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章节字数:4301  更新时间:07-09-21 2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却依然没有看她,只是抱着她躲开那致命的剑。

    “住手!”一个颤巍巍的声音。

    南宫灵忙回头,竟是那妇人。

    铁面人一见她,没有再与他们缠斗,回身便奔向那妇人。

    “你!”上官彦眼中有了一些慌乱,狠狠瞪了一睛怀中的南宫灵,便忙丢下她,飞身冲向那妇人。

    南宫灵有些狼狈地跌坐在地,知他是在责怪她没有依言将娘送至安全的地方。但铁面人的手还未触及那妇人的肩膀,右手臂上的皮肉便连同衣袖被生生地削去一块。

    那一刻,不知是不是错觉,南宫灵仿佛看到那妇人眼中有一抹不知名的情绪一闪而过,快到令她看不清。

    仿佛……是不舍,是心痛……那么快,一闪而过……

    上官彦右手执剑,挡在那妇人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铁面人,仿佛在欣赏他痛苦的模样。

    “如梦……”铁面人没有顾及自己受伤的右臂,却仍是执意上前。

    “站住!”那妇人咬住苍白的唇,硬声道。

    铁面人怔住了,手臂上殷红的血一滴一滴滑下手背,滴落在地。

    密室内的时间仿佛停住了一般,气氛冷凝得可怕。

    忽而又一道人影闯进密室。南宫灵抬头,是司无邪!

    宽大得有些夸张的华丽蓝色长袍,高束的黑发,左耳上长长的银链随着他的脚步叮咚作响,南宫灵心里一紧,他为何每次出场都搞得那么华丽,华丽得……那么哀伤……仿佛一个任性的孩子一般。

    扬起过份好看的眉,司无邪走上前拉起一直坐在地上的南宫灵,“地很凉。”咧嘴一笑,他将她带入怀中。

    “我似乎差点错过一场好戏呢!”无视于密室内冷凝的气氛,司无邪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仿佛他只是一个观众,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可是南宫灵知道,他定是已经明白了一些残酷到令人无法接受的真相。

    而那妇人见到司无邪后,退后几步,脸上难掩惊讶恐惧的神色。

    司无邪抱着她的手一紧,南宫灵回头看到他脸色略略有些苍白。知是那妇人的神情伤了他,南宫灵心里忍不住地有些难受。

    “娘还是一样的无情呢。”掩去眼中受伤的神色,司无邪笑着道。

    听得司无邪竟称如梦为“娘”,那铁面人一僵,回头看向司无邪,转而又看着那妇人,“如梦,他是我儿子,他是我儿子!是不是?!……是不是……“声音因激动而微微发抖。

    “不是……不是!不是!”看到上官彦逐渐阴冷的神色,那妇人尖叫起来,一把抱住上官彦,“彦儿,娘只有你跟小枫,娘只有你们……”

    “枫。”上官彦忽然开口,看向密室门口。

    妇人闻言,忙也看向门口,看向那十年未见的小儿子。

    上官枫一身夜行衣,脸色苍白似鬼,他没有理会任何人,径直走到铁面人面前,“爹,我……到底是谁?”他看着铁面人,身体因恐惧而微微紧绷。他站在门口很久了,久到可以听清了很多东西,可是司无邪是爹的儿子,那他呢?他又是谁?

    “小枫?!”妇人听见那十的未见的儿子竟然唤杀父仇人为爹,不由惊愕大叫。

    “我不是你爹。”许久,久到上官枫以为他不会回答他时,铁面人忽然开口。

    上官枫的手开始不可遏制地颤抖,“你撒谎,你撒谎!”原来如此,他对他那么残酷,那么严苛,原来他竟不是他的儿子。可是,可是如果不是,他为何会亲手教他武功,为何让他有父亲的感觉!

    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尚没有记忆,然后他出现,告诉他,他才是他真正的父亲。而他,也一直将其当作父亲看待,所以,所以才会听从他的吩咐,甚至于做出违背良心的事!甚至于他竟为了那个所谓的爹去伤害他的兄长!

    ……可是现在,他淡淡一句“我不是你爹”,就将他所有痛苦的决则变成一场可笑至极的笑话!

    一把长剑瞬间贯穿铁面人的腹部,铁面人惊愕回首,不敢置信地看向身后的女子,那个曾经笑靥如花的女子……

    “如梦……”

    “你伤我彦儿,你利用小枫,你让他们兄弟相残,你这个魔鬼!魔鬼!……”那妇人哭喊着,大笑着,满面疯癫之状。

    笑靥如花的温宛女子瞬间不见,只剩下面前那披散着头发的苍白妇人。

    铁面人抬手一掌,待他清醒过来时,那妇人已是满口血沫,被打得飞了出去。

    司无邪大惊,忙放下怀中的南宫灵,飞身上前,接住妇人。

    “如梦!”铁面人心胆俱裂,大吼着赤手握住剑锋,不顾满手的鲜血,拔出腹中的剑,便要上前。

    一把冰冷的剑横在他面前,上官彦冷冷看着他,眼中有着讥诮的哀凄,“至死,你也休想再碰她一根头发。”

    铁面人怔怔地看着横在自己面前的长剑,看着倒在司无邪怀里的如梦,如果不是那长剑,如果没有上官如云,那么他或许可以和如梦一起,还有……他们的儿子……

    司无邪紧张地抱着那妇人,南宫灵第一次在他一向玩世不恭的脸上看到那样慌张的表情。

    “娘……”司无邪颤抖着抬手想拭去她嘴角渗出的鲜血。

    可那妇人看都未看他一眼,便偏过头去。

    司无邪伸出的手冷落在半空,微微怔了一下,又轻笑起来,可是眼里却是无法掩藏的哀戚。

    娘就在他怀里,他渴望了那么久的娘,现在就在他怀里,可是为何,就算是死,娘也不愿意死在他怀里?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小枫……小……枫……”那妇人在司无邪怀里挣扎了一下,却无力站起,只是伸手哀哀地叫着儿子的名字。

    而上官枫,他只是愣愣地看着那铁面人,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人要骗他,他真的当他是爹啊!还有……兰儿该怎么办,他的兰儿,该怎么办……

    口中突然涌出血来,那妇人不断地咳嗽着,大量的血沫从口中喷涌而出。

    “娘!”司无邪大叫起来,抱着她就要冲出去找大夫。

    可是那妇人,她死死地拽着司无邪的衣袖,不肯离开。

    “彦儿……小枫……彦儿……”她大张着口,仿佛就要窒息一般,口中却还是喃喃地叫着,面色惨白,瘦得可怕的手直直的伸在半空。

    “如梦!”铁面人大叫起来,挥开挡在面前的剑,便要上前。

    上官彦却再次如鬼魅一般挡在他面前,脸上带着令人胆寒的笑,“休想!”

    “你!”铁面人气急,却不得不与他缠斗起来。

    看着那妇人悬在半空的手,南宫灵突然觉得于心不忍,不自觉地上前,伸手握住了她。

    这究竟是不是一场悲剧,临死之前,最想见的人,上官彦和上官枫,却一个都不在她身边,而偏偏是她最不想见到的,最恐惧的儿子在她身边看着她死去……

    那妇人紧皱的眉头松了开来,伸手探进南宫灵怀里,将什么东西放了进去。

    南宫灵一惊,那是……紫云匕!

    “娘啊!”司无邪突然大叫起来,待南宫灵回过神来时,那妇人早已是牙关紧闭,气息全无。

    她,死了。

    听闻司无邪声嘶力竭的吼声,那铁面人突然停止了打斗,缓缓回过身去,看着那满面血污,早已无法辨认出当年清秀模样的妇人。

    南宫灵看到,有清亮的液体从那铁制面具后滑落。

    下一刻,南宫灵一惊,已被那铁面人扣在怀中。

    上官彦也微微愣住了,“放开她。”皱了皱眉,他冷冷开口。

    “呵呵……”铁面人笑了起来,南宫灵却仿佛听到了他心里有什么东西碎掉一样的声音,“我将你对我所说的话,还给你。”

    上官彦一愣,“你想说什么。”

    “至死,你也休想再见她。”微微仰头,铁面人再度看了一眼被司无邪拥在怀里的如梦,飞身快速离开密室。

    上官彦一贯冷漠的面具突然有了一丝裂缝,几乎没有考虑地,他追了出去。

    门外,什么都没有,他已经带着南宫灵离开了。

    东方已经有了第一丝曙光,可是上官彦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心仿佛掉进了冰窑。至死也无法再见吗?为什么只是这样想,他的心就开始隐隐作痛?

    好像睡了好长的一觉,南宫灵缓缓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竟躺在床上。

    温和的阳光沿着木门的缝隙钻进房间,细小的尘埃在那一道道光束之间轻轻飞舞。南宫灵有些困惑地打量着四周,很朴素的房间,但却也很洁净,这是哪儿?

    突然想起紫云匕,南宫灵慌忙探了探怀里,紫云匕还在!吁了一口气,南宫灵安静了下来,她不是被那铁面人抓走了吗?为何会在这里?而且,紫云匕竟然也还在自己身边。

    门,突然开了。

    强烈的阳光涌进房间,南宫灵有些不适地闭了闭眼,抬手挡住阳光,缓缓抬头,那人的身型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全身都散发着金色的柔和光辉。

    “灵儿。”那人轻笑着开口,宽大的长袍飘啊飘的,他就那样走进房来。

    光听那一声轻浮得不像话的问侯,南宫灵就知道那人是谁了。

    “司无邪!”南宫灵从床上跳起来,一把勒住他的脖子,“这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咳咳咳……”司无邪立刻夸张地咳嗽起来,仿佛要断气一般,唬得南宫灵忙松开了手。

    “喂,你没事吧!”南宫灵见他如此,不情愿地推了他的一下,道。

    “枉我好心来看你,居然这样对待我。”司无邪哀怨地看了她一眼,南宫灵感觉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这是哪儿?”南宫灵弯下身在床沿上坐下,抬头看着他。

    “我也不知道。”司无邪耸了耸肩。

    “什么?!”南宫灵恨不得又跳起来,“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那个人……”司无邪表情僵了一下,“他去找我的”。

    “那个人?”南宫灵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随即脑中灵光一闪,“铁面人?!”那个人是他的亲生父亲哪!

    司无邪笑了起来,俯身在她额上便是一吻,“我的灵儿好聪明!”

    南宫灵下意识地要去推他,却不知是不是还魂之后对人的感觉特别敏锐,突然感觉到他心里满得快溢出来的哀伤,手顿了一下,最终没有推开他。

    “为什么会来?”南宫灵不自觉地开口。母亲的无情和逝世,在他心中留下的伤恐怕是永远都无法愈合的吧,只是他如何又会甘愿在那铁面人的身边呢?毕竟他曾亲眼看到母亲那强烈到可以付出生命的恨意啊!

    “当然是为了灵儿你啊。”司无邪半真半假地笑着道,“我怕那家伙会把你撕了泄愤嘛,只好牺牲自己来拯救你喽。”

    南宫灵仰头看着他的笑脸,却发现自己一点都笑不出来。

    “怎么?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啦!”司无邪点了点她的鼻子,凑近了看她。

    南宫灵偏了偏头,离他远了些,才道,“其实,如果不开心,你也可以哭的。”看到他笑得一脸灿烂的模样,南宫灵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司无邪愣了一下,随即缓缓低头,靠进她怀里,肩膀微微抖动着。

    南宫灵心里隐隐一痛,刚想安慰他一番,却突然发现那家伙竟然窝在她怀里尽情地吃豆腐!狠狠地磨了磨牙,南宫灵抬脚便踹开了他。

    司无邪吃痛地抚了抚中招的腹部,蹲在地上笑得直不起腰来。

    南宫灵没好气地看着蹲在地上那笑得像偷了腥的猫儿一样的家伙,不再费力理睬他。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我去给你拿吃的来。”想想早膳已经过了很久,估计她还没有吃东西,司无邪站起身带上房门走了出去。

    看着他离开,南宫灵忙也跳下床,悄悄地跟了上去,门居然没关!南宫灵惊叹自己的好运,刚想拉开虚掩着的房门,却突然听到门外有讲话的声音,南宫灵忙附耳在门上,细细的听那讲话声。

    “你在门外干什么,怕我把人救走?”是司无邪的声音。

    “无邪,你喜欢她。”是铁面人的声音!

    司无邪轻轻地笑了起来,“有那么明显吗?”

    “那女人喜欢的是上官彦!”铁面人的声音带着些微的怒气。

    “知道了知道了。”司无邪懒懒的声音。南宫灵禁不住眯起眼微笑,她都可以想像司无邪说这话时懒洋洋的表情了。

    “她是我制衡上官彦的武器。”

    “如果敢伤她一根汗毛,你一定会后悔。”司无邪的声音冷了下来。

    “你肯回到我身边是因为那个女人?”铁面人的声音突然苍老了许多。

    司无邪没有回答他,门外安静了下来。

    南宫灵愣了一下,转身回到床上坐下。司无邪他……果真因为她才在这里的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