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傀儡戏 (4)

章节字数:2528  更新时间:12-04-04 19: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只管跟着我走,不要随便看,也不要随便和别人说话。”

    长安走在前面,三千华发随风飘荡,走在后面的燕阙宁嗅到了清新的味道。

    不断的向前走着,燕阙宁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四周围,虽然还是一样的行人,一样的商店街,可是总感觉自己和那些之间,隔着一层玻璃罩子似的。伸出手,那些行人,店铺就自动向后退去。而自己正不断的朝着一个不知所以的方向前进着。

    长安在前面没有要特意要解释的意思,燕阙宁深吸一口气,“长安,我觉得我们好像走进了一个类似于结界的地方里。”

    “嗯,不错嘛,孺子可教也。这里本来就是结界。”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早点告诉你,又能怎样。你要拒绝去看傀儡戏?”

    长安的声音幽幽的,燕阙宁可不想在这种时候把他给惹恼了。只得小声的抗议,“早知道就不来了,就不能走正常一点的路吗。”

    这条路,是长安用魔力打开的,被他称之为“捷径”的道路。它存在于世间,可是一般的行人却又看不见。此时,身处将这条捷径中的长安和燕阙宁其实已经从正常人的生活中消失了。他们在结界里,看得到行人的姿态,可是却又和那些人相隔离。

    走了不知多久,燕阙宁的眼前被迷上了一层烟雾,渐渐地连长安的背影都显得扑朔迷离。耳边,有古老的歌谣,可是却很动听。听不清楚歌者在唱些什么,燕阙宁不禁停下了脚步,竖起耳朵来。

    唱歌的是个女人,如果以一个人的声音来猜测相貌的话,燕阙宁敢打赌,这个女人一定是风华绝代的。

    正听得入迷,脸上传来一阵剧痛,“疼啊——”

    睁开眼睛,是长安。

    长安撕扯着燕阙宁的脸,责备道,“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不要随便看,更不要随便和别人说话吗。真是的,稍微不注意,你就会出乱子。”

    “我?刚才怎么了。”

    长安看着燕阙宁很真诚的脸,忽而笑了起来,“你呀,差点就要被歌姬抓走去做奴隶了。”

    “歌姬?”

    歌声还在继续,只是越来越近,燕阙宁渐渐地可以听得到了那歌词:无心之人,交予我你的肉体,我将永世庇佑你,永世。

    这是什么意思?这种意味不明的歌词,听上去很像是一种承诺,又像是一种诈骗。

    “人最重要的便是那一颗心,一颗独一无二的心。只要有心在,即使没有身体,那也是一种存活。一旦失去了心,即使拥有了不死不老的身体又有何用。”

    长安敲着燕阙宁的脑门儿,饱含深意的看着他。其实燕阙宁觉得,长安根本就是在自言自语。

    歌声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依旧圆润动听的问话,“您太照顾这个人类了。您不要忘记,人类终有一天将会走向生命的尽头,我们才是您的伙伴。”

    歌姬自迷雾中走来,周身上下披着粉红色的轻纱,唇边带笑,温婉动人。蜷曲的长发被简单的盘起来,上面装饰着南海色泽最优的珍珠。左眼角下,一颗泪痣,让歌姬的妖媚变成了一种兀自的忧伤。

    歌姬的怀中抱着一把琵琶,她无比爱恋的看着长安,“您只要一句话,瑶,愿意为您做任何事。”

    歌姬的名字是瑶。

    燕阙宁小声的念着,“是不是琼瑶的瑶啊。”

    本以为,小声地嘀咕,谁都不会听得到。但是燕阙宁用自己的轻身经历证明,他错了。

    瑶的纤纤玉手在琵琶的琴弦上轻轻一抹,本该演奏世间绝唱的琵琶竟发出了刺耳的声音,犹如电锯一般的嘶鸣,那声音直钻入燕阙宁的耳朵里,甚至是渗透进心脏里。燕阙宁全身颤抖,使劲的堵自己的耳朵,可是那声音早已在心里生根发芽一般,任凭如何堵着耳朵,自己依旧听得到。

    “以后记得,我的名字不是你这种凡人可以随便称呼的。混账。”

    嘶鸣声开始不断减弱,燕阙宁像是后遗症一般蹲在地上,呕吐起来。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什么都吐不出来。只是干呕,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把在心里生根发芽的声音彻底拔出去。

    难受之极,长安递来了一方手帕,“没事吧。”

    长安也不想的。可是偏偏燕阙宁不忌讳,随便就喊别人的名字。瑶的脾气一直以来都很不好。自己虽然可以压制住瑶,可是那有什么用呢。被瑶记恨上的人,不是死,就是失去心智。瑶用她的美貌和歌声不断的摄取灵魂,得以生存。

    “今天就算是一个教训吧。以后不要以为我可以事事护着你,时时护着你。”长安将蹲在地上的燕阙宁拉起来。

    “知道了。”

    ……

    火狐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面前的一片阴湿之地。地上的烂泥简直快要形成沼泽,火狐嫌弃的鄙视着那依附在烂泥之中的小妖怪,那些妖怪小的甚至都不够火狐的甜点。

    “不好了,有个不明来历的家伙闯进了冥府。”

    “哦?带上来。”

    “大人,兄弟们不敢近身,那家伙好像浑身都是结界。我们……”

    “废物!”

    “葵漠大人何必如此动怒,小弟不过是来叙叙旧。没想到有一段时间没来,大人手下的‘精兵强将’竟然没有一个认识我了。”

    火狐的头发,眼睛,全部呈现了红色。就连面对着葵漠,他都还是没有要收敛的样子。

    就算葵漠是冥府阴曹的四位守护者之一,也是最有话语权的一位领导者,火狐也是不卑不亢。

    “大胆,见到葵漠大人,竟敢不施礼。”

    小厮还没有来得及冲上去和火狐扭打一番,就被火狐盯了一眼,直接吓得躲在了葵漠的身后。这就是火狐。只消一眼,那双火红的眼睛所绽放的兽性的残暴,就已经把他的难以驯服展露无疑。

    “好久不见,不想施礼就算了。”

    葵漠超乎预料的平静,火狐早在几千年前大闹阴曹冥府的时候,这些年轻的小厮们还没有出生呢,没有见识过如火狐这般拥有强大力量的神物,也是正常。

    “我活着,只向一个人下跪。可惜那个人不是你葵漠!”

    火狐毫不留情的戳破了葵漠试图打破的尴尬,却将葵漠的脸色顶的更加铁青。

    葵漠深吸一口气,转过身,背对着火狐,试图压制自己的不满与厌恶。再次回过头来,葵漠一脸的理解,“是,天生高傲的上古灵狐怎么会向他不认可的人下跪施礼呢。呵呵,今日前来,不如我们……”

    火狐见葵漠那副想要动怒却又不敢的神情着实好笑,不禁面色有所缓和,“其实没什么,我家主子要问你一件事。”

    “何事?只要长安先生想要知道,只要派个小妖通传一声给我就好,怎敢劳烦火狐亲自跑一趟呢。”

    “呵呵,长安说了,要我见一见你们的宝贝——黑玉,就这一件事。”

    “这……”葵漠黯然。一时语塞,正不知该如何搪塞过去,身后的小厮冒出一句,“黑玉乃是冥府之宝,岂可让你随便看。”

    火狐没有回答,只是笑笑,“不过是看一眼,难不成要我用抢的?”

    火狐的几近威胁的话语惊醒了葵漠,几千年前,火狐硬闯冥府,带来的灾祸至今令人记忆犹新,如果在发生类似的事情,恐怕……

    “实不相瞒。”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概已经没有了掩藏的必要了。况且,以长安的魔力,总有一天,他会知道这件事的。

    “黑玉丢失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