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章节字数:5117  更新时间:07-09-21 19: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入夜,南宫灵又悄悄溜进了竹园。

    居然!居然!他居然又不在!南宫灵握了握拳,那个家伙,居然有胆子再一次放她鸽子!

    “咻!”一枚飞镖突然射来,打断了南宫灵沸腾的怨气。

    “谁!”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杀意,南宫灵快速躲进一旁的石桌后。

    月光冷冷地照射着竹林,一阵风吹过,竹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四周一片寂静。青竹的影子在地上婆娑起舞,仿佛一张张狰狞恐怖的鬼脸,诡异异常。

    又一排暗器飞来,南宫灵有些慌乱地侧身躲过。

    彦为什么没有来,他会不会已经出事了?脑中不断地想着彦苍白着脸的模样,南宫灵应付那些毒镖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一柄长剑冷不丁地向她袭来,南宫灵慌忙站起身,她是怎么了,被保护得太久,丧失了杀手的本能了吗?从前那些死在她手上的人知道了,一定会笑话她这软脚虾!不行,她必须冷静下来!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南宫灵抬头冷冷地打量那柄剑的主人。

    是一个身着夜行衣且以黑巾蒙面的人,从他的身形看,可以断定是名男子!

    “藏头露尾不敢见人么?”南中灵冷冷地讽道。

    “少废话,交出紫云匕!”那黑衣人刻意压低了嗓音开口。

    南宫灵微微皱眉,居然这么快就知道紫云匕在她手里了?虽然他刻意压低了嗓音,但她却觉得眼前这个人似乎似曾相识。

    他……为何想要得到紫云匕?紫云匕中,有什么秘密不成?

    “交出紫云匕可饶你不死!”黑衣人再度开口。

    “有本事自己来取!”南宫灵说着,甩出一排银针,趁着黑衣人躲闪之际,拔腿便跑。

    鬼堂

    “紫云匕到手了吗?”铁面人看着跪在他脚边的黑衣人道。

    “没有……”,黑衣人低头,“她的功夫很是奇特,看不出何门何派。”黑衣人看向自己又中了银针的伤口。

    铁面人不再说什么,只是出手给他疗伤。

    “主公……”黑衣人诧异地抬头,他为何不处罚他?

    “这一次你做得很好,只要得知紫云匕真的是在那个女人手中,下一次一定可以得手。”铁面人的声音因为兴奋而微微有些颤抖,“只是想不到上官彦那个小子竟然可以一直支撑到现在没有放弃!那个家伙近年来愈发的另人琢磨不清了,竟然还以盟主之令召集了武林各派在上官堡,不知在图谋些什么,但现在……紫云匕在这女人手中比在上官彦手中拿起来要轻松多了……呵呵,我倒要看看他们如何的反目成仇……”

    闻言,一直跪于地上的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没有开口。

    拖着一身的疲惫,南宫灵回到东院。

    不知那黑衣人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而且这一次,目标居然是她耶!真倒霉,南宫灵苦皱着眉,她这初来乍到的,不知无意中招惹了哪方尊神。

    “小姐,你可回来了!”兰儿正站在门口,一看到南宫灵忙上前,“小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兰儿担心地看着南宫灵一脸的憔悴疲惫,绣花鞋都磨破了,裙子也划破了几个洞,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

    “没事。”南宫灵淡淡地回了声,“你怎么站在门口?”

    “小姐,你忘了,今天是表小表约你比试的日子呀!”兰儿一脸的跃跃欲试。

    南宫灵抬头,可不,她只顾着逃跑,这都快正午了,还有一场无聊至极的比试在等着她呢!

    “帮我打盆水梳洗一下去赴约吧!”南宫灵因太阳的直射不舒服地闭了闭眼,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进了屋。

    眯眼瞌睡,南宫灵由着兰儿当她是尊布娃娃般摆弄装扮。

    “小姐,醒醒。”兰儿细细的声音掩不住的兴奋。

    南宫灵“嗯”了一声,睁开眼抬头看向铜镜中的自己……嘴角抽搐数下,终于认清铜镜里那个貌比花娇的女人是她自己……

    “漂亮吧?!”兰儿的眼睛亮闪闪的,仿佛等着主人夸奖的小宠物。

    南宫灵头疼地抚了抚额,笑,“嗯,漂亮极了。”漂亮得……都不像她南宫灵了……

    精致的妆容,华贵的衣饰,此时的她精致漂亮得仿佛是那被摆在橱窗里瓷器娃娃一般……不真实。

    “嗯嗯,小姐一定会艳压群芳!”兰儿兴奋得直点头。

    南宫灵只感觉头在一抽一抽地疼……

    由兰儿陪着一路走到练武场,南宫灵的头痛得更厉害了。

    “兰儿,今天……堡内有什么盛事吗?”犹豫了一下,南宫灵还是开口道。因为一路走过,除了人,还是人!

    奇异的衣着,各样的兵器,探究的目光。

    一向有些冷清的上官堡突然间变得如此热闹……她还真是不大习惯。

    “咦?小姐不知么?今日是武林大会的第一天!”兰儿一脸天真地道。

    南宫灵听了差点没厥过去,那个表小姐在想什么?居然……选在这么一天……

    如诗一大早就吩咐了彭叔布置赛场,她就是不甘心被那个女人比了下去,那女人美则美矣,但她的闺中之活未必就比她行。

    今日武林大会,在武林各大门派之前,定叫那女人颜面扫地,知难而退。

    “看来她是不战而败,不敢赴约了!”如诗看了眼正午的太阳,有些得意地对着在台下围观的仆役们道。

    “大白天的,这是谁在说梦话呢!”南宫灵远远地站在台下,抑住头疼,不冷不热地道。

    “是你!”如诗脸上一阵尴尬,“来了就好,比试开始吧。”她有些慌乱地站起身。

    “如何比法?”南宫灵缓缓走到台上,一阵头疼,她这是怎么了,看如诗的模样也不过就十六、七岁,她居然无聊到在这里陪一个小孩子玩过家家,唉!堕落啊!

    “要比,当然该比女子该会之事”,如诗笑着打量南宫灵,看她的模样也不像是个懂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厨艺女红的人!

    “嗯?”南宫灵等着看她玩什么花样。

    “比赛三局两胜”,如诗一脸的胜券在握,“第一局诗词,第二局琴艺,第三局便是厨艺。”

    半柱香之后,如诗已经将一首词写于纸上,字迹清秀。

    南宫灵暗暗皱眉,在那时代,她根本就懒得握笔,从来都是手提不离身的,更何况要她用毛笔写字?想都不用想,她的字肯定无法见人!

    “许烟霏,许烟霏……”被强行拉来充担评委的上官枫见许烟霏一直神游,却不见她动笔,不由得喊她。

    “你可要输了!”如诗轻笑,果然不出她所料。

    “第一局,如诗小姐……”摇了摇头,上官枫开始宣布第一轮比赛结果。

    那个“胜”字还没出口,南宫灵已经先开了口。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泄露,寂寞无人见,枕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圆行遍。”

    脸上带了一抹清幽之色,灵姿装模作样,以哀怨凄宛的声音徐徐道出这首词。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众人痴痴地听着她宛如天籁般的嗓音,傻傻地看着她如明月般的容貌,无语……

    南宫灵汗颜了一下,这首《永遇乐》可是名家之作,只不过他们这个朝代,作这首词的人还没出世呢!所以,就让她先沾沾光吧。

    愣了半晌的上官枫第一个回过神来,履行他评委的识责:“第一局,平局”。

    “第二局,琴艺比试,开始!”上官枫宣布,但是谁也没有发现他总是不自然地看向大厅,似乎在等待什么,似乎又在惧怕着什么。

    “第一下!”南宫灵开口,开玩笑,还琴艺咧,她可是一窍不通啊。

    “怎么,这一局要认输吗?”如诗不满刚刚她大出风头,道。

    “对,我弃权。”南宫灵勾唇一笑,爽快至极。

    台下围观的武林人士渐渐多了起来。

    “一平一负,你可要小心啊。”如诗笑了起来。

    话分两头,上官彦此时正在书房内查看各门各派拜会的书文。

    “吩咐下去,众掌门先稍事休息。”上官彦头也不抬地道。此次武林大会是他接任武林盟主以来第一次主持,想看他出错的人比比皆是。

    “少堡主,外面好像很吵。”彭叔进得书房,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上,状似无意地开口。

    上官彦并未抬头,只是礼貌性地轻应了一声,毕竟彭叔是看着他长大的。

    彭叔见他没有注意,便故意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一阵杂乱的声音随着风闯进了书房。

    上官彦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看着彭叔的背影。

    “彭叔,外面怎么了?”半晌,上官彦开口。

    “好像是表小姐在和什么人争执吧。”彭叔看着外面回道。

    “如诗?”上官彦站起身,走出门去,“那去看看吧。”

    彭叔见目的已达到,忙随着上官彦向练武场而去。

    练武场台上,南宫灵正和如诗比厨艺,大家看着南宫灵,都十分的讶异,因为她一没拿锅碗瓢盆,二没带油盐酱醋,只有一只圆盘、一袋面粉、几只鸡蛋和一小碟糖。

    拿齐必备品进厨房,如诗熟练地炒出了几个精致的小菜,装盘,上桌,一气呵成。

    而南宫灵呢,她把鸡蛋打入面粉,搅匀,蒸熟,又不知怎样制成白乎乎的奶油,将奶油涂在蒸好的蛋糕上,勾勒出各种形状的花纹,然后将水灵灵的樱桃勾嵌了上去,一只古人从未见识过的樱桃小蛋糕便成功诞生了,说来汗颜,她南宫灵也只会这一招了。

    ……因为,这是她的义父司徒助……最喜欢的。

    众人皆惊讶地看着那个他们从未见过的看上去很诱人的东西,它正散着阵阵香甜的气味。

    有人试着尝了一口,连连点头,于是众人一哄而上,将蛋糕吃得一点不剩,而相较之下,如诗的菜就逊色许多,泛人问津。

    这一局输赢再明白不过了。

    “哇,小姐好厉害!”一直在台下的兰儿拍着手大叫。

    “加一场,再加一场!”如诗咬牙道,“加什么由我来定!”

    上官枫看向南宫灵。

    南宫灵不可置否地看向别处,她为什么要接下这种幼稚到令她想拔腿就跑的挑战呢?

    更何况……是当着这么多人。自从她容颜尽毁之后,自从她开始干那杀手的行当之后,她便一直在刻意地躲避着众人的眼光,她便开始习惯在黑暗中生存。当着众人的面,如此这般被品头论足……她,当真不习惯。

    是因为她知道彦就是上官堡主,所以她不希望上官彦娶眼前这个骄纵到不行的女孩?还是……南宫灵不敢再想,她甚至不敢去想她留在上官堡的理由!

    “女红!加一场比试女红!”如诗突然想到,微笑着开口。

    南宫灵抚额,看来如诗大小姐的运气真的十分不好,她什么不好选,居然选女红?她南宫灵再不济,在那个时代对外公开的身份是风图服装集团的行政副总裁,兼任服装设计师……居然和她比这个?

    拿起绣花针,剪裁,缝制,三下五除二,一件令人叹为观止的火红色嫁衣便诞生了,比赛结果自是不必细说。

    “南宫?”上官彦走到练武场内,一眼看到了站在台上巧笑俏兮的女子。

    “表哥?”如诗惊喜地看着久未露面的表哥,走上前轻扯他的衣袖撒娇,“表哥,许烟霏欺侮我!”

    “许烟霏?”上官彦挑眉。

    南宫灵心里一沉,居然不敢看他清灵的眼睛,他会怎么想?

    他会认为她一直在欺骗他,既然堡内有人觊觎紫云匕……他会不会认为她只是为了得到紫云匕才故意接近他?他会不会因此讨厌她,甚至恨她?

    “这是怎么了啊?”一个带笑的声音突然响起,那个声音是,司无邪?!

    难得见到那个个性张狂表里不一的女子一脸胆怯地低着头不敢看向上官彦,司无邪不由得好奇地来看热闹。

    “师兄?”如诗见到司无邪,有些讶异。

    “师父不放心你,让我来看看。”司无邪咧嘴一笑,牙齿白到耀眼。

    “南宫?”上官彦开口,声音没有任何的起伏。

    南宫灵瑟缩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开口解释,如果跟他说借尸还魂,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想也知道,会信才有鬼!如果不是事情如此真切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也不会信的!

    “南宫?”如诗有些疑惑,“表哥你在说谁?”

    “南宫。”上官彦没有理睬如诗,只是再度开口。

    南宫灵咬了咬唇,还是不敢看他清冽的眼神,她怕在他眼中看到嫌恶的表情,呵,她在心里苦笑,想不到她南宫灵居然也会有害怕被人讨厌的时候呢?

    不是……早就已经……习惯了么……

    突然,一只手自动自发地伸了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抱在怀里。动作熟练得不得了。

    南宫灵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手的主人,是上官彦!

    他的脸还是那么苍白,手还是冷冰冰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南宫灵却奇迹般地觉得好温暖。

    这一次,南宫灵没有想要推开他,仿佛已经习惯被他抱在怀里了一般。

    正在感动中,彦突然迸出两个字,“好冷。”

    南宫灵怔了一下,一脸仿佛被雷劈中的表情,狠狠磨牙,她就知道,她就知道,那个家伙怎么会懂什么是温柔,他根本是自己怕冷才会一直抱着她!她就知道,她根本就是一个超级大抱枕!

    但是,看他只穿了一件白色单衣,南宫灵便也没有发飚。

    只是……当着武林众豪杰的面……他,会不会搞砸了自己盟主的威严?

    但是第一次,被一个男子抱在怀里,南宫灵有温暖的感觉。

    虽然,在他眼里,她的功用等同于一个抱枕!南宫灵有些牙痒痒地瞪了上官彦一眼,回过头时,才发现众人都愣愣地站在原地,表情各异,十分值得玩味。

    堡内的众仆役都十分的吃惊,这个脾气有些古怪的少堡主一直以来都鲜少出面,堡内的大小事务一向都是由二少爷出面管理的,而且,少堡主一向不喜欢有人接近他的居室,而现在,他们居然看到一向不喜与人接触的少堡主竟然将一个女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就那样地抱在怀里,而且动作还是那样的理当所然!真是太奇怪了!

    其中最令南宫灵大叹痛快的,就数如诗那一脸又惊又疑,又妒又恨的表情了!

    而一直站在一旁的司无邪却是颇具玩味地笑了起来。

    武林各门派也皆开始窃窃私语。

    南宫灵又开始头疼,没有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她从未见过哪个武林盟主当成他这样的……

    “走吧。”感觉到自己已经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上官彦淡淡开口,拉起南宫灵的手就走下了练武场。

    “上官盟主!”

    果然,有人喊了起来。

    上官彦停下脚步,微微扬眉看向台下开口之人。

    “崆峒派李掌门,何事赐教?”上官彦微微带了一丝笑,道。

    那李掌门显然是微微愣了一下,未想到眼前那个一脸苍白,且从未在江湖上走动的挂牌盟主居然能够一眼认出自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