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时间,我们是错的人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二十二章,怀孕流产

章节字数:3979  更新时间:12-05-12 13: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急救室外的秦川,一脸严肃,他不知道刚才的情况预示着什么!难道说她怀孕了?秦川在心里问了一句,很奇怪这么一想秦川并没有排斥的感觉,反而内心还有些许雀跃和兴奋。

    他们的孩子,他和她的孩子,秦川不自觉嘴角掀起一个弧度。可一会儿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如果说夏洛真的怀孕了,那么刚才的一遭是不是就代表,孩子可能就保不住了?秦川心里有些压抑。

    刚才的欣喜顿时荡然无存。那个笨丫头,怎么那么不会照顾自己,连怀孕了都不知道。秦川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时进去了一个多小时的医生终于出来了,秦川来到医生面前,还未开口询问,就听医生呵斥道,

    “你这个丈夫怎么做的!你爱人已经怀孕了,你为什么还让她吃避孕药呢?”避孕药,秦川如五雷轰顶。

    原来她在吃避孕药!只听医生继续道

    “因为你爱人长期吃避孕药所致,这个孩子不能保住,加上你爱人本身身体不是很好,所以,如果调理不好可能永远也不能怀孕了!”

    秦川因医生前一句话还没回过神来,接下来的话也没心思听进了。

    医生又嘱咐了几句就看到护士推着病床上脸色惨白的夏洛往病房走去。

    秦川还立在原地不知所措,原来她根本就不想怀孕,也根本就不想和自己生活在一起。所以才会吃避孕药,秦川想到这里脸色晦暗到如暴雨前的天空,手指不由的拳头紧握,突然秦川一个转身一手砸在白粉墙上,动静惊动了值班的护士,就见护士连忙赶来询问,

    “先生,你怎么了?刚才医生说你爱人以后也许不能怀孕但也不是一定的!相信只要好好调理一定可以再度怀孕的!”

    护士小姐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段,秦川面无表情的离开,护士还在后面喊了一句,

    “先生,你爱人的病房在楼上,你去楼下干什么!”

    秦川失魂落魄的走在医院的长廊上,她就那么厌恶自己吗?就那么不想和自己生活吗?那一开始的婚姻意味着什么?明明是她欠我的,她凭什么还这样折磨我!秦川心痛的不能自持,恨也在一瞬间聚满了胸腔。

    本来还犹豫的事现在因为仇恨的加剧已经决定了!秦川收拾了一下心情拿出手机开始通话,

    “董励,明天早上来我办公室!那件事我决定了!”

    说完就挂了电话,独自一人在医院的楼梯处坐着。次日清晨,一夜未眠的秦川来到夏洛的病房门口,他真想冲进去,问她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要那么恨连孩子都不放过!可是突然又觉得很累,压下怒火,又看了一眼,夏洛因失血过多而惨淡的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女佣惊恐的表情预示着男主人此刻的心情,没有人敢去打扰秦川,阿玉,端了一碗粥往秦川的卧房走去,敲门,再敲门,

    “进来”!冷戾的话语,阿玉听着心里不由的一惊。

    秦川站在窗前,手里的烟一明一暗,坚实的后背给人君临天下的感觉,阿玉,在心里感叹一番,这样的男人当真没有几个女人能把持的住的。

    莫说嫁给他,哪怕是无所求的和他来一场恩怨缠绵的故事也让人满足了。

    “少爷,我熬了些粥,你喝一点吧!”阿玉诺诺的问道。

    秦川半响才有反映没有转身,淡淡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说,她真的那么恨我吗?恨到一点关系也不想和我有!”

    秦川像是自问一样,阿玉听在耳里也不作答,眼看着地毯,仿佛是很纠结某一件事一样。秦川也不强迫,自己都看不懂的事何况外人。

    “你出去吧!我一个静静!”秦川说完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围绕不散的烟雾犹如此刻郁结在心中的事情一样。阿玉看着眼前男人的情形,心没来由的一滞,不再多做逗留转身离去。

    夏洛慢慢转醒,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惨白,虽然干净但总给人空幻,不适的感觉,夏洛看着身上白色的床单,和病号服明白了现在是在医院。

    可是,是谁送自己来的呢?最后的记忆好像是秦川的脸在眼前游走。可夏洛不敢保证,那是不是梦。

    自己这是怎么了呢?难道例假想一次性来完,以后都不再来了?夏洛白痴的想着。诺大一个病房没有一个人,只有自己,有些口渴,夏洛想起身去倒水,一动,才发现自己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甚至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夏洛现在明白了什么叫卧床不起,和举目无亲了。想到这里又不免想起了父母,这么久没他们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是否过的好呢!毕竟是逃亡在外,不见天日的生活,想必也好不到哪去吧!这么一想夏洛又想哭了,以前父母在的时候把自己宠的上天,如今已为人妻不仅没得到两老的祝福,甚至连面都难见。

    夏洛吸吸鼻子,护士这时候推门进来,一看夏洛已经苏醒身边不见一个亲人,于是说道,

    “你的家人呢?怎么不见呢!他们不知道你现在需要照顾吗?”夏洛闻言淡然的笑笑,“我老公应该很忙吧!暂时来不了!”护士更加来劲了,

    “什么老公啊!爱人生病住院都不来照顾!”不满的样子好像是自己的老公对自己不管不顾一样。

    夏洛不再接话,改了个话题“护士小姐,我有些口渴,你看能不能帮我倒杯水来!”

    护士叹了口气,“好的,你等会啊!我这就去给你倒!”说完就消失在门口。

    夏洛睁着眼睛看头上没有一丝色彩的天花板,思绪飘远,秦川知不知道自己生病了呢?他现在在哪呢?会来看自己吗?一系列的问题绞着夏洛有些头晕。

    护士很适时的出现,夏洛露出感激的表情一杯水下肚,口渴立时缓解,夏洛在护士的帮助下,吃了药又开始昏昏欲睡了。夏洛想等下醒来一定要问医生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还能活多久。伴着这个问题,夏洛渐渐进入昏睡之中。

    秦川掐灭手里的烟,天已经大亮了,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就下楼往公司赶去。经过玄关时,秦川停下了脚步,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女佣月月正在擦古董花瓶。

    秦川淡淡开口道,“月月,你一会收拾一下这段时间就去医院照顾夫人吧!”交代完就头也不抬的离开。

    月月想了一会儿,就听见梁伯在门外喊着,

    “月月,你赶快炖鸡汤,一会我送你去医院看夫人”!

    “哦!好的,我马上去弄”!说完也不再迟疑,丢下抹布就往厨房跑,冰箱里什么都有,就看做的人的手艺了。

    月月,最拿手的就是煲鸡汤,简单的食材放入锅内。加上适当的水,把握好火候美味的鸡汤就差不多了。

    一个小时后,月月和梁伯就站到了医院的大门口。是谁说去哪里都不要去医院,有什么别有病。这话真是至理名言啊!月月看着染头攒动的医院不由感慨道。

    问了导医台的护士,知道了夫人的病房在三楼,月月抱紧怀里的鸡汤就跟着梁伯往楼上走去。

    夏洛还在睡觉,满屋都是没有色调的白,月月推开门就看见夫人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本就弱的身体此刻竟然给人随时撒手人寰的感觉。

    不敢大声说话,害怕惊动床上的虚弱人儿,梁伯走道病床前,看了看夏洛的表情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招收叫出了月月交代的一番

    “月月,你以后就在这照顾夫人吧,这是少爷给的卡,有什么需要你就去买。密码是*****”!月月点了点头,刚想转身进去,就听梁伯又小声告诫了一句,

    “还有!夫人孩子掉了的事千万不能告诉她,跟不能说可能以后不会怀孕!夫人现在虚弱,不能受刺激!知道了吗”月月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地。

    又再三叮嘱了一番,梁伯这才放心的离去。月月目送着梁伯的背影,也没说什么转身进了病房。

    夏洛被这一阵细微的开门声扰醒,刺眼的阳光从柳叶窗折射进来,反射到医院白色的床单上,变得更加耀眼。夏洛下意识的闭上了眼,好一会儿才适应。入目就是月月放大了N倍的脸。

    不由的一怔,夏洛也是下了一跳,有这么观察人的吗?又不是猩猩,夏洛不解地看着月月,意识到自己可能过于奇怪,月月连忙后退两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夏洛被这一个小动作打动了,多么单纯的小女孩。

    “你是叫月月吧?”夏洛轻声问到。

    “嗯,是的,夫人!我是叫月月,您感觉怎么样?饿了吗?我炖了鸡汤,您要不要喝一点?”月月反问道。

    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的夏洛,又流了那么多的血,别说喝汤,就是一头牛夏洛觉得自己也可以给吃了。

    “好的!我快饿死了呢!”月月听到夏洛这么说月月呵呵一笑,看来夫人并不像她们说的那么不近人情啊!这不是很好吗?于是连忙拿勺子盛了一碗鲜嫩的鸡汤。

    夏洛没想到月月看起来那么小,鸡汤居然炖的这么美味。一口气就喝了个精光。月月看着夏洛这么给面子,不由的笑的合不拢嘴。

    “夫人觉得好喝吗?要是夫人喜欢,我以后天天炖给您喝”!夏洛微微一笑,“嗯,味道很好!我很喜欢!”“那我以后天天炖”!月月紧跟了一句。这一会儿,夏洛听月月夫人长夫人短的听得都腻了。

    “哎呀,我比你也大不了几岁,你不要老夫人,夫人的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地主压榨你们这些小丫头呢!”月月被夏洛的诙谐逗乐了,“可是不叫夫人,叫什么呢?她们不都是这样叫的?”月月若有所思的说着。“就叫我夏洛,”“啊!不行,不行,她们都这么叫,我也必须这样叫”!月月坚定的眼神,夏洛一时无语,深深呼了口气“那你就叫我洛洛姐吧!哎,不准改了哦!不然我生气了,你就回家吧!”夏洛一副就这办的表情和月月一副无辜的表情达成协议。

    以后的几天里月月都是夜里八九点回家,第二天炖好鸡汤再赶来医院。

    这次夏洛真的是元气打伤,一连好几天的山珍海味,高档补品往胃里灌,可脸色看起来丝毫没有改变。依旧一副苍白,没有血色。

    病床上的夏洛刚喝了月月的鸡汤躺下,感觉容易累,容易昏睡,甚至月月觉得要是夫人一觉睡下去没人叫的话,仿佛永远都不会醒过来。

    夏洛睁眼眨眼的交替着,突然记起秦川这么久都没来看过自己,不由的心里一酸。难道说他们之间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一点的夫妻情分都没有了吗?夏洛想到这里心里一阵阵发紧,月月已经收拾好了碗筷离去。

    恍然记起那天晕倒的时候,好像是秦川最后冲进卫生间抱自己出来的,为了验证夏洛决定等月月再来是一定要问个清楚。

    伴着这个问题,夏洛再次沉沉睡去。舒竖已经很久没再出现在夏洛的面前了,不知道的以为是看开了,不会再纠结这段没有姐果的感情。

    可是谁谁又知道这些天舒竖是怎么过来的?每天想着朝思暮想的人儿,很想去看她,可是又找不出什么理由。夏洛的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舒竖知道这么短时间她不可能改变心意。可是相思最苦,舒竖觉得再见不到她自己真的要疯了,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摇了摇头,舒竖从沙发上坐起,明媚的冬日天空很晴朗,本该是个心情好的日子,舒竖心有所系,哪有时间去欣赏什么好天气。

    决定不再被相思折磨,舒竖套了件外套就往夏洛的花店赶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