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章节字数:3754  更新时间:07-09-21 19: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将那具尸体拖到床上,盖好被子,南宫灵转身,微微一惊。

    那叫福安的男子竟然就站在门口!

    他究竟看到了多少?他是那女人的同伙吗?

    手指微微绷紧,将手中仅剩的一枚绣花针凝于指尖,眼中寒光一现,指尖的绣花针正要射出之时,福安竟是微微红了脸,“我饿了。”

    什么?

    南宫灵微微一愣,有些转不过弯来。

    “娘说锅里有粥,可是……”福安微微皱眉,有些委曲地道,“我找不到厨房了……”

    南宫灵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他在玩什么把戏?

    “许姑娘……”

    “抱歉,我对客栈内的路并不熟。”南宫灵面无表情地开口,声音有些冷硬。

    见她如此,那福安竟是脸色微微一白,后退了一步,仿佛挨了骂的孩子一般。

    “少爷!少爷,你怎么在这儿啊!”身后,有人急急地道。

    南宫灵微微皱了皱眉,糟糕,人越来越多,她怎么脱身?

    “少爷,厨房在后院,你怎么跑客房来了啊。”那店小二一般打扮的少年道。

    “哦,谢谢。”福安点头,道谢,然后走了出去。

    那店小二站在原地,微微摇了摇头。

    “对不住啊许姑娘,少爷自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烧糊涂了,醒来便一直如此,十几年了,只长个子不长脑子。”那店小二一脸的惋惜,“福安如此家业,孤儿寡母,少爷又是个傻子,后继无人哪!”

    傻子?如此说来是那女人杀了真正的客栈老板娘,然后易容冒充来取那许烟霏的性命,而福安并不知情?

    “麻烦小哥告诉上官公子,我已经准备好,可以出发了。”微微一笑,南宫灵道。

    那店小二呆呆看了她许久,才回过神来,转身走了去。

    南宫灵转身,看了一眼床上微微凸起的地方,便轻轻带上房门,离开了房间,准备去楼下大厅等上官枫一起离开,前往上官堡。

    路过厨房的时候,厨房里掌着灯,福安坐在门口捧着碗,正舀了粥要往口中送。

    绿豆粥?

    “娘说锅里有粥……”福安的话在耳边响起,南宫灵微微一怔,粥中已被下了毒,那女人,连傻子都不放过么?

    她忙快步跑上前,一把夺下福安手中的粥碗。

    “许姑娘?”福安微微一愣,抬头看着她。

    南宫灵抬手便将手中的粥碗扔于地上,笑了一下,“对不起,手滑了”。

    见她笑,福安低头抿了抿唇,小声地摇了摇头,“没有关系”,正说着,他的肚子却咕噜噜响了起来。

    福安立刻红了脸,头更低了。

    没有再看他,南宫灵漠视心里的一丝怜悯,转身便去大厅。

    他那么傻,何时才能知道他娘其实早就已经死了?他已经是个孤儿了。

    只是,她已经自顾不暇,没有多余的同情心去关照别人了。

    到大厅的时候,上官枫已经在大厅外等着。

    “上官公子。”南宫灵轻声唤道。

    上官枫转身,咧了咧嘴,对于这个称呼没有再表示异议,“走吧,趁夜赶路,估计明天正午到达上官堡。”

    “嗯。”南宫灵故作温顺地微笑,跟着上官枫出了客栈。

    门口,早已有店小二牵了两匹马在门口等着。

    看着眼前那喷着响鼻的高头大马,南宫灵不自觉地眼睛微微一亮,好一匹千里名驹,全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性子很烈呢,哦?连马鞍都没有加,看样子有人想为难她呢,南宫灵上前,边想边给白马顺毛。

    只是那许烟霏能够一路骑着这匹马到幸福客栈,看来也不是如表面那般的柔弱吧,只可惜红颜命薄,最终还是命丧火海,由着她南宫灵来霸占着这副皮囊了。

    微微咬唇,南宫灵庆幸自己也算是个骑马运动爱好者。

    轻轻拍了拍那白马,南宫灵翻身上马,动作俐落漂亮,那白马站在原地抖了抖尾巴,竟是没有发飙。

    抱了那马脖子,南宫灵微微扬唇,忽然想起了在美国时曾收养的一匹名种马,马是灵性动物,你待它好,它自然知道。

    上官枫怔怔地看着那白马乖乖地任由南宫灵搂着脖子亲热,嘴角不由得微微抽搐,果然这匹马“好色”,他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收服的马耶,居然这么快就叛变!当初去许府接许烟霏的时候,他可是特地带着这匹刚驯服不久的烈马去的,本想给那许烟霏一个下马威,却不料这女子看起来柔柔弱弱,面对这高头大马,竟是毫不胆怯……

    再度暗叹,上官枫翻身上马,狠狠拍马扬鞭。

    南宫灵抬头看他远去,忙拍了拍那白马,跟了上去,只是心里有些空,终究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那客栈。

    月光下,“幸福客栈”四个朱漆大字微微透着寒,不复初见时的温暖。

    那个傻傻的福安,以后该怎么办?

    一路之上,上官枫都是抿着唇不曾开口,只顾策马赶路,南宫灵几次开口想询问一下自己的处境都无从入手。

    一路颠簸,南宫灵的手心渐渐渗出汗来,该死,莫不是她这灵魂还不适应这躯壳?

    白马似乎感觉到她的不适,渐渐放慢了速度。

    等上官枫发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南宫灵已经落下好大一段路来。

    寒着一张脸,上官枫策马折返。

    “枉我还以为许小姐并非如外界传言那般娇弱,却原来……”骑在马背上,上官枫围着南宫灵打转,声音颇有些不屑。

    南宫灵强打起精神,抬头看他,弯了弯唇,笑,“烟霏令上官公子失望了。”

    “不过见许小姐为在下针灸刺穴的时候,倒是厉害得很。”上官枫下马,伸手,眼中略略带着疑虑。

    南宫灵微微垂下眼帘,撑着他的手下马,站稳了脚步,“烟霏自小学过学理,只是不精。”

    “今晚就在此休憩,明早再上路罢。”上官枫也不搭言,“我去捡些柴来生火。”

    南宫灵看着他在附近拾柴,便微微闭上眼养神,脑中却满是那场大火,然后便是福安红着脸的样子。

    正闭着眼,那白马却突然嘶鸣一声,南宫灵灵感觉浑身一寒,多年的杀手经验告诉她,有危险。

    缩在袖中的手微微一紧,南宫灵猛地睁开双眼。

    四周竟然什么都没有,白马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再看时,上官枫已经生了火,在火堆旁坐下,手中抓着不知何时抓来的兔子,正血淋淋地剥着皮。

    火光微微照着他俊秀的面容,南宫灵微微眯了眼看他,他竟没有查觉出刚刚有人跟着他们?还是……他知道却不说?

    没有人是可以相信的,南宫灵深信这一点。

    这是她以死得来教训。

    因为南宫灵身体不适,他们直到第二日傍晚才到达上官堡。

    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再也无人跟踪。

    南宫灵仰头看着眼前的古堡,不由自主地跳下马来,怔怔地有些挪不开眼。好一座威严的古堡!就好象在现代看到的那些古代建筑一样,不!比起那些经过后世人为雕琢修饰,挂着“XX遗址”牌子的古建筑,眼前这座充满着威严气势的古堡更显得令人心惊。

    整个堡身都由一块块大约百来斤的大理石筑成,气势恢宏,前门正中挂着一块墨黑的长匾,上书“上官堡”三个赤金的大字,字迹龙飞凤舞,苍劲有力!在夕阳的余辉下,令人忍不住心生敬畏。

    正想着,沉重的石门打开了。

    “少爷。”老管家恭敬地躬下腰,让下人牵走了马。

    “我们进去吧。”上官枫看向南宫灵。

    “等一下!”南宫灵却是追上那白马,抱着马脖子不肯放手,“小白我要亲自伺养!”

    “这……”,老管家为难地看了一眼上官枫。

    而站在一旁的上官枫却是差点没被自己的唾沫给呛死,小……小白?!她居然叫那匹脾气古怪的烈马小白!怎么听都很像在叫一条狗啊!

    而此刻的小白呢,丝毫没有感觉到上官枫为它打抱不平的心情,正亲呢地靠着南宫灵打着响鼻,十分乐意的模样。

    “算了算了,你想养就养吧,随便你了……”上官枫一脸的无力。

    南宫灵弯了弯唇,唉,可惜不能把小白带回二十一世纪,否则一定很赞!要知道,像这样名贵的马在二十一世纪早就绝种了耶!

    “走吧。”上官枫摇了摇头,叹着气向堡内走去。在遇到这许家小姐之后,他都是在不可思议和惊吓中度过的,真不知那女人是个怎样的怪胎!

    南宫灵忙拍了拍小白的脖子,牵着心爱的小白跟上了上官枫。

    一路走过,亭台楼阁,当真是风景如画。

    南宫灵暗暗讶异,身为风图集团的副总裁,她并非井底之蛙,只是这上官堡,无一处不透着十足的霸气。

    “彭叔,我大哥呢?”上官枫奇怪地问,许烟霏是他的新娘,由他这个弟弟去接已经很奇怪了,现在新娘来了,他自己又不见了踪影。

    “少堡主吩咐许小姐先住在东院的客房,成亲事宜等过了这阵子再说。”彭叔尽责地回答,彭叔是上官家的老管家,他也曾服侍过老堡主,一直都是尽忠职守,忠心耿耿,将上官堡打理得井井有条。

    上官枫看了一眼许家小姐,大哥从小脾气就孤僻古怪,就连他这个弟弟都从不与之多话,看来这许小姐注定要守活寡了。

    更何况,下月堡中还有一场武林盛事,看来大哥是无暇顾及这美娇娘了。

    “哦,对了,你从许家带来的丫环呢?”上官枫忽然开口。

    南宫灵微微一怔,从火海生还,她未见有什么丫环来认她这主人哪?

    “火海里走散了,大概……”微微低头,南宫灵忙出一脸的哀戚。

    “许小姐莫伤心”,彭叔忙道,拉过站在身旁的一名小丫环,道,“既然进了上官堡,自然有上官堡的丫头服侍着,以后就由她来侍候小姐吧。”

    南宫灵止住哀戚,抬头。

    “小姐,我是兰儿,以后您的起居饮食由我侍候,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一直垂首静立的丫环忙低头轻轻地开口。

    南宫灵这才注意到那站在自己面前的小丫环,容貌十分的清秀可人。

    “带小姐去东院客房吧。”上官枫轻声吩咐。

    兰儿眸中带笑地看了一眼上官枫,随即娇羞地低下头去,小女儿家的娇态毕露,随后莲步轻移,带着南宫灵往东院而去。

    南宫灵了然地看着这一幕,没有多言,便随着兰儿往东院而去。

    看来她那未婚夫婿对她兴趣不大呢,竟是让她住客房。

    “兰儿,你多大了?”一路走着,南宫灵柔柔开口,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十七。”兰儿恭顺地低头回答。

    “哦,这么小啊?”天哪,她该不会被告使用童工吧。

    “咦?”兰儿抬头,“小姐不也只有十七吗?”

    “我?”南宫灵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想起这许烟霏大概也只有十七岁而已,二十四岁的灵魂,十七岁的身体,多荒谬的事啊,居然在她身上发生了。

    “小姐,你怎么了?”兰儿见南宫灵心不在焉,担心地问。

    “哦,没事,只是有些想家而已。”南宫灵摇了摇头,回过神来,笑道。

    走过几处回廊,便到一处僻静之所,上书三字,“秋水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