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时间,我们是错的人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三十二章,抓到把柄

章节字数:4324  更新时间:12-06-04 12: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洛看着上面写着严重超标的字样,突然觉得室内二十八度的温暖居然很冷。舒竖看着夏洛,

    “你会坚强对不对?你不会被打到的对不对?”!

    夏洛苦笑,坚强,不会被打到,多么铿锵有力的字眼啊,可这样残酷的事实面前就是铁打的人石头一样的心,也不可能是完好无损,毫发无伤的。

    “我知道的!我还有牵挂,不舍,还有未能大白于天下的委屈,怎么能就这么倒下去呢!”!

    夏洛惨然一笑,无边的苦楚被禁锢在瘦弱不堪的体内。

    舒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让她重新快乐起来了,怎么才能再和以前一样。

    “夏洛,我们需要计划一下了?”夏洛抬起头,

    “就是关于你父亲回国的事!你也知道你父亲这次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回来。”!

    舒竖严谨的说道。夏洛询问的眼神,舒竖继续

    “偷渡,只有偷渡!”!舒竖说完夏洛脸色一阵苍白,她是知道一些偷渡的事情的,偷渡不仅要面临难以忍受的船驶过程,还要面临着警察的安检。

    有很多人因为偷渡藏在轮船的货运舱里而出现了意外。夏洛有些心疼自己的父亲,

    “舒竖你可以帮我告诉我父亲,说我很好,让他不要回来吗?”!

    舒竖无奈一笑,

    “夏洛,没有哪个父亲会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受苦而置之不理的。所谓,虎毒不食子,你觉得你父亲会听吗?倒是我要问你了,你愿意和你父亲出国吗?只要你愿意我完全可以让你摆脱秦川的控制。甚至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照顾你一辈子!”舒竖真诚的回答,夏洛很感动,可是她知道此生除了秦川怕是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而且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又何必再误了舒竖。

    “舒竖,你的存在,我真的很感谢!也很感动!可是,,你也知道,感情不是可以强求的。而且,如今我这副样子,和个废人有什么区别?你应该有更好的,更高的选择!而不是我!”!舒竖没想到夏洛对秦川的情会有这么深,就连秦川那么绝情的对她,她都毫无怨言。

    不由的感叹,人生若能得如此一红颜,哪里还去寻觅什么山盟海誓,至死不渝。只可惜,,自己没有在对的时间出现,无法再步入夏洛的心。

    “我会尽力帮你们父女相见的!这样,那天你不要出现在码头,我去接,然后我会带他来医院。你们好好谈谈,然后你是去是留再和你父亲说!”!夏洛点了点头,

    “你确定我父亲是后天夜里会到江滨码头吗?”!

    “嗯!我的消息不会错!”!夏洛不再有疑问,只期待父亲能平安。

    月月早在两人谈话时就离开了病房在走廊的椅子上坐着。

    夏洛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于是说道,

    “今天的事,你们先不要张扬,我想,,我自己会和秦川说清楚!对了,你帮我把月月送回家吧!你刚才也许有些过分,看看她是不是不生气了!”

    !舒竖明白的点了点头,又宽慰了夏洛几句就出来了。月月坐在走廊上不停地搓着手,没有空调的过道寒气逼人。

    舒竖一步步走进,感觉到了动静月月抬头,一看是是舒竖立马站起就跑。

    舒竖苦笑,一把拉过她的臂膊,

    “你还想怎么样?都已经说了不是我!”!月月委屈的说着,眼看着眼泪又要出来了。

    “我知道不是你!我,,我只是想向你道歉!”!

    舒竖温柔的语气和刚才在后花园简直判若两人,月月觉得委屈更甚,凭什么他想怀疑就怀疑想欺负自己就欺负啊!看着眼前还是个小女孩的月月舒竖也觉得刚才确实有些过分。

    “我,,对不起!”!

    月月泪眼婆陀,涕泗横流的听着舒竖很真诚的道歉,看着他低下了头好像很愧疚的样子心里的怨气多少消了些,只是她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从此再也不和舒竖有任何牵连。

    这样的男人自己不是对手,就算刚开始自己是有些小情思可经过刚才的那一幕月月彻底打消了对舒竖的念想,可能也算不上是念想顶多就是一点小感觉,可如今月月怕是连这点小感觉也不敢留了。

    狠狠吸了吸鼻子,月月缓缓说道,

    “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会把它给忘记。你也不用介怀,我相信你也是为了洛洛姐才,,,做出那样不理智的事!”!

    月月说完虽然气恼舒竖不该那样对自己,可一想起刚才舒竖吻着自己的场景不由的脸红了大半。不过好在是夜里一般人看不到。

    舒竖俯视着眼前这个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小丫头,想着自己刚才的暴行一定给了她很大冲击,怕是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接受吧。

    舒竖也不知道为什么知道她会下药伤害夏洛时自己会那么生气,不仅生气好像还有一丝的心痛不只是为夏洛居然也为了这个丫头。

    叹了口气,舒竖柔声说道,

    “天色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我送你吧!”!

    月月立马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舒竖无奈,

    “我还有些话要和你交代一下!路上和你说的”!月月一听这个这才勉强点了点头,于是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医院。严冬腊月,A市属于北方纬度较高。

    夜晚的气温几乎降到了零下,刚上车舒竖就将空调调到最大。

    不一会儿车内的空气就温暖起来,月月因为在走廊坐了半天而冻僵了的手也渐渐恢复知觉。汽车发动了,向着目的地出发,

    “你是不是要我不要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其他人?”!月月看着舒竖专心开车的侧面发问道。

    “没错!今天的事,包括粥里有避孕药的事,你暂时都不要说出去。毕竟口说无凭,还会打草惊蛇!你回去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至于阿莲,粥你让她继续炖,你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把她下药的过程都给拍下来,最好不要让她发现,这种女人一定得得到惩罚!”!

    舒竖眼看着前方慢慢说完,月月点了点头。

    窗外的肃杀和车内的温暖形成鲜明对比,路人稀少的街道,昏黄的路灯显得格外冷清。这样的场景谁能料想预示着什么?

    又或者代表着什么?物态再变,亘古不变的只有时间,或者空间,唯有时间能见证一切,那些曾经遗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流沙,终究已成回忆,,永不磨灭的回忆。

    每个时代都有相同点。比如一样的天空,比如一样的世界,再比如一样的生活方式,不同就不同于快慢之分,说的再浅显一点就是欲望,,,,想要的太多,而得到的却少,,,,

    内心不平衡总觉得这个社会对自己不公平,给别人的和给自己的完全不一样。其实都是贪念在作祟,或者说对媚俗的追慕,,,,是的,我们不是圣贤,无法做到淡泊名利,无欲无求,,,,因为现实根本不允许。

    于是,,红尘滚滚,我们挣扎着,挣斗着,为那些能满足一时的欲望的虚荣。常言,,得到即意味着失去,我们想要什么就必须以同等或者高出的东西去换取。

    于是,才有了现在想要的一切,你觉得很满足,可你敢回忆吗?敢分析吗?美经不起长久的凝视,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半个小时的车程,月月到了舒竖打开车门月月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就往前走去。

    百米开外,舒竖有些模糊声音传来,不过月月还是听见了,

    “希望你能幸福!”!这是舒竖站在风里望着月月模糊的背影情不自禁说出的一句话。完了发动汽车飞驰而去。

    月月到家阿莲率先迎了出来,

    “月月回来了!怎么样?夫人还好吧?”!平时觉得是关心的话月月今天听起来倒有些试探或者假慈悲的意味。

    “很好!洛洛姐把粥全都吃光了!医生说只要好好调理很快就能恢复健康!”!

    月月挑着眉头说完,就径直向自己的卧室走去,徒留阿莲有些不知所以。

    不过在月月关上房门的那一刻阿莲的脸色陡然一变,眼里的光芒是一般人看不懂的愤恨,不甘,,,半夜十分月月偷偷起床小心翼翼的钻到了厨房。

    她此刻手里拿的是一部微型摄像机,笔筒一样的形态虽然看起来很不起眼可功能强大的比一般的JVC-HM1还要高级很多。

    厨房很大,想藏个摄像机很容易,月月瞄了下橱柜的隔板发现有个夹缝正好可以放进这支笔。

    于是就塞了进去。捣鼓折腾了半天,月月不由的一阵冷笑,这么隐秘的地方自己都看不出这下阿莲的罪证可以尽收眼底了。

    “月月,你干嘛呢!大半夜的?”!月月一惊,已经被发现了吗?转身阿玉奇怪的看着自己。

    “额!我饿了!想看看厨房有没有吃的?”!月月吱吱唔唔说道,

    “嗨!我说你干嘛呢!你也是,这几天回来了也不吃饭,我们都以为你陪夫人吃过了呢?你饿了吗?好吧!你等着我去给你做培根三明治!”!

    阿玉说着已经进来开冰箱翻东西了。

    月月看着她开始忙碌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很感动,是的,我们本就是很普通的女孩子,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欲望和贪念!现在这个样子不好吗?

    洛洛姐对我们又不薄,梁伯也待我们很好啊!我就想不明白阿莲为什么要那么做!这是月月此刻难过的想法。

    热锅热油阿玉就把准备好的培根放进去煎了起来,很快香味就飘散开来,月月本来是为了敷衍随口一说,可当美味的三明治做好后月月还是没忍住吃了个干干净净。

    阿玉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呵呵笑了起来,吃完后阿玉又倒了杯牛奶给月月,月月感激一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两人便各自进卧房休息去了。

    又是一个无眠夜,月月早上抓好时间就悄悄起来了,阿莲已经开始煲粥了,月月知道她一定会做手脚,因为昨天自己故意说洛洛姐此刻很好,如果她想做的更彻底一点在没得到洛洛姐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她是不会停手的!

    抓住了女人惯有的心理月月尾声来到了厨房。阿莲背对着门外,挡住了锅里的粥,月月快坚持不住了,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她还是没有动静难道她不下了?

    正在月月疑惑的时候,阿莲左右看了看感觉安全后从女仆穿的围裙口袋里拿出了一包东西。

    月月的脸色顿时紧了紧,昨天也是这样的包装,就连纸都一模一样。月月觉得阿莲应该是把药都碾碎了才混在粥里的。

    她也怕化不开从而被人发现,可是她忘了这是二十一世纪科学发达的别说避孕药就是外太空的生物都可以研究了。

    月月看明白了知道不能打草惊蛇便慢慢退了回去。卫生间里,月月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容颜,二八芳龄的年纪,皮肤晶莹剔透,唇红齿白。

    同样的似水年华月月突然想到了夏洛,想起她如今瘦弱疲惫的身影月月第一次对阿莲有了厌恶和不屑。

    匆忙洗漱了一番,月月就直奔厨房,阿莲已经打包好了,月月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等她走后立马快速的拿下早已经布置好了的摄像头揣在兜里。也不说话,或者说月月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出了别墅的大门月月抬头看了看天,夕阳已经出现了一缕,月月惨然一笑白天和夜晚的差距就是那么大。

    白天可以阳光明媚,温暖如春,夜里就可以寒冷刺骨,温度为零。不再多感叹,月月把帽子扶了扶向前走去。

    舒竖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看着由远及近的月月在晨曦中略显单薄的身影舒竖就这么看着。其实每个女孩子都在寻找,寻找着那个能在自己孤单背影下守侯的人,等着他来牵起自己的即将幻化的羽翼。

    月月头也不抬,勇往直前舒竖就那么直直的站在路口。

    “额!不好意思,我没看到,,!”!月月还没来得及看撞到的人是谁就先道歉了。

    和预想一样,舒竖不由的笑了起来,

    “走路不能老看路,也要看看前面有什么出现了!”!月月一愣,感觉声音很熟悉,抬头,这才发现是舒竖。

    “你,,,你怎么来了?”!月月有些奇怪的问,舒竖耸耸肩,

    “反正顺路,我就过来接你一下!”!月月也没多想点了点头,舒竖打开车门让她进去。舒竖随后也钻了进去,看着月月手上的粥,舒竖问到,

    “你今天有什么发现吗?”月月起先还有些不明所以,但看到舒竖看向自己手里的保温盒时才恍然大悟。

    “嗯!她今天好像又下了!对了,我应该拍下来了”!

    月月说着拿出兜里的摄像笔,舒竖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嗯!等下去医院再看吧”!说着已经发动汽车向医院驶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