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章节字数:3079  更新时间:07-09-21 1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S城的钟楼上,时钟敲响了第十二下。

    冬日午夜的街道,有些冷清,只是街道尽头的一家咖啡馆外依然灯火通明,刺耳的警笛声打破了夜的安宁。

    “尸体什么时候发现的?”一个警官模样的人询问目击者。

    “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多,我正准备关店门时,就听到外面有什么东西重重地倒在地上,出来看时,他就已经躺在这儿了。”咖啡馆老板仍是有些惊魂不定的样子。

    “嗯,稍后麻烦你跟我们回警局做一份详尽的笔录。”

    “呃,好。”

    “警长,又是金针。”一旁拍摄现场的民警走上前,递上刚刚拍好的证物,口气略略有些不安,“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起金针杀人案了”。

    警官模样的人走上前,低头看了看那个委顿在地的中年男子,他双眼圆瞪,目眦尽裂,显然死前十分的痛苦。在他额前,赫然钉着一枚金针,尚未干涸的血珠顺着金针一滴一滴地滑落。

    咖啡馆的拐角暗影处,一个身量娇小的身影晃了一下,便匆匆离开了。

    有一道光束不经意掠过她的脸颊,嘴角微扬,在她的左脸之上,一块焦黑色的伤疤令人心惊。

    S城刑侦警察大队办公厅内烟雾缭绕,幻灯片上来回播放着几起相同的凶杀案。

    “现场几乎毫无痕迹可循,但据法证科同事检验,被害人额前所钉的金针,直接损坏了人的大脑神经中枢,直接导致被害人死亡,该凶器的材质十分普遍,与普通的绣品针并无什么区别,但手法却是不简单,能够如此准确地认出人体穴位,并以此来杀人,凶手及有可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金针杀人案的主要负责人,刑侦大队的副队长陆警官皱眉分析道。

    “三起凶案的被害人可有什么关联?”

    “昨天在档案库里,我发现了一件十五年前的旧案,十五年前,S城服装业的龙头老大风图集团的创使人南宫文远别墅失火,南宫文远及其夫人,连同别野内的仆佣十余人皆葬生火海,唯有南宫文远九岁的幼女得以逃生,南宫文远死后,当时与南宫文远一起创建风图集团的赵格、顾龙飞、曹建南,以及司徒助接手风图集团,成为掌管风图集团实权的四大股东。之后,司徒助收养了南宫文远的遗孤,当时年仅九岁的南宫灵,并送其赴美留学。”点了烟,陆警官缓缓分析道。

    “顾龙飞?昨晚咖啡馆门口的被害人便是顾龙飞啊!”有人插嘴道。

    “对,而且与此案作案手法一致的另两个受害人便是赵格和曹建南。”陆警官点头,道。

    “风图集团的四大股东一下子去了三个,最大的受益人不就是剩下的司徒助?”

    “就目前来说,他的嫌疑的确最大。只是……”陆警官切换到下一张图片,图片上一个年轻女子右侧面,巧笑俏兮,身量娇小,脸颊上还有个小小的酒窝,十分娇俏可爱的样子,“她便是当年南宫家那一场大火中唯一幸存的孩子,南宫灵,她于半年前回国,目前担任风图集团亚洲区的行政副总裁。”陆警官低头狠狠灌了一口咖啡,又道,“当年那场火灾,现在看来,疑点甚多,但当时不知怎么就被积压了下来。”

    图片又切换到下一张,刑侦大队办公室内的几名办案民警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凶杀案不是没有见过,甚至是腐烂程度极其严重的场景他们都见过,但见到图片上那张脸,他们仍是不禁感到略略有些动容。

    “南宫灵的正面照。”陆警官低头吸了口烟,道,“……是那场大火留下的”。

    图片上那个女孩,右脸巧笑俏兮,左脸却是一片狼藉,灼伤的疤痕从左脸延伸到颈部,令人目不忍视。

    那样一个九岁的孩子,带着那样一张脸,独身一人在美国,该是如何度过那漫长的十五年?

    “长官,你的意思是这极有可以是仇杀?”

    陆警官微微皱眉,“我已经联系国际刑警帮忙调查南宫灵。”

    “长官,美国三番区的特级传真。”门外,有人报告。

    “进来。”陆警官看了一下传真的文件,神情凝重了起来,“美国三番区2004年至2005年间,共发生七起同类金针杀人案,但被害者并无共同特征。”

    “南宫灵留学时便居住在美国三番区?”

    “糟了!若凶手真是南宫灵,司徒助岂不危险?”

    “不会吧,司徒助毕竟于她有养育之恩呢。”刚从学校毕业的小李有些不敢置信地道。

    “若司徒助果真与十五年的纵火案有关的话,南宫灵必不会放过他。”

    “的确如此。”将手中的烟头掷入烟灰缸内,陆警官站起身来,“迅速申请逮捕令,请南宫灵回刑侦大队来协助调查。”

    “是。”

    “等这个案子结束了,大家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看了看表,已经凌晨四点多,打了个哈欠,陆警官笑道。

    “是!”大家立刻精神抖擞了起来。

    凌晨的雾气很重,刚刚晨跑结束的南宫灵一身简便的运动装,随意拭了拭额前沾染的雾气,进了一栋十分豪华的别墅。

    “灵儿。”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南宫灵下意识地回头,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站在她身后。

    “干爹,你吓到我了。”见是司徒助,南宫灵笑了起来,右脸甜甜的酒窝若隐若现,“刚刚路过张记的时候,我顺路买了早点回来,张记的小笼包,十多年没吃了,味道还是一样没变呢……”

    话音未落,腹部却突然感觉一阵刺痛,南宫灵笑容僵在唇边,纸袋从手中滑落,左手下意识地摁在腹上,一片粘稠的殷红。

    左手指尖的金针微微一闪,眼中杀机尽现,只是最终迟疑了一下,南宫灵咬牙后退一步,抬头看向那个仍是一脸慈祥的老者。

    “哈哈,你不是要报仇吗?你不是要寻那紫云匕吗?你这个丑八怪”,司徒助大笑起来,眼睛布满了血丝,“我就如你所愿!”

    南宫灵腹部一阵绞痛,忍不住单膝跪倒在地,咬牙低头看向刺入自己腹中匕首,那匕首柄上系着一根细细的金色链子,柄的两面皆镶着一枚八面菱形的紫色晶石,暗红的血沾染在那精致的匕首之上,发出幽暗诡异的光彩。

    “顾龙飞是你杀的吧、赵格死了,曹建南也死了,下一个就是我了吧!想不到当年那不足九岁的黄毛丫头,而今竟是如此的心狠手辣,早知今日,当初合该斩草除根!”司徒助笑得有些疯狂,“十五年了,只要想起你这张脸,我就要做恶梦,终于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南宫灵怔怔地看着没入自己腹间的紫云匕,眼里涩涩的,却是什么也没有,紫云匕,那是南宫家的家传之物……传说紫云匕上所镶嵌的紫色晶石是当年女娲补天所用的五彩石炼化而成,乃是天界之物,有非同寻常的能量。但父亲在时,紫云匕也仅只是一把传世的古董而已,并无发现有何异于寻常之处。

    当年那一场大火,吞噬了她南宫家满门,那本该被大火烧成灰烬的紫云匕此时却出现在司徒助的手中哪……南宫灵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凄凉,左脸的灼痕微微皱起,满面狼狈,满面凄然。

    幼年那一场火海的梦魇,父母拼却自己的性命将自己护在怀中,消防队员赶到时,父母那被火烧灼得焦黑的脸庞她至死难忘!而她,也留下终身难以磨灭的伤痕……只可惜,顾龙飞他们一手遮天,那样惨烈的一场纵火杀人案,最后竟只是不了了之。

    为了复仇,她不惜与恶魔结盟,在美国的十五年,“御影”杀手无名岛集训就花了她十年。在美国的最后一年,她为美国的杀手组织“御影”卖命,连杀七人,才赎回自己的自由之身。

    杀了赵格,杀了顾龙飞,杀了曹建南,原以为恶梦已经过去了,却独独对司徒助下不了手……呵呵,终究,她还是妇人之仁。

    四周,不知何时燃起了雄雄的大火,

    火光映衬着她的脸,半边天使,半边魔鬼。

    “烧!烧啊!烧死了,同归于尽,一了百了!”司徒助已然疯癫,在火中手舞足蹈,火渐渐蔓延到了他身上,他大喊大叫了起来,在火中四处逃窜,最终被大火吞噬……

    有火苗爬上了南宫灵的衣角,腹部的伤令她无法动弹,仰面躺下,她左手轻轻覆上刺入她腹间的那紫云匕,生又如何?死又如何?罢了。

    火苗渐渐爬上她的肌肤,空气中满是奇怪味道……和燃烧着的“哔剥”声……

    悲剧,从十五年的火海中开始……于十五年后的火海中结束。

    宿命吧。

    烈火焚身的痛楚,南宫灵发誓,再不要再承受一次……

    陆警官和警员带着逮捕令赶到时,那栋曾经风光一时的豪华别墅,已然化为灰烬。

    第二天,S城各大报纸有了头条:风图集团现任董事长司徒助与前董事长独生女南宫灵葬生火海……起火原因不明,曾经风光一时的风图集团被收购解体。

    ……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