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时间,我们是错的人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二十八章,抢救

章节字数:4382  更新时间:12-05-21 19: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洛还在抢救具体情况怎么样还不清楚,自己居然还有心情计较她能不能生育。想到了这里舒竖不由得满心愧疚,心情也更加的郁结。

    月月看着舒竖疲惫的脸色,从自动饮料机里接了一杯咖啡递过来,

    “喝一点吧。精神会好些!”

    舒竖抬头看见月月也是很担心夏洛的样子,不由的想起之前对她说话有点凶。

    “刚才,我急疯了头,说话有些冷,你不要见怪!”

    月月笑笑摇了摇头往对面的椅子坐去。

    大概又等了半个小时,急救室的灯终于灭了,舒竖和月月同时起身。

    就见门开了夏洛和上一次一样脸色惨白的被护士推到病房,月月紧跟其后。舒竖被之前的主治医生叫住。

    “你是病人的什么?”

    医生拿下口罩问到,舒竖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说丈夫会不会不太好夏洛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那就还是朋友吧!

    “你不是她丈夫,她丈夫我上次见过,那你就是她亲戚或者朋友了!”

    舒竖还没说就被这胖医生就替他全都说了。舒竖笑笑,

    “对,我是她朋友,很要好的朋友,,,!”

    话中寓意只有舒竖自己知道。医生看了看舒竖叹了口气,很无奈的说道,

    “我感到很抱歉,你的朋友以后将再也不能怀孕了!她上次就因长期服用避孕药导致堕胎失血过多。没曾想你们不细心照料以至病人再次服用避孕药造成现在大出血。我们虽然把她抢救回来了,可因病人如今的身体状况想要恢复健康是不太可能了,也预示着今后都不能怀孕!”

    医生说完摇了摇头离开,徒留舒竖一人在原地发愣。

    月月陪在病床前,一动不动的看着夏洛,这么久来的相处,月月几乎和夏洛成了真正的好姐妹。

    夏洛本性是活泼开朗的,又遇到了月月两人本就属于话多,又没什么心机的女孩子。于是很容易的就闹在了一起。连舒竖进来她都没发现。

    舒竖买了些吃的,月月看了看他,

    “你回去吧,这里我来照顾洛洛姐!你不用担心!”

    只见舒竖坚决的摇了摇头,

    “还是你先回去吧!今天跑了那么多地方,也一定很累了,我在这里照顾她!”

    月月本想推辞,舒竖又说,

    “你回去,明天好煮些粥带来,夏洛喜欢喝粥!”!

    月月一听觉得他说的也是,就点了点头准备离开。

    手刚碰到门把手,舒竖就又叫了一声。月月回头不解的看着他,舒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月月耐心的等着下文。

    “你,,你回去后看看秦川在不在,你把夏洛今天的事告诉他!”!

    舒竖意欲看看秦川的反映如何,如果他还在乎夏洛就一定回来这里看她。

    如果不在乎,舒竖也决定了,不管秦川放不放手自己一定要带夏洛走!他也想好了,纵然父母不同意他迎娶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他也会不顾一切的克服重重困难。

    反正是一定要给夏洛幸福,,,快乐!月月点头离开了,现在就剩下舒竖和夏洛,夏洛仿佛又瘦了一圈,颧骨都突出来了。尖尖的下巴,更加立体分明,可纵然在病中夏洛的美丝毫未减。

    第一次,这是舒竖第一次离得这么近看夏洛,大眼,挺鼻,小口,白肤,怎么拼凑出来的都是美人坯子。

    夏洛呼吸浅浅,怪不得医生总说她气血不足,但看现在的呼吸,那么缓慢且无声,仿佛随时都可以香消玉殒。

    舒竖握起夏洛的手,纤细,修长,就是有些冰冷,好像有块千年不化的寒冰郁结在她体内,不是对的人就温化不了!舒竖再次回忆起和夏洛的种种,缘分就是这样一个东西,我们感叹遇人不淑或者所托非人的时候,其实有些东西早已命中注定。

    比如我们街头巷尾遇到了一些擦肩接踵而过的人,你若不注意,他就真的只是过客。注意了,看着舒服的微微一欠身,或者报之以回眸笑,可能再次相遇时,你们就感到这便是所谓的缘来。

    然后走一遭世人惯存的,惯有的为爱之路,山盟海誓,天长地久,再然后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相伴到白头。

    这便是爱的终,爱的果,,,,不为别的,只为那一场对的时间,我们是对的人!与这话相反的也有,比如秦川和夏洛,,再比如夏洛和舒竖,,,结局谁能料想,谁又能说此生无憾?因为还没走到那一地步。我们所做的就是祝福,祈愿着天下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

    月月回到家,一屋子的人都在等着她,好像已经知道了发生什么似的。

    因为久不出现的少爷,也就是秦川今天阴沉着脸回家了。自从进入了书房至晚饭时都不曾出来,进去问他要吃点什么的女佣都被他堪比魔王的气势吓得连门都没敢敲就跑了。

    月月有些疲倦,不是身,是心。总管梁伯看着月月说道,

    “夫人怎么样了?少爷今天回来了,看心情不是很好啊!你们等会都小心一些吧!不要扰着他!”

    说完就离开了大厅往秦川的书房走去。

    几个女佣尤其阿莲一再追问着有关夫人的情况,月月不想节外生枝,简单的说了几句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背后传来问话,

    “月月,你不吃饭了?这可有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月月听在耳里,摆摆手径直往前走去。徒留几个女佣在后面疑惑她今儿是怎么了!甚至有人说她怕是失恋了,玩笑了一会,阿莲看着月月的背影脸上阴晴不定。

    剩余几个女佣就热热闹闹的吃完了饭,收拾停当便各自做自己喜欢的事了。梁伯走进秦川的书房,昏暗的灯光和主人阴霾的心情是一样的。

    “少爷,要吃点什么吗?你从回来就没出过房门,怎么了?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

    梁伯慈祥的声音响起,秦川转过头,

    “梁伯,这么多年多亏你费心照顾了!自从我父母离去,也就只有您是是真正关心我的!”

    秦川说完,挤出一丝微笑。

    梁伯叹了口气,“少爷啊!我知道夫人和老爷过世,你心有不甘,也有怨气。可是,,这毕竟已经过去了!俗话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你确定要这样和夏洛小姐不死不休的彼此折磨下去吗?”!

    秦川不说话,看着桌子上放着的的一本书,是丁原的《放下,霎那花开》月白色的封面,左下角三朵荷花竞相开放在荷叶的存托下显得很是唯美,飘逸,,,,,

    “梁伯,你不用担心,我自己会有分寸,事情发生成现在这个样子。已经不是上一辈的恩怨那么简单了!是她太绝情,不能怪我!”!

    秦川说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梁伯看着这情形,不由的叹了口气,慢慢离开。

    阿莲立在门外,看见梁伯要出来了连忙往旁边退去,直到梁伯下了楼梯她才出来。半个时辰后,秦川被敲门声打断思绪,

    “进来”!原以为还是梁伯没想到是楼下的女佣阿莲端着粥进来了。

    “少爷,这是我炖的些粥,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趁热喝一点吧?”

    阿莲柔声道,秦川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因为上次美娇娘下药不成,秦川已经怀疑那一次自己失态把她当成夏洛一定没那么简单。

    但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又无凭无据,秦川虽有气可也不好发作只是待她比以前冷了许多。

    “我不想吃,你出去吧!”

    秦川耐着性子说道。可阿莲不知道他的心思,以为他还在和夏洛生气,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表现好一些难保不会得到他的垂青,这是阿莲想的。

    “少爷,你这样不行的,身体会受不了的!就算生夫人的气,也要吃一点啊!”秦川眉头突然皱起,这女人的心思不简单。

    “你怎么知道我生夫人的气?谁告诉你的?”秦川诡异的问到,感觉到有些妄言,阿莲立马变了口气。

    “少爷,其实夫人真的很好,贤良淑德,为人平易近人。你说夫妻哪有不吵架的,可是既然走到了一块,不是应该互相扶持的吗?”!

    阿莲违心的说着,秦川一直盯着桌子上的那本书。

    “不要胡乱猜疑,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你放下吧出去吧!”!

    秦川说完,椅子一转就看向窗外高大,枝繁叶茂梧桐树了。阿莲轻吁一口气放下托盘缓缓离去。

    还没到半刻钟,又有人敲门,秦川有些恼怒,“我不是叫你下去吗?”!月月刚打开门听见秦川这话一愣,犹豫着要不要把夫人今天的事告诉他!就听见秦川已经叫自己进来了。

    月月深呼了口气,轻声走了进去。这个男人确实不一般,外表冷漠,桀骜不驯。加之非凡的领导才能听说早已经是黑白通吃,财力物力人力都是不可估量的!这样的男人,先不说身价地位,就是单单外表的伟岸英俊也是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对象。

    舒竖应该也是这种人吧?月月想到他身边也许也围着无数女人的追捧心里居然没来由的一酸。这感觉有些怪异,刚刚酝酿出来就被月月给抹杀在摇篮里了。

    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位置也知道自己的差距。世俗就是这样,从来就不允许有超越或者挑战它的东西出现。

    它像是枷锁,锁着那么多的向往自由,无拘无束的思想和观念。

    月月没那么高的志向,嫁入豪门从来就不是她的梦想,她所要的就是安安静静,简简单单,如果能快快乐乐的生活更好!有没有奢华富足的生活对她来说不重要,其实,如果爱,,可以爱,,她是那种绝不会负了爱的人,,,,

    她不在乎对方有什么,其实很多女孩子看不开。不是因为她们拜金,爱慕虚荣,而是她们还没有正真找到能和自己共同走向未来的人。

    因为要等的人还没出现,又有那么多肥皂剧泡沫剧的暗示,所以她们才迷了眼,分不清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一个人的秉性,适不适合生活,你和他在一起快不快乐!他能否给你要的幸福!你在他身上找到了安全感了吗?很多女孩子口上说的非金不嫁,其实她们到最后就只是想要这样的一个男人!一个可以依靠,可以撑得起自己小小世界的男人!

    秦川看着眼前这个和夏洛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子,刚才的怒气已经烟消云散。

    “你怎么来了?夫人怎么样了?”

    秦川装作漫不经心的问,他其实也有些担心,自己走的时候夏洛被摔在花园半天没动静。

    他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回来后一直心神不宁,坐立难安。

    “洛洛姐,,,,她,,”!月月吞吞吐吐的样子看的秦川心不由的一紧。

    “她怎么了?”

    秦川强作镇定,声音已经有些发颤了,但月月没听出来,感觉眼前的男人还是惯有的冷淡,无谓。再次深呼了口气,月月慢慢道,

    “洛洛姐发生了意外,听舒少爷说是在医院的花园旁找到她的,那个时候洛洛姐已经昏迷不醒了!”!

    月月仔细看着秦川的表情,不放过一个细节,是的,她也希望这个男人还是爱着洛洛姐的。

    因为洛洛姐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纵然和洛洛姐相处的时候,她总是刻意回避和少爷之间的关系。

    但明眼人一看就知到,她的眼神,长吁短叹的表情都是为了那个人。那个一直存在洛洛姐心里从来不曾抹去的人!

    秦川听到有舒竖,心里有些不痛快,那个男人他是知道的,夏洛有一次陪他喝过酒。他看夏洛的眼神就不难看出痴迷,难道就是那一次舒竖才对夏洛上了心?秦川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又碰到的。

    舒竖的家境也不一般,还有一个舅舅当处长,恐怕A市能和自己并驾齐驱的就只有他了。秦川倒也不在意,自古分三道,江湖,商道,官道,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何况他对自己很有信心,所谓一山更比一山高。不过他更担心的还是夏洛此刻怎么样了?

    “夫人伤到哪了?很严重吗?”!

    秦川直接转过身子,徒留一个背影给月月,因为他自己也怕一会儿会克制不住心情。

    月月有些无奈,有些疲惫的说,“洛洛姐又一次大出血,精神肉体都受到了很大打击!我刚从医院回来,她还没醒。

    具体情况得醒过来后才知道!”月月说完感觉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尽了。

    她其实还是有所保留的,就是医生说的夏洛将会终身不孕。月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且这种事情也不是自己一个外人能随便说的!

    秦川听着月月说夏洛又一次大出血,她那么瘦第一次就流了那么多,那么这一次她浑身的血不是都要流尽了?

    想到这里,秦川的心已经不是疼来形容的了,更多的是悔恨,是啊,如果自己不那么绝情,不推她的话她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秦川又想到了她偷吃避孕药的事,那么可爱的生命就那么生生被她扼杀了,这怎么不叫自己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