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五十年  第四十一章 业火。孽火。地狱之火 (上)

章节字数:3031  更新时间:12-07-27 19: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张开双臂,拥抱世界。世界却将我狠狠刺伤。

    尽管如此,你却还是对我说:爱与希望,是不绝的信仰。

    ……

    垂死挣扎的女王蜘蛛已经不顾一切。许彻一被蛛丝包裹,洁白的茧巨大而没有生命的气息。

    女王蜘蛛按压自己的伤口,脸上浮现残忍笑意,好样的,许氏族人,竟然会出这么一个懂的反抗我的人。那就不要怪我。鬼魅般妖异的弧度绽放嘴角,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如若没有转机,很可能会伤亡巨大。

    就在此时,冰冷的声音从地面响起,“女王蜘蛛,我不想再打下去了。交出许彻一,一切都会结束。这对你没有害处。否则我不介意把你的巢穴烧得一干二净。”

    是火狐。火狐很少有这般冷静的声音,在燕阙宁的印象里,火狐就应该是邻居家的大哥哥,温暖而唇边带笑。偶有暴躁也是稍瞬即逝。而不是如现在这般,声音清冷如同冬日里脚踩在冰凌子上发出的咯咯的声音。让人心底一寒。这样的声音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另一个人,长安,他在某些时刻,也会这般冷漠。伤人至深。

    “就算我交出了许彻一,他也不会好过。血液里的诅咒不是你们解得开的。不要欺人太甚。”

    是了。我们站在各自的立场上,都觉得对方才是那个欺人太甚的恶魔。究竟谁对谁错呢。谁又知道。

    “是你逼我的!女王蜘蛛。”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

    火狐信步走近燕阙宁,看身边的蜘蛛恍然退去。燕阙宁抬眼,不无震惊的看见那双眼睛,火红色皮毛下掩藏的从未见过的陌生神情。那双眼睛斜斜的眯起来,狐狸的眼睛本就很美,上挑的眼梢,扫入眉角。四周围包裹寒冷凌冽的气息。与那鲜红的颜色形成对比。

    “你要做什么?”不安地问道。燕阙宁被火狐叼起,轻轻一甩,燕阙宁就飞了出去。直接砸向了灵邪。灵邪被这飞来的物体震得倒退了几步。在空中勉强保持平衡。

    只听见那狐狸,幽幽的说,“长安说,要我学会仁慈,可是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不喜欢仁慈。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过来,不是我不仁慈,而是我太过仁慈!”

    令人费解的话。灵邪看到那只疯狂的狐狸,唇边竟然绽放如同初春时分新生的雏燕看到这世间时的那一份新鲜与爱恋的微笑。那是对于什么的思慕与爱怜。灵邪没有见过大约一千年前火狐大闹冥府的景象。所以他不知道,微笑,带着新生的灿然微笑,是火狐大开杀戒的前兆。这个从来都不曾掩饰自己狂躁的狐狸,在遇到长安后,收敛而沉稳。而如今,他终究是不再掩饰对于面前这种僵局的厌恶。速战速决,任凭鲜血横流,那才是他身体里最深重的欲孽。

    下一秒,蜘蛛的巢穴里,灵邪拖着燕阙宁飞向一片远离中心的位置。静观其变。女王蜘蛛依旧不肯放弃那包裹着许彻一的茧。火狐明白,事情发展到现在,早已不是解救许彻一这么简单的原因,现在就算是女王蜘蛛愿意缴械投降,这件事情也不再可能简单结束。

    火狐抬起头,迎上女王蜘蛛挑衅不服输的目光。一瞬间,电光石火。火狐的身影隐没在这片偌大的虚空之中。只剩下一个红色的点。是一个质点,在空中飞速移动。来不及躲闪的女王蜘蛛,只觉眼睛一阵剧痛,世界就变得血红。右眼被戳瞎了。那血管爆裂的声音随着头骨的震动清晰地传入脑中。大脑皮层疼痛欲裂。

    而火狐,只是静静地趴在距离女王蜘蛛不到两米的距离处,舔舐自己的利爪。那上面粘着女王蜘蛛新鲜的血液。

    “这是给你的回报。感谢你对我们的招待了。”火狐笑的更加灿然。兽化的大口猛地张开,燕阙宁知道,这是火狐的火焰——地狱业火,快要出现的前兆。

    热流扑面而来,火球含在火狐的口中,还在不断酝酿着不断壮大,火狐的皮毛被热风吹的猎猎作响。那一刻,燕阙宁想,这世间,大概没有人或妖能够比火狐更适合红色了。只有他才能将那血液般的生命悸动展示出来,只有那份力量才配得上那份妖异异常的颜色。

    火球像是人世间最华美的烟火,呈现分散状向着四周围喷涌而出。带着火狐的不可一世的倾世笑颜。

    “啊——”女王蜘蛛失去了右眼,腹部受伤,她终究愤愤而去。

    空寂的曾经黑暗的巢穴里,火光冲天。蜘蛛丝,其实是和火焰极其不相融合的东西。就像火狐和女王蜘蛛。注定的冤家聚头。嘎吱嘎吱的声音来源于巢穴中央那张超大号的床,上面酒红色的帷幔,在火中片片凋零如同秋日的枯花残柳。是壮观的景象。燕阙宁在心中祈祷让自己永远铭记着一天,但事实上,这样的景象,燕阙宁确实是永远不会忘怀。不是因为火狐的暴烈。而是仅仅因为人的本性,或许本就是渴望着破坏与复兴,这是一个人性自我认知的过程。

    从空中一个白色的巨大的茧壳跌落。燕阙宁这才想起,许彻一还好死不死的被困在那茧壳里,而且貌似还是身受重伤?

    火狐直冲而起,一脚飞踢,许彻一就被可怜的踢到了灵邪的方向。

    “你有没有搞错啊,燕阙宁还在我这儿呢。我哪里顾得过来。”话是这样说,灵邪还是伸出一只手,奋力去抓。伸出去就后悔了。就凭自己的一只手,能抓得到那茧壳?螳臂当车。

    许彻一难不成这是天要绝你?

    正想着,那白色的茧壳就从内里出破裂开来了。如同羽化一般,许彻一从里面一袭黑色中国功夫装束,一条小辫子飞舞着就出来了。他吃力捂着自己左肩的伤口,嘴角一行血迹。不过看上去,那血迹已经很久了,因为已经开始呈现黑紫色。他脚踩着那茧壳借着这份力气,尽力腾跃,抓住了灵邪的一只手。

    那个时候,身为死神的灵邪,很敏感的就察觉到了许彻一的身上好像多了一点什么。但是又不是前来索命的恶鬼附身,那许彻一的身上究竟是多出了什么?许彻一抬眼,灵邪看到许彻一的眼睛竟然变成了琥珀色的。如同凝固的松脂。这双眼睛在哪里见过?

    不对!这是女王蜘蛛的眼睛,只不过没有那黑色的眼影罢了。强忍心中的颤栗,灵邪将许彻一稳稳地拉了过来。

    “不要靠近我!”许彻一紧张的甩开了灵邪。灵邪分明看到许彻一的眼里写满了挣扎与不安。

    ……

    另一边,是长安。淡然的静静的看着一幅壁画。壁画上面画着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壁炉。火焰冲天。壁画上的男子和许彻一有相似的容颜,那女子不甘的咆哮哭泣。还有另一个女子的存在。人面妖身。是蜘蛛的八角身体。长安淡然的看着壁画,不曾有任何表情。

    “这就是你和许氏的契约?这个是你?”长安指着壁画上面那个人面妖身的女子回过头,用夜凉如水的声音问着身负重伤的女王蜘蛛。女王蜘蛛无比狼狈的龟缩在墙角。右眼的鲜血汨汨的留下来,止不住。

    “与你何干!”

    “没什么,只是好奇而已。”

    “你究竟想要什么,我看得出你根本不是来救许彻一的。你究竟为何而来?”

    “我?”长安垂眸,蝶翼般的睫毛在烛光的晃动下投下弧形的阴翳。“为了真相,为了记忆。为了救赎,也或许是为了杀戮。”

    模棱两可,分辨不清。女王蜘蛛感觉到的,长安虽然看上去厉害无比,但是却对自己没有杀意。

    “那狐狸,你是怎么收服的,那种灵狐……”女王蜘蛛依旧忌惮火狐。

    “火狐啊,他不过是个寂寞到不再相信的孩子,我们是注定的相遇。”

    “那只狐狸,根本就是一只杀虐成性的狐狸,他的火焰是地狱的业火,哼哼,你好自为之。”

    长安回首,笑的淡然。“多谢提醒。”

    便走了。消失在地道里。女王蜘蛛的手里拿着长安交给她的一个香炉,上面雕刻着一个图案,蛇纹八字印。回想起长安的话:用这个点燃老沉香,你的伤会好起来的。

    为何救我?

    不为何,只因为我们都是同一种人,不,应该说是同一个种族。

    说罢,长安撕掉了女王蜘蛛的破败不堪的衣衫,看到了背后那个奇异的刺青。勾起嘴角,再无他言。

    ……

    “不要管我。”许彻一陷入发狂的阶段。没有人能够制止他。众人正在犹疑间,燕阙宁就看到长安如同个鬼影子一般不知从何处飘了出来,站在许彻一的背后,朝着燕阙宁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只轻轻一捏,许彻一的脖颈就感到了一阵眩晕。昏了过去。

    “狐狸,又开杀戒了吧。”满是无奈。

    火狐别过脸。“又没死多少。”

    “作孽啊,你烧了人家老巢。看人家今后怎么收拾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