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前生来世不怠仇  第037章 深埋地下永沉寂(修文后)

章节字数:6427  更新时间:12-07-14 13: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阴云闲落无边际

    庭前静坐花无影

    身姿冰封于末角

    轻叹来往已空荡

    红尘滚滚藏密语

    梦沉无力再破译

    静默绑伊一飞翼

    倘使昼夜青猛出

    扯出飞翔无阻音

    滞于足下滑乐土

    忧郁最悲无名讳

    淡忘离别迷离雨

    鸢鸾殿前聚集了将要上朝的大臣,群臣皆被挡在殿外,没人知道殿内究竟发生了什么?若平时,还未到四更天,死寂就已在鸾座上等着相继而来的大臣,没人敢违背死寂的圣旨,因此他们都早来一刻钟,生怕惊扰圣驾。

    “安大人,现在朝中除了白大人以外,就属你的威望最高了,你能告诉我们今天皇上究竟怎么了?怎么迟迟未见到他来?据我们所知,皇上绝不会误朝。”自安知若与银面人会面后,他的仕官之路就步步晋升,至于他的千金安思娴与史丞相家的公子史懿轩也在皇上赐婚的圣旨下结为连理。

    安知若也觉得他之前的想法是错误的,其实人这样活着也没什么不好,人生在世,一为国,二为家,国与家皆有了,而且安知若想要的无非也是国家的繁荣安定。这些年,虽说死寂用了太多不择手段的做法来巩固他的统治,但也确实励精图治,并无奢侈盈溢,有时也会战事连连,但总体上百姓还是丰衣足食,没有太多的怨声,与安知若最初的想法并不相悖。在如此看似不明确却是真正明君的手下,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

    “各位大人都说笑了,我威望再高,也只不过是皇上手下的一员大臣,皇上的私事我还真管不了那么多。”如今的安知若说话很懂得拿捏分寸,并不像之前那般口无遮拦,毕竟他的身上系着这么多条命。

    “各位达人也甭猜了,我想皇上这会应该还在哪个嫔妃那里逗留吧!我们再稍等一会儿,说不定待会就能见到意气风发的皇上朝我们走来。”

    “你们快看,天空中闪烁着是什么?”史丞相的一句话将众人的眼球与思绪都带向了天的那一端。

    此刻,空中飘来的团团红色火焰,在无尽的黑暗中闪烁着,红色的光芒若隐若现,忽的,火焰旁又冒出了一簇磷火。一切来得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红色火焰的背后透显着诡异与神秘。。。。。。

    天显现的异象远远要比死寂的缺朝来的有吸引力,很久很久,都无法从这诡异中出来。天际就好像倒影着死寂的影子,震慑了众大臣的眼球,使他们不敢再深入里层,只得在表面静静透视背后传来的信息。仿佛只要稍一深入,就会被震得粉碎,每一层云里都散落着无止尽的死亡气息,世间无一人能透视到其内在的玄机,孰不知一切却尽在白清风的掌控之中。

    “你们大伙快说说这天象是不是预示着什么?你们可还记得?当初皇上出生时也出现过类似的异象,而那时正值战乱时期,皇上的降临给皇宫增添了些许生机,而后来惊人的马嵬之变,也是让这天之骄子给破了的。”殿外传来阵阵喧哗声,对于天变的问题,他们开始议论纷纷。

    “你们在吵什么?”刚劲之声道破了殿外的鬼魅之音,继而出殿的是黑袍加身,带着强烈肃杀之气的银面男子。

    银面男子的威严震慑在场的每位大臣,时间仿佛就此打住。除安知若外,没人注意到眼前的异常,他的眼角时不时闪过讶异与不安。

    “安大人,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安知若全身颤抖着,狰狞的面孔在黑夜的笼罩下显得越发扭曲。

    “我没事,就是等的时间长了,有些困乏罢了!”自上次林里与银面男子做了交易之后,安知若就再也没有见过狼魂组织背后的银面人,近些天,就连死帮也没什么动静了,原本血雨腥风的江湖也渐渐平息下来。可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是真的平静麽?还是又一场屠戮的开始?

    那晚,银面男子的话犹在安知若耳边,“安大人,你要知道的是:既然你走进了我们的圈子,你就要遵守我设定的游戏规则,如若违反了,你应该知道是怎样的下场。不过,你大可不必那么担心,倘若你们不犯什么错误,我是不会露面的。”

    令安知若感到不解:今夜银面男子竟以此方式出现在众人眼中,那是不是表明在场的臣子都存在着被灭口的危险?

    “你究竟是谁?你为何会在这里?皇上呢?大胆贼人,竟然趁皇上不在,私自潜入鸢鸾殿。来人,将贼人拿下。”看到眼前大逆不道的贼子,史和清呵斥道。

    众大臣也渐渐缓过神来,“此贼人竟敢亵渎圣驾,快来人,将他押下去。。。。。。”一句接一句,可银面男子却杵在原地、纹丝不动,也没人敢上前将他架走。此刻,仿佛天地万物皆在其掌控之中,没人能将他怎样?而安知若眼里,眼前这个银面人还是一如既往般强大、目中无人。至于天上的那抹红云也在银面男子出现时泛起点点星光,银色面具下的眸子则召唤着云来回移动着,红色的光晕泛满了整个天际。

    “难道你们当中没人想知道皇上的下落麽?”沉默半晌后,银面男子开口了。

    众大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肃杀的气息包围着整座鸢鸾殿,他们个个就像中邪般,也或许是为了自保,没人敢再说什么。

    银面男子双眸的移动轨迹几乎与红云移动的方向是一致的,而这一切皆在静静发生中,并未有人注意到。等到天边的红云不再移动,众大臣的身体就好像被定住了,皆动弹不得。不仅如此,他们感觉体内好像有两股相反的气流上下攒动着,越是想挣脱,就越发不受控制,颗颗被暂时压抑的毒素在他们的体内蔓延着,并随时有向外喷射的可能,这最后的结果除了安知若之外,怕是无人知晓。不过他们只要顺从心里那股莫名的声音,就不会那么痛苦,再也不会出现之前被无情绞裂的感觉,不过麻痹的气息却从脚底渗透到头部,就连血液中也遍布着它的足迹。无人可以挣脱,不想承受这份致命的痛楚,就得默默忍受,不然到最后就连骨头也会被蚀得粉碎。

    “你们各自的身体是不是都呈现了反应,看你们有些人排斥心中的想法,狰狞着面孔;而有些人却是很欣然地接受,没有一丝的痛苦,心中反而出现了无比的优越感。”银面男子在说这话时,有些人显然不能接受多个声音在他们脑里不时回荡着,无助地倒于地面。

    “贼人,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些什么?我们究竟为何会如此?”大臣中要属史和清表现得最为痛苦,为了不让体内的火苗破体而出,他重重地给了自己一掌,若打在别人身上,这一掌足够致命,虽说他的武功底子不弱,但不知何时起?他的内力较以前相比增加了一倍,不过令他不可思议的是:这股内力与他的思想一样时常不受控制。可现在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清醒,可醒来之后才发现眼前的一切皆变了样,有的就只是恍若隔世,过往的一切尽显眼中,却如此可笑。这其中几乎所有人的反应都是一样的,即使他们舒缓疼痛的方式不一样,唯独安知若。。。。。。眼中展现的东西与别人不太一样。

    “贼人。。。。。。哈哈,这个称呼不错,我喜欢。不过我想史大人的敌意是不是放错地方了,你们大可不必担心,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绝非你们的敌人,而是一起作战的朋友。”银面男子挥挥衣袖,淡然道。天边的红云随着那层鱼肚白的出现渐渐褪去,就如银面男子的踪迹、不着一丝痕迹。

    “哼,朋友,你真当我们都是傻瓜?自你出现之后,我们身体内部皆出现了异常反应,这应该不是巧合吧!快说,你究竟对我们做了什么?要是皇上知道,他是不会放过你的,难道你就不怕被诛九族?你应该知道皇上的手段。”众大臣仇视的目光投向银面男子,若非杵在原地动不了,怕不止动动嘴皮子这么简单。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没法逃脱天命的追踪。

    “哈哈。。。。。。哈哈。。。。。。”笑声不断在房梁上空回旋着,刚面朝东方露出的鱼肚白竟吓得缩了回去,只残留下那一抹空白,若这笑声不止,这世间怕是会陷入无止尽的黑暗,甚至无人可以预知光明的到来。

    “你笑什么?笑我们被你这个银面怪物给控制了?朋友,就你也配说朋友二字?一个不敢揭下面具的怪物。”史和清虽已满嘴鲜血,不过还是挺起他弯曲的脊背,一字一句地道着。

    “史兄,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下去了,不然真的会引火上身。”安知若的身子微微向右倾,脚步稍稍向前挪了几分,贴于史和清的耳根说着。

    “安兄,我还没问你呢?自银面男子出现之后,你的表情就怪怪的,好像中邪了,而现在你又阻止我继续说下去,难道你认识他?”以前在朝中,史和清远远要比安知若来的冷静睿智,可如今两人的性格好像换掉了。史和清非但没有将安知若的话听进去,反而斥责起他来。

    史和清这么一闹,安知若再也没办法下去,他只能想尽办法用眼神之间的交流让他明白:倘若再继续,那么那天在林里看到的一男一女将会是他最后的下场,不单单是他,就连他最爱的家人也会遭受牵连。可无论安知若怎么示意,史和清就当没看见,而按照他惯有的作风继续那慢慢无止尽的黑夜。黎明的余光才闪过,又被黑暗之神召唤回去了,此起彼伏的天象最是让人惊慌。据史书记载:天显异象系改朝换代的例子已经层出不穷,而这一次也将不例外。

    “史大人,看来皇上还是低估了你的忠心。”银面男子一把取下面具,顺手往身旁扔去,只是那双毫无神情的眸子依旧如此震慑。

    “白护国,怎会是你?这银色面具下的不该是皇上麽?”安知若一时没能控制住,脱口而出。

    “皇上。。。。。。银面人。。。。。。银面人。。。。。。皇上。。。。。。”眼前的一幕使在场的人始料未及,众臣皆议论纷纷着。“难道皇上就是银面人?银面人就是皇上?可眼前的明明就是白护国啊!”众人脸上的迷惘自然不言而喻了。“你们有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都糊涂了。。。。。。”

    “在座的各位大人,请稍安勿躁。事情的真相,待我向各位细细道来。”面对眼前的混乱,白清风还是那么镇静,好像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就像天色,刚刚还看不见黎明的气息,有的就只有红云带来的迷惘。而就在白清风脱口的瞬间,红云渐渐消散,迎来的是太阳的味道,这份大家期待已久的光明。本以为这份光明就此褪去,剩下的就只有无止尽的黑暗,邪恶的气息渐渐渗透到每个人的体内,顺着血液流向身体的每一处,就连最隐蔽的地方也不放过,直到受尽黑夜的吞噬,才肯作罢!是白清风将其带出阴暗的泥沼,赋予他们再生,所以大家也不像之前那么抵触他的话,皆在原地静静听着。

    “白大人,你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我们理应信任你,可我们为什么会突然间变成这样?你总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们才能听你继续事情的真相。”自四更天起,除了安知若,其余的大臣好像被点了穴,杵在原地,一直无法动弹,有些大臣还会出现刀绞般的疼痛。

    “一直以来,除了安大人之外,你们都中了一样的毒。。。。。。”

    还没等白清风道完,史和清就插了进来,“毒,你说我们都中了毒,我们中的是什么毒?下毒的人又是谁?刚刚多有冒犯,还望白护国不要放在心上,救我们一命。就算不救我,这里的大臣系着朝廷的命脉,还望白护国。。。。。。”史和清心系国之命脉,为了这么多条生命与社稷的安定,就算牺牲他的性命又何妨?人生自古谁无死?只要能够死得其所,就无所畏惧,这是他一直坚守的信念。正因为这样,他才获得朝中大臣对他的敬重。

    “史大人,我。。。。。。白清风向各位大人保证:是绝不会让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出事的,你们都是国之栋梁,少了你们当中任何一个,我都会伤心,更何况是像史大人这般人才!只是这件事情牵连甚广,需要各位大臣齐心协力、方可铸成,不知大家意下如何?”白清风的意图很明显,趁将朝中的大臣带出黑暗的沼泽,以便更好地笼络人心。

    “我们全听白护国差遣。”朝中大臣一半的心都在白清风的身上,只需稍加辅助,那便可成就大业。

    “好,谢谢各位对我白某的支持,由于事情的缘由比较复杂,容后再议。这里是可以解你们剧毒的解药,你们先行服下,这是我白清风对你们的承诺,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凭什么让你们相信我,你们说是不是?”说着,白清风示意死寂身旁的小鹰子将解药递给众大臣,他们服下解药后,症状有所减缓,身体可以移动,心也不会再有痛的感觉。

    “这解药能在最短时间减轻你们的症状,再过半盏茶的时间,你们体内的毒素就能全部排出。各位大人先去偏殿稍作歇息,我待会会代表皇上告知你们一切,而你们要做的事是好好休息。小鹰子,带大臣们去偏殿。”

    “是,白护国,大人们,请,你们体内的毒尚未完全清除,还需多做调理。”

    在白清风的引导下,在场的各位达人都去了偏殿,虽有疑惑,但却唯命是从,一个救了他们性命的人,他们感激都还来不及,又怎会违背?

    依旧胸有成竹,打发众人后,白清风重新进入鸢鸾殿,一个他期待已久的宫殿,一座一直以来都不属于他的宫殿。

    “白清风,这是你一早就已设计好的吧?”死寂瘫坐在地上,早失往日的帝王之风,嘴角残留的淤血虽已淡去,却仍旧清晰可见,而喷溅在胸前的血迹任时光怎样流逝,都不可能完全淡去。一如他帝王的威严,士可杀、不可辱,他怎么能够承受如此失败?虽说之前有韩信胯下之辱,卧薪尝胆的事例也数见不鲜,但从未承受过失败的死寂一时恐怕难以接受,况且是败在他最信任人的手里。死寂曾经想过无数次:他会以什么样的结局告终,始终没有料到今天的局面。

    “皇上,我也不打算瞒你,的确,之前我是有想过要好好辅佐你,但我也明白‘一山不容二虎’,你信任我,是因为我能帮助你,我有你所不具有的能力,等到有一天你具备了我身上的能力,你就不再需要我,到了那时,你还会留我在世上麽?我想不会了,这是你我都明了的。”白清风这么做也是为了自保,从古到今都是“狡兔死,走狗烹,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是众人皆知的至理。

    “什么时候开始的?”死寂知道已经不可能再挽回些什么了,这是他临死前唯一想知道的。

    “什么时候?可能这就是天命吧!就算我们被赋予再强大的超能力,我们还是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这或许才是我真正想要脱离你的原因,因为命,你不再有可能恢复我的部落,因为命,你身上不再具有能够让我为你卖命的东西。”白清风深深叹了一口气,似乎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天命?”

    “对,最近天象显示:空中老是飘着团团红色火焰,而红色的光芒若隐若现,火焰旁还会出现一簇磷火。还记得你出生时,天也显过一次异象,虽说这两次异象的表现有所不同,上次是生命的预兆,而这次却预示着死亡。但日子却是很相近,今天正好是六月初六,你的生辰。”

    “你的意思是天要在今天结束我的生命。”虽有惊讶,但惊讶的表情瞬间消失了,都已经能够承受死亡带来的痛苦,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皇上不愧是皇上,没错,这天象确实预示着你的死亡,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一切竟来得那么快。倘若你没有对水尤寒动情!倘若你未将她的皇后之名废除!倘若你未将她打入恬景园!倘若你未设计将她弄出皇宫!,倘若你未对她诞下世咒!倘若你没有爱得那么深,便不会充满恨意,而你的气数也不会这么快就尽了。。。。。。倘若时光重驶,你还会不会做出一样的决定?我说过只要做到不动情,便可长盛不衰的,难道世间的情真如此重要?”直到这一刻,白清风还是相信死寂只是一时迷惘,才做出错误的决定,他始终坚信:如果生命重来,死寂肯定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哈哈。。。。。。哈哈。。。。。。先生都说了天命难违了,再来一次又何妨?人若无情的牵绊,那便如一具毫无价值的丧尸,倘若就这样让我长期处于世间,还不如带着情深埋地下,只可惜我要的情并不属于我,不过那又怎样?世间不完美的事情十之八九,而我能做的就是利用我的仅剩的天赋将我爱的人与我生生世世拴在一起,即便到了最后还是要离我而去,我也会让她永远记得我,记得我做事的方式,哪怕是恨!”这就是死寂,一个永远不会对情认输的帝王,却失去了最后的生机。

    死寂这样的回答是白清风万万没有想到的,但就是这样一个不失威严的情种让他曾一度刮目相看,只是。。。。。。“皇上,趁你就要离世之前,有些事情是你一直都不知道的,而我也不打算隐瞒,今天就一并告诉你,省得你到了地下还不能安生。”

    “有什么不妨直说。反正我已是阶下囚,就将你知道的全部告我我,让我可以安心离开。”是死寂太不了解白清风麽?除了上面的那件事,死寂还真不知道白清风还对他隐瞒了些什么?

    “其实早在最初,我就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我对你留了一手:我有解药可以治疗之前被你用心智控制的所有人,只是你没我想象的那么狠,自始自终,你就只对你最心爱的人诞了世咒。我可能忘记了:还有一个你控制的狼魂组织与死帮,其实等你死了之后,他们就会整体瓦解,继而连灰烬都不剩,因为他们是我的人。你自以为是,苦心经营了这么久的帝王梦,最终还是破灭了,只可惜除了水尤寒之外,没人会为你愚蠢又可笑的行为付出代价。”

    本就枯死如灰烬的死寂,在听完这些话后,面色越发的苍白,死神的脚步终于步步逼近。。。。。。一代帝王就此落下帷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