启程了。”在尤寒的斜对面坐了一桌外邦人,皆凛冽着气势,但一句少帅就将他们的身份完全暴露无遗。

    这般嘈杂的环境下,也许无人在意,可尤寒很小的时候,听力就异于常人。因此只要是在一丈的距离之内,无论声音多小,皆能入耳。

    尤寒的颔微微稍抬,那桌除了右上座的黑衣男子衣着与别人不太一样以外,其余四个全是将领的装扮。

    虽戴着斗笠,但眺望的眼眸早就被黑衣男子捕捉到,男子冰冷的眼眸射向尤寒。两人隔着面纱对视了几秒后,尤寒经不住冰冷的气息,将剩下的余光收了回来。一样的眸子,一样的冰冷,可尤寒却明显感觉眼前男子比死寂多出几分热血之气,至少刚刚扫过时,除了寒眸之外,其余的地方都还是温热的。

    “真是有趣,这里的女子不仅长得美,就连行为都那么有趣,哈哈。。。。。。真有趣,真是有趣。”男子在原地津津乐道,虽没看到尤寒面纱下的真面目,但那双水灵的眸足以证明这眸下的容颜不会差。

    “少帅,你在看什么?我们该出发了。”

    随即结了帐,正准备离开客栈。黑衣男子还是不忘将眸锁向尤寒,许久,才恋恋不舍地抽回,“有趣的美女,我相信我们以后还是会再见的。”

    这一切尤寒都看在眼里,原本就不透气,现在让黑衣一闹,她脸颊至耳垂的部位,刷地咧红。

    “尤寒妹妹,晨曦最多还能活3天,你赶紧离开吧!至于你额娘虽服用了解药,但是由于之前毒药在体内的翻噬,原本就已年迈的她,怕是不适宜这种奔波劳累的生活了。妹妹,你安心离开吧!至于你额娘,我会帮你照顾她的,等你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我就会将你额娘从宫里弄出来,之后,你就再也不用尝试与家人离别的伤痛了,只是不知晨公子还等不等得到那个时候。。。。。。”

    “姐姐,你不要再说了,是妹妹对不起你。到时你就和我额娘一起逃出宫,我们一家人无忧无虑过着幸福的生活。”

    这段离别前惨淡的对白始终萦绕于尤寒心间,走了这么多的路程,还将陪她一直走下去,一路走来的孤单虽早已习惯,但殿中的那张容颜却怎样都无法褪去。现离晨曦将死的日子还剩下两天,而尤寒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赶紧回到他的身边,哪怕只能见上一面也好?只是令尤寒忧虑的是:晨曦还记得他们的曾经麽?或许再见也只是徒添哀伤。

    “裔儿,你又跑到哪里去了?你怎么老是不让我省心啊?以前动不动就去倚翠阁找女人,你是王子,以后是要继承大统的,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成天盯着那些庸脂俗粉,有什么出息?况且现在死寂派来的贺冥统领驻扎在离我们不远处,估计两方的战事马上就要开始。可你呢?现在居然还这么不务正业,跑出去溜达。你知道我们是多么辛苦才来到这边的麽?为的是什么,不需要我说,你应该明白吧!不要只顾着贪玩,而忘记我们来这里的使命。”

    “父王,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忘记母后是怎么惨死的。我们这次来这里,除了报仇,更重要的是完成我们黑家的使命。”刚刚在客栈里出现的黑衣男子本名黑裔,是西域附属黑国仅剩下的王子。

    三年前,死寂为了收复这个小国,派兵前来讨伐。那时小国本名旭,预示着旭日东升,可区区小国难敌泱泱大国来袭,终是寡不敌众。旭国如当年的项羽一般并未投降,而是众军皆投身于旭河之中,这个旭河有个传说,凡是不降者自愿投身于此,然后在心里默默对它许愿:我还不想死,求上天怜悯一下我的傲骨吧!那么下去之人将会呈现昏迷的状态,三天后会自动浮上水面,之后就会苏醒,经河水的洗涤,他们会被赋予无穷的神力。算是再世为人。

    只是投水之后,浮上来的就只有黑裔与他的父皇黑道淳,终将领全军覆没了不说,就连王后也在多日前被凌辱至死。这是黑道淳心中至今的痛,黑裔则表现得很平静,终日游荡于各式各样的青楼中,用酒来麻痹他的神经,用女人来发泄他失去母亲的悲痛。这样的日子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有一天,黑裔觉得他再也游荡不动了,酒和女人再也满足不了他的欲望,他想要的更多,是母亲的仇,还有死寂的江山。

    “父王,你放心吧!早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经不玩女人了,连酒都很少碰,因为我知道这是懦夫才会有的行径,我不要再当懦夫,我要成为主宰天下的王者。”

    “很好,这才是我的好裔儿。”自军队覆没之后,为了这场帝王仇,黑家父子私底下招兵买马,训练了一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黑军,以便可以与死寂的军队抗衡。三年的苦心经营,只为如今一搏。

    可就仅凭军队,怕是无法攻克死寂,这是黑裔之前就知道的。所以他趁军队驻扎的这些时日,去边境的飞来客栈关注京都的消息,以便了解死寂的一举一动。先前提及的恬景园与寒皇后的话题引起死寂的兴趣,以他的经验告诉他:这恬景园应该不是一般的地方,不然又怎么会接二连三地发生妃子猝死事件。况且一国的皇后,就算是被废了,突然死在了恬景园,皇上又怎会草草了事?况且如果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死寂又怎会怕人去说?

    顺着这条线索,黑裔找到了白清风,并得知他是死寂身边的红人,只要将他瓦解了,死寂就得孤军奋战,岂不手到擒来?

    “不知曾经旭国的王子黑裔让卑职来此有何贵干?白某区区一介文官,怕是参不了黑军吧!”

    “哈哈,先生此乃神人,真不愧是狗皇帝最信赖的护国大臣。先生说笑了,先生满腹才华,若是参军,那就太委屈了。本王为惜才之人,是不会让先生您的才华埋没的。”

    沉寂片刻,帐篷的顶端萦着两人的笑声。

    “黑裔王子,说吧!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效劳的?”

    “先生就是爽快,我想让先生当我的军师,与我来个里应外合,共创属于我们的黑色王国,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王子就这么确信我会答应?”白清风的眉毛微微上扬,好像在审视着什么。

    “哈哈,若本王还未调查过先生的事,又怎会让先生来这里?你也太小看本王了,你以为本王与死寂一样,就只是一个刚愎自用的家伙?”是旭河之役将黑裔推向了复仇之路,逝去的母亲连他的心一同埋葬。同是无血之人,只是他的体内多了一份仇恨,如此而已,也就是这份仇恨撑着他至今。

    “哈哈,黑国的王子就是不一样,有一份独具的霸气。其它什么都不用再说了,我就欣赏你的霸气,也正是这份王者气概才让我们有了合作的机会。”比起死寂,眼前的这位似乎更有帝王的架势,至少他不会沉溺于美色,单凭这一点,白清风就认定了他的选择没有错。

    “好,我也欣赏先生的豪爽,祝我们合作愉快。事成之后,你将会是本王最得力的辅政大臣。”黑裔正为得到一个得力的帮手而得意洋洋着呢?孰不知一切的一切早已暗藏杀机。

    近些日子,白清风常会夜观天象,只是每次看过以后都只是沉默。而天际的那团红云始终伫立于那里俯瞰尘世,曾傲视地以为世间一切尽在它的掌握之中,却没看透再强大事物的背后也会杵着永远望尘莫及的悲哀。世间的一切稍纵即逝,就算曾经的永恒也永不存在生命的永远,更何况是漫漫征程中遇到的盟友,又怎会长久呢?世人最是可笑,不过也是,倘若没有他们的愚蠢,又怎会遭天俯蔑呢?

    “先生,朕最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贺冥带兵讨伐也有一阵子了吧!怎么迟迟不见他的归期?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这驻扎在城外军队虽然有80万余多,但朕手下皆是些精兵强将,消灭这区区的叛党还是绰绰有余的。若贺冥负荷不了,那就只有朕亲自出马了,想当年的马嵬兵变,朕都解决了,如今的又算什么呢?”死寂引他天赋异禀为傲,孰不知危险已慢慢向其靠近?

    白清风杵在一旁并未言语,只是静静地听死寂道着。

    “先生,你今天的行为很反常,怎么都不作任何言语?”要是换做以前,死寂的一举一动都会牵扯着白清风的神经,因为哪怕死寂一个小小的决定都会影响到白清风的人生,这事关到他的部落能不能恢复,可如今竟没什么感觉了。“先生,你有听到朕在讲话麽?”死寂说话的分贝稍向上提了提。

    “皇上,你自己不是也说了麽?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微臣也觉得这区区的叛军还没有什么资格让堂堂的君主烦恼。”白清风游离的思绪渐渐撤回,可死寂仍沉浸于即将胜利的欢喜中,始终没有注意到近在咫尺的危险。

    “白先生,你先下去吧!朕有些乏了,想先休息一会儿。”自尤寒离开后,死寂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可是他的心着实累了,再加上最近叛军的事情未果,他已经连续好多天没有合眼,曾经的意气奋发已经变成如今的萧条挫败。对死寂来说,战场上的失意根本不算什么,情场上的失意才是最致命的,虽然平时都不曾表露,或许他的出生就是一场悲剧,因为从未有人在乎过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渐渐闭上疲惫的眼眸,身子开始处于悬空的状态,无坠地的漂浮让死寂的心也是悬浮的,就像沉寂在黑夜中的那座被人遗忘在记忆深处的城堡。

    “李恒,你以为你改名为死寂,我就不认识你了?就算是死,就算化成灰,我也绝不会放过你。。。。。。”

    “死寂。。。。。。死寂。。。。。。”

    一声声枯魂般的死音在死寂的耳边回荡着,牵扯着他心中的每一个部位,各团神经缩在一起。额上的汗珠不再是一滴一滴,只是成片滑落,顺着脸颊狂涌般地滚向龙椅。从出生起至今,他还从未如此惶恐过,心已经停止跳动,呼吸的痛楚却早已蔓延全身。

    “来人。。。。。。来人。。。。。。”汗液夹杂着噩梦,死寂醒来。

    守夜的小太监慌慌张张地跌进殿内,“是,皇上,奴才在。。。。。。奴才在,不知皇上有何吩咐?”

    最近死寂的作息时间与性情都变得十分古怪,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照看他饮食起居的宫人们则是整日整夜守着,生怕有半丝懈怠,掉了脑袋。

    用袖袍将额上残留的汗滴拭去,“小鹰子,让白清风过来一趟,朕有要事找他商量。”

    “是,奴才这就去。”

    这时刚过二更天,离上朝还有一些时间,可是龙坐上的死寂已经有些等不及,他盼望着早些见到白清风,有太多的疑云萦绕于他心间,无法消除。那一抹烈红的云始终挂在天的那头,虎视眈眈着,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白清风缓缓踏进鸢鸾殿,平时的他都一白衣着身,可今晚却上了黑色的披风,在黑夜的映衬之下,显得更加诡异了。

    “待会就是上朝的时间,不知皇上现在让微臣来有什么事?”眼中虽闪过不耐烦,却不敢表露得太多。

    “白清风,你不要再跟朕装傻了,快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皇上要让微臣说什么?”白清风轻轻抖着黑色披风,不屑道。

    “白先生,不是能看透人心麽?怎会不知道朕要说什么?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傻?亏朕这么信任你,你似乎有太多事情瞒着朕,朕是一国之君,你不需要对朕说明麽?”尤寒走了之后,死寂感觉心疼的次数没有减少,反而愈演愈烈,之前白清风和他说过:只要心痛的次数增加,那便离死期不远了。

    “微臣是真的不知,还望皇上挑明。”白清风对死寂越发失去耐心,这与之前那个时时刻刻为死寂着想的神秘人确是有着天壤之别。

    “白清风,你不要再和朕打哑谜了,朕知道你是聪明人,无需朕真的挑明吧!那样恐怕就没什么意思了,毕竟你是朕提携上来的护国大臣,而朕也时常依赖着你才能走到今天,先生不是早就说过:我们是拴在同一根线上的。”比起白清风,死寂的耐心也不多,可他毕竟是死寂通往成功之路唯一可以依靠的屏障,所以对有些事,死寂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今晚白清风异常的举动令死寂的内心很是不安。

    “皇上说笑了,您是堂堂的九五之尊,而我什么都不是,皇上这样讲,真的是太抬举我了。”白清风苦笑着,现在他说话都会略显达令之色。

    “皇上,不好了。。。。。。不好了。”

    “小鹰子,你究竟怎么一回事?寡人就算坐的是天朝上国,怕是也让你叫晦气了吧!快说,什么事?”小鹰子早被死寂吓得趴在了地上。

    “启禀皇上,前方战事来报,贺冥带领的军队在黑军的团团包围之下,全军覆没,就连。。。。。。”

    “就连什么。。。。。。快说。”死寂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眼前的消息就如晴天霹雳震慑他的五脏六腑,心脏不再是疼,而是灼烧般撕裂了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由心脏向四周无止尽蔓延。

    死寂捂着疼痛剧烈的心脏,尽量抵住不倒下去,“白先生,朕已经很久没有动情了,怎么还会这样?朕手底下的军队从未失误过,现在竟抵不过区区80万的叛党了?”

    迎面对上的却是白清风若隐若现的笑,“皇上,想必现在疼的剧烈吧!”

    “恩,究竟为何会这样?还望先生指点迷津。”一向枯死如灰的帝王竟也难敌嗜心的疼痛。

    “既然事已至此,我也不再隐瞒。皇上可还记得当初你要废后时,朕对你说过什么?”

    死寂并未开口,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是真的不想再提起尤寒了,那个曾经令他心那般疼痛的人。

    “既然皇上不记得了,就让微臣来说,当初我曾多番劝阻陛下:废后要慎重。可陛下好像并未将微臣的话放在心上,只为一己之私,你不仅废后,还有预谋地将她逐出宫,那你接下来想干什么呢?是诞下世咒麽?好让她也尝尽世间的苦楚。”

    死寂整个人倒在了銮驾上,看来,他是小看了眼前这个人,“原来你什么都知道!那这与朕的心痛之症又有什么关联?”

    “确实,微臣之前对你说过:只要你不动情,那便可避免心痛,且能长盛不衰。可陛下却忘记了:当你情陷于水尤寒时,当你将原本的凤仪宫改名为寂寒宫后,当你一意孤行时,就已注定你与她的命运会连在一起,既然你将其废之,那么离你退离帝位的日子也不远了。近日与黑军的战役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你近日心疼次数的增多也预示着你将命不久矣。”

    “你究竟为何要这样做?”原来这一切都是白清风的诡计,血腥的气息充溢着他的神经,咳咳。。。。。。咳咳。。。。

    “还请皇上珍惜为数不多的日子,千万不要太激动了。”

    “白清风,朕到底待你不薄,你究竟为何如此?”

    “不薄,不要忘了,是皇上亲自将我推上了这条路。这些时日,皇上只顾着自己扩大统治的版图,可否想过我的处境?皇上对我许下恢复部落的诺言呢?你也知道我们是一起的,可你都做了些什么?就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完全不顾及属于我们两人共同的利益。再说,我也没有什么对不起皇上的,该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了,只是这一切皆是天命,皇上也无需责怪任何人。”

    “哈哈。。。。。。天命,什么是天命?朕就是天命。”凝在喉中的血块终还是藏不住,溅了出来,一身的龙袍沾满了鲜红的血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