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章节字数:2594  更新时间:07-09-21 2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狭长的双目冷冷看着南宫灵受伤倒地,脸上依然没有丝毫的表情。阴暗处,上官彦悄然离开。

    呵呵。另一处,一直也隐藏着的司无邪无声地冷笑。果然是无心的人哪,那种连自己的娘亲都不肯放过的家伙,又怎么会有情呢?

    眼看着那铁面人已上前要掳走南宫灵,司无邪终是沉不住气,从黑暗中走出,左耳上的银链随着脚步而发出轻微的响声,宽大的蓝色长袍在风中扬起,,一如往常般的妖艳。他仿佛完全没有看到那铁面人一般,只是俯下身去轻轻抱起意识已经逐渐趋于模糊的南宫灵。然后,抬头,带着笑意看向那铁面人。

    “还不逃?”司无邪勾起唇角。

    自知自己此时经脉被封,断然不是眼前那男子的对手,铁面人迅速隐入黑暗之中。

    小心翼翼地抱着怀中已经失去意识的南宫灵,司无邪转身离开。

    身后暗处,上官彦微微下垂着眼帘,嘴角微扬,果然他还是沉不住气了呢。

    随即,甩袖转身离开。

    上官彦刚离开,便有一道黑影向着司无邪的方向疾追而去。

    那道人影,是福安。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一张放大到有些扭曲的脸,南宫灵不由得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去摸银针。

    手刚动了一下,一阵剧痛立刻从手部扩散开来。

    “别动,你中毒了。”一个温柔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南宫灵忍住剧烈的疼痛,定下心神,抬头看那张有些放大的脸,那不是司无邪又是谁?

    “很痛吧。”司无邪满是怜惜地说着,眼中竟然夸张地噙着泪光。

    南宫灵有些头痛地闭了闭眼,暂不去管那个奇怪的家伙,只是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司无邪救了她?

    转眼看了看四周,很暗,只有一旁的木桌上放着一盏很小的烛灯。

    “是不是痛到不能讲话了?”司无邪见她不开口,不由得发挥自己超常的想象力,满面忧心地说着伸手去扶她的肩。

    他的手怎么会?南宫灵感觉到他手的触感,仿佛不曾隔着衣料一般,忙低下头去看,果然,她衣裳不整,整个左肩都暴露在空气中,而左肩上,有一个很明显的伤口。

    而现在,他的手正搭在她的肩上,虽然满面忧心,却很有故意揩油之嫌。

    挑了挑眉,南宫灵抬眼看着司无邪。

    “呃,那个,你中毒了,我亲口帮你吸毒的耶!”被南宫灵看得有些心虚,司无邪搭在她肩上的手依依不舍地缩回,有些哀怨地解释道。唉,那如丝绸般的触感,真想多摸一会儿啊。

    看着他的唇,果然,漂亮的唇上还沾着些微的黑色血迹,让他看起来更加的魅惑人心。

    “谢谢。”南宫灵勾了勾唇,算是表示感谢。

    虽然感谢得没什么诚意,但司无邪还是稍稍愣了一下,她难道不是应该尖叫着甩他一巴掌,然后再骂声什么“登徒子”之类的比较正常吗?毕竟他轻薄了她呢!

    “这是哪里?”不再理会他的胡思乱想,南宫灵问道。她来上堡这么久,除了东院和竹林,几乎没有去过其它地方,而这里,她更是从未来过。

    “我也不知道。”司无邪恢复了笑意,欺身上前替她将衣服披上,“见美人受伤,我只急着回上官堡找地方给你疗伤,倒忘了注意这是哪里了。”

    南宫灵没有听进他的胡言乱语,转头看了看四周,很普通的一间房,可是为何她会有奇怪的感觉?

    “怎么了?”感觉到她的怪异,司无邪不由得开口。

    “扶我起来。”南宫灵动了一下,感觉到疼痛又袭遍全身,只得看着司无邪。

    司无邪笑弯了眉眼,“我很乐意。”说着上前,轻轻打横抱起了南宫灵。

    南宫灵没有在意他故意揩油的举动,反正她也走不了,不如就让他抱着吧,乐得有个免费人力车夫。

    “去左边那扇门。”南宫灵注意到北侧似乎有一道暗门,道。

    “遵命。”司无邪戏谑地说着,走到门边。

    南宫灵仔细看了一番,却又无法发现什么,只得再道,“右边,去右边看看。”

    “是。”爽快地答应着,司无邪笑着又走向右边,虽然不知道美人要干什么,但是美人在怀,他何乐而不为呢?

    还是什么都没有啊。南宫灵有些挫败地轻叹,可是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她一样呢!

    “咦?”司无邪发出一声惊叹,“这是什么?”说着,便伸手去碰。

    南宫灵忙看过去,是一幅美人图,看不出有什么怪异之处啊。可是那美人怀中所捧的,不正是紫云匕吗?

    因为怀中抱着南宫灵,司无邪的手够不着那画像,但南宫灵的手臂却不小心碰触到了什么。只听得一声轻微的响声,像是弹簧被触动的声音,然后,那画像对面的,刚刚什么都没有的左门居然缓缓打开了。

    南宫灵活和司无邪都愣住了。

    “进去看看。”南宫灵回过神来,道。

    “嗯。”司无邪答应着,抱着灵姿走了进去。

    “彦儿,是你吗?”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

    里面有人!灵姿和司无邪无声地对望一眼,随即走了进去。

    密室内是一名妇人,看上去大约已经四十多岁,而且样貌竟然依稀与外面墙上的美人图相似,只是大概因为久不见阳光,她显得非常的苍白。

    “你们是谁?”见进来的不是上官彦,那妇人有些惊讶。

    南宫灵没有回答,却一眼看到了她手中所握的,竟是紫云匕!

    为什么?紫云匕不是已经在她手中了吗?是上官彦亲手送她的啊!为何会在这妇人手中?

    “有人来了!”司无邪突然沉声说着,回头深深看了那妇人一眼,快速退了出去。

    那妇人看着他们退了出去,又闭上了眼睛,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但是她的手却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南宫灵咬牙,紫云匕!那个是紫云匕,而且她能感觉那个才是真的,那么,上官彦送的那个就是假的了?为什么,他为什么要骗她,如果不想送她,他也大可不必如此骗她啊!

    南宫灵思绪一片混乱,因此没有注意到司无邪难得凝重的神情。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在上官堡这么久,竟然被怀里的这个女子无意中发现了!真的是天意吗?那个妇人……会是他的娘亲吗?一定不会错的,司无邪眼神略略凛了凛。

    娘,孩儿一定会救您出来的。

    等南宫来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身处东院了。

    司无邪轻柔地将尚在发呆的放在床上,却见她一直神游太虚,他不由得勾了勾唇,欺身上前,凑上唇,吻上她的额。

    感觉到额前的温润,南宫灵骤然回过神来,有些恼怒地推开他。

    “嗯,我好伤心。”见她如此,司无邪皱起秀致的眉,故意道,“枉我拼了性命救你”。

    南宫灵却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见她这次竟然没有反唇相讥,司无邪敛去脸上的笑意,轻轻抚了抚她的额,“好好休息。”从刚才起,她的神情就很奇怪,虽然不明白她怎么了,可是她的表情竟然很哀伤。

    看着司无邪离去,南宫灵忍住疼痛,起身走到铜镜旁坐下,拉开首饰盒,精致的紫云匕就躺在里面。可是她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紫云匕应有的气息,这个是假的,密室里那妇人拿着的,才是真的。她能够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它。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她竟然会有被欺骗的感觉,为什么她的心会隐隐作痛?

    那个总是苍白着脸的彦,那个喝醉了在梦里喊着爹娘的彦,那个总是喜欢抱着她取暖的彦,为什么会是欺骗她的人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