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五十年  第三十八章 坟冢。盘丝洞

章节字数:3249  更新时间:12-07-24 19: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分半的时间,漫长如同一个世纪。其实燕阙宁心里多多少少是绝望的,就算是短暂的闭气又能怎样。失明,也许是暂时的,也许就是永远。谁都无法解释这一切超乎人类想象的事实,自己深陷其中,早有准备。准备着迎接死亡,或是其他。

    当肺里的空气再也无力支撑身体的存活之时,燕阙宁泄气般的开始大口的呼吸着,就算是空气里真的有毒,那么就让我做一个盲鬼吧,那也总比被自己活活憋死的好。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燕阙宁失神了。站在眼前的男子一件淡粉色衬衫,双手悠哉悠哉的插在休闲裤口袋里,眉眼弯弯。

    一个原以为早就落跑的家伙,一个早已在心里咒骂了无数次,却暗自庆幸他没有遭遇自己所遇到的危险的家伙,就这么不思议的活生生的出现了。长安,你总是带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难道是不认识我了?还是说现在不光是眼睛就连脑子都傻了?”

    开口时,依旧是咄咄逼人的调笑,长安的到来让燕阙宁激动得差点就哭了。从来没有这样的渴望见到他,仿佛见到他,一切困难都不在话下,只要他在,自己就是死了,也死得甘心。

    “你才傻了呢。”不恭敬的回敬着长安,燕阙宁吃力的站起来。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同时又很难过,自己这么依赖他,将来怎么办?他不在了的话,自己怎么办?

    “你也许不应该来的。”对于长安的出现,火狐只是淡淡的一瞥,似乎是对长安的担心多于对自己安危的担心。“这里很危险。空气里有毒。”

    “狐狸,你这不是废话吗?长安既然来了,就一定有办法,再说我们现在不是可以看的见了吗?”灵邪再一次的下意识的按压着自己脖颈上镶嵌的黑玉,单薄的安全感令人胆寒。

    “怎么说呢。不能说是有毒吧。但也不能说没有毒。这个问题吗,很严肃啊。”

    长安满脸的遗憾,说实话,这张不把危险放在眼前的脸,很欠扁,非常的欠扁。火狐和灵邪都无法破解的地宫失明之谜,在他眼里,却终不过是一个不足挂齿的小孩子游戏。

    “其实这只是地宫的一种保护措施,换言之,就算是没有我,你们照样会恢复视力的。”

    “什么意思?”灵邪心思细明,他可不认为普通人家的坟冢会修建得如此庞大,深藏玄机,不仅有地道,而且看上去可怕阴暗的地道却仅仅是为了掩藏一座地宫。这于情于理不合。坟冢里不见一具棺材,不见任何陪葬品,可是修建风格明明就是古式的。

    “灵邪,你不是说你想要代替你师父葵漠收回许家的灵魂吗?”长安背对着烛光,昏暗的烛光在他的背后隐隐绰绰,他的脸上慵懒而没有情绪,只是一双寂寂眸子暗得不见波澜。“这里,就是许氏的坟冢,是家族的群葬坟冢。你要找的灵魂就被封印在这里。”语出平静,却道出惊天秘密。

    “你是说,许氏的坟冢里封印的是灵魂,那尸体呢,难道说!”灵邪倒退着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眼神汹涌,他从来没有想过许氏的灵魂会如此集中在一个地方。看来这百年前云海庄最后一代的主人确实是隐瞒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不会把坟墓都修建的如此蹊跷。

    “你怎么知道的。”

    “这也是秘密。”长安故作调皮的一笑,拍拍手,润润喉咙,继续说道,“让你们失明的不是长明灯,而是这些东西。”他右手指向地面,离他大约十步的距离。在场的人皆是一愣,随后就恶心的皱起了眉头。

    在那里,是成群结队的蜘蛛,黑色的毛茸茸的身体,挤压在一起,那些之前听到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就是这些家伙们在拥挤的爬行的声响。能够凑在一起,仅凭着爬行就能发出声响,你足以想象那是怎样惊人的数量。燕阙宁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蜘蛛,而且每一只都有成年人的拳头大小。八脚蜘蛛自动退后在长安的身后,但看上去仍旧是跃跃欲试,似乎只要你一个不留意,那些家伙们,就会不顾一切的冲上来,将你的身体占为己有,或做一顿可口的夜宵。

    “这些蜘蛛都是快要生长成熟的女王蜘蛛,被它们咬上一口,我可救不了你们哦。”长安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可偏偏却还是万年不变的露八颗牙齿的的微笑。灵邪再一次在心里暗骂,好想冲上去把这不负责的东西海扁一顿!

    等一下,他刚刚说了什么,女王蜘蛛!身在冥府的灵邪不可能不知道女王蜘蛛。当然也只是听说过。那种蜘蛛相当于森林里的雄狮,在这一类物种里占据绝对的统治地位。不光体型巨大,而且存活年龄要更为持久。甚至是拥有冬眠期。在环境恶劣的情况下,会自动选择冬眠。但也有妖怪传说,女王蜘蛛依靠血液为生,毒性猛烈,一口毒液,可以毒死一只大象。这一族,之所以被称为女王蜘蛛,是因为处在食物链最高端的那一只统领蜘蛛,都是雌性体。故而得名。

    “是这些没有成熟的女王蜘蛛不断成长所散发出的身体分泌物,怎么说呢,现在他们的毒性还不够,所以你们只要多吸几口,慢慢适应了,自然会好的。不过,呵呵,看样子,你们被这些蜘蛛搞得很狼狈啊。”

    燕阙宁翻一个大白眼,“搞成这样子,还不是因为某人中途落跑!”

    灵邪可没有好心情到去调笑彼此。许氏的坟冢里竟然存活了大量的女王蜘蛛,难道说许氏的家族秘密与女王蜘蛛有关?灵邪又不有不好的预感,斜眼睨着长安,那家伙还是欠扁的表情。都到这时候了,能够淡定的大概也只有燕阙宁那只小白,还有长安这货了。

    再看火狐,那只暴力的,已经冲到蜘蛛群里,单打独斗了。灵邪急得直跺脚,白痴吗。

    却惊讶的看到,火狐只是跳进蜘蛛群里,那些蜘蛛就胆怯的退后一步,绕开了火狐,将火狐静静的围在了中间,却不敢向前。

    “狐狸,不要离我们太远哦,我可是不喜欢这种东西的说。”长安用双手卷成喇叭状,在一旁很不正经的很没道德的说着不相干的话。

    难道长安就不为火狐担心吗?灵邪操起镰刀,心想大不了,一场恶战,堂堂死神,死在蜘蛛的毒液之下,成何体统!冥府颜面何存!

    “滚回去,别碍本大爷的眼。”火狐依旧嚣张。

    只见,在火狐的身体周围升腾起一团红色的火焰,燕阙宁似曾相识,直到脸上的热风越来越强的时候,才记起,这是火狐快要变回妖身的前兆。在春分祭的时候有过一次。红色的火焰包裹着火狐,站在外面的人看不清那团红色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等到那红色的火焰逐渐减弱的时候,火狐已经四脚着地。额头上一朵金色莲花印记,熠熠生辉。暗红色的眼睛快要喷出火焰。

    “为我们开出一条道就可以了,不要乱杀无辜,狐狸。”

    说话的是长安。灵邪扭转头,嗤笑,“你还有这么仁慈的一面,真是想不到。”

    说话间,火光就冲上了地宫的顶部。外焰呈现出灼热的明红色,内焰是耀眼的金黄色。火狐的火焰自他那张长满了兽牙的口中喷涌而出。额上的金莲似乎还涌动着滚烫的金浪。灵邪不敢直视火狐的眼神,那兽性的眼睛里,虽没有太多的杀意,却满满都是毫无节制的野蛮。真不知,长安是怎么收服的这家伙!

    “Good,job!”长安自豪的竖起大拇指。淡粉色的衬衫让他看起来有些不够真实。能够和那种上古妖狐和平共处的家伙,是怎样的神秘。

    “长安,直接把它们全烧掉好了,万一它们突然冲过来,我们中毒了怎么办?”燕阙宁站在一边,指着两旁已经乖乖让开的蜘蛛们,心有余悸。想想就可怕,你在前面走着,脖子上突然就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那里爬呀爬,燕阙宁实在是不敢再想。

    “不必了。”长安走到火狐身边,揉弄着火狐柔软的皮毛,得心应手。“它们也是生灵,存活时间越久,对着世间的留恋就越多,你贸然将它们烧死,你可知道你会被多少怨念记恨。”

    “是吗?”燕阙宁还是不懂。

    “在你眼里不值一名的生命,也是生命。你要懂得仁慈。”

    燕阙宁撇撇嘴。

    长安拿过罗盘,看到罗盘里的红色液体已经顺着一些花纹流向了一条前方的通道。长安冲大家点点头,示意继续。火狐走在前面,后面的人小心翼翼的跟在火狐足下踏出的莲花印记,慢慢前进。

    灵邪的脑袋转的飞快,上古的灵狐里,鲜有能够步步生莲的品种,步步生莲,那岂不是和佛祖一样了?长安身边这只狐狸看起来来头不小,实则是他的来路早已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回去以后,要向师傅打探一下。

    “这是什么!”燕阙宁定定的站在一盏长明灯下,脸色很不好。近乎于魔怔。灵邪跟上来,发现燕阙宁再看墙壁,难道墙壁上也有女王蜘蛛?灵邪朝着那方向一看,心头一阵凉意堵了过来。霎时间说不出话来。

    =====伦家是有话要说的分割线=======

    新文开坑《侵君侧》,大家有时间就去捧个场~~~~

    新的文文开坑,人气不怎么旺啊%>_<%

    大家赶紧的移步《侵君侧》吧,伦家可是灰常的喜欢这个新文里的那几只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