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章节字数:5079  更新时间:07-09-21 2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起雾了。

    裹着厚厚的毯子,南宫灵一个人坐在书桌前,体内似乎还有余毒未清,身体仍是很不舒服。

    许木云来看过她,嘱咐的无外乎又是紫云匕的事。

    五天了,自她醒来之后,周围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连兰儿都不再对她推心置腹,只是远远地,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眼中竟有着恐惧的神色。

    傻公子仍是站在她身后,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跟着她。

    脑中有着一瞬的空白,南宫灵依稀记得自己中了毒,而后的一切,无论她怎样努力,都还是不能完全记起,只是看兰儿恐惧的神情,她隐约记起自己似乎杀了人。但奇怪的是,她在上官堡内杀人,竟然无人来追究她的责任。

    愣愣地坐着,看着窗外,冬天的感觉越来越浓了。突然,南宫灵怔了一下,窗外,上官彦正看着她,鬓发间沾染着些许的雾气,还是那样苍白的神色,清冷的眼神。

    俩俩相望,无语。

    然后,上官彦转身离去,有些单薄的背影竟是如此的决绝。

    南宫灵张了张口,最后却还是无声地咬住了唇,只是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漫天的迷雾之中。

    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啃了一下,一阵刺痛。南宫灵忍不住轻笑出声,她是怎么了,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了吗?不久以前二十一世纪的生活已经恍若隔世,只是曾在地府见到那一对生死相依的情侣时,原来懵懂的感情却突然明了,原来爱情,竟会如此模样,明明苦涩难咽,却仍是心存希翼,执迷不悟!

    可是上官彦,为何要骗她?即使他已知道许烟霏的目的,但倘若不想将紫云匕送她,他也大可不必如此骗她啊!他可以不理会他,冷淡他,怎么都行!为何要骗她?!

    还是……南宫灵呆了一下,难道上官彦是想以她为诱饵,来对付鬼堂的人?难怪自从得到紫云匕之后她便三番两次面临险境,难怪他会留下许木云,难怪他会召开武林大会,他根本是想让许木云和鬼堂的人,甚至是全武林对紫云匕虎视眈眈的人,先斗个你死我活,这样,他就能同时摆脱两方对他不利的势力,可是她,竟成了他所利用的饵食!

    突然想起那一日上官彦和如诗在假山后的对话,等一切结束后他们便会一起浪迹江湖,而她,却只是他的一枚棋子而已,用完便随手可弃。

    有些不甘地握紧了双拳,指关节都有些泛白了。她可不是许烟霏,她南宫灵可不是随便让人当棋子用的,想利用她?最好想想后果!

    既然紫云匕是假的,那么真的,她就靠自己的本事取回好了!

    想起那日在密室所见,那么只要再找出那个密室,一切便都没有问题了。可是那一日她受了伤昏迷不醒,是被司无邪带进去的,而如今,想来也只有司无邪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吧。

    可是自从那一日自密室送她回房之后,司无邪再没来找过她,如此,南宫灵反倒有些不习惯了,原来天天被一个人烦,到最后竟也会成为习惯啊!

    “司无邪?”真的是想谁谁就到,南宫灵定了定心神,看清楚窗外站着的竟是司无邪。

    他什么时候来的?上官彦才刚离开,他们应该有遇到吧。南宫灵暗想。

    漫天迷雾,他依然那一袭华丽宽大的蓝袍,黑发高束,左耳银链在风中叮当作响,说不出的妩媚风情。

    “想我了吧。”司无邪咧开嘴笑道,一如往常的玩世不恭。

    闻言,南宫灵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就知道从他嘴里没有正经话讲。

    “没有吗?”司无邪看上去竟有些失望,“可是我想你了啊。”

    南宫灵忍不住暗叹,这个家伙,唉。

    “灵儿,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寂寞?”司无邪突然开口。

    南宫灵愣了一下,没有听明白他的讲什么。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不会寂寞吗?”司无邪看着她,幽幽地道。

    南宫灵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从小跟从师父修习五行八卦,这种事,我能够接受的”,没有看她,司无邪淡淡开口。

    “虽然是阴阳师,可是你为何如此确定?”想起那一日他曾对她说过的话,南宫灵忍不住问道。

    “幸福客栈失火,许烟霏自此心性大变”,司无邪抬头看着她,“一个人再怎么变,也没可能变成完全的另一个人,除非,这个身体里的,根本就不是许烟霏。”

    闻言,南宫灵低头,没有反驳。是啊,她本就不属于是个世界啊。

    “你住的地方,那会是什么样的世界呢?”司无邪喃喃道。

    南宫灵活依旧没有出声。

    “在这里,会寂寞吗?”司无邪又绕回到了先前的话题。

    南宫灵轻轻摇了摇头。

    因为,无论在哪儿,她都一样的寂寞。

    “可是,我会寂寞。”司无邪语出惊人。

    南宫灵一下子抬起头,还没看清他的表情,眼前蓝光一闪,他不知什么时候已跳进窗户,扑倒在她怀里。

    南宫灵低头,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身形颀长的他有些滑稽地扑倒在身形显得十分娇小的她怀里,这场面,还真是怪异的很哪!看来,跟他在一起,她永远也酝酿不出悲伤的情绪。

    可是,南宫灵稍稍愣了一下,今天他真的很怪异,她相信他早就知道她不是许烟霏了,可是为什么今天会来跟他说呢?

    看着他跪在地上,就那样双手紧紧抱着她的腰,虽然姿势说不出的搞笑,但,南宫灵发现自己竟然笑不出来,因为看着他夸张的蓝袍,南宫灵突然感觉到了他的哀伤,浓郁到近乎于能够闻到的哀伤……

    他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竟会如此呢?

    “怎么了?”南宫灵讶异自己的口吻竟会如此的柔和。

    一直在她怀里的司无邪突然一僵,随即抬起头来,嘴角上弯成一个弧度,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原来这样你就会对我温柔啊一点,早知道就好了。”

    南宫灵二话没说,赏了他一个爆粟。

    吃痛地抚了抚头顶,司无邪弯唇笑了起来。

    南宫灵却没有笑,刚刚哀伤,绝不会假,他究竟怎么了……

    “紫云匕是你回去的关键吧。”司无邪突然道。

    “呃?”南宫灵有些讶异他竟然知道那么多,紫云匕令她借尸还魂,只是能不能靠着紫云匕回去,她却是从未曾想过。

    “我会让你回去你的世界的。”司无邪收敛了笑,正色道。正在南宫灵要说什么的时候,他又恢复了一贯的笑脸,“我可舍不得灵儿在这里被人欺侮啊!”

    不知为何,虽然他一样还是那样嘻皮笑脸,可是南宫灵却微微有些感动。

    只是,他的哀伤从何而来?

    不由自主地,南宫灵悄悄地跟上了司无邪。

    是那间密室!

    南宫灵惊讶地发现司无邪竟然真的回到密室,他是来为她取紫云匕的吗?

    “娘。”司无邪竟然对着上次见过的那妇人跪了下去道。

    这是怎么回事?南宫来讶异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你来干什么?出去!快出去!”那妇人一见着他,却没有一点看到儿子的喜悦,只是满脸的惊慌,原本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她颤抖着手,一副快要昏倒的样子。

    “娘,我……”司无邪慌忙想去扶她,可是被她挥开了手。

    南宫灵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妇人的神情,她眼中是赤裸裸的厌恶,为什么?为什么会有那种表情,司无邪喊她娘啊!为什么一个娘会对自己的儿子露出那样的表情,南宫灵看到了司无邪瑟缩了一下。

    她,终于明白他的哀伤从何而来。

    司无邪看着那对自己一脸嫌恶的女人,心里突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那个女人是她的娘啊!

    “师傅,娘是什么?为什么大家都有娘,无邪却没有?”一个童稚的声音。

    “呵呵,娘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温柔,最慈祥,对你最好的人。”师傅抖动着雪白的胡须,轻抚着小男孩的脑袋,笑道。

    “无邪想要一个娘!”小男孩眼中满是渴望的神情。

    “会有的,每个人都会有娘。”师傅还是笑着。

    “那无邪的娘会在哪里呢?为什么不要无邪?”小男孩漂亮的眼中有些疑惑。

    “呃……”师傅皱了皱雪一样白的眉,随即笑了,“那一定是不得已的,说不定娘正在哪里等着无邪练好武功去救她呢!”

    “嗯!”闻言小男孩认真地点了点头,笑开了眉眼,“我一定好好练功,早点救娘出来!”

    小男孩童稚的声音在耳边回想,司无邪唇角轻扬,真是讽刺啊!

    就在不久以前,师傅终于告诉他,他的娘亲竟然是上官堡的老夫人,而且于几年前神秘失踪,不知去向。

    无巧不成书,师妹如诗竟然是上官彦的表妹,借由这一层关系,他进入上官堡,千方百计想得知娘的下落。

    上官彦脾气古怪是江湖众所周知的事情,而他,他一厢情愿地以为娘被禁锢,一厢情愿地拼命想救娘出来。

    终于无意中发现那间密室,那一日送南宫灵回东院之后,他便又悄悄潜回了密室。可是……

    呵呵,司无邪咧嘴轻笑,那一日,那个女人看到他却仿佛看到了鬼一样,竟然在他面前昏了过去,醒来发现自己在他怀里,她居然仿佛置身于垃圾丛中一样满面的厌恶,仿佛他是什么脏东西一样!

    “把紫云匕给我。”敛去眼中受伤的神情,司无邪恢复了一贯的笑脸,可是眼中,却是彻骨的寒冷。

    “紫云匕?”那妇人慌忙将紫云匕紧紧抱在怀中,苍白的唇止不住地发抖,“你居然也是为了它而来……”

    没有再开口,司无邪伸手去夺,那妇人一把挥开了他的手,尖声大叫,“走开,不准用你的脏手来碰它!”

    司无邪愣了一下,不怒反笑,仍是上前。

    一直躲在门后的南宫灵再也忍不住了,冲了出来一把拉住了司无邪的手。

    “灵儿?”司无邪看到南宫灵,微微有些吃惊,她都看到了吗?

    “走。”南宫灵背对着他,拉着他的手就要离开。

    “可是紫云匕……”上官堡是一个是非之地,她本来就不属于这里,该送她离开的。

    “走。”南宫灵重复道,休说有了紫云匕她也回不去,就算可以回去,她也会靠自己的力量回去,而不是看着司无邪在这里被刺得伤痕累累。

    “紫云匕……”司无邪皱了皱眉,她背对着他,整张脸埋在黑暗里,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可是他感觉得出来她是在生气,可是她为何要生气呢?

    “我让你走你就走,干什么这么多废话!”南宫灵回过脸来对他大吼,脸上竟然有泪。

    司无邪真的愣住了,看着她满脸泪水对她大吼的样子,他有些迷惑。

    “请问……你就是南宫……”一旁的妇人突然开口,看着南宫灵,眼中有着欣喜。

    南宫灵没有理会她,也不管她为何知道她的名字,只是拉着司无邪的手,转身就要离开。

    “南宫……”那妇人忙喊住她。

    南宫灵咬了咬牙,转过身来狠狠地看着那妇人。

    没想到她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妇人吓了呆了一下。

    “抛弃孩子的母亲是最最差劲的,而你,根本不配做一个母亲。”南宫灵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完,拉着司无邪跑了出去。

    司无邪愣愣地看着她娇小的背影,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离开密室。

    密室内,那妇人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眼中无措地落下泪来。

    “那个,灵儿……”司无邪站在书桌旁,看着坐在椅子上拉长着一张脸的南宫灵,小心翼翼地开口。

    “闭嘴。”臭着脸,南宫灵咬牙低低地吐出两个字。

    “我是想说……”

    “闭嘴。”

    “那个……”

    “我让你闭嘴啦!”南宫灵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抬头瞪着他大吼。

    “你到底在气什么啊!”司无邪一脸的莫名其妙。

    “气你呆,气你笨,气你明知结果,还要回去自讨没趣……”南宫灵大吼。

    司无邪讶然,随即一下抱住了她,轻轻开口,“我知道了。”声音微微有一些颤抖。

    南宫灵一下子停了口,呆呆地被他抱在怀里。

    呃……那个……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窗外不远处,上官彦远远地看着他们,然后,转身离开。

    司无邪与上官彦竟是兄弟?司无邪已经走了许久,南宫灵却还是傻傻地呆在原地,不能消化刚刚司无邪所说的话。

    如此说来,那妇人便也是上官彦的母亲了,可是为什么上官彦要囚禁自己的母亲?南宫灵愈来愈不能理解了,上官彦真的隐藏了太多的秘密了。

    如此说来,既然紫云匕在那妇人手中,而鬼堂那些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家伙又都觊觎着紫云匕,与其拖拖拉拉,不如将他们引到一起,做个了断!

    南宫灵下定了决心,她可乘机得回紫云匕,用紫云匕换得许烟霏娘亲的安全,然后便带着傻公子福安去江湖上,逍遥快活。

    好不容易送走一脸感动的司无邪,南宫灵转身便看到了福安,他正可怜兮兮地站在门口,仿佛被人遗弃的小可怜。

    南宫灵不由得轻笑,走上前,抬手有些费力的抚了抚他的头,还真高。“乖,等我处理好最后一件事,便带你离开,我保证。”

    福安愣愣看了她许久,才弯唇笑了起来,“好”。

    “嗯,那你先去休息,我还有一些事要办。”南宫灵笑着拍了拍他的望,道。

    “神仙姐姐。”福安看着她,突然开口。

    “嗯?”南宫灵微微扬眉,“怎么了?”

    “如果,有一对非常相爱的男女,可是那个女人却不记得她的男人了,那个男人该怎么办?”福安歪着头,有些傻傻地道。

    南宫灵愣了一下,这是什么问题啊,随即轻笑,“那就一直等一直等,总有一天,那个女人会想起来。”

    “如果说,一直都想不起来呢?”福安皱了皱眉,又问。

    “嗯,那就试着让那个女人重新爱上他吧。”南宫灵笑了起来,道。

    “这样啊。”福安眼睛微微一亮,笑了起来。

    “嗯,快去休息吧。”

    送福安回房,南宫灵回到房间找出了那把假的紫云匕,虽然是假的,不过做工也很细致呢,几可乱真。

    “兰儿。”南宫灵转头看向距离她远远的兰儿。自从那一日目睹了她杀人之后,兰儿对她便一直都是如此模样。

    “是,小姐。”兰儿的脸一下子变白,手开始颤抖。

    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南宫灵笑道,“你瞧这紫云匕漂亮吗?”

    兰儿几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抑制住自己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

    见兰儿怕得一脸苍白的模样,南宫灵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故意将紫云匕放入袖中,转身离开房间。

    并非她故意想利用兰儿,只是上官枫实在可疑得很,只是单纯如兰儿,想必不知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竟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吧。如果上官枫真就是那黑衣人,那么如果兰儿告知其紫云匕的事,上官枫定会前来夺取,局时,便是一场好戏。

    一场由她南宫灵导演的好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