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时间,我们是错的人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三十章,另一种误会

章节字数:4683  更新时间:12-05-25 08: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川心神俱疲,酒吧的包厢好久都没来了感觉氛围也和往日有些不同,舞女们个个衣着光鲜亮丽,打扮的花枝招展。

    美娇娘已经很久不曾见过秦川了,今天要不是因为自己有了准确的夏烈即将偷渡回国的消息,怕是以后都可能见不到秦川的面了。

    美娇娘没想到秦川竟然是那么一个正人君子,又或者他是根本就对自己不屑一顾?想到这里美娇娘虽有些气恼,但谁叫秦川就是那么吸引人的男人呢?

    这也是美娇娘看中他的原因,如果他和其他男人一样,想必不屑一顾的恐怕就是她潘美娇自己了!

    叹了一口气,是谁说明知道是灯,飞蛾的自己还硬要往上扑的,这就是符合了那个定律吧!已经快半个小时了,秦川还没有来,美娇娘也不急因为等得人不同,哪里就能用相同的方式呢!小酌了半杯红酒这时秦川才带着几名手下过来,美娇娘看这阵势,不由的呵呵一笑,

    “怎么,鼎鼎大名的秦总居然也会怕我这个小女子吃了你不成?”!

    调痞的口气溢于言表。秦川惯有的一阵冷笑,

    “美娇娘的大名,我也是不敢轻心啊!”!

    说着绕开她坐到了对面,美娇娘知道上次的事有些卑鄙,一时也不能太过。于是就也坐会了原来的位置。双方坐定后,秦川首先发言,

    “你今天找我来,不单单只是喝酒吧?”!

    秦川拿起桌旁手下刚倒的红酒细细品尝起来,味道甘滑细腻,醇厚无比。

    美娇娘也深知不能再钓他胃口了,而且她还有另一个打算。

    第一次见他的夫人也就是夏洛美娇娘就知道要走进这个男人的心已经不太可能了,她也放弃了心中的念头。

    原本只想和他做一对露水夫妻,解一下寂寞无聊之苦。

    没曾想秦川竟然是个刀枪不入的硬汉,凭那么猛的药下去都不能撼动他的意志。美娇娘就决定用下一招,没错她确实是个恶毒的女人,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占到便宜。

    所谓另为玉碎不为瓦全,也就是这份狠劲和果敢所以才造就了她如今的地位和显赫名声。她其实早就知道秦川心里夏洛的重要位置,也看到两人相互折磨的场景。

    既然她得不到秦川的心,他不是爱着夏洛吗?那自己就偏偏让他们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

    这样的心态不得不说确实有些恶毒。可这就是女人,尤其一些特殊的女人,因为经历的东西多了,所谓的善良,单纯早已被残酷的现实消磨的殆尽。

    自己曾经受过的什么苦,就要这个社会,乃至整个世界都为之补偿。而最佳的补偿方式不过是把自己的苦千倍百倍偿还给曾经伤害过自己人!美娇娘就是这样的一种人,女人。

    她已经计划好了,秦川因为父母惨死的原因一直不能释怀,纵然他是那么的深爱着夏洛。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哪里是他们年轻人凭借儿女情长就可以抹去的!可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时间就是最好的疗伤良药,再加上秦川对夏洛的爱,不敢保证时间久了他不会冰释前嫌,和夏洛好好的生活重新开始。

    所以,,恶人就是要在美好的开始之时就把它扼杀,不给它一丝生存的机会。

    美娇娘想到这里嘴角不由的往上翘起,她很得意,就像导演看到一场由自己导演的电视剧或者说电影就要上演时的那一刻,和那种喜悦激动一样。

    因为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料想之内,也是自己的作品得到肯定的一种体现。

    “这是具体的资料和那个人什么时候回国的具体时间。”!

    说着美娇娘就放了一叠资料在秦川面前,秦川没有动,端着酒杯的脸上阴晴不定。

    “你有什么目的?这么做的目的?”!

    “哈哈,秦总,我真的是高看你了呢!我以为你和其他男人不一样,不然你也不会做到今天这个位置上,可是,你的反映怎么这么叫我不解呢!莫要说你不想报仇了,你可别忘了你父母是怎么死的?”

    这一句话起到了美娇娘预想中作用。秦川的脸色果然又暗了两分。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操心!你管好自己就好!”!说着秦川已经站起了身拿上资料就欲离开。

    美娇娘一个转身挡在了他面前,呵气如兰,

    “秦总!活不能白做吧!你不觉得应该好好感谢我吗?”!

    美娇娘说着便欲欺身向前,秦川眉头一皱,一把推过眼前这个多看一眼就会觉得心烦的女人。

    “我警告你!不要挑战我的极限,该给的报酬我会一分不少的给你!可是,你要是还有什么鬼主意的话!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秦川说完丢下这个令人厌恶的女人就径直离开,仿佛多停留一刻都觉得是一种玷污。

    秦川的实力不是不可以查到夏烈的踪迹只是会有些麻烦,而且夏烈是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这个让人厌恶的女人虽然是很可恶,可是用到她的时候她可是不会让人失望的!美娇娘有些忿忿不平,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绝情,一点情面都不留,好吧,既然你无情那也就别怪自己无义了。

    我们就走着瞧,看最后谁伤的更甚。美娇娘眸光一寒,见到的人一定很难想象平时人前的她是多么的抚媚动人,而此刻的表现竟然有些像凶狠的夜叉不达目的绝不罢手的心态已经萌发在了她的心里。

    只是不知夏洛接下来将会面临什么?秦川又会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呢?

    医院里,舒竖和月月又是一个无眠夜,直到次日傍晚夏洛才从昏迷中醒来。再次睁开眼的夏洛已经恢复了冷静或者说是心已死,秦川的冷酷不留情面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夏洛闭上了眼,眼角滑落的泪珠已经不能抚平心中的伤痛。

    她不知道接下来要面临什么?秦川认定自己杀了他的孩子,不肯原谅也不会原谅,可这无边的苦涩和委屈她又要向谁说起。

    看秦川昨天的样子,加之以前的恩怨种种他会轻易放过哪些他认为伤了自己的人吗?舒竖看着夏洛紧闭着眼睛和眉梢怕是再也不会平复的哀愁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夏洛,你醒了吗?你感觉怎么样?”!

    舒竖温柔舒缓的声音夏洛听在耳里,感动在心里,这个男人自己究竟要如何报答。

    知遇之恩的情愫最大的无奈就是难以觅见,而觅见了如果不好好珍惜那错过的就不是单单着个人了,而是此生的遗憾。

    “舒竖!你相信我吗?”!夏洛轻声问到。

    舒竖有些不知所措了,他不知道夏洛说这话的意义。

    “信,我怎么会不信你!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说谎我也只相信你说的!”!

    夏洛惨然一笑,

    “舒竖,我的心已死,秦川这个男人,我突然觉得我也许从来就没走进过他的心!我可以原谅他的无情、冷血、因为我觉得那是我欠他的!可我没想到他的心竟然硬到这个程度。我有委屈,也有疑惑,若是不能水落石出,我就是死也不能瞑目!”!

    夏洛说完眼神坚定的看着舒竖。舒竖也严肃起来,

    “夏洛,你可以说出来!我可以帮你!”!

    得到了想要的话,夏洛再一次眼泪滚滚。

    深呼了口气,慢声说道,

    “舒竖,我从来就没有吃过避孕药!我从来都没吃过,,,,!”!

    舒竖有些不敢置信,她不是自己吃避孕药那孩子怎么会流掉的?而且医生已经在她血里查出了避孕药的成分。

    舒竖叹了口气,“夏洛,你既然还爱着秦川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自己和他呢?难道你现在后悔不该服用药物?”!

    夏洛知道舒竖也是不相信的,是啊!如果不是自己吃的,那避孕药哪里就能到了她的肚子里,从而导致孩子流产。

    夏洛想到这里又忍不住开始哭起来,舒竖看了立马慌了神,

    “夏洛,你不要哭!不是我不相信你,可是眼前的这个情况明摆着的事实。就算你有委屈,可也得我们仔细分析了才能找出啊!”!

    舒竖的一句话夏洛看到了一丝希望,

    “舒竖,我对天发誓,我真的不知道那药是从哪里来的?我也更加不知道我怎么会吃的!”!

    舒竖也皱起了眉头,是的,以夏洛对秦川的情来看她确实没有吃避孕药的理由。报复吗?善良如夏洛是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

    那这中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舒竖有些烦躁,既然夏洛不会吃避孕药,那么就是有人故意陷害给她下药。想到这里舒竖眼神飘向病床另一头站着的月月眼光顿时变得冰冷。

    他是知道的,男人过于优秀身边就不免会有起歹心的女人。

    而哪些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麻雀们要想的到垂青或者地位,就必须铲除他身边的女人,尤其是他在乎的女人!这就是嫉妒成性女人们,这也就是最毒妇人心。

    舒竖在心里骂了一句,跑过去拉住月月就往病房外拽去,不仅夏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月月自己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小子疯了吧?他是要干什么啊?

    “喂,你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里?”月月挣扎着,手被捏的生疼。

    舒竖不答,径直扯着她往医院后面的花园走去。那里人少,也安静,他倒要看看这个外表看起来柔弱善良和夏洛有一拼的女人心里究竟是怎样的毒辣。

    月月有些急了,这个男人把自己带到这个僻静的地方干嘛?她又没有做错什么?这小子有病吧?舒竖看到前面是一堵爬满爬山虎的墙,知道到了尽头。于是,一把把月月往藤墙上推去。

    后背撞到结实的硬墙上,月月觉得骨头架子都快散了,难道男人都有暴力倾向吗?月月感到很不解,

    “你干嘛!你有病啊?”!

    舒竖听到这丫头这时候了还嘴硬,不由的冷笑一声,

    “哼!有病,我不仅有病还有很重。”!

    说着往前一扑,就把月月禁锢在怀里,吻顺势而下,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只要为了名利什么都可以出卖!

    月月脑袋咔嚓当机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把自己当成了洛洛姐在洛洛姐身上找不到的要在自己身上补偿回来?想到这里月月有些气恼挣扎的更凶了。

    左右摇晃着脑袋,舒竖本就很生气,觉得自己看错了人,第一次见到她时明明感觉到好像是天使降临人间,那朝霞下的俏丽身影,和纯真善良的面孔怎么拼凑都不可能是现在这个为了一己之私为了贪慕虚荣而下手残害夏洛的女人!

    可除了她还会有谁有这个机会,一直一来夏洛喝的粥不就是她送来的吗?夏洛的饮食也一直是她负责的,所以,,罪魁祸首除了她不可能再是别人!

    舒竖的情绪再次失控,为什么女人都要表里不一,都要虚伪做作。伤害别人她们就真的快乐吗?就真的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吗?

    舒竖觉得心里很难过。不光是为了夏洛,还为了眼前这个不知轻重好歹的女人。月月被钳制着动弹不得,

    “你想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月月质问着。舒竖冷笑回答,

    “呵!我竟没发现你原来是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你为了自私自利居然下那么重的手,现在夏洛不仅孩子掉了,以后也不能怀孕了!你满意了吧?你的目的达到了吧?”!

    舒竖说完月月只是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他完全不知道他这话意思。

    “你在说什么?什么叫我自私自利下重手?我做了什么?你要这个样子?”!

    月月不得不辩白因为她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哼!你还狡辩!夏洛没有吃避孕药,那么就只有可能是别人陷害。而这么久来只有你在她身边,她的饮食起居都是你料理的!你说,不是你下药害她还有谁?”!

    舒竖双眼火红,像一只发怒的狮子,仿佛恨不得把眼前弱小的人儿撕碎。

    月月惊疑交加,他这话什么意思?他是说是我下药要洛洛姐流的产?他意思我图谋不轨对秦川有非分之想?月月觉得他的想法不可谓是怪诞荒谬,简直是不可理喻,先不说自己这么做会得到什么?就算得到了那些,但良心的谴责自己也是万莫不能承受的。

    而且这么久以来的相处舒竖对自己的人品和道德尺码竟然一点信任度都没有。月月觉得很难过,也很委屈,

    “舒竖,我没有做!我没有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说着眼泪大颗大颗的滴下来。

    “呵,你还知道伤天害理?那你为什么还要下药!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我有多心痛,我原本以为你和夏洛一样,是那种单纯善良没有心机的女孩子!可是,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我真的是不能理解!难道世俗的那些浮华奢靡就那么吸引人吗?让你泯灭了自己良心变成如今这个毒妇样吗?”!

    舒竖的话,月月哭的更厉害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洛洛姐的食物是我准备的,可我确实没有下药啊!”!

    舒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哪里还会听月月解释,

    “呵,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想要更好的生活吗?可以,你不用陷害夏洛,我就可以给你!”!说着炙热的吻再次袭向月月晶莹剔透的唇。

    月月怎么可能不反抗,这样不明不白的被羞辱,任何有气节的女孩子也不会置若惘然。双手被反钳,月月几乎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力。

    可舒竖的表现越来越过分了,吻从嘴唇移至颈项,衣服扣子也被无情的扯开。月月知道绝不能就这么被他亵渎了,那样的话自己不仅冤还亏。

    于是趁着舒竖意乱情迷的时候,月月挑准了个时机抬起脚就往舒竖腰间踢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