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章节字数:5176  更新时间:07-09-21 19: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鬼堂

    “任务完成了吗?”一个戴着黑色铁皮面具的人背对着门,开口。

    他全身都笼罩在黑色的斗篷中,让人猜不出他的年龄,只能由身形猜出他是名男子,但他的声音内敛而浑厚,由此可断定这人的内力肯定不弱。

    “对不起……”刚刚那个黑衣人此时匍匐在铁面人的脚下,颤抖不已。

    “嗯?”铁面人声音微微扬起。

    “堡内似乎隐藏着其他高手……”,黑衣人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还在流血的手臂,“啊!”痛呼一声,血更快地涌了出来,而黑衣人手臂上的银针已被铁面男子拔出。

    “以前有看到过类似于这种的暗器吗?”铁面人不顾黑衣人已疼得面若死灰,只是端详着手中犹带着血迹的银针,冷冷地问。

    “没……有……”黑衣人咬牙说着,脸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看来还真不能小看上官彦那小子,他居然背着我安排了高手在堡内,而我,居然没有发现……”铁面人没有温度地说着,冷眼看着黑衣人痛得脸色煞白,过了半晌才出手点穴止住了他不断流出的血。

    “谢谢……爹……”黑衣人说完,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这是给你的一点小惩罚,倘若下次再失手,就别怨我手下无情。”铁面人冷冷地看着他,“如果你不是我儿子,早就死了一百回了。”说完,拂袖而去。

    屋内,惟剩下黑衣人倒在冰冷的地上,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

    许久,他苍白的唇吃力地动了动,“做你的儿子,是我的恶梦……”

    南宫灵出了竹林之后,又拐回了假山旁,找出刚刚放在这儿的短剑,藏在袖内,而后向东院秋水阁而去。

    一路上,南宫灵一直在思索着,她在上官堡内发现的黑衣人和短剑究竟是怎么回事,“鬼堂”又是怎么回事呢?

    “小姐,你怎么又溜出去了,太不讲信用了吧。”是兰儿的声音,口气中满是不满。

    南宫灵忙抬起头,奇怪,因为彦那家伙的提醒,她今天已经早回来了,按理说这会儿兰儿应该正悄悄地和上官枫郎情妾意啊,怎么会这么早回来?

    “上官枫呢?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抿了抿唇,南宫灵顾左右而言其他。

    “他失约了,没有来。”兰儿回答,眸子微微黯了黯,眼中有着掩不住的失望。

    “什么!他居然敢胆放你鸽子!”南宫灵一脸的不满。

    “放……鸽子?”兰儿吓了一跳,不解地重复。

    “啊?”南宫灵见兰儿一脸的问号,才想起来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兰儿压根儿不懂她在说什么,“呵……呵……我是说,上官枫会不会去放鸽子了……”南宫灵嘴角抽搐了一下,扯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很烂的借口。

    “小姐,你在胡说什么啊,是不是发烧了?”兰儿有些担忧地上前探了探她的额头。

    “没事没事,我没事,你如果不舒服,你先去休息吧。”不管怎样,总算成功地挠开了兰儿的责问,南宫灵吁了口气,摆了摆手道。

    “哦。”兰儿轻应,有点魂不守舍地进了屋子。

    看着兰儿有些魂不守舍地走进屋子,南宫灵暗暗奇怪,上官枫那么在乎兰儿,怎么会失约呢?

    “许小组”,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

    南宫灵忙回过头,是那个老管家彭叔,他来干什么?自从那一次刚到上官堡以后,她就再没见过他。

    “哦,我是来看兰儿的。”彭叔似乎看出了她的疑问,忙解释道。

    “兰儿?”南宫灵越发奇怪了,他来看兰儿?为什么?

    “爹!”兰儿从屋里探出头,欣喜地唤了声,跑了出来。

    兰儿的喊声解决了南宫灵心中的疑问,原来他们是两父女呀!

    “兰儿,我来看看你,顺便给你带了件新衣衫!”彭叔将一直拎在手中的布包递给兰儿,转身看向一脸不解的南宫灵,“让小姐见笑了,虽然我们都是堡内的奴仆,但上官堡这么大,堡内的仆役们都各司其职,一年也见不上两次面,这不,我寻思着兰儿的衣衫快都旧了,这又快过年的,忙给她送衣衫来了,要不也太寒掺了不是。”

    “嗯,真是难为你了。”南宫灵笑着点头,有些落寞地看向捧着衣服兴高采烈的兰儿,兰儿真幸福,有一个真心疼她的上官枫,还有这么慈爱的父亲,而她,似乎什么都没有呢。

    “小姐,我想您这大过年的背井离乡,身边也没个亲人,在给兰儿买礼物的时候,就也给您准备了一份……”说着彭叔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

    南宫灵怔怔地接过木盒,轻轻打开,是一枚并不贵重但却十分精致漂亮的珠花!

    “呃……我想是我多虑了,以小姐的身份是什么都不缺的,瞧我送的这寒酸的东西!”彭叔见南宫灵一直发愣,忙说着,上前就要取回木盒。

    “不!我很喜欢,真的很喜欢”,南宫灵将木盒抱在怀里,眼眶微微有些湿润,“谢谢你,彭叔”。

    “小姐喜欢就好,便宜东西,不值什么钱的。”彭叔见南宫灵反应这么大,有些无措地搓搓手,呐呐地道。

    “不要一直站在寻那儿,进屋坐吧。”南宫灵抬头微笑着开口。

    “不用了,小姐的闺阁,我们这种人是进不得的。”彭叔忙连连摇头。

    “那你等会儿!”南宫灵忙走进房里,取了些银子,塞进彭叔怀里。上官堡倒是大方得紧,每月给她这未进门的媳妇的例银,倒是多得令人乍舌,但在上官堡内吃穿用度皆有人打点,似乎没有什么地方需要花钱,这些银子便也只是无趣时拿来把玩把玩而已,完全失去了钱的价值。

    “拿着吧,多买些年货,过年的时候我会让兰儿回去陪你的。”南宫灵将银子给了彭叔,退开几步,笑道。

    这些银子与其留在秋水阁发霉,还不如拿给需要用的人好了。

    “那,真是谢谢小姐了。”见推辞不过,彭叔也就收下了,回头嘱咐兰儿,“兰儿,好好侍候小姐,我先回去了。”

    “知道了,爹。”兰儿答应着,见彭叔走远了,忙兴高采烈地回屋试新衣衫去了。

    南宫灵也进了屋,打开木盒,对着镜子将珠花戴在头上,回头喊兰儿,“兰儿,漂亮吧?”说着,得意地露齿而笑,甜甜笑出一对酒窝。

    “嗯,漂亮!”兰儿将新衣叠好,走到南宫灵身后,看着镜中的她道,“小姐,你有那么多名贵的首饰,平时都不喜欢戴,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我爹买的这不值钱的珠花呢?”

    “因为……”南宫灵灿然一笑,“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小姐……”兰儿有些鼻酸,小姐的样子竟然有些可怜。

    “我没事,兰儿,你知道上官枫那家伙究竟干什么去了?”南宫灵打起精神来问道。

    “不知道,我也好久没有看到他了。”兰儿嘟起嘴儿,有些不开心。

    对于上官枫的事,兰儿也没有瞒着南宫灵,因为兰儿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行为举止有些奇怪的小姐了。她从来不会冲她发脾气,也不会摆架子,而且她几乎什么事都不用她做,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害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南宫灵却是微微皱起了眉,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上官枫究竟去哪儿了?

    不知为何,这一整天,南宫灵都有些心神不宁。

    终于熬到太阳下山,南宫灵早地进了竹林,却没有看到那亭中的熟悉身影,他没有来,为什么他没有来?南宫灵有些生气,这个家伙,明明是他自己要她来的,现在自己又不见人影,真是可恶的家伙。

    南宫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仿佛被下了魔咒一般,只要那家伙一句话,她就在亭子里傻傻等了一个晚上。

    可是,他没有来。

    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有胆子放她鸽子!别让她再见到他,否则见他一次打他一次,南宫灵磨着牙狠狠地发誓。

    南宫灵并没有惊觉那个只见过两次的男子,此时已经能够左右她的心绪了。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南宫灵才带着一脸的疲惫,缓缓回去东院。

    “小姐,你怎么才回来呀!”才踏入东院,南宫灵便看到兰儿火急火燎地冲了出来,对她大呼小叫的,“不好了,出事了啊!”

    “出事?出什么事了?”南宫灵没什么兴趣地懒懒道,那个可恶的家伙,毁了她的美容觉,不行不行,她得回房补眠,好好睡一觉才行。

    “表小姐昨晚进堡了!”兰儿急得大叫。

    “表小姐?她也算是这里的亲戚吧,来这里有什么不对吗?”南宫灵不明所以地看着兰儿。

    “哎呀!”兰儿看到小姐一副蒙在鼓里的样子就着急,“表小姐和少堡主订过娃娃亲的,她喜欢少堡主!”

    “哦。”南宫灵凉凉地应了一声,打了个哈欠就要回房睡觉。

    “哦?”兰儿受不了小姐的迟钝,“你是少堡主的准新娘耶!不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好不好!”半儿急得直跺脚,小姐怎么就不能主动一点呢,进堡都快半个月了,她居然连少堡主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看兰儿这副要唠叨到底的模样,南宫灵知道自己的美容觉算是毁了,便干脆进屋去坐下,听任兰儿唠叨。

    只是兰儿的唠叨没有半句进了她的耳朵,南宫灵满脑子想的都是彦的事情,那个家伙,该不会死了吧,病死了?要不就是被杀手杀了?不,应该……不会吧,那个家伙功夫那么厉害,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就死吧,那是什么原因,让他昨晚没有来呢?

    兰儿见小姐坐在窗边只是发呆,压根儿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不由得叹了口气,拿起桌上未绣完的花样走了出去。

    刚出房门,兰儿就看到表小姐寒着一张脸,面色不善地冲着东院而来。

    “表小姐,表小姐,你不能进去,小姐还在休息呢!”门口兰儿焦急地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南宫灵,她有些好奇地站了起来,想看看那表小姐生得何等模样。

    “哼!知道我是谁,还敢拦我,表哥是我的,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自量力的家伙敢跟我抢!”如诗有些盛气凌人地大骂。

    真气人,趁着这回武林大会的机会,她好不容易求了师傅鬼崖子他老人家放她下山来看表哥,同师兄一路风尘仆仆赶来,却听到上官堡内居然有人在谈论表哥的婚事,简直是一派胡言,她才是表哥唯一的准新娘,上官堡的当家主母!堡主夫人!

    “表小姐,你真的不能进去……”兰儿慌忙拦住她,见表小姐如此杀气腾腾的模样,如果真的让她见了小姐,那么娇弱的小姐准会被她撕碎呢!

    “啪!”如诗反手一个耳光,“你是什么东西,滚开!”狠狠斥着,便将兰儿推倒。

    “住手!”一声喝斥蓦然传来,却因声音太过娇柔,没有任何威慑力。

    如诗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不由得微微一愣,那个女人太过耀眼,相形之下,她倒像是庸脂俗粉了,尤其是她的眼睛,那样弱柳扶风一般的娇弱女子,却有那么清澈明亮的眼神。

    可是,看她这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了,就算再漂亮又怎样,谁都没有资格跟她抢表哥!

    “小姐……”兰儿委屈地低唤,右脸颊上五个鲜红的指印在白晰的肌肤上更显触目惊心。

    南宫灵看着眼前那个摆明了是来找碴的女人,本来很烂的心情更为恶劣了。

    再看到兰儿红肿的脸颊,南宫灵眼神倏然变冷,隐藏在美丽外表下的噬血因子开始复苏,作为一名杀手,她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血的味道了。更何况,那个蠢女人居然有胆子在她心情最为恶劣的时候来惹她,还敢在她秋水阁伤人。

    如诗猛地看到她的眼神,不由得心中一惊,那样柔弱的女子,怎么能有那样凌厉的眼神!

    “你最好解释一下,你来秋水阁撒泼的原因。”南宫灵扶起跌坐在地的兰儿,顺便捡起掉在地上的绣品花样,声音平静得令人害怕。

    “我……我是表哥的未婚妻!”如诗胆颤心惊,却又强作镇定地回答。

    “那又怎样?”南宫灵轻视她的色厉内荏。

    “你……”见那女人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如诗瞪大了眼,又要撒泼。

    “兰儿,她用哪只手打你的?”南宫灵打断她的话,有些恶劣地笑着看向兰儿。

    兰儿迟疑了一下,虽然她是很想小姐替她出头,但小姐那么柔弱,万一表小姐撒起泼来,小姐一定会吃亏的,想着想着,兰儿便只是噙着泪,却不敢言语。

    南宫灵看着兰儿那一副受气包的模样,就知道这傻丫头一定在替她担心,她顺着兰儿的目光,看向了如诗的左手。

    白晰的手轻轻取下绣品上的绣花针,右手一抬,绣花针直直地射了出去。

    “叮”地一声,如诗右手中指上的白玉戒指被击得四分五裂。

    南宫灵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轻轻拉着握在手上的丝线,拉回了飞出去的绣花针。

    如诗一下子呆在原地,不敢动弹。

    “哇!小姐好厉害!”兰儿回过神来,忘了脸上的疼痛,拍手大叫。

    “还不滚!”南宫灵冷冷喝斥。

    毕竟在上官堡,给她一点教训就好,不能真的伤了她。

    如诗一下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这个女人凭什么对她大吼大叫的!

    “小姐,她在瞪你耶!”见识了小姐的手段,兰儿赶紧卖乖的开口。

    “她用哪只眼睛瞪我了?”南宫灵轻笑着眯起眼,兰儿那丫还真是可爱得紧呢,不过,也活该这女人倒霉,今天她正好心情不爽,就拿她来顺气好了,谁叫她自动送上门来!

    “你!”如诗又怒又怕,举起手就想扇兰儿的耳光。

    南宫灵美眸微眯,水袖轻扬,绣花针便直射向如诗,迅速在她抬起的那只手背上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如诗猛然噤口,吓得无意识地轻抚手背上渗出的细小血珠。

    “这是给你的教训,以后再敢动我的人,后果便不止如此了,还不快滚?”南宫灵挑眉,冷声道。

    如诗吓得提起裙摆转身就跑,害怕那个恐怖的女人再用绣花针来射她,一路小跑到门口,又不甘心就这么狼狈地逃走,又转过头来,边哭边大喊,“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瞧!”

    “我等着。”南宫灵冷笑地看着她消失在门口。

    “小姐,我好崇拜你哦!你好……‘酷’!”兰儿痴痴地看着南宫灵,想了半天,才想起小姐教她的这个形容词。

    冰冷的眼神转暖,南宫灵回头看向一脸陶醉的兰儿。

    “得了,别吹了,回屋吧,脸都肿成什么样了,我拿些药给你擦吧,要不然被你枫哥哥看到,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南宫灵轻笑着将红了脸的兰儿拉进屋。

    “小姐,我们这样,表小姐会不会太可怜?”将脸儿仰起,兰儿让南宫灵替她抹上消肿的药,忽然道。

    “有些人,只有告诉他你有多厉害,他才不敢再欺侮你。”南宫灵没什么表情地淡淡开口。

    “小姐,你也被欺侮过吗?”看着小姐,兰儿忍不住开口。

    “笨蛋,我已经很厉害了啊。”南宫灵笑了起来。

    “嗯。”兰儿轻笑,心里却有些怜惜,小姐那样玉一般的人,也被人欺侮过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