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时间,我们是错的人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三十四章,战争

章节字数:4770  更新时间:12-06-09 2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伯父!伯母!我是夏洛的朋友舒竖!您应该知道了!”!

    舒竖其实已经和夏烈联系好久了,此番的接风也是计划之内。

    只见夏烈哈哈一笑,

    “果然是个英才啊!不错不粗,洛洛能有你这样的朋友也是她的福气!”!说完看着舒竖眼神温和。

    舒竖也是一笑,

    “伯父,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走吧!夏洛已经在,,,在家等你了!”!

    不想他担心舒竖一直没有把夏洛住院的事情告诉他。所以夏烈只知道夏洛嫁给了秦川,也就是自己设计陷害的秦正严的儿子。

    具体的生活细节并不清楚,不过想着也不会幸福,毕竟上一辈的恩怨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化解的!

    夏烈想到这里不由的很担心夏洛,已经有两年没见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还是那么调皮不会照顾自己吗?

    夏烈只有夏洛这一个女儿可以说自己这么努力都是为了能给她们母女俩富足的生活,可现在的情况自己逃到了国外不说把宝贝女儿一人丢在这里受苦,想到这里夏烈不由得觉得眼睛一酸,只想马上见到她怪好!

    舒竖在前引路数十人浩浩荡荡的就欲离开,谁知道此刻前面不远处已经出现了拦路虎,人头赞动,影影绰绰的样子足有百十人。

    舒竖往前一步就看到被人簇拥着的秦川一席黑衣黑帽的犹如魔王。

    眉头郁结,“秦川!我们又见面了“!舒竖率先开口。

    “那又怎样!我只要我要的人!”!秦川没有抬头语气傲然的回道。

    舒竖呵呵一笑,

    “不好意思,先来后到,我已经接到了夏洛的父亲!你的好意,我想夏洛会明白的!”!舒竖打着哈哈。

    “舒竖,不要阻止我!你知道我为了什么!”!秦川冷声道。

    “秦川!我也很明确的告诉你!有我在我是不会允许你再伤害夏洛的!”!舒竖坚定的口吻,秦川眉头又一次郁结。

    “那你就看着吧!不要后悔!”!秦川的话温度已经降到了零点。舒竖腰间的枪已经蓄势待发了。

    突然不知是哪一方先动的手,就看见一颗子弹往舒竖所在的方向发去,直指舒竖身后的夏烈。

    舒竖看着情况不对,一把拉过夏烈往旁边躲去。于是,激烈的战斗拉开了,秦川人数众多,才十几分钟而已,局势就已经很明朗了。

    舒竖有些急了,他以为秦川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大庭广众之下就发生冲突。可没想他的仇恨真的不是夏洛一片痴心就能挽回的。

    夏烈没想到秦川这小子对自己已经到了欲除之后快的地步。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好歹在江湖厮杀了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哪里是秦川一时半会儿就能拿下的!

    拿出自己的武器,一把性能极佳号的手枪。夏烈把子弹上膛,那样子和特工没有什么区别。

    准备完毕后就见他拉过舒竖低声说道,

    “我们的人少,寡不敌众,你一会儿带领二十几个弟兄从旁边绕过去,从后面出击。我们正反两个方向一起进攻,想他就算训练的再有素也不可能临危不乱!”!

    舒竖听得有些发愣,这个男人当真不是一般的人,这么紧迫的关头还能如此镇定,这气魄可不是一般混黑道的人说有就能有的!点头表示了同意,舒竖就招手从左边包抄过去了。

    夏烈靠在暗礁后面冷声笑道,

    “秦川!你个小兔崽子!今天我们就做个了解!”!于是,子弹就像电影里的镜头一样火光四色,电闪雷鸣。

    秦川冷冷的看着前面即将变成囊中之物的人,嘴角不由勾起一抹讥笑“无谓的挣扎!”!说着手指一挥,其余的火力也开始猛烈冲击起来。

    舒竖已经从后面包围了秦川,现在就等着时机出击。

    看到秦川已经下了猛力,舒竖也不再犹豫,枪弹齐发。

    果然,背后中招是致命,趁着秦川的手下还没反映过来,舒竖已经消灭了他数十人的火力。秦川的脸色有些寒,这是要上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把戏吗?

    冷哼一声,秦川瞬时把势力分成了两股,一股对前,一股敌后。

    这样的战局又持续了半个钟头,还是胜负难分。秦川已经有些不敌了,因为刚才舒竖玩的一招兵不厌诈,自己的人马伤了半数。

    再这样下去,这场战斗自己怕是就要输了。上次被夏烈逃脱秦川已经很受打击了,现在绝对不可以。秦川准备做最后一搏,擒贼擒王。

    决定好了后,秦川叫来董励,上次的战役董励也在,也是核心成员,秦川说了自己的想法董励一听觉得有些冒险不同意,要去也该自己去。

    秦川冷冷的看着他,

    “你知道这对我代表着什么!”!看着秦川坚持的眼神,董励没有选择只得同意。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做好防护保证秦川的安全。

    在掩护之下,秦川借着暗夜悄悄的往夏烈所在的地方摸去。一步步走进秦川也步步小心,他不确定夏烈究竟好不好对付,毕竟上次一战势均力敌的阵势都是不容小觑的。

    渐渐靠近,秦川知道夏烈的样子他的照片自己几乎天天都看早已深入骨髓。而此刻前面百米开外的夏烈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近了,很近了,秦川几乎可以看见夏烈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找了个好位置秦川隐匿在黑暗之中,他知道今天是必须要做个了结的!

    不管结果如何,因为已经太久了,真的太久了,两年的时间不仅夏洛痛不欲生,自己也是心神俱伤,疲惫不堪。如果今天事情再不能彻底结束,他真的不确定自己究竟还有几分心力和夏洛纠缠。

    秦川的手开始颤抖,他已经瞄准了夏烈,可是,,他还有顾虑,还有不确定。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枪下去于夏洛于自己究竟代表什么!

    他们之间还会有转圜的余地吗?可是,,如果让他就这么放了夏烈他也是绝对做不到的!那样的话他的心会有一个結,一个怎么也解不开的結。

    秦川的汗已经顺着额头滴落下来,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纠结的内心,难解的思绪。每一个都牵动着自己此刻的思维。

    “嘭”!不仅夏烈没反映过来怎么回事自己就已经中了一枪,就连秦川也是惘然。他没有开枪,或者说还没做好准备,就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而且方向还是从自己这个位置发出的!夏烈中枪后就看到秦川冷毅的脸上汗迹斑斑,随后就倒向沙滩。

    秦川风一样的就奔到了他面前,手里枪直指夏烈眉心。夏烈是左肩中枪,离胸口仅一寸之隔。

    面带着惨然的微笑夏烈说道,“你的枪法不是很准啊!上次也是这个地方呢!”!这口吻就像是父亲教育自己的孩子要好好学习一样。

    秦川一滞,枪声在这时都停了,因为输赢就在秦川手上了,舒竖从混乱中奔来,看见已经受伤躺在地上夏洛的父亲和一旁居高临下正拿着枪对着的秦川,舒竖呼吸一顿。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秦川已经得手了?舒竖正要往前,只听见夏烈一声喝住,

    “舒竖!你不要过来,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也因该由我们自己解决!”!

    夏烈说完就艰难的站起来,因为是腿受伤所以站起来比较困难。但他还是努力的站了起来,和秦川对视两人眼里的都是别人无法看懂的深意。

    秦川突然觉得自己一直一来信奉的理念此刻已经开始动摇,他没有开枪可明眼人却误以为他已经开始了复仇。

    “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两人今天就彻底说清楚吧!”!

    夏烈浑身冷汗直流,艰难的说道。秦川眸光一紧,就看见他拿着枪往后退去。大概走了有二十米的距离停下。

    然后转过身朝着秦川喊道,

    “我们就以这个距离为距点,我们都拿枪,数到三声!各自开枪,能活下来的!从此这场恩怨一笔勾销!”!

    夏烈说完目光看向秦川里面的仍旧是让人看不懂的东西。秦川缓缓抬头,目空一切,这场恩怨是该结束了,不管用什么方式!于是渐渐抬起右手,枪口指向夏烈,夏烈微微一笑。浑厚低沉的声音响起,

    “一”!

    秦川没有动,夏烈扣动了扳机,寒风在这时呼啸而过。

    “二”!夏烈厚实的声音再次传来!

    “三”!

    只听“嘭”!一声枪击响彻云霄,秦川的枪口冒出一股白烟。

    夏烈顺势倒下,时间在这一刻凝固,夏洛赶来时正好看到自己父亲倒下去秦川在对面拿着枪的举动。夏洛突然觉得很冷,纵然跑了那么远的路,她还是觉得寒彻骨的冷。

    她甚至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办?呆呆的在原地看着父亲横着的身体。直到母亲出现哭喊着的声音她才逐渐恢复知觉。

    等跑到近前的时候父亲嘴角已经溢出鲜血了,夏洛浑身颤抖,哭不出来,也说不出话。夏洛的母亲看到丈夫如今已经快不行了,而女儿瘦弱的如同皮包骨头。

    顿时心神俱伤,哭的撕心裂肺惊天动地。最后关头夏烈拉着自己女儿的手慢慢留下遗言,

    “洛洛,爸爸对不起你!害你吃了这么多的苦!我不知道你和秦川早就认识!我也不知道你一直喜欢他!我要是知道,我绝不会陷害他爸爸!”!夏烈说完剧烈的咳嗽起来,夏洛这才感觉到眼泪打开了就收不了。

    “爸!你不要这么说,我不怪你,这都是命!可是你得好好活着啊,你要是走了,谁来保护女儿呢!”!夏洛想起和秦川的种种不觉委屈溢满胸怀。

    “洛洛,我知道你爱秦川,从你第一次看着他的照片我就知道!我不想上一代的恩怨牵连到你们身上。

    所以,,刚才我才没开枪,你答应我!不要恨他,我希望你们能忘记过去好好生活!可以吗?”!夏烈劝慰女儿道。殊不知如今的局面哪里还能再回到过去。

    秦川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是疼吗,还是大仇得报的快感?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可除了这个还能有更好的方式结束吗?夏烈对自己的残忍和夏洛对自己的无情哪一个都是他所承受不起的。

    夏洛已经由痛哭变成了哽咽,母女俩依偎着送别自己这一生的至亲,场面看的人心痛不已。按说事情到这里应该已经结束了,可是谁想到秦川还是不愿收手,

    “夏洛!我父母双亡,你又那么残忍的杀了我的孩子,所以,,我也要你和我一样饱受这样的苦楚!”!说着举起手枪就欲射向夏洛的母亲。

    夏洛慌了,父亲已经去世,她不能再失去母亲了,不然这个世界她就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守护的了。

    “秦川,你已经杀了我父亲,难道你连我母亲一个妇人也不放过吗?”!

    夏洛边说边往秦川面前走去,近了一把抓住秦川的手臂,

    “我不会,绝不会让你再伤害我母亲的!”!

    秦川火气想着她过去做的种种恨意交加一把把她推出了三米开外。舒竖气愤极了,可又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夏洛和她母亲都在秦川手里。

    夏洛身体本就没恢复好,一个趔趄就往一旁的石壁上撞去。额头撞在冰冷是石头上那个疼痛可想而知,可也不及心中的半分。

    血顺着轮廓流下来,在夏洛白净的脸上形成一条触目惊心的红河,舒竖心疼极了,被手下拦着恨不能过去看她怎么样!看着秦川又抬起了枪,夏洛真的有些恨他了,

    “秦川!你究竟想怎么样?你不是要杀了我母亲吗?那你就先杀了我!”!

    说着夏洛一个箭步就挡在这母亲与秦川之间。

    秦川眼光发冷,

    “你现在知道痛了?那当初我父母去世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痛吗?而且,你居然狠心的杀了我们的孩子!夏洛你如此绝情!叫我如何不恨你!”!

    秦川说完脸色有些发白。

    舒竖突然想起还有误会没有解开,

    “秦川!你个笨蛋,你养了个狐狸在身边,自己不好好看清楚她的真面目,还怪夏洛。你可知道她都对夏洛做什么吗?你又知道夏洛的孩子是怎么掉的吗?”!

    秦川脸色因这句话更加苍白,目光转向舒竖,

    “你说什么?”!舒竖冷笑一声,

    “就是你请的好佣人阿莲,在夏洛的粥里下避孕药。不仅使她孩子掉了,恐怕以后都不可能怀孕了!”!

    舒竖说完突然觉得这对夏洛也是伤害,连忙看夏洛的反映,只见夏洛摇摇晃晃的坚持,头上的血越流越多。

    白色的纯羊毛围巾也被染得殷红。

    “秦川!我最后再告诉你一句!我母亲今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会恨你一辈子!”!

    说完体力坚持不住往后倒去。

    秦川被舒竖的话惊得没反应过来,就在此刻早已蓄势待发的另一股势力展开了攻击。他们就是美娇娘潘美娇的手下,很明显他们的目标是夏洛和她母亲,美娇娘的心思就是拆散他们,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

    舒竖看着他们这帮亡命之徒,明显要置夏洛于死地,他怎么可能同意,于是马上提枪开始反击。

    可对方人数比他们这里加起来的还多,而且舒竖还不敢保证秦川是不是和自己一条战线。就在舒竖走神的瞬间来之不善的对手突然发难,眼看自己就要中弹了,突然舒竖觉得眼前飞过一个粉红的影子,子弹就那么准确的进入了月月的身上。

    月月吃痛的呻吟了一声就飘飘的落了下来。

    舒竖慌忙接住,一看是月月不由的大吃一惊,

    “月月,怎么是你?你不在医院好好呆着,来这里干吗?”!月月苦笑,她一直在旁边观战,本想就这么看看也就罢了,毕竟自己的命还是自己珍惜的好!可当看到舒竖要受伤的时候她居然鬼使神差的跑出来挡了这一枪。

    出于什么原因月月自己也不知道。舒竖连忙查看月月哪里受伤结果看到是右肩这说明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轻吁的口气。

    感觉到疼痛,月月低低的叫了一声,

    “好痛!”!舒竖无奈,知道痛干嘛还出来替自己挡枪,这个傻丫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