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五十年  第三十七章 失明

章节字数:3031  更新时间:12-07-23 19: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地道里充足的空气,但是此时此刻,燕阙宁还是觉得快要窒息了。心里的暗示是一把刀,杀人于无形。燕阙宁两眼发黑,只觉得头晕目眩。靠着墙壁无知无觉得倒了下去。身体本能的倾斜了,想要用双手支撑着地面,却在双手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凌空闪了一下。燕阙宁被这一吓,清醒了不少。才发现自己所坐着的地面有些许光亮通过泥土的缝隙,照射过来。笔直的光线,忽强忽弱。在这黑暗的地道里显得愈发真切。燕阙宁再一次用双手按压地面,啊呀了一声。

    “怎么了?”

    “你们看。这地面感觉是空的。”

    “怎么可能。”灵邪本是不相信的,但是凑过来一看,却看到了那些光束。心里一惊。这地道难道是真的是别有洞天。这一条地道不过是摆设,真正的玄机是在下面!?

    土壤的空层里射出来的光亮一闪一闪,不像是自然光。颜色偏于暗黄。倒像是烛光。

    这一线光芒在这暗无天日的地道里无异于是生还的希望。火狐对照罗盘,仔细的规划了燕阙宁所发现的地方的范围。面色严肃,“喂,这里的土层非常的湿润,而且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已经开始了部分的坍塌。我们留在这里不是办法。不如下去试一试。也许……”

    是的。一切都只是也许。对于火狐来说,大不了就是化身为妖,横冲直撞,照样可以离开这里。灵邪也是一样,虽然体能方面可能比不过火狐,但至少保命是可以的。唯一的担忧和顾虑就只有燕阙宁了。作为人类,他不具有任何保命的技能或是能力,虽然从长安那里借到了“妖视”的能力,可那又怎样?只是看得到,完全不能阻止一切危险。

    “我们下去吧。我相信许彻一就在这下面了!”又是这般坚定的语气。火狐每每听到这样的语气就会不解,为了一个和自己关联不大的人,这样冒险值得吗?就像是在妖界春分祭的时候一样,他也曾这样坚定不移的要去找到长安。

    是太坚强,无所畏惧,还是压根就不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

    “走吧。”

    灵邪拿出镰刀,长及身高的镰刀拿在灵邪的手里,意外的没有任何笨重的感觉,竟还有些雷厉风行的威严。金属的光泽在暗处有些暗淡,但这并不妨碍灵邪的动作。将镰刀高高举起,月弯形状的镰刀在空中画出完美的弧线,刀身闪现明晃晃的耀人眼的光芒。燕阙宁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只觉得地动山摇。脚下的土地一空,身体失重朝下跌去。胃里翻出恶心的液体,燕阙宁刻意忽略掉内心的恐惧。

    只那一瞬间,燕阙宁的手臂就被火狐牢牢的抓住了。心里的惊恐就在火狐强有力的手勒上自己的手臂时,消失殆尽。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一片黑暗。地下室里,燕阙宁狼狈的躺在地上,火狐和灵邪神情严肃地坐在一旁。

    燕阙宁睁开眼,四周什么都看不见,条件反射般的用手去触及地面,紧张出汗的手心在干燥的土壤表面,来回摩挲。燕阙宁终于确定这是实实在在的地面。灵邪已经将那一层伪装用的地道破坏掉了。没有估计错的话,现在应该就是在那间被刻意隐藏起来的地下室里了。

    静坐良久,燕阙宁的眼前还是黑暗一片。心里有些发毛了。不确定地问道,“火狐,灵邪,你们在吗?”

    “在的。”回答的是火狐。火狐的声音里有些疲惫,还有些不太稳定的情绪。燕阙宁听到了火狐的回答,自然放松了很多。不知何时,只要有火狐在身边,燕阙宁就会感到很安全,心神安宁。

    “火狐,这里好黑啊。我们掉下来的时候,我明明记得这里应该是有光亮的。为什么这里好黑啊。”

    燕阙宁一语道破症结所在。他们三人是循着地下的光亮,强行破坏掉了地道的走道坠落了下来,照理说,这里应该是明亮的,至少也应该是有光线的。可是这里,在燕阙宁的眼里,却是一片黑暗。

    “我们遇到大麻烦了!”火狐现在也是极其苦恼,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我们掉下来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了。这里与其说是地下室,到不如说是‘地宫’来的准确。”

    “地宫?”

    “是的。小燕子,我们现在不是身处黑暗,而是我们的眼睛失去了对光的感知,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瞎子。”灵邪补充道,直接将话题扯了回来。一向嬉皮笑脸的灵邪,此时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怎么可能!”

    燕阙宁挣扎着就要起身,走了没一步,就被什么东西绊倒了。燕阙宁大叫着。

    “别吵!那是我的脚。我们现在要尽量保持贴近,彼此分散对我们很不利。我接着刚才没说完的接着说。”

    按照火狐的描述,他们从地道里坠落下来的时候,火狐曾经嗅到一阵异香。有点像是古老的熏香,火狐嗅得出来这里面好像是有沉香的味道。所以并没有在意,只当是这个坟冢的陪葬熏香。接下来,火狐和灵邪就看到了一副简直是燕阙宁无法想象的画面。

    这个地宫,极其的巨大。地宫呈现出迷宫一样的混乱格局。摆在火狐和灵邪面前的是八条笔直的道路。八条道路将正中央的空地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类似于八边形的大厅。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这大厅。这一次每条道路远远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好恐惧的。因为这里的每条道路都在道路两旁点着长明灯,每隔一米左右就会出现一个灯盏。就在此时,火狐和灵邪完全一头雾水的时候,长安的那只罗盘却又奇迹般地出现了流动。

    罗盘上面那些看上去早已凝固的红色液体又开始沿着一些反复的纹路流动起来。而且速度极快。这就说明了许彻一的位置就在附近了。火狐和灵邪就打算先等燕阙宁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沿着罗盘的指示继续前进的。可是没过多久,火狐就察觉到了不对劲。首先是视线的模糊,眼前的烛光开始变得隐隐绰绰,脚下的土地又开始移动变换。灵邪也出现了相同的反应。随之而来的是两人的身体开始变得有些不听使唤,行动起来很僵硬。疲惫的感觉侵袭全身。

    “我们就倒了下去。不知过了多久,又醒了过来。可是我和灵邪却听到了一些不太好的声音。”

    “不太好的声音?”

    “是的,你仔细听。”

    燕阙宁竖起耳朵,握紧了拳头,失去了视觉,这对于靠眼睛获取大量信息的人类来说,这简直是致命伤。可是与此同时身体的其他感官就会被充分调动起来。仔细一听,燕阙宁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什么东西在互相摩擦的生意。但这声音极其的微弱,不屏气凝神的话,根本无法听得到。刚在他们一直在说话,这声音就被轻而易举的遮盖了。

    “什么声音?”燕阙宁不解的问着。

    “本大爷还想知道呢!”

    一时间,地宫里都安静的过分诡异。那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爬行,而且速度还很快。燕阙宁本以为是蛇,可是又不像。脑海里浮现出很多假设。但更多的是对于这一路上的反思。从进入坟冢以来,燕阙宁就感觉到了一阵忽强忽弱的妖气。还有一些奇怪的腐败的味道。现在,听火狐说这里有什么熏香的味道。

    等一等,熏香的味道!难不成,是这熏香里有毒?可是听火狐的描述,这里并没有用来进行熏香的器皿,那这香气是从哪里来的?

    香气。长明灯。地宫。八条通道。

    “糟了!”燕阙宁大惊。“不是熏香,是长明灯。”

    “什么意思?”

    “火狐你刚才不是说八条通道上都点着长明灯么,那么那些异香可能是长明灯的蜡油燃烧所散发出的毒气。这里是一座坟冢,也许这里经过了几千年的腐化,空气里形成了一种毒气也说不定。而长明灯借着这里的空气维持光亮,就在燃烧的同时将毒气散发出来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难道要闭气!”

    “要不然呢!你还有别的说法?”

    这不现实。火狐很想说一句。可是这是唯一的办法,宁可一试,也不能错过。

    火狐尽量的将身体蜷缩在一起,背靠着灵邪,燕阙宁也靠了过来。三个人一起数着“一,二,三。”捏着鼻子,开始了艰难的闭气。

    燕阙宁会游泳,但只能坚持不到一分半钟,这已经是极限。灵邪是死神,呼吸对于他来说是完全可以控制的事情。火狐通过蜷缩身子,减少心脏的跳动,尽量保持平静。

    一分半是极其漫长的过程。燕阙宁终于坚持不住,他在心里绝望的对自己说: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但是又一想,长安幸好没有下来到这个坟冢,否则还不知他会怎么样呢。毕竟就算是长安,也不能不呼吸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