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时间,我们是错的人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二十一章,解毒

章节字数:4002  更新时间:12-05-11 08: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洛感到心冷的不似在胸腔,眼泪无声的滑落,一滴一滴,,是的,当舒竖告诉她事实时,她不相信因为还有幻想,还有可以支持梦境的抵住。

    那就是秦川,至少他没有放弃自己不是吗?纵然这个梦是那么易碎,可是只要还有希望,只要还有理由,那她夏洛就还能正大光明的告诉自己,秦川的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可如今,他自己承认了,他居然说自己会后悔。

    那是不是就代表他们之间是真的结束了?再也不肯能回到从前呢?夏洛不能再往下想了,因为心痛的早已不能言语,,,秦川双眼迷离,看不真切几步之外的人儿的表情,但她近乎绝望的身形秦川还是能感觉到的。

    夏洛看着1米开外的那个男人,白色的衬衫领口的衣领往外翻着,坚实的胸膛若影若现,大汗淋漓的狼狈样子,风度仍旧不减。

    夏洛渐渐清明“是啊!这一切早在恩怨结下的那一天就已经注定,他们的缘分早已不是对的时间,对的人。那个时间段的美好已经过去,也再也不会回来!而她夏洛欠他秦川的,总要偿还,也必须要还,”!

    就在此刻夏洛做了一个决定一个关于他们之间的决定。

    慢慢起身,夏洛一步步走到秦川面前,感觉到有人靠近,睁开眼居然还是那个不怕死的丫头。秦川觉得她一定是在折磨自己,或者挑战他的男人底线。

    “我不是让你走开吗!”!寒意四射的话,夏洛一个冷颤。

    稳了下心神,手指渐渐抚上秦川的脸颊,俊逸的脸庞还是那张熟悉的记忆深处的人。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张脸就不再属于自己了呢?夏洛呆呆的想着,殊不知自己这幅单纯的模样落在某人眼里又是一阵煎熬。

    秦川真的快要气炸了,既然不让自己碰,干嘛还来理会自己,还一副这么勾人心魄的表情,感觉到因为她的靠近更加炙热的欲望,秦川几乎快要晕厥。

    “你到底想要怎样?”变成近乎绝望的声音,秦川强迫着自己镇定。

    “你喜欢过我吗?哪怕最初的时候,哪怕一点点的喜欢?”!

    夏洛心痛的问到,弱弱的声音,听得某人一滞。

    秦川的表情有些怔愣,

    “你说啊!你说啊!就没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吗?就从来没有爱过吗?”夏洛大声质问到。

    “有!”秦川鬼使神差的冒了一句。

    也没有料到自己会这么轻易的说出,秦川眉头一皱。

    夏洛的脸色因这句话缓和了一点,就这样吧,还能有什么更高的期待呢!这样就算给了他也不至于最后弄得自己不明不白的。

    轻叹了口气,夏洛突然俯身和秦川的火热相比夏洛的吻清凉舒爽,如同骄阳下的清泉,一点点洗涤掉秦川的炙热。

    被眼前的人儿如此之大的反差震惊到,秦川一时没反应过来,可等反应过来生理需求早已冲破最后的一丝理智,一发而不可收拾。

    从卫生间到卧室,一路的春光无限,夏洛是第一次,害怕羞涩不已,紧紧闭着眼睛,秦川在理智丧失的最后一瞬间缓缓到,

    “放心,我会好好疼爱你的!”,,,没想到那个女人的需求这么大,会下这么重的药,秦川足足疯狂了一夜,可怜的夏洛被折腾的死去活来,期间还昏死过去一次。

    终于当两人一次次的交战,造成体力不支时,夏洛在昏睡的最后关头,眼睛看着天花板,仿佛看见什么离自己远去,那种彻底失去的恐惧感压抑的人只想哭,只想哭,,,,,

    次日黄昏,秦川在一片颓靡中醒来,昨晚的场景历历在目,又仿佛是做梦一般。

    不敢相信事情是真的,秦川转头看向身旁,夏洛侧着背,一头栗色的长发披散开来若影若现的白嫩脊背显得那么勾人。

    仔细一看还可以发现某人因疯狂留下的罪证,摇了摇头,秦川仿佛是做错了什么事一样那么恼恨自己。

    夏洛冷不防的声音响起,“你要后悔就尽管后悔吧!我只想说,我们互不相欠了!”秦川一听,火气不由的又窜了上来,什么叫自己要后悔就后悔吧!什么又叫互不相欠了?一个翻身,再次把夏洛压在了身下。

    “你那话什么意思?你以为帮我解了药我就会感谢你吗?”

    秦川冰冷的话再次响起,夏洛抬头,眼角的泪珠晶莹剔透的挂着。

    秦川看到这一幕,心不由的软了下去,觉得纠缠也没什么意思索性一个动作下床找衣服去了。

    夏洛看着赤身裸体的秦川身形矫健,不由得满脸红透,立马拉起被子盖住脸颊。

    秦川三下五除二就穿好了衣服,看着夏洛缩在被子了,以为她在哭泣。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但也没说什么就径直打开门离去。

    夏洛直到门被人关上,才敢露出头来,没了秦川的身影,夏洛心里没来由的一酸,眼泪又不争气的落下来。

    这种方式的结束于他们未尝不是最好的结局,毕竟早已物是人非,再纠缠不休倒显得无趣了。疲惫再度袭来夏洛闭上眼,带着无尽的哀伤沉沉进入了梦乡,,

    自从和秦川发生了夫妻之实,夏洛再见到他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了。

    每天就那么安安稳稳的度日,女佣每天煲着各种不同的粥,夏洛就那么不冷不淡的吃着。

    夏洛最近感觉到了和以前有很大不同,容易累不说,心悸眼花,偶尔还伴有恶心,夏洛知道孕妇的症状,但她不敢去检查,真的很难像想,要是自己真的怀孕了,那将是怎样的一件让人头痛的事,先不说秦川会怎么想,自己心里这一关就不好过。

    而且自己这个月的例假还照常来,所以怀孕的可能性不大。

    但身体的反映真是很怪!女佣这时送来了粥,夏洛从思绪中回过神。

    看着阿玉的侧脸不知在想什么!

    “你是叫阿玉?”夏洛轻声问到。

    “是的,夫人!您有什么吩咐吗?”阿玉询问道,

    “哦!呵呵,没什么就是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夏洛拿起调羹开始喝粥。

    阿玉看着,眼里闪着别人看不懂的光芒。

    “夫人没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阿玉噤声说道,已经开始退步往卧室外走去。

    夏洛也没在意继续喝着粥。

    秦川在另一处别墅的书房坐着,已经半个月了没有回家了,不是不想回,只是担心那个人看到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

    也害怕她会不想见自己,所以才没有回家。手机里来了一条短信,是潘美娇的,美娇娘上次的卑劣手段,秦川已经终止了和她的合作,但那个女人看中的可是秦川这个人,哪能这么轻易的就放手。

    短信上的几个字,秦川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月底,夏烈会偷渡回国!”简单的几个字,却意义重大,秦川拿着手机反复旋转,仿佛在做什么重大决定。

    夏洛正在客厅看电视,已经9点了,看来那个男人又不会回来了,觉得没趣夏洛起身往楼上的卧房走去,身体不是很舒服花店就好久没去了,加之客人不是很多,夏洛也不担心会亏本。

    唯一的担心就是那些花没人照顾枯萎了没有。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夏洛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夏洛是个敏感的女人,稍微一点风吹草动就把持不住了,记得以前和秦川在上大学是时候。因为老师的安排要秦川给学校的教导主任的女儿补课,刚开始的时候夏洛还一个劲的夸秦川学习好,都当老师了。

    可时间不久,就有传言说秦川可能喜欢上了方凌,因为有的同学曾看到他背着方凌去医务室。

    夏洛一听就按耐不住了,一放学就堵在秦川的班级门口,秦川看见来人也不解释什么拉着夏洛就去食堂吃饭,还是夏洛喜欢的糖醋排骨,可此时她那还有心情吃啊!恳请的眼神看着秦川,秦川被看的怪怪的,问了一句

    “你又怎么了?连这道菜都不能嫣住你的心?”夏洛立马就站了起来,当着全校同学都聚集的地方来了一句。

    “秦川,我是谁?”秦川一时没摸着脑门,奇怪道

    “你是夏洛啊!你吃错药了么?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夏洛冷汗留了一地,

    “我说,我是你什么人!”气鼓鼓的表情好想是谁偷吃了她最爱的糖醋排骨。

    秦川不禁失笑,过了一会,也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回复,“你!夏洛!是秦川的女朋友!”一句话,夏洛顿时笑的花枝招展。那些风言风语立时被这句话打败。

    夏洛痴痴的想着,不由傻笑起来,但一会儿就反映过来。

    轻叹了一口气。门外的人因这一句叹息而戛然止步,转身往旁边的一间卧室走去。

    夏洛闭眼准备入睡,突然肚子一阵绞痛,且越来越严重。夏洛有些木然,也没乱吃什么东西啊,怎么肚子会这么痛?不好,这痛的感觉怪怪的,怎么好像有东西要流出来啊!夏洛以为是例假来了,连忙往卫生间跑去,可往常来例假是有痛经这事,可今天怎么会疼的这么厉害?

    夏洛明显感觉肚子往下坠,而疼痛也在加剧着,不一会就满头大汗了!下身也开始出血,夏洛没想到这次例假会这么疼,发誓以后也不吃冷的了。

    可情况有些不对,开始的时候流血不是很大,可一会儿就有些吓人了,源源不断的血仿佛是从身体深处流出的一样,那么猛烈,夏洛这时有些害怕了,这么多的血还是第一次见到过。

    照这个流法一会儿不是要流干净了?那自己不就死翘翘了?这么一想夏洛一阵心惊,一个不稳往旁边的玻璃墙倒去,哗啦啦,一面钢化玻璃全碎。

    旁边卧室正在工作的秦川听到动静不由的又是眉头一皱,这个习惯早在父母离世时就已经和自己相伴了。

    知道那个丫头不是文静的料,可这大半夜的还闹出这么大动静,她是在造炸药吗?本不想去看发生了什么事的秦川恍惚听到夏洛的呻吟声,有些不放心于是丢下手里的文件往旁边走去。门被反锁了,秦川不禁苦笑。

    敲门。敲了半天也没动静,秦川有些不安了,她在做什么,就算不愿意开门但至少也要回答一声啊!秦川开始喊门,

    “夏洛,你在干什么?”还是没有人应答。

    “夏洛,夏洛”!迷糊中的夏洛好像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更可笑的是居然是秦川的声音,夏洛真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么久了居然还是想着他。

    夏洛想答应,可一出声才发现声音如蚊吟,渐渐的知觉也开始扩散,而身下的血还在流个不停。

    秦川在门外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人应答,于是开始着急了,以他对夏洛的了解,她不是能藏的住的人,就算自己以前和她生气不理,她还是会倒过头来和自己和解,因为她自己都说过,面对自己再恨的心也会软化!秦川曾就因这句话感动的无法自拔。

    如今,再回想起时,秦川也感到自己的记忆太过于好了点,又或者夏洛在自己的心中更本不是自己口中说的那么没有分量。

    还是没有一点动静,秦川这下真的急了,左右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能撬开这门的东西,于是不再犹豫,一个使力,一脚踹开了夏洛的房间,床上乱七八糟的没有人,左右看了看也不见那个娇小的身形。

    卫生间传来小声的动静,一般人若不注意还真南发现。

    秦川不再迟疑,一把拉开木门,一看立时楞了,只见洁白的地板上,夏洛一身白色睡衣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不知哪里来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半个睡裤,秦川立时反映过来,不由分说,抱起夏洛就往楼下跑去,见到梁伯连忙孔道:

    “快叫救护车!”

    梁伯一愣看到夏洛身上的血迹,立马明白了,于是跑出去叫救护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