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宝寺中心-黑白交错

热门小说

正文-柒卷、关东篇 (上)  第六十一章、小小旅游(4)

章节字数:4442  更新时间:13-03-18 01: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浦山椎太一双视线追逐着她的右手飞快移动、在货运单上撇出龙飞凤舞般的豪迈字迹。接着,他注意到她左手那只墨色连指护腕底下,似乎有些什么白色的东西正在若隐若现。
    
    那些白色的东西似乎是由一条条纤维交织组成的片状物。
    
    「黑河桑,妳的左手那是什么啊?」小少年将脸贴近细看。「啊……该不会是绷带吧?」
    
    杰克桑原不由得转过头来,神情稍显担忧。尽管对她的性格颇不以为然,但是她曾经帮过他们、却是不争的事实。
    
    「这该不会是昨天那个……他们对妳怎样了吗?妳被他们伤害了吗?」
    
    「怎么可能。和那些家伙无关。」黑河守只管填写寄送地址,头也没抬。「这伤是之前就有的。没人伤得了我。」
    
    除了真正的强者、以及她自己以外——没人能对她造成一丝半毫的损伤。
    
    浦山椎太持续盯住她的侧颜。
    
    「黑河桑……那个时候,为什么妳要带我们逃跑呢?」
    
    「因为你们跑得比我慢,所以我当然是跑在最前面了。」
    
    女人那句带有轻蔑意味的「比我慢」让已经是立海大附中网球队里公认肺活量最强大的杰克桑原悲伤得泪涟涟。这种话千万、绝对不能被他的队友们听见。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浦山小少年也不免要在脸上表露出几许尴尬之色。「我的意思是,妳应该可以把那些家伙全部打倒吧?为什么要逃跑呢?」
    
    「……我的确有能力应付他们。但是没办法一边打架还一边保护你们。」万一这些宝贵又珍贵的网球队队员出了什么意外,即便她想撇清责任也会良心不安。「所以当然是要摆脱掉你们以后、才能全心全意对付那群家伙。」
    
    浦山小少年还在思考原由,杰克桑原便已经露出豁然开朗的神情。「原来如此……那么做是为了能确保我们的安全?是想先让我们和那群追兵分开?」
    
    「……也是幸好你们拥有那种长途跋涉的体能,否则是绝对办不到的。」和他们的神之子部长所说的一样,是为了获得完全胜利而艰苦训练的结果。
    
    「真的呢!前辈们都好厉害啊!」浦山椎太笑着回头、望了一眼他的桑原前辈,「当然了,黑河桑一直跑在前辈们前面,是最厉害的!」
    
    「别想灌我迷汤,这招没用的。」
    
    「我才没有灌迷汤,我说的是实话唷!」
    
    杰克桑原沉默不语,只是旁观着女人和小少年的互动。
    
    难不成……这女的,是因为相信他们办得到、具备充足的体能搞什么冲刺耐力跑、又应该能跳过距离不短的大排水沟,所以才使用那种对策……?
    
    那种一旦计算错误、就大概会「糟糕了」的对策?
    
    不,不可能吧。他们认识才没多久、根本就算不上认识。他们只知道她的一点点资本资料,而她不可能了解他们。
    
    但是,这么想却又无法解释为什么她会找上他。就一般正常人的观点来看,不管是谁、无论年纪老少,只要是雌性人类、而且「审美观」还没出差错的话——都「绝对不可能」会选择黑皮肤又是个光头的杰克桑原作为同行的伴。
    
    ……为什么我要这样贬低自己啊。
    
    此时,情绪惆怅的杰克桑原才忽然忆起——他们的部长幸村也待在今井病院。不对,是这女人刚好去了和他们家部长相同的医院。
    
    「黑河桑……我可以请问一个问题吗?」
    
    「想问什么就直接问,不要支支吾吾的。」、「就是说啊、桑原前辈,黑河桑都这么说了唷。」
    
    杰克桑原瞪了几眼完全倒戈的自家后辈。「那个、妳……认识幸村吗?他是我们的部长,现在也住在今井医院里。对了、上次好像见过……」
    
    黑河仍然低着头,一笔一画书写着包裹的寄送地址;写下大阪府立四天宝寺中学的地址。
    
    「他是谁?我不知道。」她否认得泰然自若,脸不红气不喘。
    
    桑原见状,也被说服了。「呃、原来如此……」
    
    话说回来,姑且先不谈幸村,就连他这个超级无敌大好人都觉得和她站在一起、所感受到的压迫感实在非比寻常,更遑论他们家的神之子殿下。两个气场强硬的家伙碰面,肯定是谁也不让谁。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再者,就算幸村再怎么腹黑又喜欢整人,也绝对无法容忍这种貌似礼节留在娘胎里的对象。
    
    相信真田和柳他们一定都察觉到了,仁王和柳生自然也不必说。「王者」之称并非浪得虚名。丸井文太虽然爱吃甜食,但并不迟钝。至于切原赤也……不提也罢。
    
    杰克桑原一面思忖一面看着自家后辈。浦山小少年还在追问黑河守、究竟是要把这些价值不斐的手工艺品寄送给什么人。结果当然是被冷淡地回了一句「闭嘴、跟你无关」。
    
    放诸四海,大概就只有那种「单纯天真」的小鬼能和她和平相处吧。能和她和平相处的人类,一定是转世活佛或者活菩萨吧。
    
    「……黑皮肤的光头,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失礼的东西?」
    
    「唔呃!妳、妳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怎么可能会知道,我又没有读心术。」黑河守稍稍抬起视线,斜睇向对方。「看你的表情就猜得到了。」
    
    杰克桑原吓得摀住嘴巴,尽量净空自己的心灵。
    
    ——唯独心地纯洁之人,才有能耐全身而退。
    
    当前最适切的例子,就是小少年浦山椎太。
    
    「黑河桑,妳的字真是潇洒率性、好像水墨画一样。」浦山小弟弟窝在长发黑衣女身旁喝汽水,彷佛没事人一般、完全不受其气势影响。令杰克桑原好生敬佩。
    
    黑河稍微顿了顿书写中的右手。
    
    印象中,似乎也曾经被这么评价过。也是在写什么的时候吗。
    
    「我好像听柳前辈说过……什么从字迹可以判断一个人的真正性情之类的。」浦山椎太一手撑着脸颊喃喃自语。「所以,黑河桑的真性情、该不会也很潇洒率性吧?啊、说不定其实是个很爽朗的人唷!」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呢?变成这种倔强别扭又不坦率的样子。
    
    「……跟你无关吧。」最终,黑河守还是只以同一句话回答。整张脸只有嘴巴在动;长过腰际的黑发受到风吹运动而微微飘起。
    
    「浦山,人家都那么说了、不要再吵了。」
    
    浦山椎太嘟起嘴巴,不过还是乖乖听前辈的话、安静地喝自己的汽水。
    
    
    结束掉镰仓的雕饰品选购之旅后,三个人接下来便要启程前往足柄上郡山町区。
    
    
    「呜哇——桑原前辈、你快看啊!这里种了好多灌木丛、还有好多好多橘子喔!」
    
    「浦山,那是矮矮的植物不是灌木丛、是茶园。还有,那些不是橘子,是蜜柑。」杰克桑原忍不住质疑起小后辈在班里究竟是受到怎样的地理知识熏陶。立海大附中的师资应该没那么难以恭维才对。「不是都讲过很多次了,这地方专出产茶和蜜柑吗?」
    
    「呃?那是叫做蜜柑吗?可是和橘子长得很像啊。前辈你看看、难道不像吗?」不服气的浦山椎太当真拿起橘子和蜜柑相互比较。「黑河桑,我可以吃橘、呃是蜜柑吗?」
    
    「……不要在人家的店前面吵闹。还有,快放下人家的蜜柑,那是要拿来卖的,不要把人家的商品玩坏。」
    
    三个人沿途走,沿途也不断有店家对他们举手招呼:「来来来——可爱的小男孩,要不要喝点新鲜的茶?我们这是第一泡茶,很甜很回甘喔!完全没有苦涩味!」
    
    结果,某「可爱的小男孩」擅自向店家领了试喝用的小纸杯,一杯先递给杰克桑原、一杯给自己,再拿着第三杯走到某女面前。
    
    「黑河桑,请用!」
    
    黑河守睨了满脸恭敬之意的浦山椎太一眼,接过纸杯、凑到嘴边。
    
    就当她还在细细品味甘醇芳香的茶茗时,小少年的声音再度传来:「黑河桑、妳快来吃吃看这个!这个蜜柑好好吃喔!」
    
    浦山椎太不晓得什么时候被拐到了某家专卖蜜柑的小店前方,正在大快朵颐。「店家叔叔说这些可以试吃唷!桑原前辈你也快来吃吃看唷!」
    
    杰克桑原咽咽口水、紧张得全身僵硬,斜眼偷瞄长发黑衣女的脸色。
    
    果不其然,黑河守的印堂部位就和她的发色与身上的衣裤一样——黑得发亮。
    
    「浦、浦山,你还是适可而止一点吧……」
    
    然而,黑河守走上前去,从小少年手上取走一块剥好的蜜柑果肉,放进嘴里。
    
    「……嗯、还可以。」
    
    「对吧对吧!这很甜、很多汁吧!比我吃过的橘子都更好吃唷!」浦山椎太完全成了个蜜柑店的小推销员;店主人也猛搓双手痴痴等待,期望那位貌似负责作主的年轻女子选择自己的商品。
    
    然后,黑河守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将选中的物品打包妥当,在包裹外面写下打算寄送的地址们。
    
    「黑河桑,妳要寄的份量好多啊!」浦山椎太禁不住赞叹道;业绩丰硕的店主人也开心得阖不拢嘴。
    
    「因为要寄送的家伙很多。」反正出钱的不是她自己,想搜刮多少战利品就能搜刮多少。
    
    「很多?」小少年歪了歪脑袋。「难道说……黑河桑,意外的人缘很好吗?」
    
    ……那句「意外的」是什么意思?虽然也不能怪人家会产生那种感想。
    
    黑河守停住正在书写的右手,用不悦的眼神瞪向出言不逊的浦山小少年。而桑原反应迅速地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把后辈给拎走。
    
    在这段期间,还发生了一点点小插曲:蹦蹦跳跳的浦山椎太不小心去撞到正在搬运货物的工人,被对方几名彪形大汉狠瞪、惊吓不止。
    
    黑河揪住浦山的衣领、往后方拖。「……抱歉,这小子不是故意的,请原谅他。」她自己站在小少年前面,朝对方鞠躬赔罪。而大汉们见面前的几人不是女子就是穿着制服的中学生,就摆了摆手、不予计较。
    
    浦山椎太结结巴巴地向她道谢;然而杰克桑原倒是挺讶异。他本来还以为这女人会硬起性子对待回去、甚至起冲突之类的。
    
    「……既然是我们的错,先低头道歉就是应该的。假如对方不接受的话,自然有后续的处理方式。」
    
    听完黑河守的回答,杰克桑原完全不敢去想象所谓「后续处理方式」是什么。
    
    大概就是「很可怕、不要问」的那种程度吧。
    
    在足柄上郡山北町处理完蜜柑和茶叶之后,三个人又去了小田原和箱根。黑河守同样打包了一堆外观华美的漆器和细致的寄木细工等手工艺品。
    
    「黑河桑,妳真的包了好多东西唷!要寄送的人真的这么多吗?」浦山椎太一个劲儿地在黑河守忙碌的时候在旁边凑热闹、团团打转;杰克桑原不知道拎走他几次,觉得自己活像个小少年的保母。幸好真田有吩咐他同行,否则他们这名网球部的新血不晓得能不能平安回到立海大附中去。
    
    「……差不多就这样了。」黑河守将最后一个包裹交给店家运送,转过身来看着两名少年。
    
    「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咦——妳要回去了吗?要回大阪去了?」浦山小少年张大了嘴巴。
    
    这孩子的丰富表情变化还真会让她联想到远山金太郎。「不是,我还要去一趟东京。要送东西给人。」黑河轻扯挂在肩上的绳索,绳索的末端绑着那个瓮。
    
    浦山椎太突然安静下来。杰克桑原觉得疑惑。「浦山,你怎么啦?」
    
    「我、那个……」小少年在口中呢喃,音量低得几乎听不见。
    
    舍不得……
    
    黑河守露出些微讶异的样子;杰克桑原的表情比她更吃惊。「浦山,你在说什么啊?」
    
    「我觉得,和黑河桑一起旅行、很有趣……」浦山椎太噘着双唇低声嗫嚅,开始玩起自己的手指。「而且,很有安全感。好像不管发生什么状况,都有黑河桑出面解决、什么都不必担心的感觉……」
    
    这倒是真的。根据短暂互动的结果,杰克桑原也认为这女人不如想象中的、是个那么坏又糟糕的家伙。
    
    哎?他怎么会这产生这种错觉呢?一定是脑子或神经还是哪里出毛病了吧。
    
    「我原本就只是来参加研讨会的,就只计划在神奈川待两三天而已。既然研讨会已经结束了,我也没有继续留下的理由。而且,我之后还有事情要做。」谁晓得短短不到三天的时间还能状况百出,实在始料未及。黑河转过身去,长发轻甩。「告诉我车站怎么走,我要去搭往东京的列车了。」
    
    她急着想把手上的任务完成,尽快回到大阪去。回到四天宝寺中学。
    
    然后,假如可以的话,她想告诉他——告诉白石少年,跟他说——
    
    ……说什么呢?
    
    黑河停下了脚步。后方的两名少年也跟着被挡下。
    
    「黑河桑,妳应该不知道怎么去车站吧……不然我们带路好了。」桑原搔了搔自己的光头,好心建议道。
    
    于是,三个人朝最近的车站移动。途中,浦山椎太一径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