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五十年  第三十九章 face to face

章节字数:3211  更新时间:12-07-25 19: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长明灯,不要为我指明方向,让我在暗夜里沉沦。我终究该去向哪里,又该在哪里往生?一念之差的恶果,该由谁来承担,是我还是我的家人?】

    燕阙宁看向墙壁,青石墙面上用朱砂笔写着这一行字。是朱砂笔,还是血渍?一时间心头涌上一阵凉意,这行字的周围,还有一行小字,这句话,燕阙宁一点都不陌生。【你终将达成你的愿望,不管历经几世轮回。】这是在云海庄许彻一的秘密基地里,那张古旧的桌子上被裱起来的那句话。燕阙宁还记得,那是长安的笔迹。华丽独特的瘦金体。这句话又出现了。可是这次不是长安的笔迹,这句话被朱砂笔或是血渍写在这面墙上,令人感到心惊。一时间,燕阙宁就知道了,好不容易和长安拉近的距离,就因为这一句话,被轻易的被甩开了。

    这句话代表了什么,是长安写给谁的?和许彻一有什么关系?长安,真实的你在哪里,你要隐瞒我们的是什么,为何呆在你的身边,我会不自觉地被你的伪装所欺骗。

    灵邪走过来,不仅看到了那一行字,还看到了那个诡异的蛇纹八字印。这图形盘旋在长明灯的四周,乍一看去,还真是不引人注意。若不是燕阙宁停住了脚步,自己是断然不会注意到的。

    凉意,从脚底翻上来。

    站在一边的长安,终于收敛了固有的笑意。眼神里满是无奈与落寞。

    淡然开口,“小燕子,我不是故意要隐瞒的,有些事,你还不能知道。”

    “这就是你的解释?”

    “是。”

    “你和许家的人之前就认识?是不是。”

    有的时候,我们明明知道这问题的答案,却还是不甘心的问了出来。最终得到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内心深处血流成河。

    “是的,我和许家的第一代主人就是相识的,你也可以说我见证了许家的每一代。这句话也是我写给许家的人的。只不过,年岁久远,我不记得是写给谁的了。”

    年岁久远,好一个年岁久远。是不是年岁太久远了,久远到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秘密了。

    “小燕子,不要停下来,不要停在这里。向前走,你才能找到真相。你想要的任何真相。”长安话里有话,燕阙宁听在心里,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还记得,初识之时,是面前这个儒雅不思议的男子教会了自己,要对别人抱有期待,要去尝试相信别人。可是,现在这个男人,用他自己无数的秘密将这份期待亲手毁掉。燕阙宁只觉讽刺。明明刚才自己还因为他的出现而开心的要死,此时自己却觉得他从来都没有将他真实的自己暴露给任何人,包括自己。

    长安,你总是有选择的让我们看到你的冰山一角,有选择的控制我们对你的感情。你操纵一切,宣称救赎,却又无数次将我们最珍贵的东西索取毁灭。

    “你要停下来吗?在这里?”

    语气咄咄逼人。是吗,长安,你从不给人留有余地。

    当然不会,燕阙宁振奋一般的指着长安的身形,大声要求,“救出许彻一之后,你要把你的事情告诉我。”

    长安听了,莞尔一笑。上前,旁若无人,轻轻搂着燕阙宁,像是母亲般的安抚燕阙宁,“小燕子,是谁教你的,敢这样和我说话。不怕我一个咒术,你就直接挂掉了。”

    “我才不怕呢。”燕阙宁头埋在长安的臂弯里,鼻音很重,“我才不怕呢。”

    就算你是个欠扁的人,就算你隐藏了无数的秘密,我也还是相信你不会轻易伤害我。长安,请给我这份自信。

    放手,燕阙宁嗅到了长安身上的味道,很熟悉,却又无法形容。还记得以前的时候,有人就曾经告诉他,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味道,那是只有相知相悉的人才能嗅得出来的。嗅到长安的味道,内心很矛盾。

    “真是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这么感情真挚的戏码,不会怪罪我吧。”长明灯的另一端,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身着妖娆酒红色蕾丝睡袍的女子,地宫里,这女子的出现带着固有的霸道与独占。女王蜘蛛右手依然是牵着一绺洁白的蜘蛛丝,左手,蔻丹红的指甲轻压在嘴唇上,笑意甚浓。“擅自闯入我的领地,还敢这么嚣张,魔法师,不管你有多厉害,我都不能容忍你把我的孩子们杀死的罪过。”

    众人一头雾水,孩子?哪里的孩子?

    在场的只有长安一人依旧是淡定入常,“女王蜘蛛,那些不能算是你的孩子吧,如果我没猜错,那些不过是你的失败品,你的孩子应该还在你的肚子里孕育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灵邪不解的问道。

    长安解开衬衫的一道扣子,滚动喉结,叹口气说,“那些被火狐的火烧死的蜘蛛就是她口中的孩子。不过我说了,那不是她的孩子。她的孩子还远没有出生。”没有雄性的精子,一个雌性体到哪里生育啊,这是常识啊。长安不耐烦的甩甩头发,垂及腰际的头发披散在粉色衬衫上,活像个女人。“废话不多说,我们要带走许彻一。”

    “你凭什么带走许彻一?”女王蜘蛛笑得灿烂。“我的猎物可不是那么好就抢得走的。”

    “我知道呢,女王蜘蛛。”长安恢复了奸商的本质,皮笑肉不笑,“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们带走许彻一,那些许氏族人的灵魂我们就不再过问了,否则,灵邪就会收走那些许氏族人的灵魂。没有了那些灵魂,你应该知道,这地宫维持不了多久吧。”

    长安已经将厚脸皮修炼到了最高境界了,灵邪确认无误。在人家地盘上撒野,还敢这么理直气壮。不过要是没了这份厚脸皮,还真是对他们不利。毕竟,能够直接捏中女王蜘蛛的软肋的,也就只有长安一个了。长安似乎对女王蜘蛛非常的了解,这种只有在传说中才出现的物种,在长安这里照旧是小菜一碟。

    “呵呵。魔法师。不如我们也来做个交易吧,你若是打赢我,我就只吃掉许彻一一个人,你若打不赢我,就给我统统下地狱吧。”女王蜘蛛说罢,就直接采取了主动的攻击模式。那双眼睛突然就从那张姣好的面庞上突了出来,眼球大的快要爆裂,干涩的嘴唇里长长的獠牙宛如一只狼犬。从口中不断渗出透明的口涎,滴落在地上,发出嘶嘶的声音。转眼间,那片土地就被她的口涎所沾染,发出恶臭。

    “这是女王蜘蛛的毒液,亲们,自己多保重啊。”长安呵呵一笑,动作迅疾,从灵邪手中抢过那把只有死神才可以拥有的镰刀,直愣愣的劈向四周围用来照明的长明灯,“这是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了,一切顺利啊。”长安,就像他的突然到来一般,突然又消失了。但是这一次,他确实是将燕阙宁准确无误的带到了许彻一所在的方位。

    随着镰刀的动作,四周的长明灯全部都被砍倒了,只那一刻,在场的人都分明看见了这一条先前踏踏实实的通道再一次的幻化不见了。通道的轮廓开始扭曲,眼前只是短暂的失明。

    “可恶!“是女王蜘蛛气急败坏的声音。随后是一阵颤动。

    燕阙宁,火狐,灵邪不久之后,也就适应了这四周的黑暗。

    睁开眼。叹为观止。这比之前的地宫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力大得多了。这是一个空中的巢。像是马蜂窝一般被挂在树上,可是这里都是虚空。找不到任何依附点,离他们不到十米的巢是一张被悬吊起来的挂着帷幔的床。酒红色的帷幔遮盖了里面的景象。燕阙宁他们刚刚还站立着的土地现在顶多只能算是一片比较密集的蛛网覆盖在一起组成了空中陆地。三个人都死死地攥着附近足有一根麻绳粗细的蛛丝。可是蛛丝那粘性十足的东西,还有那柔韧度,实在是令人没有安全感。向下望去,和之前见到的一样,爬满了密密麻麻的未成熟的女王蜘蛛。

    “该死的,前面的好像是一张床,难不成这里是女王蜘蛛交配的地方?”灵邪坏笑着,一边利用蛛丝,尽力的向着一步之遥的镰刀靠过去,“该死的长安,竟然敢借用我的镰刀,等我和他算这笔账!”

    “你们不要动,我先去看个情况。”开口的是火狐,燕阙宁感激的点点头,还是火狐最可靠了。长安一到关键时刻就玩失踪!火狐始终保持着兽体,张开火舌,四周的蛛丝就被烧个精光。火狐无所顾忌的跳了下去,尽管下面是那些令人作呕的生物。

    “不要动,再动的话,我就当着你们的面,咬断他的喉咙。”尖刻的声音划破虚空,突兀的传来。

    正当火狐打算用火把那些碍事的蜘蛛全都烧死的时候,刚刚消失的女王蜘蛛再次出现了。维持着人身妖面的女王蜘蛛格外的可怖,蔻丹红的指甲掐着许彻一的脖子,而许彻一还是昏昏沉沉,全然没有知觉。女王蜘蛛和许彻一的确就在不远处那张挂满帷幔的床里面。此时此刻,那张被蜘蛛丝吊起来的空中悬床,吸引了三个人全部的注意。那床,刚才和没有注意到,是被千万股蜘蛛丝组成的白色锁链悬挂起来的,延伸到远方的溯空黑暗中,没有尽头的虚空,看的人心里发毛。

    “看吧,我们果然是打扰到人家交配了!”灵邪很无奈的摆摆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