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五十年  第四十二章 业火。孽火。地狱之火 (下)

章节字数:2988  更新时间:12-07-28 19: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里不宜久留,还不快走,难不成要等着女王蜘蛛搬救兵来?”长安反问。其实这就是在无声的阻止火狐继续的杀戮,以火狐的性格,很有可能不顾一切的冲出去,找到女王蜘蛛的藏匿之处,然后大战一场,分出个你死我活。长安的言下之意,其他人可能不会懂得,但是火狐知道,再杀下去,长安就要生气了。

    于是,火狐驮着昏迷的许彻一还有燕阙宁,长安轻念咒语,打开了可以通往任何地域的捷径。灵邪再一次被华丽丽的震倒。这条路,是不是什么捷径,他是最清楚的,这条路是在妖界被人称之为“万魔道”的不归路。里面积累大量的怨气,还有死去妖怪的尸骸。可以说是一条危险极大的路。长安这怪胎,是安的什么心,竟然带着人类,走这条路,那会促使人类元气大伤的。甚至是心神混乱都有可能。

    “愣什么?”燕阙宁不解的看着突然停下来的灵邪,灵邪一向是有点坏笑的死神,现在神情如此严肃,难道是有什么不妥。

    “你真要走这条路?”灵邪不确定的瞅向长安,但见长安满脸笑意,毫无半点犹疑。灵邪的心脏瞬间就觉得承受不了了,再和这非人非妖的怪物混在一起,自己总有一天会受牵连的,真不知道他身边的人是怎么受得了他的。

    “放心吧,灵邪,这条路很可靠的。我们已经走过很多次啦。”燕阙宁做安心状。还大义凌然的拍拍灵邪的肩膀,丝毫没有感觉到灵邪的恐惧。

    到最后,灵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条万魔道的,只是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狼狈透了。没办法,死神也不是什么都不怕的。

    “就到这里吧,我们要回去了,你还要跟着?”长安笑脸相迎,但身体却早一步挡在了灵邪的面前,灵邪明显一愣,没想到长安竟也有如此直接的时候。不过脑海里就想起了师傅葵漠的一句话,那个人不是好惹的。当时自己还不是很在意。但是在经历这次的女王蜘蛛的地宫事件之后,灵邪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对面这个笑的如沐春风的温润男子的威慑力。

    灵邪轻笑,尽量的掩饰自己的内心想法,但是面前这个男子,不光是那双眼睛,就连他的每一个手势,都让你觉得他可以洞察你的一切。灵邪心里暗骂,这种感觉真的不是一般的差!

    “慢走,不送。”长安摆出标准的职业化微笑,露出洁白整齐的八颗牙齿。灵邪落荒而逃。

    “狐狸,快把许彻一送进客房,还有去仓库里找凝神香。要快!”长安迅疾的下着命令,与刚才的漫不经心判若两人。火狐心里已经有了感应,从刚才起驮在自己背上的许彻一就一直在说胡话,声音虽然轻微,但看这样,长安必然是听见了。许彻一这个状态,火狐敢保证,绝对和女王蜘蛛脱不了干系。

    燕阙宁帮着火狐准备东西,心里一片焦急。刚把凝神香拿进客房,想要进去探望一下许彻一,就被长安出声阻拦了,“他需要治疗,否则性命不保。”

    关上了那扇客房的门,燕阙宁的心里一阵慌张。背靠着那扇古老陈旧的黄花梨花精雕细刻而成推拉式双开大门,燕阙宁不知不觉的滑倒在地。心里过电影一般回忆起在那坟冢里,所发生的一切。真实而又虚幻,宏大而又渺小。令人心里一派茫然。

    “狐狸,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跟着长安的?”轻声的问着,害怕惊到里面的人。

    火狐不言语,想了很久,久到燕阙宁以为火狐根本没有意向要回答自己的时候,火狐却开口了,回忆的口吻,疏离而又久远的目光不知飘向何方。

    我在很久以前的时候,曾经是个非常胡来的家伙。

    我自瑶池而来,周身裹挟瑶池寒冷的气息。我企图在世间找寻一份执着,一份能够让我足以生存的执着。

    我脾气暴烈,我知道冥府有一颗黑玉,是冥府的宝贝。我试图用抢夺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我闯入冥府。撕咬,嚎叫,火焰,杀戮。我不记得我在那里呆了有多久。直到最后,我连自己为何要去冥府都不记得了。

    长安出现了。我记得他身穿一件雪白长袍广袖,艳冠三梁。眉间不经意间流露出一抹我看不懂的神色,让我呆然。

    他站在我的面前,如同多年失散的故人,语气和缓,眉眼如画,他说,爱与希望,是不绝的信仰。

    我问,什么意思。

    他答,生命苦短,光阴荏苒,何不纵情游曳世间,为何你偏偏执念过甚?

    我语塞。我已很久没有听到这般温润的话语,瑶池之上,冰封雪寒,我久居寂寞,内心一片荒芜。早已不知何为执念。殊不知,这份迷茫,本身便是执念。

    是那个白衣胜雪的长安,他告诉了我。

    爱与希望,是不绝的信仰。后来,我看到了他用他漫长的岁月去证明这简短的一句话。

    我知道我杀人太多,杀灵太多,背负了太多的罪孽,我在冥府大闹,早已把自己逼到绝路,后退是万丈悬崖。

    又是他。

    他为我背负了一切。他说,我本就是罪孽之人,再多接受你的一份罪孽,又何妨?我看到他的眉间,没有一丝犹豫。

    那一刻我知道,我被他收服。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我所想要寻找的那一份执着。

    他曾说,狐狸,我们都是无法死亡的,我们有着无尽的岁月,就注定要看遍世间的轮回苦难。前前后后,因因果果,我们终究是局外人。

    我说,你是一出生便是这样的吗?这样的冷静,这样的睿智,这样的看淡一切,无所求,亦无所欲。

    他笑答,我不记得了。年岁太久,我不记得了。

    我知道,这是他的又一份苦。

    我的火,是地狱的业火,我的火,从来都只是带来灾难与毁灭。与他相遇,我决定我的火为他而克制,我不想他再为我背负多一份的罪孽。

    我是灵狐,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我是被他们抛弃的一只。原因很简单,我出生在地狱里。他们认为,我的出生带来不详与邪气。这是瑶池仙境所不允许的。我被驱逐。

    我怀恨在心。我不抱有希望。我以为世间一切都是我的敌。直到他说,狐狸,别这样。直到他说,爱与希望,是不绝的信仰。

    信仰。他便是我的信仰。从此。不管历经几世轮回,我都自愿留守在他的身边,无条件信任他,无条件为他付出我所有的一切,包括生命。

    “其实,与其说我是灵狐,不如说我是妖狐,更为确切。可是长安却一直都认为,我是本质不坏的。他的固执,成为了我的信仰。”

    火狐的诉说,寂静的夜空下,月洒庭院,风吹过,又离开。一切都是如梦似幻。

    燕阙宁终于明白长安的一句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难,你没有看到他们的痛苦,不代表他们不会哭泣悲伤。

    “也许,你应该多相信他一点,在地道里的时候,你逼问他关于许氏族人的事情,也许不是他刻意隐瞒,而是真的时机未到。小燕子,长安有他的苦。”

    火狐说罢,就站起身走进了背后的客房。虽然长安说过不允许进入,但他还是进去了。燕阙宁知道,火狐在担心长安。

    他们在一起多久了,才能拥有这般令人羡慕的默契,信任。

    也许真正不懂事的是自己。燕阙宁自嘲的笑笑。苦笑。

    转身回房间了。

    “怎么样了?”火狐轻问。

    长安手持一串佛珠,空气里是为人保命续魂的凝神香的味道。“女王蜘蛛的诅咒已经绵延了几代了,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轻易解开。再说……”

    火狐了然。长安的意思是,这一次,长安的行动没有收取代价,没有费用的付出,是不被允许的。这与长安世界的运行法则相违背。最终只能导致恶果的出现。

    但是许彻一这个样子,难道要强怕他睁开眼,强逼他,交出相应的代价吗?

    长安叹气,“我有一些事情要问他,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尽量为他保命,至于其他的,他的命运,他自己选择。”

    火狐看着长安疲累的背影,心就很疼。这个人的时间尽头究竟在何方?这个人的目的地究竟又在何方?自己真的能够陪着他走到最后一刻吗?

    “小燕子呢?你和他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其实你不必为了我解释那么多。小燕子的世界观,要由他自己确立,我们无权干涉。”

    “我知道,我只是不希望你太辛苦。”

    “呵呵,我家的狐狸真是会体贴人,我当时果然没看错。”

    长安笑的一脸谄媚。

    狐狸,原来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我很感激你。这感觉真好。至少,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走到了尽头,至少,还有你,帮我记得我自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