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时间,我们是错的人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三十三章,亲临现场

章节字数:4009  更新时间:12-06-06 10: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洛几乎没有一夜是能睡好的,以前因为秦川不来看自己,现在秦川来了,不仅自己没能和预期的那样发展,反而误会更甚。

    加上现在她又担心自己的父亲,别说好好休息了,连饭也吃不下啊!这才几天眼看着夏洛就瘦成了皮包骨头。

    今天已经二十八了,也就是说父亲后天夜里就能回来了,夏洛不能说一点都不激动,毕竟那么久都没见了,也不知道妈妈怎么样?

    夏洛这么想的时候舒竖和月月已经推门进来了。舒竖特意买了两早餐,夏洛看着来人眼里是一阵温暖。

    “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夏洛问到,

    “反正也没什么事,所以就来了”!舒竖接着回答。

    “哦!对了!这是早餐,你和月月先吃一点吧!”!

    月月听着,好像记忆以来这是舒竖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不得不说这一声月月真的很好听。

    “不用了,我吃过了!”!月月明显在说谎,那么早的时间哪里就可能吃过了。

    “我买的多,你陪着夏洛一起不然她也吃的不多”!感动舒竖的心细,夏洛拉起月月就递过了一杯豆浆。

    “我们一起吃!你不吃我也没心情!”!夏洛微微一笑,看着夏洛的眼神盛情难却月月顺着吸管开始吸允起来。

    舒竖打开一旁的碟机,

    “夏洛,这是月月今天偷拍的阿莲下药的过程,”!

    说着已经把插口连接起来,刚开始是月月穿着睡衣在镜头前看着阿玉做食物。月月解释道,

    “这是我饿了阿玉在帮我做吃的”!

    夏洛点点头,舒竖按了快进,画面停在今天早上。

    镜头里阿莲出现了,洗米烧水,一切显得那么勤勤恳恳可谁知道这只是前奏呢!果然半个小时候阿莲的动作就有些鬼鬼祟祟起来,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什么可疑的存在,就见她把一包白色的粉末倒进了粥里,反复搅拌了几分钟药就和粥完全融合了。

    看到这里夏洛嘴里的包子竟觉得味同嚼蜡,不由的苦笑起来,这样的粥,自己究竟喝了多少才造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恨吗?是的,怎么能不恨!她害的不是只有自己还有那个可怜的还没有机会看到这个世界孩子啊。

    舒竖关了电视,事情到这里已经很明显了,只是他也不明白阿莲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为了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女人真的可以什么都不顾,那么丧心病狂吗?

    夏洛觉得自己眼泪都快哭完了,可伤心的时候还会流出来。月月看着她的样子放心手里的杯子,抱着夏洛一起默默流泪。

    舒竖看着这个场景只是默默无闻,,,好久两人才平静下来,舒竖看着差不多了,缓缓说道,

    “夏洛,你父亲确实明天夜里十二点到岸,在江滨码头登陆!你可不能去,我怀疑,,秦川一定设防堵截。”!

    夏洛泪眼朦胧,

    “你是说,,他会,,他会杀了我父亲吗?”!夏洛惊恐的问到。

    “这个不太一定,如果他,,他对你还有情,应该不会做的那么绝情!”!舒竖严肃的回到。夏洛又开始失神,久久不能回神。

    舒竖看着她的样子,忙安慰,

    “你放心,我早就说过,我会让你们父女相见的!你要相信我”!

    夏洛听到舒竖坚定的语气,不由的感激一笑。事情已经内定,就等着发生,只是他们谁也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又或者会向着预期的那样发展吗?

    时间飞逝,今天就是夏洛父亲回来的时候,夏洛从早上就开始心神不宁。

    月月在一旁守着,舒竖前一天就交代月月一定要看好夏洛绝不能让她跑去码头。他也不能确定秦川究竟会怎样处理浙这件事,如果和设想一样他念及和夏洛的情感也许不会下死手,可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他和夏洛的误会还没来得及解释如果他想起夏洛对他的种种难保不会一时失控。

    所以,,他绝不能让夏洛再卷入这场男人之间的挣斗。

    舒竖已经做好了准备,想他也不是白混A市的,手下随便召集人马也是不可小觑的。秦川还在抽烟,好像烟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仿佛总也抽不腻,又仿佛抽烟可以让他的烦恼和压抑都能随着烟雾而消散。

    董励是唯一一个可以亲信的人,所以这次的重要行动也是他一手操办的,包括此刻已经布好的攻略图。

    “我们的人马已经到位了”!

    舒竖看着秦川的侧面说道,秦川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好一会儿,

    “嗯!就这么定吧!”!

    “你确定自己不会后悔?”!

    董励不愿放过眼前这个一丝一毫的表情。

    “我早就说过,我决定的事,就没有反悔之说”!语气有些冰冷,也有一丝的不近人情。

    “不过,,他的命得我自己亲手拿下!你告诉弟兄们,除了我之外任何人不得碰他”!舒竖说完,眼神开始飘远。

    董励在他脸上看不出所以然只得按照计划离去。没有人知道此刻江滨码头不仅只有秦川和舒竖的人马,还有另一股不知何方来的势力也在小心进行着。

    夜,,,悄然来临,月朗星疏的夜空显得格外萧条,舒竖已经带着人在码头上等着了。看看时间还有接近半个小时就到了,舒竖怕夏洛担心刚刚和她通完电话。秦川在夜风里看着码头的黑影默不作声。

    医院里夏洛担心的手指发冷,虽然刚和舒竖通完电话,可未知的事情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夏洛觉得自己不能在这里干坐着了,她很担心,也很害怕,,,不仅为自己的父亲,舒竖,还有秦川!刀剑无眼,何况是能击穿一切的子弹。

    这么想着夏洛更加觉得坐立难安了,索性换了病号服穿好衣服围上围巾就欲赶往码头。

    月月从外面打开水回来就看到夏洛手忙脚乱的穿戴,连忙问到,

    “洛洛姐,但半夜的你要去哪里?”!夏洛也不答只是含糊的回道,“我要出去转转,好久没出去了!”!月月哭笑不得,没听说有人大半夜出去散心的,何况又是病人。

    “洛洛姐,我知道你要去哪?你想去去码头!”!毋庸置疑的口吻,这下换成夏洛苦笑了。

    “月月,你既然知道,我想你应该不会阻止我的吧!”!夏洛试问道。

    “洛洛姐,你应该知道,码头会很危险!你现在这个样子更本不能去!”!月月开始阻拦。

    “月月,就是因为危险,我才必须要去的!你可知道那里都是我挚爱的人啊!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自相残杀!我必须去阻止!”!

    夏洛坚定的语气,月月一时没了招。眼看着夏洛就要出病房的门,月月赶紧拦住。

    “洛洛姐,舒竖说了,不能让你去的!那里会很危险!”!夏洛有些无奈,“月月,你放手,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

    今天你不让我去,如果发生了什么遗憾,那就是我这一生的痛。我的孩子已经没了,我也不可能再怀孕了!如果我在乎的人再发生什么?你叫我怎么活下去?”!

    夏洛动之以情的说着。月月眉头一皱,有些不知所措。

    看到月月有松动,夏洛继续

    “月月,你没有爱过人,你不知道这其中的滋味,你知道吗?纵然秦川那么对我!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一点怨言都没有!不光光是因为我欠他的。更因为,,我爱他!”!

    夏洛这最后三个字说的很深意,也很重情。月月彻底被征服了。

    “好!洛洛姐,你去!但我也必须和你一块!”!

    夏洛这下犯难了,那里确实很危险,月月跟这件事没有关系,她也不想把她牵扯进来。

    “月月,你不能去!这是我的事!和你没有关系,而且,,那个地方确实很危险!”!夏洛严肃的说。

    月月闻言一笑,

    “可以!那你也别去!要么我们一起,要么都不去!”!月月是铁了心给自己难题。

    夏洛有些为难。

    “洛洛姐,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我只是想见证一下!究竟是你的爱伟大,还是秦川的恨更深!我其实和你一样,对于爱情,对于执着,都是一旦认准了誓死不会回头!”!

    看着月月认定的眼神,夏洛也不再纠结,于是两人各自穿戴好后就下楼来到医院门口叫了一辆的士便直奔江滨码头。

    舒竖来回走来走去,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预计的轮船还是没有出现。舒竖有些着急,难道是消息有误?

    这不太可能啊,凭自己的实力别说打探消息了,就是找人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没有找不到这一说。

    可预定的时间夏洛的父亲也就是夏烈并没有出现,这不得不叫人怀疑是不是路上出现了什么意外!这么想着舒竖眉头一拧,他不知道这附近究竟有多少秦川的人,但他可以确定的是秦川一定就在附近而且还一定在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他不知道一会儿面对秦川自己将以何种立场出现,对于秦川舒竖一直觉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知音,因为同样的身价同样的壮志凌云,所以很容易的两人会有知遇之恩的感情存在。只可惜,,,

    任何的美好都会伴有瑕疵!错就错在秦川不该让夏洛出现,也更错在秦川对夏洛的不珍惜!爱一个人的方式就是爱她所爱,想她所想,哪怕自己最后什么都得不到。时间分秒流失着,夏洛和月月已经到了江滨岸,可是这么大的岸滩哪里才是自己父亲登陆的地方呢?

    夏洛看着苍茫的夜空海岸上凛冽寒风瑟瑟而起,长发因为没有来得及束起而飞扬在夜风里,失落的美在一瞬间蔓延,,,,!

    秦川的眼神飘向夜空,遥远的天际,孤星冷月显得格外萧条肃杀。秦川突然想到了夏洛,想到她对花草的痴迷和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在宿舍外盯着幽蓝心疼的样子。

    远处驶来的轮船的汽笛响彻天际,在这寂寥的夜里显得突兀特别。秦川心一滞,思绪回转使劲摇了摇脑袋妄图把刚才不应该出现的画面摆脱。

    舒竖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一次见夏洛的父亲,先不说以什么身份示下,等下他要是问自己和夏洛什么关系自己该怎么回答才好呢?朋友?哪个朋友会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接素不相干的人呢?

    就在舒竖浮想联翩的时候,轮船已经驶到了码头,舒竖连忙派人去接舱。片刻,停稳后的轮船只听“嘭”一声船舱就打开了。

    因为是早已计划好的,这艘轮船表面是托运货物实际是护送夏烈回国,所以,船上除了夏烈和自己的手下再无别人。

    舒竖已经来到前列身后是三十几个身手不错的护卫,看着由轮船率先出来七八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往两边整齐的排成一列。

    舒竖就觉得这样的派头怕不是一般人能训练出来的,于是,整理好心绪等着最后的人出现。果然,出来的几个人刚站定,就有一个宽阔的气势勃发身影往外走来,出来了,舒竖看着眼前这个虎背熊腰的年近半百可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的男人就觉得夏洛并没有遗传好他这个父亲的基因。

    夏烈一向看人精准,上次出逃被秦川堵截他就已经觉得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如今又看到舒竖,只见眼前的小伙子虽不及秦川狠戾但睿智果敢眼神里透露的坚毅也是毫不逊色。

    随后出来的是一位妇人,看起来雍容华贵和夏洛长的有几分相像,舒竖不用想就猜到是夏洛的妈妈。

    只见这位贵妇人双眼红肿,想必是思念夏洛所致。

    “好了!一会儿就可以见到宝贝女儿了!你不要哭了!”!

    夏烈劝慰着拂去了爱人脸上的泪痕,舒竖看在眼里突然觉得不管是多么厉害的人物,一旦面对至爱至亲的人都是好父亲或者好丈夫,曾经的辉煌不可一世在亲人面前真的是不值一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