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五十年  第四十章 珍爱生命,远离蜘蛛!

章节字数:3075  更新时间:12-07-26 19: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吧,我就知道是打扰到人家交配了,要不然人家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

    “灵邪,你还有完没完!”燕阙宁满脸黑线,咆哮而出。于是乎,静谧的虚空之中,静默了足有三秒钟。整个巨大的空间里到处都在回荡着燕阙宁的声音。

    女王蜘蛛被晾在了一边。一个没留神,美人怀抱中的许彻一睁开那双睡得迷迷蒙蒙的眼睛,双眼瞪大,审视自己面前这个眼球突出,尖嘴獠牙却又魔鬼身材的女子?可以这么说嘛?

    对视。女王蜘蛛早已感觉到许彻一内心的波动,现在的许彻一内心一片空白。女王蜘蛛仁慈的解释道:“不认识我了?我是和你们家缔结契约的女王蜘蛛。”

    “鬼啊——”许彻一凄厉的声音划破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额,看来我们这位爷还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呢。”灵邪痞子的笑着,镰刀不知何时已经熟练地握在了手里。虽然脚下的蜘蛛丝还是在不知何处飘来的一阵阵寒风中显得那么不可靠,不过身为死神,只要镰刀在手,那就几乎可以任意的剥夺世间万物的性命。这是他们的权利,也是义务。

    “你们……”许彻一困难的扭转头,就看到了被蜘蛛丝缠绕在半空中身体失重的燕阙宁,手持镰刀一脸怪笑的死神灵邪,余光瞟了一眼,就在下面那群蜘蛛群里看到了存在感极强的那只狐狸。

    女王蜘蛛静静地盯着这群在自己的地盘上撒野放泼的毛头小子。突然就无比绮丽的笑了,在那一瞬间,她重新恢复了原来那张颠倒众生的邪魅脸孔,一双丹凤眼,漆黑的眼影,是蓊蓊郁郁的危险。

    “还真是感情好呢,那就一起死吧,我成全你们。”这不算是什么恶毒的语言,只是稍有些阴寒罢了。几个人脖颈后面全都蒙上了一层冷汗。“我最讨厌看到的就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人类,自以为是的感情。你们都太过于自以为是,让我恶心。”

    是的,在女王蜘蛛的世界里,她看到的只有弱肉强食,你死或者就是我活。就连继承女王蜘蛛这个统领的位置,都是无比残忍的过程。屠戮,直至杀尽自己的同胞。当全族的蜘蛛都被自己杀尽的时候,自己成为世间唯一存活下来的女王蜘蛛。这是为了保证血缘的干净。以及力量的强大。女王蜘蛛这一族,对于力量的追求,达到了畸形的渴望。

    你问,只有一只雌性体的种族该如何繁衍?很简单,那就是血液。从许氏族人那里得到的人类血液,新鲜满含铁锈味的血液,当自己吸饱了血液之后,身体会自行复制。只可惜,复制出来的也是雌性体。存活百年,一直无法找到适合的交配之人。脚下的不成熟的复制体没有自己的思维,没有强力的毒液,最终这个种族,寂寞的还是只剩下了自己。

    找到许彻一,本简单的打算抽干他的血液。却惊讶的发现,他的血液里拥有纯洁的灵气。拥有精壮的身体,和许氏一族相似的眼神——对人类不可知事物的探求。这一切都再合适不过。完成交配,女王蜘蛛的种族将会融入更强大的力量。这就是自己的使命。

    可这计划好的一切,却偏偏被那个魔法师给打破。还带来了一群来路不明言语嚣张的小鬼。尤其是那只狐狸,还真是碍眼。

    自己喜欢的东西,自己渴望的东西,就要拼命追求。这是生存的法则。

    【我必须做点什么,要不然我会死在这里。】许彻一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女王蜘蛛笑的惹人怜爱,“你干嘛那么执着,你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何必在挣扎。”

    【混蛋,又在读心。】

    燕阙宁远远看过去,女王蜘蛛和许彻一不知在说什么。脚步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向前移去。

    “快点回去,我求你了。我不想再害死你了。”许彻一开口,是难得的担心,虽然他还是一张风轻云淡的脸。他编在脑后的辫子垂下来,落在胸前,他尽力的不要自己恐惧,他尽力地告诉自己这是祖先的错误,不能牵扯更多的人。

    “可是……”

    “没有可是,你和我什么关系,你救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我只会说你太傻。”

    你和我什么关系。这个问题,燕阙宁从来没有来得及思考过。

    这是我家族的事情,我会用我自己的力量去解决,如果我没有除掉女王蜘蛛的话,那就死掉好了,一了百了。许氏的罪恶的诅咒的血液,就不会传承下去了。一切都将结束,在我这里。

    “你以为我会乖乖就范吗?”说话间,许彻一拔出带在身上的贴身蝴蝶刀,锋利的刀刃直至面前女王蜘蛛的喉咙。这是没有胜算的最后一搏,是同归于尽的悲哀。如果女王蜘蛛死不了,许彻一打算用着把精致的蝴蝶刀抹上自己的脖子。

    “好一个贞洁烈士。没你想的容易。”女王蜘蛛左手捏紧许彻一因中毒而行动迟缓的手臂,轻而易举的牵制了正在朝自己刺来的蝴蝶刀。右手蔻丹红的指甲,开始无限生长,宛如恶鬼般的红,尖。指甲游走在许彻一那张些微被冷汗浸潮的脸颊,划过那俊秀的颧骨,漆黑的眉眼,停留在了兀自跳动的动脉上。“你以为我就非要与你交配吗?告诉你,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宠物。你和你的祖辈们都不能反抗我!就凭你?”

    哼。许彻一冷笑。你果然中计。就在下一秒,他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尽最快的速度,一个反擒拿手,就轻松摆脱掉了女王蜘蛛的钳制,蝴蝶刀绕过女王蜘蛛的脖颈,收缩了回来,朝着女王蜘蛛的腹部刺去。那个位置,如果刺中了,女王蜘蛛将永远失去繁衍的能力。

    许彻一的速度快的令人无法看清。只是听到与此同时女王蜘蛛愤恨的惨叫声,蔻丹红的指甲毫不犹豫的刺进了许彻一的左肩膀,深深地嵌入骨肉里的疼痛,许彻一在当时认为自己的这条胳膊定是废了。

    女王蜘蛛仍旧不甘心,蔻丹红的指甲依旧在向更深处刺去,嘴巴里隐没的尖牙重见天日,张开那张黑洞洞的大口,就朝着许彻一的动脉处咬去。分泌出的毒液顺着尖牙早一步与许彻一直接进行了肌肤接触。透明的毒液滴落,皮肉在眨眼间被腐蚀成为焦炭一般的颜色。发出蛋白质燃烧的味道。

    就在毒牙落下的那一刻,火狐从地上一个腾跃,妖红色的皮毛充斥眼球,女王蜘蛛心道不好!正欲向后退去,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背后那手持镰刀的死神已经笑盈盈的站在了那里。蝴蝶刀还插在腹部,女王蜘蛛行动不便。情急之中,拔出腹部的蝴蝶刀远远一掷,许彻一就叫道,不要——

    粘着女王蜘蛛的毒液的蝴蝶刀在黑暗虚空中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直冲向燕阙宁。许彻一挣扎着,一向都是云淡风轻的他,一向都觉得与这个世界没什么联系的他,有一瞬间的惊恐失措。眼睛睁得快要裂开,可还是不愿闭上。害怕看到自己的蝴蝶刀伤害到又一个无辜的人,害怕燕阙宁就像白银一般被自己的九节鞭狠狠贯穿身体。血流成河。

    “啊——”燕阙宁尖叫着脚下用力一蹬,本就不是很结实的蜘蛛丝就被他给蹬断了,结构细密的蛛网,从中间起开始像是棉絮一般开始分裂。燕阙宁身体失重,向下滑去。手里紧紧攥着蛛丝,还是阻止不了向下滑去。拜托,下面是成群结队的毛茸茸的蜘蛛群。燕阙宁可不想选择这么个死法。

    “滚开啊——”就在燕阙宁最终跌落在地面的时候,他不知死活的喊着。伴随着一声喊,燕阙宁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身边那些蜘蛛都乖乖的退下了。而自己从头到脚,都在闪烁着圣洁的光芒。耀眼的光芒将女王蜘蛛的老巢照亮。燕阙宁脑海里划过相似的场景,在镜中城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过类似的场景?

    “该死的!”女王蜘蛛咒骂道。自己腹部的伤口已经开始扩散了,那把蝴蝶刀上有毒,还是极强的毒。真是笑话了,自己是毒蜘蛛,最后让自己致命的竟也是毒。女王蜘蛛咬紧嘴唇,决定敌进我退。

    再次张开嘴,许彻一以为她又要用她的毒牙来攻击了,忙抬起手臂阻止。谁成想,女王蜘蛛的口中竟然喷出了白色的丝线,丝线汇聚在一起,看上去竟是一股股白色的洪流。是什么?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躲闪了。许彻一已经被女王蜘蛛喷出的蛛丝裹成了一个厚重的茧。一旁的火狐和灵邪即使跳开,也还是遭受到了一定的冲击。蜘蛛丝上附有毒液,一旦沾染,就会被腐蚀掉。灵邪看着自己西服上那星星点点的破损痕迹,暗自庆幸,还好逃得快。火狐的火焰几乎是什么都不阻挡的,只要有蛛丝蠢蠢欲动,火狐的火焰就会将它们烧得一干二净。

    “喂,你们怎么样啊。”此时此刻,掉落在地上的燕阙宁反倒成了最安全的一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