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荆棘鸟 (8)

章节字数:2076  更新时间:12-03-25 19: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久,长安没有说话。结界里的空气逐渐稀薄,燕阙宁已经开始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长安,这到底是怎么一会儿事。”

    “你想知道?”

    长安回过头,看着一直躲在自己身后的燕阙宁,眼神晦暗。

    燕阙宁勉强的直起腰,苦笑着说,“长安,不要总是觉得我什么都不懂。是,也许,我在除妖这方面比不上你,可是我看得到那只被你称作荆棘鸟的鸟儿,它如果有表情的话,那就是很痛苦的表情。长安,不要总是瞒着我。我有权利知道不是吗?”

    “权力?”长安笑的很放肆,他的眼角是满满的悲伤。

    “不要为难长安了,这一切就像你看到的一样。燕阙宁,我要谢谢你,谢谢你来到了这里,谢谢你。”

    “谢我?”

    长安没有理会燕阙宁,径自走向那片黝黑的荆棘丛里,那背影像是孤独的斗士。燕阙宁很想随着长安一起,却被荆棘鸟阻拦。“请你相信那位大人,他答应了你,答应了我,就会做到的。”

    荆棘鸟其实误会了。

    燕阙宁想要追随长安只是不放心长安罢了,那样的背影,他看着心疼。就像是另一个自己,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只有默默承担。那种心酸,燕阙宁有过切身体会。

    不出长安所料,这些荆棘,对于一般的人并没有害处。他试探着抬起右手,作势要去采摘那朵粉色的小花,霎时间,燕阙宁惊叫着捂住了自己的嘴。

    那些荆棘,预感到了那朵花可能会有危险,条件反射般的将自己的棘刺同时朝着长安刺去。那般锋利的刺简直是一把把匕首。长安的嘴唇微微扬起,果然是这样啊。

    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退了回来。

    荆棘鸟飞过去,“怎么样,没有办法吗?”

    长安笑着说,“有啊,只不过,要看你愿不愿意牺牲了。”

    “请直言。”

    “那朵花可以说是荆棘丛的母亲一样的存在,若想真正解放那个女子的灵魂,就必须连根拔起。所以,我希望你可以牵绊住那朵花的意志,这样的话,我才可以进行肃清。”

    “怎么可以,长安,这样的话,荆棘鸟不是就成了诱饵了吗?!”

    “是的,正是这个意思。”

    燕阙宁的嘴巴惊讶的张开,那尺度可以塞进一颗鸡蛋。

    只是事情到了这般地步,早已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可以哦,长安大人,不过您一定要拯救那孩子。我可以万劫不复,只有她,一定要重新开始啊。”

    荆棘鸟小小的眼睛里,倒映着长安颀长的身材。

    “嗯,约定好了。”

    结界里到处都是不安的空气,燕阙宁想要阻止长安,可是他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明明知道荆棘鸟很有可能就死了,可是却只能这样眼睁睁的,一点忙都帮不上。

    就这样,荆棘鸟毫无悬念的飞进了荆棘丛中。

    它就像传说中的一样,找到一根最尖,最长的棘刺,把那棘刺对准自己的心脏,狠狠地扎进身体里。

    荒蛮的棘刺贯穿了它弱小的身体,鲜血汨汨的留着,将它月白色的羽毛浸染成殷红的悲壮。

    它终于放声高歌,抬起它曾经骄傲的头颅,爱惜的吻着自己面前的那朵小花。

    【不要去恨,至少你生命的最后,始终都有我。】

    【回忆起来吧,我最挚爱的人,我用我的鲜血为你献祭,我用我的生命为你加冕。】

    【对不起,尔后的轮回,我不能陪着你了。你要活着,连同我的那一份。】

    荆棘鸟的声音被长安手中的那一把业火,淹没的只剩下了袅袅不绝的凄迷歌声。

    那一夜,夜空格外的死寂。

    那是燕阙宁第一次见到鸟儿的眼泪,第一次听到了荆棘鸟绝世的歌声,那饱含着爱恋的歌声。

    燕阙宁跪在地上,看着面前的长安镇静的将早就准备好的彼岸花拿出来,放在那在地狱烈火的焚烧之下,化为灰烬的荆棘丛上。

    妖冶的彼岸花,吸收着大地的死的气息,绽放的更加夺目饱满。

    “愿你们一路走好。彼岸花会指引你们的灵魂归往黄泉。”

    此时的长安,看上去格外的虚脱。眼神里竟看到了久违的人类的感情,那大概是一种惋惜,无奈,遗憾,悲伤夹杂在一起的感情,复杂的令人读不懂。

    走在回家的路上,燕阙宁几乎是在质问长安。

    “你早知道是这个结局了,是不是?你骗了他们,你把他们全都烧死了,你根本就是个骗子!骗子!”

    走在前面的长安停下了脚步,疲惫的叹口气。

    头顶上的月光皎洁的让人心生厌恶。那清冷的没有人情味儿的光,像是一种嘲讽。又像是一种诠释:天若有情天亦老。

    “你真的这么想吗?”

    燕阙宁不回答,长安听得到那压抑的啜泣声。

    “哎,和你妈妈一点都不想呢。”唇边泛起怀念的笑意,“我已经完成了。荆棘鸟的愿望是救赎那个女子的灵魂,我用了彼岸花,它会带着那女人的灵魂回归到她该去的地方的。”

    “那么,荆棘鸟呢?他死了,死了。”

    长安继续向前走去,“那是代价。用他的性命换取减轻那个女子的罪孽。这是它自愿支付的费用。我不过是将这一切推动了而已。”

    燕阙宁争辩,眼里的泪水化作了此时和长安争吵的力量,“那我之前给你的费用呢,不是说好了吗,用那个付啊。”

    长安似乎是无意再和燕阙宁争吵下去,揉揉额角,“你以为那些罪孽真的可以用一幅画来抵消吗?那女人吃了三个人,你的费用用来支付让那三个人的灵魂往生了。荆棘鸟的死,才是真正的支付了那女人的往生。”

    长安没有告诉燕阙宁,荆棘鸟再也不会转世了,即使是转生了,也绝对不会在以人的姿态与那女子相遇。

    长安没有告诉燕阙宁,荆棘鸟那美丽的歌声就是唱给自己的挽歌,那是为了永远的记住,永远的记住他的生命里曾经出现过那样一个他值得舍弃一切的女人。

    长安也没有告诉燕阙宁,最美好的东西要用最深重的代价来换取。最深入骨髓的感情要用这一辈子的无怨无悔去铭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