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时间,我们是错的人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三十一章,真相

章节字数:4821  更新时间:12-05-31 21: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想那舒竖一个大男人,人高马大的,那里是月月一个小女孩就能撂倒的,虽然命中了目标,可那力气就像是皮球砸在石头上,舒竖没什么反映倒是月月自己小腿狠狠吃了痛。

    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反映有些呆慢,舒竖一滞想着刚才一定是报复未遂,反倒自己受痛了。

    可是一想到她那么对夏洛气就不打一处来,管不了那么多,舒竖继续暴行。月月死命挣扎着,一点配合的意思也没有,舒竖有些恼怒,一把抓住她的长发,和夏洛一样也是一头栗色柔软的及腰长发,

    “怎么,你不愿意吗?呵呵,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做的!我给你一千万!就要你这一次,怎么样?这个可比你费尽心机去做丧尽天良的勾当好吧!”!

    舒竖说完,残忍一笑,月月已经无法言喻了。

    他居然认定了自己就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他也已经把话说完了,说死了,自己还能怎么解释,就算解释他会听吗?想到这里月月眼泪已经不能用流来形容了简直是汹涌而出。

    一颗一颗豆大的眼泪滴下来砸在舒竖坚实的胸膛之上所到之处皆引起火烧一样的炙痛。舒竖一愣,不由松懈了对月月的钳制,月月得空,立马抽身而出,反手就给了舒竖一巴掌。

    “你这个混蛋!”!说完月月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连逃带跑的飞奔离开了,她不得不逃,万一他再次兽性大发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地方再重新给自己一击,那自己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病房里,夏洛也弄不清舒竖为什么那么粗鲁的把月月给拉了出去,难道月月得罪了他,可舒竖不是那种爱计较的人啊!

    是什么让舒竖这么愤怒呢?夏洛感到很不解,眼看两人已经出去一个小时了还没有进来,夏洛有些担心了。

    不要发生什么才好啊!就在夏洛自言自语的时候月月哭着闯了进来,直奔夏洛怀里痛苦起来。

    夏洛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楞了半天,

    “月月,你怎么了?怎么回事?舒竖欺负你了吗?”

    夏洛紧张兮兮的问到,这一问不要紧,就见月月哭的更伤心了。

    “洛洛姐,我没有伤害过你!我也更加没有给你下过药!我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你要相信我啊!”!

    月月泪眼朦胧声泪俱下的哭诉道。

    夏洛听得一知半解,

    “怎么了?怎么回事?你和我说清楚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夏洛连连问到。

    月月痛苦无奈的摇了摇头,

    “洛洛姐,舒竖怀疑你之所以会流产,和以后都不能再怀孕都是因为我给你下了药!”!夏洛听完呆住了,月月还在哭个不止,

    “月月,你说什么?你说我以后都不能再怀孕了?”!

    夏洛恍恍惚惚的问道。意识到自己一时食言,月月有些后悔,正好此时舒竖推门走了进来,月月看到舒竖冷着张脸不由的往夏洛身边躲去。

    夏洛这才回过神来淡淡的看向舒竖,舒竖无奈的叹了口气,

    “夏洛,你既然没有吃避孕药,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欲意陷害你!”!

    说着舒竖眼睛看向月月冰寒彻骨。月月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夏洛目光转向月月,迎着有些漠然的眼神,月月又开始哭起来,泪痕斑斑的样子看的人心疼,

    “洛洛姐,你也不相信我吗?我们相处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洛洛姐你不能不相信我!”!月月哭的声嘶力竭,这天大的祸难道就要这么不明不白背在了自己的身上吗?看着月月委屈伤心欲绝的样子,夏洛有些不忍,是的,这么久来的相处月月的为人她还是可以肯定的。

    她一直很善良单纯,和自己抢着闹着那个样就像小孩子一样,而且对自己照顾有加!哪里有舒竖怀疑的那么阴险,恶毒。

    夏洛知道月月绝不可能做出那种丧心病狂的事!于是淡淡说道,

    “就算有人要害自己,也绝不可能是月月,我相信她!”!

    夏洛说完这句话,月月立马抱着她痛哭起来,

    仿佛所有人都认定自己是坏孩子时,只有夏洛才是那个唯一肯相信自己和能拯救自己的人!夏洛叹了口气,抚摸着月月和自己一样的绸缎长发,边安慰着。

    舒竖眉头有些郁结,夏洛竟然那么轻易的就相信了她,可事实摆在眼前,证据却凿的她嫌疑无疑是最大的!

    “你说,不是你!那你总得给个确切的理由,证据吧!”!舒竖还是冷言冷语。

    月月吸吸鼻子,脸蛋因为哭的太久变得红扑扑的。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这句话舒竖的眉头又一次皱起。

    夏洛因为月月刚才失言的一句话而心神不宁。自已不仅孩子掉了,以后居然也不可能再怀孕了,这是什么?上天对自己的惩罚吗?让自己对欠秦川的做个了断?

    想到这里夏洛不禁苦笑,眼泪也不由的流了出来。

    舒竖看着夏洛的神情心里也是一阵发紧,他是真的心疼啊!月月突然想起今天早上看到阿莲在鬼鬼祟祟的往粥里加东西,连忙擦干眼泪缓声问道,

    “洛洛姐,你和阿莲什么关系?”!

    夏洛被问的怪怪的,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关系,她就是家里的一个女佣而已,”!

    “真的就这么简单吗?”!月月继续问到,舒竖有些不耐烦,

    “你到底想问什么?你就直接说!”!口气不善的回道!

    月月想起刚才的情景不由的又开始哽咽,夏洛看了舒竖一眼他这才不再说话。

    “月月,你不要害怕,你有什么但说无妨,我们都相信你!”!

    说完使了个眼色给舒竖,舒竖无奈过了一会儿才缓声说道,

    “你说吧,把你的疑惑都说出来!”!语气较之前已经改善了很多。

    月月像个犯了错正在接受批评的小孩子,低着头诺诺的站着。看不得她这副可怜的样子,夏洛一把拉起月月的手就让她做在了自己的病床前。

    月月抬头看着夏洛清澈干净的眼眸这才不那么拘谨。

    夏洛回忆的说道,

    “阿莲,刚来的时候我听说她家境不是很好,好像父母也都去世了?应该还有一个上学的弟弟,我那时念她困难,偶尔会帮衬着她!可是,,,”!

    夏洛说道这里不说了,舒竖接着问,

    “怎么了?然后呢?”!

    夏洛各看了看两人一眼,微微叹了口气,

    “后来,有一天我因为花店的事耽搁了,就回家晚了,经过秦川的书房时,,,就,,就看到她衣衫不整的从里面出来。见到我时一点也不惊讶!呵呵,,”!

    夏洛说道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月月和舒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那后来呢?”月月接口。

    “后来啊?你们觉得我会怎么做?”!夏洛反问着两人!月月想了想,好像没听她们说过夫人为难阿莲啊!

    “你一定是当作什么也没看见!”!舒竖波澜不惊的说道。

    夏洛闻言无奈一笑,

    “我除了这样,还能怎么办呢?难道和其他女人一样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发生什么以后。自己就泼妇一样的大吵大闹?我从来就不是这样的人!”!

    夏洛疲惫的说完,觉得心都要碎了。

    月月看着她的样子,也是一阵难过,“洛洛姐,我说了,你不要激动,也不要觉得我是在信口雌黄。

    其实,你一直以来喝的粥都是阿莲炖的!说实话,我除了会炖一个鸡汤其它一概都不会!而且,我今天早上因为担心你就起的比较早,然后我去厨房的时候,就看见阿莲好像在锅里加东西!

    我不知道是什么,我还把她吓了一跳!”!

    月月说完,夏洛已经是苦笑了。

    舒竖脸上说不好是什么表情,一半是怒,一半又是对夏洛的心疼。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么阿莲这个女人确实是够狠,打掉了夏洛的孩子不说就连已经重病住院了她竟然还不放过。

    硬是弄得夏洛从今以后都不能再怀孕。

    夏洛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肝肠寸断的样子看的舒竖和月月都是心里阵阵发紧,可又不知道从何劝起。

    舒竖突然想起一件事,

    “夏洛,你知不知道你父亲这个月会回国?”!

    夏洛从悲伤中回过神。

    “什么?你说我爸爸,这个月会回国?”!夏洛不敢置信的看着舒竖,她真的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父母了。

    没曾想舒竖居然给了这样一个天大的喜讯。

    舒竖其实早在和夏洛认识之初就已经查过她的生世了,也知道她和秦川之间的恩怨情仇。

    他现在所担心的就是夏洛究竟能不能和自己的父亲见面,秦川又会有怎样的行动?

    “夏洛,你应该知道你父亲,,,,他,,设计陷害秦川父亲的事吧!”!

    舒竖小心翼翼的问,夏洛深深吸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

    “那你也应该知道,你父亲现在正在被通缉,而且秦川,,恐怕也不会放过他!”!

    舒竖说完看着夏洛的反映。夏洛又开始泪流不止,加上现在因为孩子的误会,和自己父亲对他造成的伤害,秦川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她的!

    “舒竖,我求你,求你帮帮我!我不能看着秦川杀了我父亲!哪怕是我死,我也绝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伤害我爸爸!”!

    夏洛说完已经哭的没有力气了!舒竖上前一步,紧紧抱住她

    “夏洛!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秦川再伤害你了!有我在,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说着就把夏洛拥在怀里,月月看着这样的场景鼻子不由的一酸眼泪也掉了下来。

    夏洛哭了一会儿,情绪才稍微好转一点,

    “舒竖,我父亲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他回来做什么?他不知道国内现在正在抓他吗?那为什么还要回来!”!

    舒竖看着夏洛急切的表情,

    “你父亲是为了你!他虽然在国外,可是他知道你在秦川的手上。也知道你现在一定不好过,他回来就是预备带你走的!”!

    “带我走?”!

    夏洛自言自语的说。

    “是的,今天是二月七号,也就是农历腊月二十七,所以,,如果消息不错的话,你父亲大概三天后就会回国!”!

    夏洛听着这个消息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终于可以和父亲相见了,忧的是不知道秦川会怎么对付自己的父亲。

    不想夏洛太担心,舒竖安慰到,

    “夏洛,你不要太忧心,我和秦川的实力不相上下,在A市,他能做的!我舒竖一样可以!而且不会比他差!”!

    夏洛第一次觉得认识舒竖是此生的最大幸事!月月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刚想迈步离开就听见舒竖喊住了她。

    “月月,你早上带的粥,有给夏洛喝吗?”!月月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舒竖看向夏洛,夏洛也是摇摇头,发生那么多的事她哪里还有心情喝粥,怕是早已经冷却凉在那里了。

    舒竖于是按响了床边的传诊器,不一会儿,,就有医生领着一大帮徒弟,护士往病房赶来。夏洛因为是重症病人所以医院不敢掉以轻心。

    再加上舒竖出手阔绰,还没住几天院的夏洛医院存款单上就已经有了一百万。试想这样一个大客户住在医院,这些表面以救世济民为幌子的营利机构能不尽心尽力吗?

    夏洛的主治大夫看过夏洛心神俱疲的样子,又是一番让人无语的批评加再教育。

    舒竖无奈,指着月月早上带过来的粥说道,

    “医生,我想麻烦你能不能现在就帮我把这些粥化验一下!”!

    身材发福的中年大夫,有些不明所以。舒竖不想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就说为了想看看粥里有没有问题。知道病人有隐私权,胖大夫也不再多纠缠。

    “可是,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医院检验科的医生应该都走了!”!

    舒竖有些失望,

    “那,您就不能让您这么多学生中的一个去帮忙检验一下?”!

    舒竖询问着,胖医生看着眼前这个气宇不凡的男子,觉得应该不是一般的人。

    所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这么想着就吩咐身旁近的一个学生去了。舒竖大概问了下需要多少时间,就见胖大夫得意洋洋的介绍一大堆本院的高科技和无与伦比的快捷方便功效。

    舒竖从这些信息里总算知道了他要化验的东西大概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医生看夏洛也不需要推往急救室就率领大帮人马陆续离开,舒竖看人走得差不多了,就关上了房门。

    夏洛知道他的用意,如果月月说的没错,那么刚才送去检验的粥就一定有花样。可夏洛不希望事情是那个样子,虽然阿莲有些不安于本分,但她应该还没到那种丧心病狂的地步吧!

    可如果事情不是这个样子?那么为什么自己的孩子会流掉,而且,,还来了个终身不孕。夏洛一想到自己以后都不能再生孩子就忍不住哭泣。

    是的,作为一个女人,作为一个完整的女人生孩子是必须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件事,可如今自己为人母的权利却被人生生抹杀,这怎么能不叫她伤心,叫她难以接受。

    月月知道夏洛在想什么,于是走过去握紧她的手,

    “洛洛姐”!夏洛抬起眼,虚弱的笑着,

    “月月放心,我没事!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再怎么哭也没用!我只是不明白,你说哪些身外的东西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变成魔鬼吗?”!

    夏洛弱弱的问着,月月没有说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舒竖看着两人惺惺相惜的样子,不由的对自己刚才那么对月月有些后悔,可眼前还是先把夏洛的事情处理好再说。

    其它的以后再说吧!半个小时就在夏洛的抽泣和月月嘤嘤咛咛中度过了。有人敲门,舒竖打开一看是刚才走的那位胖大夫,舒竖连忙让步请了进来,

    “刚才检验的粥的报告出来了!我很奇怪,这里面居然发现了含量高达0。73hk的避孕药成分,你可知道这个剂量对病人是多大的伤害!怪不得以后都不能怀孕了!”!

    舒竖眉头紧蹙,夏洛听在心里虽然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准备可是当这话再次被人提及自己还是明显的感觉到了身体在微微发颤。

    “谢谢你医生,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好好照顾她的。”!

    医生放下化验单叹着气离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