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十年磨一剑

章节字数:2761  更新时间:12-04-03 1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世界上永远停止不了脚步的就是时间,你也无法跟上它的脚步。人总有一天要长大,而且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当你踩着父母的肩膀慢慢长大的时候,或许你留意不到父母在一天天衰老,只有你真的留意到他们的头发在一根根变白的时候你才真正的已经长大。然后你才会想到一件事,人为什么要长大?长大了烦心的事真的太多,总是生活在无忧无虑的童年该有多好!但时间是无情的,它就像一把利刃永远准确的瞄着你的后心,现实中没有人能回头,你只能前进。

    云飞没有想那么多,他十年中一刻不停的盼望着自己长大,就像小孩子盼过年一样。因为他太想念自己失散多年的亲人,他渴望着和她们重逢的日子。云飞已经十八岁,一个十八岁英俊潇洒的美少年。这是一个懵懂好奇的年纪,同时也是给人生创造并留下美好的深刻回忆的年纪,没有刻意的安排和复杂的思绪,一切会随他的意念尽情潇洒的迎风遨游。

    十年的光阴云飞过得很幸福,因为有一位疼爱他的义母和一位倾心教授自己武功的师父。

    两本剑谱上的剑法他已经融会贯通,熟记在心。他亲眼看见师父将那两本剑谱揉成纸屑,那时师父才告诉他这两本剑谱的名字,一本叫“追魂谱”另一本叫“仙剑诀”。“追魂谱”里最高绝的剑式叫“夺命十三式”,“仙剑诀”里最高绝的剑式叫“仙人十八斩”。天下会这两种剑法的只有三个人,第三个人就是自己,叶云飞。

    云飞不相信自己已经成了绝顶高手,他竟然有些茫然:“难道这两本剑谱上的剑法就那么厉害吗?”

    师父笑了:“只要你手里有一把剑,你想象自己有多强大,你就会有多强大。”

    “有了剑岂不是要去杀人?”云飞摇摇头道:“每个人活在世上都不容易,谁也没权利去剥夺别人的生命。所以,我不想去杀人。”

    师父很赞许的点点头问道:“你是不是每天都会陪着你的义母去佛堂听她讲经?”

    云飞笑着点点头道:“我本来不想去,可义母一定要我陪她去。”

    师父道:“怪不得你会说这样的话,天天和一个吃斋念佛的人在一起怎么会有杀心?”

    云飞道:“我和师父不也天天在一起吗?”

    师父道:“可惜师父不懂佛经,师父只能教你用剑,但是用剑并不是去杀人,而是去救人,去拯救那些被黑暗的邪恶势力欺压的人们。你能救而不出手,在一边冷眼旁观,会更纵容恶人的嚣张气焰,他们为了私欲也绝不会手下留情。那样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那么你是选择救人还是看着那些恶人去杀那些无辜的好人呢?”

    云飞突然想到了地牢里那个脏的一塌糊涂的叔叔。当时云飞虽小,但有一点已经深深的刻在他心里至今仍记忆犹新,那就是那个叔叔亲切痛苦的眼神,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知道那叔叔好像是碧瑶姐姐和碧霄哥哥的父亲,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现在他怎么样啦?云飞热血上涌,暗道:那叔叔受了那么多的苦,我一定要将他救出来。他已暗暗下定决心,打算明天就去想办法查找一下那个牢房的位置。他忙应道:“师父!弟子知道该怎么做了,师父的教诲弟子已牢记在心,弟子绝不会让师父失望。”

    师父点头笑了,他喝干了壶中的最后一口酒,微现醉意的站起身来,天又要亮了,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师父就要回去休息了。十年了,辛苦的不是云飞一人,云飞心里清楚。他叫道:“师父!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一把剑?”

    师父道:“我知道程总管那里有一把剑,一把好剑!”

    云飞道:“那不是人家的吗?”

    师父道:“剑是有灵性的,它只属于自己的主人,就看你有没有能力去做它的主人。”

    明天云飞还要像往常一样到城西的孙家老店去买上好的“女儿红”,师父最爱喝那里的酒。

    枯叶随风,飘洒庄院,石阶墙角,青苔依旧,萧檐飒宇,暗染苍凉。深秋暮晚之时总会勾起人无限的忧思愁憾,凄婉哀怨的眼神,幽幽无奈的轻叹。

    痛苦、忧伤、寂寥、企盼、何从何许?何聚何期?万般难耐,忍恨余生,只因心存信念。对叶凝荷来说,失去了信念就等于失去了存活的希望。又一个十年过去了,如果没有心底的一丝信念,如何能熬得过这痛苦的又一个十年?

    岁月憔悴了她曾经美貌绝伦的容颜,染白了她如云的青丝秀发,同时也揉碎了一颗滴着血的心。十年来,郭孝先,云飞和碧瑶,音讯皆无。她不敢想象那会是怎样可怕的结局。

    仇龙客和冯七爷这期间大江南北的走了个遍,也没有探到什么消息。肖老三居然还和他们走散了,或者说是不辞而别,十年中也没有任何音讯。冯七爷道:“这老儿一定是‘幽冥鬼教’的奸细,帮他们盗走了宝剑,又掳去了两个孩子,现在借机逃之夭夭。”仇龙客虽然没有信他,但他心里亦不禁暗自狐疑,当年父亲和姨丈的死他曾经也有所疑惑,父亲和姨丈武功高强而且刚过天命之年身体强悍,怎么突然就得了疾病而逝了呢?他痛恨自己当年没有在山庄,如果肖三叔真的似七兄所言之实,那将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人心叵测不容他不想。

    另外还有一件事困扰着他,他听江湖传言,十几年前“金剑仙”韩江雪身中奇毒被“幽冥鬼教”的“十大杀神”围击,身坠悬崖而死,死的地方叫“幽冥谷”。仇龙客很伤心,虽然他不太相信传言,但他看见了韩江雪的金剑落在别人手中,事有蹊跷又不由他不信。

    幸好有朋友在京城探听到了消息,陆天伶和兰儿的坟墓葬得很近,那附近住着一个守墓人,很像是郭孝先,于是他便先行一步赶了过去。

    叶凝荷已迫不及待,决定重新回到那片伤心之地,只留林九月和卢副四守在山庄。可喜的是,她认了冯七爷做了义兄,而冯七爷也十分高兴能有她这样的一个妹妹,所以她这次回京城冯七爷一定要护在她左右,跟随她的当然还有自己的女儿叶云烟。

    女儿大了,像出水的芙蓉娇美可人,越来越像年青时的自己。她不知道该不该把女儿的身世告诉她。女儿也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的父亲是谁?因为九姨不准她提,九姨会发怒。

    那是一段痛苦的回忆,一个常年被漂亮的妻子冷落在一边不让近身的正常男人,心里的痛苦可想而知。所以那一夜酒后,陆天伶就像一个禽兽一样摧残蹂躏着她,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夜——后来她有了身孕,也有了借口可以继续活下去。为了女儿能生活得幸福快乐,所以她决定永远不会告诉他的生父是谁,因为她要把这段痛苦的经历彻底的从记忆中抹去。

    但是云烟似乎并不快乐,美艳如花的面上总是略带着一丝伤感。自从云飞哥哥不见后,她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开心过,那条大蛇已在她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可怕的阴影,她永远都忘不了哥哥救她和大蛇搏斗的情景,在睡梦中也会哭喊着哥哥的名字惊醒过来。每次见到女儿在噩梦中惊醒,叶凝荷就愈加伤心,愈加想念云飞。

    女儿跟在身边当然会有林碧霄,和女儿一起长大一起在仇龙客身边学功夫的年青人。那是一个很懂事很听话的年青人,每天都跟在女儿的身边形影不离。在他的眼神里,叶凝荷看得出来他是喜欢女儿的。她心里暗暗为女儿祝福,希望他们能有个美好的结局。

    可是在云烟的眼神里却只有那说不出的淡淡忧伤,每天都心事重重看不出很喜欢碧霄的样子,叶凝荷以为女儿在矜持害羞,女儿家大了,有心事是应该的。没有人猜得出云烟的心事,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梦里依然会流下眼泪,依然会叫着哥哥的名字——

    那记忆在她心里永远都抹不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