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章节字数:4715  更新时间:07-09-21 20: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静静地躺在床上,南宫灵双眼愣愣地看着床顶,一动也不动。

    为何那么多人都想得到紫云匕?南宫灵勾起有些苍白的唇,还能为何,无非紫云匕藏有宝藏或武功秘笈之类的吧。无论古今,当世之人所争之物无非权与利而已。

    还有上官彦,从一开始他就是准备欺骗她的吗?不,她不信,那个喝醉的彦,那人个梦里喊爹娘的彦,她不相信连那些都是假的!

    “神仙姐姐……”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南宫灵回过神来,是福安。

    “小姐小姐,你是怎么了?”兰儿站在床边看着小姐从早晨开始就一直不说话也不动,只是苍白着脸不知在想些什么,不由得担心地上前探了探她的额,“呀,好烫!”兰儿皱了皱眉,“福安你照顾小姐,我去请大夫。”吩咐着,她忙匆忙跑了出去。

    福安愣愣地点头,回过头去看南宫灵。

    兰儿刚走,南宫灵却突然坐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出门去。不行,她不能忍受在这儿一个人胡思乱想!

    “神仙姐姐……”福安急急地叫着捉住了她的衣袖。

    南宫灵回过神来,看着福安,一脸傻傻的他,却莫名地令她感觉安心,或许,只有福安,才不会骗她……

    微微弯了弯唇,灵姿轻轻推开他的手,“我想找一些答案,如果找到了,我就带你离开上官堡,去闯荡江糊,遗害武林,好不好?”

    福安微微一愣,眼中似乎微微一亮,见南宫灵笑,便也笑,乖乖点头,“好。”

    离了秋水阁,南宫灵循着昨晚的记忆,想找到那间密室,无奈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突然一阵晕眩,南宫灵低吟一声,无力地跌坐花园的假山后面。

    “表哥表哥!”是如诗的声音。

    南宫灵抬头,是上官彦!他的神情还是如往常一般苍白,苍白得令人有些担心。

    “何事?”上官彦停下脚步,看着如诗。

    “等事情告一段落,我们就离开上官堡,浪迹江湖,好不好?”如诗上前,轻轻垂首靠在他胸前,有些羞涩地道。

    上官彦眼神有过一瞬的迷惘,随即竟是淡淡吐出一个别字,“好”。

    只是轻轻一个字而已,南宫灵却仿佛听到自己的心底有什么东西碎了一样。

    原来,这就是答案。

    呵呵。

    原来如诗果真是他所重视的人哪!南宫灵微微一愣,她在想什么,难道说她真的爱上了上官彦?

    不可能!她怎么能够爱上不属于同一时代的人呢!更何况,她是南宫灵啊,她岂能随便就交出自己的心?而且,对于上官彦和如诗来说,她才是多余的人啊!是莫名其妙出现在这个时代的人!

    迷迷糊糊,跌跌撞撞,南宫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东院的。

    “你怎么能让小姐一个人离开!她在生病!……”远远地,便看到兰儿在训福安,福安则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神仙姐姐。”微微抬头,福安一眼便看南宫灵,眼睛微微一亮,他忙叫道。

    “小姐,你去哪儿了?你生病了呀!”兰儿回头看到,满面担扰地迎上上来,拉着南宫灵回到屋里,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一般。

    “我没事。”南宫灵回头看了一眼铜镜里那一张陌生的美丽面孔,轻轻颤了一下。那个人,那张脸,不是她啊!

    “小姐,你在发抖。”兰儿哭了起来,“我去找大夫来!”

    拉住了她的手,“我没事”,南宫灵笑道。

    “真的?”兰儿止住哭泣,有些不相信地问。

    “嗯。”南宫灵点了点头,“去拿些点心来,我饿了。”

    听到小姐说想吃东西,兰儿这才破涕为笑,转身一路小跑去小厨房取点心。

    南宫倚着木椅子坐下,苍白着唇,该是离开的时候了吧,如今,她究竟还想奢望些什么呢?

    “霏儿。”突然,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南宫灵微微一愣,抬头,许烟霏的爹许木云?

    南宫灵忙打起精神,“爹。”

    “事情怎么样了?”许木云笑着坐下,状似无意地问道。

    南宫灵心突地一跳,突然有些心慌,他是什么意思?她这个名义上的父亲是什么意思?

    “女儿不明白。”微微抿了抿苍白的唇,南宫灵低声道。

    许木云抬头看了一眼一直拉着南宫灵衣角的福安,没有开口。

    “没有关系,他什么都不懂。”南宫灵淡淡道。

    下一秒,许木云便拉下脸来,“不要装傻,紫云匕什么时候才能到手?”

    南宫灵心里蓦然凉透,虽然对于这个爹并不抱什么期望……但,他将自己的女儿无名无份地送入上官堡,目的……竟是紫云匕吗?

    而上官彦,想必是早已知道许烟霏入上官堡的目的,所以才会将假的紫云匕赠予她……可笑她南宫灵却白白成了一个蒙在鼓里的傻瓜!

    南宫灵没有注意到一旁福安的眼神微微黯了一下。

    手上一凉,南宫灵低头看着许木云放在自己手中的金钗,“这是什么?”她可不会天真到以为那是送给她这女儿的礼物。

    “连你娘的发钗都不认得了么?”许木云笑道,“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如果我得不到紫云匕,那么你娘在许府的日子……”

    南宫灵在心底冷笑,娘么?与她何关?

    只是奇异地,心里猛地一痛,她竟是不由自主地开口,“如果你胆敢伤我娘,你永远也休想得到紫云匕!”声音那样的冷冽,仿佛不是她南宫灵在讲话,而是什么在透过她的口讲话。

    那,是许烟霏的执着吧。

    许木云见她如此凌厉,不由得微微一愣。

    “放心,女儿定不负爹爹所托。”见他如此,罔顾心中的疼痛,南宫灵微微扬唇,笑得千娇百媚。

    占了许烟霏的皮囊,她就如她所愿,救回她娘。

    兰儿带着点心回到房间时,许木云已经离开,而南宫灵,正静静地坐在铜镜前出神。

    她身后站着的,是依然带着三分傻气的福安。

    随手拿起兰儿带来的点心,南宫灵放在口中机械地咀嚼着,爹,却原来如此不堪,女儿,也只是他达到目标的工具……犹记得刚到这时空,便是许烟霏身陷火海之时,她究竟为何被人追杀?面临死亡,她又是怎么样悲戚的心情?而她南宫灵现在……却连离开上官堡都不能……

    占据了许烟霏的躯壳,她就义务救出许烟霏心心念念想救的人。

    南宫灵微微抬头,正看到傻公子痴痴看着她的神情。

    突然,南宫灵手抖了一下,整盘点心都被打翻在地。

    “小姐,怎么了?”兰儿看到小姐口中溢出黑色的血来,大骇。

    傻公子也大叫起来。

    “点心有毒……”南宫灵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是谁?究竟是谁竟欲制她于死地!

    意识渐渐模糊,南宫灵终于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看着小姐昏死过去,兰儿慌得不知所措,“大夫,大夫……我去找大夫……”,颤抖着嗓音,兰儿就要奔出门。

    “不用了。”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爹?枫少爷?”兰儿看向门口,“快救救小姐啊!”终于见到可以帮忙的人,兰儿哭喊。

    “我听下人们说起这边的事情,便带了大夫过来。”彭叔说着将一个矮胖的男子领进了屋内。

    上官枫迟疑了一下,看向彭叔,而后者正冷冷地看着他,然后又看向毫无所觉的兰儿。上官枫轻颤了一下,爹这是在威胁他啊!

    “你是我的儿子,就要听从于我!”爹的话仍在耳边回想,兰儿是爹收养的孤女,而他,才是爹真正的儿子啊!眼前这个看似忠厚的彭叔,谁又知道他与上官堡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可以如此,不惜任何代价地想要夺取紫云匕,摧毁上官堡!

    就算他上官枫仍心存仁厚,不愿对上官彦狠下杀手,但自从爹爹知道他对兰儿的感情时,兰儿就成了他致命的把柄,而他,也知道如果他不服从爹的话,爹一下真的会杀掉兰儿!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沦为亲生父亲的棋子!

    永远无法忘记,十岁那年,那个平时对他都极为尊敬和蔼的彭叔突然间变了脸,告知他如此天大的秘密。他由养尊处优的上官堡二少爷变成了见不得光的杀手,又有谁知道,之后那地狱般的生活他背负了多少的痛苦与恐惧!又伤害了多少他不愿意伤害的人!

    感觉到爹冰冷的目光,上官枫低下头去,将南宫灵抱起,放在床上。

    “我们先出去,不要打扰大夫医治!”彭叔说着走向门外。

    兰儿不疑有它,忙拉了福安也跟了出去,上官枫却迟迟不愿意离开房间,因为他知道一旦他离开,这里将会发生什么,他抬起头,却看到彭叔正一脸阴郁地瞪着兰儿,心中一跳,再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南宫灵,上官枫慢慢走出门去,关上了房门。

    头痛欲裂,朦胧中,南宫灵隐隐感觉有人正对她上下其手,头脑立刻清醒了过来,她瞪大双眼看着眼前那个满面淫色的矮胖男子,心中一片冰凉,“滚开!”血迹尚存的嘴角冰冷地咬出两个字。

    “大夫”愣了一下,有些忌惮地退开几步,但随即想起自己好歹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怎么就这么被个女人吓到了。收了“鬼堂”的钱来杀这个女人,又怎么会被这么个女人吓到呢?

    “呵呵,这么漂亮的脸蛋,就这么死了多可惜,不如先……”那相貌猥琐的男子说着,满身的肥肉向她扑了过来。

    南宫灵微愣,这个声音好熟悉,猛地想起在幸福客栈火海里那个欲非礼她的男子,是他!浓烈的恐惧袭来,南宫灵四下环顾了一下,发现室内已然没有别人,门也被关上了,一种仿佛被全世界遗弃的无助瞬间袭遍了她的脑海,她有些惊恐地慢慢退到床的一角,但那“大夫”却不因她的恐惧而放过她,依旧步步相逼。

    南宫灵厌恶地皱了下眉,无意中碰触到了袖内的银针,她猛然醒悟了过来,她是一个杀手啊!她究竟在怕些什么?没有人会来帮助她的,她必须靠自己!一直以来,她都是靠自己的,不是么?一瞬间,满脸惊恐的表情尽数褪去,眼中杀气尽现,紫袖轻甩,一枚银针直直地钉入他的身体,却没有立刻毙命,不过他此刻应该希望他死了会比较痛快,因为他现在生不如死啊!

    南宫灵静静地坐在床沿,双臂环膝,嘴角噙着一抹令人胆寒的残忍笑意,冷冷看着那团恶心的肥肉在地上翻来覆去,苦不堪言。

    “你是谁?”坐在床沿上,南宫灵冷眼旁观着他痛苦的模样,淡问。

    那人紧咬着唇,没有开口。

    “宁死不屈么?”南宫灵冷笑,能够让这种人如此忠心,只有一个可能,若是泄了密,他会得到比现在痛苦百倍的惩罚。而逼他开口亦简单,早一点让他偿到那百倍的痛楚便成了。

    一道细细的银光闪过,又一枚银针出手,那“大夫”立刻哀嚎起来。

    “你是谁?为何要杀我?谁派你来的?”南宫灵眯眼冷声问道。

    ……

    门外,上官枫焦急地走来走去,他满心担忧,客栈相救之恩他断不敢忘却,而现在他却……

    突然,门内传来一阵杀猪般的惨叫,上官枫再也忍不住,慌忙推门而入,却看到那大夫在地上翻滚,而南宫灵却带着噬血的笑冷眼旁观。

    “小姐,你对大夫怎么了?”兰儿慌张地看着屋内的情形,“快别让他这么痛苦了!”

    南宫灵看了一眼满面焦急的兰儿,又甩出一枚针来,惨叫声戛然而止。

    “你干什么?!”兰儿尖叫。

    “让他不用这么痛苦呀!”南宫灵冷笑,“死了就不会痛了。”

    兰儿再没开口,昏倒在了上官枫怀里。

    “屋内没有发现紫云匕。”上官枫快速查找了一遍,道。

    “意料之中。”彭叔点头,如此重要的东西又怎么会就这样放在屋子里呢。

    上官枫没有回答,转头看向仍倚床而坐的女子。

    她依然冷笑着,眼神却涣散而没有焦距,口中溢出的黑色血液染透了一袭紫衣。知她早就没有了知觉,上官枫心中一痛,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在中了那样的毒之后,还能撑到现在?

    “神仙姐姐!神仙姐姐……”福安慌忙上前,一把握住南宫灵的双手,急急地叫了起来。

    南宫灵微微一惊,竟感觉有一股冰凉的气息沿着她的手腕传遍她的四肢面骸,令她的剧痛慢慢减缓。

    “霏儿?”许木云得到消息,匆匆赶了过来,看来窥视着紫云匕的不在少数,而烟霏是他放在上官彦身边唯一的棋子,万万不能出事!

    见到烟霏的状况后,许木云大惊,不知如何是好,看那样子分明已经回天乏术了。

    一只冰凉的手推开了他,许木云回头。

    “上官堡主?”许木云回过神来,“我的霏儿她……”许木云哽咽着,作势要流下泪来。

    福安却是立刻放开手,安静地退到一边。

    一向没有任何表情的双眸不自觉轻颤了一下,上官彦上前扶起了她,动作不由自主地放轻。

    随后赶来的如诗,却没有错过他眸中一闪而过的神情,压抑不住的恐慌涌上心头,自从第一眼看到那个女子,如诗就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而现在,她更加肯定。

    “堡主,许小姐不知何故中了毒,而且……”一直站在一旁的彭叔又恢复了一贯的忠厚模样,“而且狂性大发,杀了前来医治的大夫。”

    上官彦没有出声,只是将南宫灵扶入怀中,自己随即盘膝而坐,闭目运功。

    半柱香之后,南宫灵的面色渐渐缓和,上官彦一向苍白的面颊却更显苍白。

    “上官堡主……”,许木云见上官彦如此重视自己的女儿,不由得心中暗喜,这是不是表示,他获取紫云匕将为期不远?

    “无碍了。”上官彦扶南宫灵躺下,淡淡开口,随即走了出去。

    一直站在窗外的司无邪眼中闪过一丝困惑,上官彦那个家伙,究竟在想什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