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五十年  第四十五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章节字数:2884  更新时间:12-08-06 19: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谢谢。”许彻一终究还是闷声闷气的道了谢。虽说长安是个看上去不太靠谱的人,但是在四道屏风里,长安是保护了自己的人。许彻一站在长安的身后,清秀的眉目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不用觉得亏欠什么,我从来都不会吃亏。更何况,与你的交易,我已收取代价。”长安超乎寻常的冷漠。

    脱下素洁白衣,长安已是满脸倦容。守护者本不该出现的,封印之锁本来也不该出现的,这本来都是最终极的惩罚,只有当契约一方被另一方反噬的时候,才会出现。一般的解咒根本不是出现这样的庞然大物。究竟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错?

    皱眉,叹气。不知从何时起,长安发觉自己很狼狈。被自己,被他人搞得很狼狈。

    斜坐在紫红色罗汉床上,长安沉沉睡去。

    我以为自己可以不再怀有求索真相的心情,我以为自己可以静静的等待轮回劫的最终结局,等待自己的大限。

    但。

    我无法放任不管。

    我无法安眠。

    长安,好久不见。太颖突然出现在这里,依旧是那个脸上有着淡金色妖纹的少年,依旧是那个绝色的少年。甚至是连按倨傲的眼神都未曾改变过。但是长安却偏偏感到一阵阵的心痛。这种被自己曾经所依赖的一切背叛的感觉,是不是就是这个少年曾经感受到的。自己是不是曾经深深伤过这个少年而不自知。

    你不该是这样的表情,长安。太颖没有什么格外的杀意,只是静静地坐在了长安的身边,这情景,恍若隔世,差点就把长安的眼泪逼出来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太颖没有堕身为魔的时候,他们曾经这样,也是这样,毫无目的的一坐坐到天亮,太颖是那个还没有成长开来的清瘦男孩,长安是那个身着天青色衣料的薄情男子。现在不知道谁变了,变了多少。

    我曾经放弃了你,你恨过我吗?

    时隔这么久,长安还是问了出来,长安以为自己已经看见了世间的一切,看遍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分分合合,但是到最后才知道,最傻的是自己。

    我恨过你,要不然我为什么会不顾一切的堕身为魔?太颖简短的回答,眉眼弯弯,他仿佛还是那个不更事的孩子,只要对面的长安的一个抚摸一个奖励就可以开心好久的孩子。只是长安,你还是那个长安吗?这么久,你的眼里,竟然残留了迷惑与空虚。

    我就知道,不过,也许很快我就会遭到报应了,太颖,我很快就要遭到报应了。

    报应,亦或是解救。又或者说是一种接近真相的同归于尽。我最终将自己推入深渊,粉身碎骨。连同那最隐蔽的真相,一起,埋葬。

    你遇到了什么?什么让你这般颓唐,令你元气大伤。我该怎么做,我恨你,却更不舍看你这样,长安,你答应我,在我的手里毁灭,熬过这一次的轮回劫。

    不是轮回劫。轮回劫早已不再是令我焦虑的事情。

    那是什么。

    没什么。终是苦笑。到了现在,太颖,和你说了,又能怎样。我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我曾丢失了什么,你又怎能理解。

    我该走了。太颖站起来,抖落一份伤痛,他再也不可能和长安有任何安好的交集,下一次,或许就是你死我活。

    太颖的背影很好看。长安这样想着。身着玄黑长袍的太颖像极了初春的燕子低飞过时,头顶掠过的一阵风。清新而又记忆犹新。

    ……

    睡下的时间越来越长了。火狐知道这不是好的征兆。每一次,大的劫难——轮回劫快要到的时候,长安就会这样,任凭发生什么,都会深深睡去。那样的容颜,沉静却又神秘,你不舍得唤醒他,但是你知道,在梦中他一样痛苦。

    “醒了。”

    “嗯,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刚刚天黑。”从睡下到睡醒,不过是短短几个小时。

    窗外面夜色温柔。长安轻笑,“我见到太颖了。他还是老样子。”

    “是吗?”太颖陪在长安身边的时候,火狐是不在的。对于太颖,火狐没有记忆。但是他知道,那一定是一个如高山泉水般清冽的孩子,如若不然,长安不会如此惦念。惦念,是因为他和太颖很像。同是看遍姹紫嫣红,同是深夜独自流泪的人。

    “我想他了。他以前总是喊我先生的,今天,他不喊我先生了。他叫我长安。”长安很落寞。

    火狐垂首。眼神晦暗,内里波涛汹涌。

    “你不应该替许彻一解开诅咒的,这是你的灵力耗损很大。”

    “火狐,不要骗自己,我的沉睡不是因为许彻一。你知道的。时候差不多了,仅此而已。”

    火狐不语。我宁可你什么都别说出来,长安,人糊涂一点不是很好吗?你曾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可是你却这般聪慧,定会遭到天妒。我为你担忧。

    “狐狸,我可能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你是指?”

    “我没有继承返祖的记忆,但是那份记忆,对于我很重要。现在我深有体会。”

    返祖,火狐在清楚不过了。任何妖怪,纯种的妖怪,在被选为继承人的时候,会接受返祖。所谓的返祖就是通过各种方式接受祖先的力量和记忆。

    对于妖怪而言,记忆有时比力量更为重要,那记忆里的经验和秘术,往往会令家族的首领处于不败之地。长安不是妖,但是却意外地接受了返祖。可是,谁都不知道,长安的返祖,是接受了谁的力量。又贻误了谁的记忆。这一点,火狐也是在和长安接触了很久之后,才知道的。

    “我来自哪里,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很快就会知道。”长安的神色没有感情的波澜,没有归依的喜悦,也没有破碎的希冀。只是淡漠,因为他知道,这个结果断然不会好。

    “用不用暂时让燕阙宁搬回去,你需要静养。”

    “不用,我很好。我早已准备好接受一切。这是我的终结。”长安有预感,得知一切的时候,自己无尽的生命也将走向尽头。无关肉身的毁灭,而是心灵得到某种解脱。

    曾经沧海难为水。

    我们失去的或许不仅仅是一段记忆,而是那记忆背后不可重来的感情。

    晚饭时间,火狐端上来一碗乌梅汤。照常理,这个四月份的天气还不到喝乌梅汤的季节,长安却一个人坐在主位喜滋滋的喝着,一脸的向往。

    “我说,凭什么我们没有啊。”许彻一叫着抗议。顺带还要拐带着燕阙宁一起反抗。虽说许彻一不怎么喜欢乌梅汤,但是还是想要争一把。

    长安撇撇嘴,“拜托,今天我可是为了你累个半死啊,你这人能不能更没有良心啊。”说罢,无比哀怨的瞅着火狐。狐狸,救我。

    额。火狐看到这眼神,就没招架了。出来打圆场,“锅子里还有呢,不要吵啦,长安需要静养。”

    “静养?你是孕妇不成?还静养。”我鄙视你的眼神,从许彻一的眼神里刷刷的射出来。从没见过这般娇嫩的男人。

    “许彻一,你丫的要是再敢多说一句,我立马就给你一巴掌拍死。”长安放下了白瓷碗,里面棕色的液体被震动的一颤一颤,散开美丽的波纹。

    “来呀,你以为我是怕你不成?”

    “许彻一,你个忘恩负义的。”

    “要你管。”

    长安忽而笑得明艳,从怀里拿出一把精致的短刀,许彻一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不是自己丢在了女王蜘蛛的老巢里的蝴蝶刀吗?怎么在这家伙手里?“你从哪里搞到的?还给我。”

    “哼哼,现在知道求我了。看在你刚才没大没小不尊老爱幼不团结师长的份上,我没收了。”长安小人得志。

    燕阙宁看在眼里,实在是受不了了。人家许彻一哪里在求你了,那是赤果果的讨要,好不啦。长安,脸皮厚也要有个限度的。当然这么大胆的话燕阙宁是不会说出口的。

    尽管如此,长安那锐利异常的眼神还是从燕阙宁身边一扫而过,燕阙宁吓得直哆嗦,索性端着碗吐着舌头跑进了厨房。

    饭厅里,长安和许彻一继续唇舌之战。

    厨房里,火狐咂咂舌,是不是该放点糖会比较好?

    燕阙宁再次偷吃了长安珍藏的酒酿圆子,那是长安今晚的夜宵。

    热闹的生活依旧在继续。晚饭散后,长安喝着清酒,孤坐院中。

    这一刻,谁知道又会在什么时候幻化为尘,散尽如烟。谁又知道当自己了然一切的时候,他们还会不会能像现在这样毫无心机,干净利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