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时间,我们是错的人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二十九章,崩溃的精神

章节字数:3796  更新时间:12-05-23 21: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月本意是秦川听到了这些话,只要他对洛洛姐还在乎的话就一定会有所反应,可看现在这情况,月月不敢保证秦川到底还有几分心思在洛洛姐身上。

    叹了口气,退出了房间。书房门关上的那一刻秦川一下在跌坐在书桌下。现在没人了,他可以正大光明的袒露心绪了,秦川紧握的手指关节渐渐发白,呼吸早已不能自持,他是心痛的,真的很心痛,,,

    第二天天还没亮月月就起床了。悄声的洗漱了一番,就往厨房走去,阿莲已经很早就开始熬粥了。

    还是夏洛一直一来喝的。月月穿的是拖鞋走在木地板上几乎没有声音,走廊的尽头厨房的灯光还在亮着预示着有人。

    一步步走进,阿莲忙碌的身影映入眼帘。刚想打招呼,月月就发现阿莲正往粥里加东西。

    隔着身体月月看不清楚,但感觉像是粉状的什么东西。“你在干什么?”月月冷不防一句话吓得阿莲一哆嗦。

    手上的一张白纸就那么飘飘忽忽到了地上,阿莲一惊,月月已经拿在了手里反复看了几遍,最后发现就是很普通的一张白纸,于是还给了阿莲。

    因为刚刚起床,月月也没那么多精力问阿莲在捣鼓什么。只是很平常的叫阿莲把粥打包一会儿自己带到医院。

    医院里,舒竖一夜未眠一直守在夏洛的病床前,夏洛还是昏迷不醒,脸色依旧惨白。舒竖就那么看着,他在等,,等夏洛睁开眼睛,,,,

    月月轻声开门打断了病房的静谧。看到是月月到来,舒竖还记得自己昨天对她说的话,于是就等着她开口。

    月月放下手里的粥,缓步来到夏洛身边。“洛洛姐还没有醒吗?”月月看着夏洛的连问道。

    舒竖摇了摇头,月月这才看清因为一夜没有闭眼的舒竖此刻竟显得有些邋遢。他也许才是真正的爱洛洛姐的人,月月这么想着,

    “你一夜都没有睡?”!

    舒竖闻言惨然一笑,夏洛这个样子,他怎么睡得下。月月叹了口气,

    “我和少爷说了洛洛姐的事,可是,,他好像没有太大反应!”!月月回到正题。

    舒竖听着,瞳孔遽然收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就看看他今天会不会出现再说!如果他不出现,就说明夏洛是真的所托非人!

    对他的幻想也该也是时候结束了,那么自己就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走进夏洛的世界了!舒竖这么想着再看夏洛时眼里的坚定已经根深蒂固。

    月月看着舒竖的样子,觉得他应该去洗漱一下,

    “舒少爷,我来了,你去洗漱一下,吃点东西再来吧!你也累了一天了!”!

    舒竖觉得也是,自己这副样子,等下夏洛醒来看到还不要愧疚死,又会觉得好像欠自己了!

    于是交代了月月几句就去收拾自己了。月月坐在舒竖刚做的椅子上,也那么静静的看着夏洛。

    怪不得秦川和舒竖都那么喜欢洛洛姐,她确实很漂亮,不!应该是那中让人心疼的美。让人见了就不由心生保护的欲望,这样的女人从来都是很得男人心的。

    月月有些困了,昨天一夜辗转反侧都没睡好,于是躺在夏洛的旁边睡着了。腊月的天,时间也是过的很慢,天空时好时坏,已经好久没有下雪的了,今天老天居然想了起来。

    室内温暖如春,窗外的漫天飞雪飘飘悠悠不知飞往何处。夏洛在这时渐渐苏醒,她做了一个梦,梦中秦川和自己离了很长的一段路。

    她看到了他就去追,边追边叫着秦川的名字。秦川回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开始走,夏洛觉得很奇怪,秦川是慢走,而自己是奔跑居然还追不上他,反而距离越来越远。

    看着秦川上了一座桥,夏洛有些急了,自己离的那么远,怎么才能追上他呢!转眼,秦川就过了木桥,夏洛也来到了岸边,让人无奈的是木桥此刻竟然凭空消失了。

    而此时,秦川在河东,她在河西。夏洛不喜欢这种环境,对面的秦川后面竟然升起了日出。

    夏洛这才看清这条河很浅,河水清澈见底,夏洛觉得可以趟过去,于是掀起白裙就往河对岸秦川在的地方跑去。

    可走到一半,原本干净的河水就变了颜色,成了黑色。而且越陷越深,夏洛感到害怕了,这是真的害怕,仿佛失去的不是生命,而是其它更为珍贵的东西。她大叫着秦川,好像向他求救一样。

    可岸边的秦川仿佛没看到她一样,站立着不动。夏洛挣扎犹如着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只记得最后关头夏洛的裙边一条白色的丝带腾空而起,夏洛看着那条洁白丝带,居然感觉不到了害怕,好像白色的丝带已经带去了自己生命。而此刻下坠的不过是行尸走肉的皮囊。

    “秦川!救我!”

    夏洛大叫一声睁开眼直直瞪着天花板。

    月月吓了一跳,连忙起身看夏洛的情况,

    “洛洛姐,你醒了?怎么样?你没事吧?”!

    月月关心的问到,夏洛就只是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傻掉了一样。月月有些担心,

    “洛洛姐,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啊!”小声试探着,可夏洛还是没有反应。

    月月预备去叫医生,可还没走开就听见哐当一声,就见夏洛强撑起身子欲往外跑去。

    月月有些愣了,洛洛姐要去哪,她不知道自己才刚醒过来现在需要休养吗!一把拉住夏洛的胳膊,

    “洛洛姐,你要去哪,现在外面下着雪,你才刚醒不能随便走动的啊!”

    “月月,快,快带我去见秦川,我要和他说清楚,我没有吃过避孕药,我从来都没有吃!孩子还在我肚子里呢!”!

    夏洛边说边哭。月月一惊,这么说洛洛姐已经知道了?

    “洛洛姐,你先冷静下来,你现在这个样子不能出去啊!”!

    月月死命的拉着夏洛,也不知她大病刚醒哪来的这么大劲月月拉都拉不住。病房里稀里咣当,一会儿便成了一片狼藉。

    可夏洛还在折腾,月月知道不能让她在这么激动了,不然身体又是伤上加伤,可自己真的快拉不住了。

    正好此时舒竖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夏洛的样子一把就抱在了怀里。

    夏洛看到是舒竖这才安静下来,这一放松之前的大力就瞬间瓦解了,一下子瘫在了舒竖怀里。

    看着怀里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的人儿舒竖心里又是一痛。

    “舒竖,你带我去见秦川好不好,我要和他说清楚我没有吃避孕药,孩子还在呢!就在我肚子里!”!

    夏洛说着手指了指肚子。舒竖看着她的样子差一点眼泪就出来了。

    “夏洛,你不要这样,你想见秦川也得等身体好一些再说啊!”!

    可夏洛不依,又开始闹腾了,

    “不,你现在就去帮我把他找来,我要和他解释清楚。舒竖,我求你了”!

    夏洛又开始哽咽,看起来楚楚可怜。

    舒竖觉得事情应该说清楚了,

    “夏洛!你好好听着,你的孩子已经打掉了!秦川不会再来看你了!”!

    一句话夏洛一愣,片刻反映过来丢下舒竖就往门外跑,

    “不,,我不相信,我一定要见秦川!我一定要说清楚!”

    舒竖觉得这话说的有些重,可已经覆水难收。

    连忙从后面抱住夏洛的纤腰,夏洛挣扎着,可舒竖就是不放手,于是,夏洛也不管了,抓起舒竖的胳膊就咬了起来。

    舒竖眉头很符合的皱了起来,但他竟是一声不吭就那么让夏洛咬着。夏洛此刻满心就是想见秦川,哪里注意轻重,直到嘴里出现了一丝腥甜她才有所知觉。

    等反映过来舒竖的胳膊已经出现了一个血红的牙齿印,鲜红的血正源源不断的从齿痕里往外冒。夏洛看着看着就哭起来了,舒竖一惊,

    “夏洛,你别哭啊!你干嘛哭啊!”!

    夏洛抬头看着舒竖,

    “你为什么不躲!难道就不疼吗?”!

    舒竖呵呵一笑,

    “怎么会不痛,那也要看谁啊!”

    夏洛听着这句话哭的更凶了,舒竖有些不知所措,一再劝慰。

    夏洛经过刚才的插曲神智恢复了些,看着舒竖的胳膊有些心疼,拿起一旁的卫生棉就帮着清理伤口,月月也在一旁看着。

    突然,一个冷不防的声音响起,

    “你们还真是恩爱啊!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这声音,这冰冷的口气夏洛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秦川!”叫了一声夏洛丢开舒竖就往门外冲去,秦川果然就在门外,只是手里拿着的一束百合已经在夏洛看到的瞬间被扔到了楼下。

    夏洛有些愣,来不及计较花,拉起秦川的胳膊就说,

    “秦川,我没有吃避孕药,你要相信我!孩子还在呢!”!

    秦川闻言又是一阵冷笑,

    “怎么,夏洛!他们都没告诉你吗?你还不知道孩子已经在你吃避孕药的时候流掉了吗?你如今还在演什么?博取我的同情,然后放过你和你父亲!我告诉你,你做梦!”

    秦川说完夏洛的脸色已经面如死灰。眼泪从刚才开始就没停过。为了得到验证证明秦川是信口雌黄,夏洛跑到舒竖面前,“舒竖,你告诉我!我的孩子已经没了吗?”!

    舒竖看着夏洛期待的眼神。

    “秦川,你竟是这么残忍的人吗?”!

    这还是两人自从和夏洛扯上关系的第一次见面,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这场景足以证明此言非虚。

    秦川还是一派的漠然。

    “舒竖!你说啊!”!夏洛再次问到。

    “夏洛,你,,你的孩子确实没有了!”!

    舒竖说完突然就觉得无法面对她。夏洛彻底呆住了,好一会儿都不出声,舒竖有些担心看着她,突然夏洛就那么直直的往后倒去。

    舒竖眼疾手快一把接住,秦川放在身后的手拳头渐渐紧握。指甲嵌进肉里也不觉得痛,眼里的寒气已经到了不可逼视的地步。

    夏洛开始哭,,开始大哭,,哭的撕心裂肺,动人心魄。

    秦川觉得戏已经看够了转身欲走,夏洛看着他即将离开的身影一把拽住秦川的风衣下摆。

    “秦川,我不知道孩子为什么会流掉!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秦川看着缩在舒竖怀里的夏洛一边还扯着自己衣服,不由得心生一股怒气,“你自己吃避孕药!还说你不知道!夏洛!你和你父亲欠我的我会让你们偿还的,我也一定会让你后悔!你不就是想借孩子折磨我吗?

    好!你成功了,我很伤心,可是,,你也不见得会好过到哪里去!”说完秦川一掌排开夏洛紧抓的手,毫不犹豫的离去。夏洛已经哭的没有力气了,这些事情都聚集到了一块,她真的是不能承受了,也承受不起了。

    她不明白自己明明没有吃过避孕药为什么秦川硬要说自己吃了避孕药,而且还污蔑自己把孩子打掉。

    夏洛有很多不解之惑,无人能懂,也无人能信,他们都觉得自己是要报复秦川!可其实呢,夏洛是真的一点也不知道,可这无边的委屈要向谁说呢,谁又能给自己一个说法,或者还自己的清白呢!

    夏洛不知道,经过那么久的折腾,身体早已疲惫不堪。再也坚持不下去的夏洛就这么在舒竖怀里晕死过去。医生又是一阵忙碌,外加对家属的一番呵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