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江湖第一人

章节字数:2968  更新时间:12-06-08 20: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云烟惊叫一声呆住,因为她亲眼看见云飞纵身跃入万丈滔滔旋流之中。

    她一声声凄厉的呼唤,已被震天的水流声无情的吞没,就似已经吞没掉云飞的身体一样。

    云烟跑到崖边,望着水雾茫茫的旋流,跪坐在地,痛哭失声——

    飞流在呜咽的狂泻着,仿佛是在弹奏一曲悲情凄壮的哀歌——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叹息,云烟回头望去,只见“魔猿老妖”铁潇侯正神鬼不觉的站在她身后望着水流捻着长髯,沉吟不语。

    云烟霍然起身冲到他近前,娇叱道:“老妖怪!这回你满意了?是你害死他的!你明明能救他的——你的心真的是石头做的吗?——”

    铁潇侯皱着眉头叹了口气道:“这下又从老神仙变回老妖怪了!嗨!老妖怪本来是想救他的,可是——”

    云烟哭道:“你现在还可是什么?他已经跳下去了,你现在说还有什么用?”

    铁潇侯突然大笑:“他死了,还有你!你还不快跪下认师父?”

    云烟“呸!”了一声叫道:“谁要做你这个冷酷无情的老妖怪的徒弟,你自己去等死吧!你是全天下最可怜的人,就是死了身边也不会有一个人。”

    铁潇侯居然不怒,仍然笑着道:“老朽说了,不还有你在吗?你一定会看到老朽死的那一天,你留下给老朽送终吧!哈哈——”

    云烟柳眉倒立,怒斥道:“你想的美,我才不留下。

    铁潇侯笑道:“我不送你,你绝对出不去?”

    云烟冷哼一声,突然倒退几步来到崖边,铁潇侯的笑容一僵:“你要做什么?难不成要陪着你的心上人去死?你要殉情吗?”

    云烟截然道:“有何不可!”

    铁潇侯摇摇头冷笑道:“我不信!”

    云烟道:“我就让你相信!”说罢竟然真的纵身向崖下旋流跳落——

    铁潇侯大笑道:“你想死,我却偏不让你死!”话音未落,早已飘身而起,探手抓住云烟的手臂,轻轻一提便把她从半空拉了上来,云烟刚欲挣脱便被铁潇侯一指点晕。

    空中一声鸟鸣,水幕爆飞如急雨瓢泼,一只巨鸟穿流而过,振翼直冲天际——

    巨鸟一个盘旋俯降在“魔猿老妖”铁潇侯的身前,鸟背上驮着一个全身湿漉漉昏迷不醒的人——

    铁潇侯叹了口气:“老朽算是输给你们两个人了。”

    奇花颤蕊,香醉如酒,迷迷幻幻之中,云飞已经从昏迷中醒来,就在跳入深崖的一霎那,生命已注定就此结束,同时他也失去了知觉,也失去了痛苦,等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竟躺在石洞中一片花丛旁的石台上,他稳了一下心神,确定这里不是幽冥鬼境,因为在他不远处轻雾缭绕中现出“魔猿老妖”铁潇侯的身影,云飞一下坐了起来,此时不仅周身毫无痛楚,反而轻矫飘捷,暗力倍增,他活动一下筋骨,暗自提了一下丹田之气,忽觉胸腹发热,内力徒增,似江海腾潮,源源不断,他不仅吓了一跳,马上收功守气,不敢乱来。

    转瞬之间,如隔两世,生到死,死又生,云飞茫然恍惚之中,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知道一定是“魔猿老妖”铁潇侯救了自己,他思揣之间突然想到云烟,他霍地一下跃起,四下环顾,那丫头呢?

    “你醒了!”雾霭中飘来铁潇侯微弱平和的声音:“上天待老朽不薄,终于让老朽遇到一个钟情重义不怕死的好传人,老朽这下可以安心的去了。”

    云飞一个起落来到铁潇侯近前,双膝跪地俯首道:“晚辈多谢老前辈的救命之恩!”

    铁潇侯原本红润的面上此时已经变得苍白无血,他气力若有若无,似是霎时间又老去了十几岁,他微微点着头示意云飞起身,云飞站起身,负手而立,铁潇侯望着云飞嘴角露出一丝欣慰慈祥的笑意,他慢声说道:“我的武功是不会传给一个贪生怕死无情无义之人的,所以我由始至终都在试探你,我故意说这里的食物有毒,是为了试试你的胆魄,你对那丫头是否真心可以抛生弃命,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果然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如若不然,老朽宁可把一生心血带进棺材,也不会传给一个贪邪之徒,让他为害世间。老朽今年已到大限,本来可以多活几日——”

    云飞黯然问道:“是不是因为老前辈施功救了我缘故?”

    铁潇侯微然一笑道:“世上的事真是难以预料,这可能是天意吧!老朽已经把毕生近百年的内功尽数传于你身,你不仅内伤痊愈,而且已经是一个内功绝顶高强的当世第一人,凭你的年纪和日后的修为,想来已经没有人能出你右,我这里有一本‘玄天真气秘籍’是我一生心血创就,你要好生修炼,但你要记住,出了此间万万不要提起你是我‘魔猿老妖’的传人,因为我的名声一直不好,臭名昭著,年轻的时候总是仗着武功好到处惹是生非,后来年纪大了,方才醒悟,为了惩戒自己的过错,我便把自己关在这深谷野壑之中,发誓永不出世,哈哈!人家大英雄名垂千古,万代流芳,我这一个妖魔般的恶人竟也会同样被人家记着,说出来这是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呀?”

    云飞叹了口气道:“这一点儿也不可笑。”

    “是呀!”铁潇侯点点头谓然叹息道:“能在临死的时候有你陪在我身边,老朽去的也算安心了,虽然老朽不知道你的名字,不知你的来历,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当男人,一个真正的男人,去看看那个丫头吧!”

    云飞心头一跳脱口问出:“她在哪儿?”

    铁潇侯笑道:“她看见你跳入崖下,悲伤过度,还要跟着你同去寻死,老朽点了她的睡穴,她现在还在昏睡中,这个丫头说不会给我送终,哈哈!看来她不送也不成。”

    云飞听到云烟也要跳崖寻死,心里一阵后怕,幸亏此时他们都安然无事,从死到生,到拥有一身绝世内功,云飞心里反而没有喜悦和激情,只是面对眼前这位即将离开人世的老人,心里有的只有酸涩,愧疚,他觉得自己真的应该为他做点什么,否则,自己心里始终不能安稳。

    铁潇侯似是已看出他的心思,笑道:“你不要心存愧意,能在有生之年把毕生心血借着你手传承后代,老朽就是死也能闭上眼睛了,快去看看那丫头吧!我会让神鸟送你们出去,不过,我的神鸟通灵气,它不会飞出这深谷去你们那嚣尘乱世,只能把你们送出我的洞府,送到你那些朋友的身边,至于你们能不能走出此间,就看你们的造化了。”说罢他勉强起身挪动疲惫虚弱的身子,慢慢的向前走去,口中道:“要对那丫头好一点,天下像她这样的女子不多了——”

    云飞小声道:“我会的!”

    “去吧!记住,不要做第二个‘魔猿老妖’!”铁潇侯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轻烟渺雾之中,瞬无声息间,掠过一阵微风,斜枝纽襻,花林艳海间,青叶香瓣随风飘落,扬空洒尘,人已离去,花叶凋零,生机一派的春光,即将随着离去的灵魂变成潇冷凄凉的愁秋煞景。

    人生有时岂不是一样?人去物留是空楼,无语为谁愁?人即已离去,留下的一切还有何意义?

    云飞呆呆的望着铁潇侯渐逝的背影,心中好生难过,他知道似他这样的老人早已视生死如浮云,生亦死死亦生,即便没有人帮他掩上一捧黄土,没人为他立碑篆字,即便有,对他来说又有何意?无土依然身化尘土,无名依然被人铭记在心。

    云飞会永远记住这一刻,这是他十八年后再一次的重生——

    一间飘着淡淡花香的石室,云烟躺在一张石床上,俏脸苍白,眼角尚有清泪未干,云飞默默地走到她近前,

    望着云烟心里一阵疼怜,他抬手轻轻地拭去她美眸间的泪痕,苦笑一声道:“死丫头!你干嘛这么傻!要陪着我去死?我又不是你的哥哥!我只是姓莫的而已!”

    他说罢蓦然全身一震,倏然后退出老远,他望着云烟心头乱跳,暗忖:我会不会让这丫头误会了?她把我当成姓莫的,若非是对我动了真情,那该如何是好?他想罢咬牙大恨,禁不住抬手打了自己两记,暗骂自己是天底下第一大混蛋,他绝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本来他要等着云烟醒来和她相认,给她个惊喜,但此时他又改了主意,如果不是自己多虑,他想要以姓莫的身份让云烟彻底断去这个念头,他叹了口气,复又将假面戴在面上喃声念叨:“死丫头!姓莫的带你离开这里,然后去找你哥!

    他抱起云烟走出石室。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