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龙虎斗

章节字数:2853  更新时间:12-04-19 08: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快剑!快似流星,那就是萧浪的快剑,青衣飞飐,迅似飘风直刺云飞的心脏——

    来的太快,没有人能躲开,云飞也似乎不能,他没办法躲,也没选择躲,“紫玉青虹”爆闪紫气寒绸,迎着剑刃竟直冲而上——

    “铮——!”地一声悦耳嗡鸣,两把剑的剑尖死死地钉在一起,剑身颤若音弦,荡耳旋空,袅绕不绝。

    两身青衣随风猎舞,两双虎目冷若冰霜,只是一时间的凝住,两把剑便倏地弹开,各自去势未绝,向前刺去,两把剑,两个剑尖,两颗心脏,绝不差半分半毫。

    霎那间两人的剑便要刺穿各自的心脏,剑尖已经刮破胸前的衣襟,两个人的衣襟,“呲!”地一声裂帛声响,两个人身,一个声响,两个人同时侧身,两把剑紧贴着对方的胸膛凉凉的一划而过,两个人影迅疾分开,均向前冲出数丈之外,各自立稳身形,谁也没有回头看对方,但两个人却同时笑出了声,两个人同时离死神只差一步,居然还能笑出声?

    这就是少年的心,蕴蓄着激情、奔放、豪勇、刺激、刚猛坚韧,然后热血添胸。

    萧浪大声道:“痛快!再来!”云飞爽朗的应道:“好!再来!”说罢身形各自暴起已齐跃半空,两个身影就似两条出海的黑龙,各自爆闪着一白一紫的两片寒华,粼粼闪闪,重重叠叠,紧紧地缠绞在这重院落的屋脊上,两个身影所到之处,脚下的屋瓦竟随着两人的剑气旋流风卷狂沙般飘起半空,四下飞溅,煞是好看。

    这样的高手对决侯府居然没有人看吗?有,而且很多,这些屋子绝不是空的,但听一声长啸,响彻夜空,震传数里,瞬间呼声四起,几重院落的房间门窗全部大开,霎时人影幢飞,灯火通明一片,不是几十人,而是几百人,枪戟成林,刀剑成排,声威浩大,煞气凛然,将这重院落已重重围住。

    一声喝喊人群分开,大腹便便的狄侯爷面带威严领着一干人等杀气腾腾的赶到,程总管当然跟在身后,“西域神僧”渡海,小侯爷,还有瘦子无难驾扶着胖子无劫踉踉跄跄的肥躯,接着是“朗门五虎”兄弟。

    那声长啸是程总管发出来的,他心里不悦,脸上不爽,此时阴沉得像头发疯的野兽,一切均在他的计划中,但一切又出乎他的意料,幸亏事先和狄侯爷通过光,在府中隐藏了众多兵马,他虽已胸有成竹,势在必胜,但心下仍有些惴惴,因为仇龙客还没有来到,就被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把侯府闹翻了天,而且还险些把自己开膛破肚。

    他听小侯爷说出云飞他们欲意劫牢,心知仇龙客必来侯府,所以他一定要禀报狄侯爷,狄侯爷立时便想起仇龙客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所以他笑了,狠狠的笑,他发誓要把那双讨厌的眼神从他的噩梦中彻底清除,让他灰飞烟灭。

    他吩咐程总管安排伏兵,自己在房中静等,听到禀报便马上赶到,他要来看戏,看一场好戏,所以他人一到场,属下的人便在他身前摆上一张紫檀木的大桌,大太师椅放在身后,他一屁股坐下,桌上已经摆好果盘,糕点,当然还有美酒,而且美酒已斟满,飘香潋滟,他端过精致的琥珀杯,胖胖的手指上戴满各色的玉扳指灯光下泛着七彩霞光,酒已入喉,狄侯爷肥脸上露出惬笑,多少年了,雪耻的时候终于到了,他庆幸没有把这段耻辱带进棺材,过了今夜,就算真进了棺材他也能瞑目,他就是这样的人,此恨不雪枉为枭雄,他认为自己就是枭雄,很少有人拥有他那样的霸气,所以有的人才不能似他那样的骄傲,那样的傲心不是人人都有的。

    狄侯爷放下酒杯,属下人立刻又斟满,他望着房顶的两人似两条黑龙腾云翻滚,气势如虹,他的心不仅暗颤,不仅他颤,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心颤,而且肝胆俱颤,这样的撼古烁今的高手对决,实属罕见,这里的人有几个真正见过这样惊心动魄的场面,渡海微合二目苦着老脸若有所思,小侯爷全身冷汗淋淋,他暗道:这小子还是那个被我骑在胯下那个家伙吗?怎地变得如此厉害,恐怕在他面前我连三招都走不上,他心里惶惶不已,那“朗门五虎”兄弟也自大着嘴看得发呆,手心均直冒冷汗。众兵丁们有的手持着刀竟掉在地上却浑然不觉,有的腿不住的抽筋哆嗦,各自相搀互祐,有的手捂着嘴惧得大气难出,犹似唯恐一颗心跳出腔外,心眼不一,百态种种。

    程总管手扶着腹部寒着怪脸望着云飞的剑,他在叹息,狄侯爷端杯的手微颤着,突然道:“老程!你也喝一杯吧!”

    程总管苦着脸道:“属下喝不下去!”这是实话。

    狄侯爷问道:“那把紫剑就是传言中的‘紫玉青虹’吧?怎么和萧少侠缠斗的那个人却不像仇龙客?”原来程总管并没禀报他云飞的事,因为云飞身份是大夫人的义子,他是想把云飞当场擒获后交给狄侯爷,让他自己亲眼证实,大夫人抚养了个仇龙客的同党,而且有可能是仇人之子。那样会少了许多麻烦,因为狄侯爷真的很看重大夫人,他不敢妄为,如今事态更变令他始料不及,此时也只好如实回答,他道:“侯爷!那个人的确不是仇龙客,他是大夫人的义子叶云飞!”

    “哦!”狄侯爷霍然而起大瞪着诡眼看了云飞半晌,突然笑了,而且很开心。

    程总管疑惑不解:“侯爷因何发笑?”

    狄侯爷又坐了下来习惯的挠挠后脑,轻叹道:“夫人居然抚养了一个绝顶高手,难得!难得!哈哈哈!”他笑着端起了酒杯。

    程总管笑不出,他低声道:“侯爷,他是当年陆天伶府上生的那个‘龙凤胎’中的男婴!”

    狄侯爷手一抖,酒到唇边便溅洒了一身,他的脸上再也笑不出,他的脸又开始青寒,咬着牙道:“老程!人和剑,本侯都想要!”程总管心里又在叹息,这句话恰巧是他想要说的,但有那么容易实现吗?

    或许有机会,因为他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就算仇龙客真的前来也难逃死结,“紫玉青虹”落在狄侯爷手间接的也就是又到了自己的手,所以当他发现宝剑失窃也没有太过心急,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

    此时场上两个人已交手上百回合,萧浪的剑快得目不暇接,转眼已攻出上百剑杀招,招招诡异凶狠,云飞以守代攻,因为师傅教他剑法的时候就着重传授他防御之术,只有保护好自己不被敌人刺中,自己才有机会用剑去刺中敌人的心脏,是以他剑雨如风,见招拆招,见式拆式,守得风雨不透,一时二人难分高下。

    渡海手捻银须突然道问:“大总管!可曾看清那小子施出的什么剑法?”

    程总管其实早已留意只是不敢确定,反问道:“大师认为呢?难道不是仇龙客的‘追魂剑法夺命十三式’吗?”

    渡海道:“仇龙客的剑法我只知寥寥几式,而其余的,大总管定是早就看出来是不是?”

    程总管黯然道:“‘仙山金剑,雪夜寒江’”

    他说完这句话,渡海的心立时沉了下去,果然,“金剑仙”韩江雪还活在世上,程总管似是比他还要痛苦,因为他们曾亲眼看见“幽冥鬼教”的“十大杀神”把韩江雪打落万丈悬崖,可如今他居然还活在人世,而且居然隐藏在自己身边,并传授了那个小子“金剑决”的剑法,这简直不可思议,他想不通韩江雪中的奇毒是怎么解的,居然还能恢复武功,他想那个在自己房中盗剑的人一定是他,而且可能他就在附近,他禁不住紧张的四下张望,但不见人迹。

    此时一阵惊呼,两条人影倏然从屋顶飘落到天井院中,围观的众兵丁立时四下疾闪,让出一大片空场,两人恶斗仍然未至,而且愈斗愈厉,近在眼前更加令人惊心动魄。

    狄侯爷早已站起,那凛凛的剑风寒湛湛的光影已让他再也无心享饮佳酿,虽然距离尚远,但他觉得剑气似乎已扫到他的眉睫,他的心已悬起。

    一个人影诡异的出现在附近的一座二层阁楼的顶脊,他静静的坐在琉璃脊瓦上,望着场上的龙争虎斗,眼神欣慰中带着些许忧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