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赤壁劫火焚天野,金玉良缘情已灭  第123章 无怨不见

章节字数:4114  更新时间:16-08-18 02: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茫然混沌的意识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枯萎的树林之中,正躺在一个雪白的身影里。那人的脸虽然如焦炭般黝黑,却掩盖不了俊美无瑕的轮廓。

    “子龙……”我扭了扭身子,想从他身上爬起来,却没有力气。

    赵云像被电击了一样身体抽搐了一下,忽而松开双臂,道:“对不起,是云唐突,冒犯了八……不,林姑……不对,是庞夫……”

    “喂,你到底在叽里咕噜乱七八糟的说些什么啊?这么扭扭捏捏的真的是大丈夫?”我刻意把“大丈夫”这三个字念成“daijiobu”并加重了疑问语气。(日语中“大丈夫”的意思是没事吗?)

    赵云微拧着眉头,道:“你为何与庞统……成婚了?”

    苍天呐,大地啊,为什么这么触衰呀?赵云近来对我不冷不热的态度竟然是因为这个?

    我深吸口气,胸膛跟着起伏,连翻了几个没好气的白眼,道:“想不到传说中温润大气的赵云赵大将军肚量居然比一根针还小,浓浓的醋酸味直面而来,倒叫我开了眼界。”

    “什么?你说云小心眼?难道是云错了?”赵云抓住我的手,两眼愕然。

    这时一阵清脆的银铃声传来,眼前突然闪现一人,手执双刀,目如朗星,腰间系着一串银铃,身着红色锦衣,脚穿青色战靴,盛气凌人。

    那人走到我们旁边,双眸睁得老大,像看新电影一样好奇的望着我和赵云,道:“子龙,你拉着他的手干嘛?自从你把曹操逼出乌林后就一直抱着他,莫非……你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

    “呃……”我脑袋一懵,愣了几秒之后才醒悟那人的话中之意,差点没笑喷出来,似乎他把我当成男人了,便忙看了看自己的打扮,一身银光铠甲,脸颊早已被熏得不成样子,登时脸蛋如火烧般滚烫,连连摇头,道:“这位将军误会了,我与子龙不是断袖,绝对不是!”

    “啊?为什么不是?他都那样紧紧搂着你一个大男人,还不是断袖?俺铃之甘宁可从没见过这样磨磨唧唧的!”

    “呃……”我无语凝噎,难道他是男女皆宜,来者不拒?不会吧……但我貌似忽略了一条重要的信息,他方才说自己是……是“铃之甘宁”?莫非就是那个甘宁甘兴霸?

    赵云“噌”的从地上站起身,道:“云从没有断袖之好,兴霸兄误会了,她乃是一介女子,与云订有婚约。”

    “什么?”甘宁伸手抚了抚额头,汗水顺着指缝流出,还有一只乌鸦刚好掠过头顶……

    “俺就说怎么如此奇怪,子龙什么时候会爱上男人了。咳咳,先声明,俺可是没断袖的癖好。原来她就是你的未婚妻啊?为何身着男装?”甘宁说到最后振振有词。

    我答道:“为了方便行事,所以扮成男装。”

    “哦……”甘宁不动声色的向我撇了撇眼,我自是明白这个时代男人永远处于上等地位,女儿家只能勤俭持家,不能做男人的事情,就算是豪爽不羁的甘宁也不例外。

    赵云见气氛开始不对头,道:“在这休息了一天,云要尽早回夏口复命,就此与甘将军暂别!”

    “那好吧,俺也要去武昌那复命,就不送啦!”

    “多谢此次兴霸相助!云不胜感激!”

    甘宁笑着摆摆手,道:“啊啦,跟我客气什么,互相帮忙是应该的!赵子龙这朋友,俺铃之甘宁交定了!后会有期!”

    两人行礼告别一番,甘宁带着他的兵马先回去了。

    赵云屏退外人,寻了个僻静处,眼神满载寒意的盯着我。

    我垂下头,低声问道:“那个,子龙你怎么会和甘将军一起行动啊?”

    “自是因为追击曹操,才与甘宁将军联合埋伏于乌林,这也是军师的指示。”赵云冰冷道。

    天气虽冷,阳光媚妩,树影斑驳,可站在面前与自己说话的人儿却句句凉透心房。

    “……”我沉默不说话了,赵云也像个雕像一样僵在原地沉默了约有一分钟,我忍受不住这种诡异的寂静,开口道:“那个……凤雏先生的夫人,乃是为了使周都督的计策得以实行而逢场作戏的,岂能当真?”

    赵云微微一愕然,略羞愧的低下头,道:“对不起,果然是云小心眼了……不过……”

    赵云欺近身前,手臂一伸,将我紧紧扣在怀里,道:“菱儿愿意嫁给赵云否?”

    “当然,无论生生世世,我都要做你的妻子!”我浅浅一笑,搂住他的脖子,把嘴唇凑到他面前,印下一记深深的吻……

    这回赤壁大胜,刘备高兴的大摆筵席,赏赐诸将,于是我便拿到了第一份工资,三千文钱币和一些首饰衣服,好好打扮一番。毕竟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漂漂亮亮的呢?

    庆功宴上,刘备大大赏赐了一干立有功勋的文臣武将,并一一向他们敬酒。大家开怀畅饮,聊着八卦,好不欢乐。

    只见张飞挤到赵云一旁,端个酒坛,哈哈笑道:“子龙,怎么样,俺老张说的没错吧,你心爱的女人终是回来了。哈哈哈……”

    “翼德……”赵云原本因酒力而发红的脸此时更加红了。

    “哈哈哈,大丈夫何必吞吞吐吐?快说,你们小两口什么时候成亲哪?”

    “这个……还未定下……”

    “啧啧,我就说你怎么过了三十还未成亲,原来真是磨磨唧唧得跟个娘们似的。不就是成亲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子龙的父母都已不在,俺大哥就像你的兄长一样,那就让俺大哥做主为你们定婚!”张飞起劲的转头看向刘备,嬉闹道:“大哥,你看看子龙那样,只怕过了五六十岁都无法成亲哪,大哥快给他们选个吉日举行婚礼呗!”

    刘备点点头,颇有深意的一笑,道:“三弟说的是,但如今才战胜曹操,还有许多事要善后处理,再过一个月又是新的一年,只怕时间紧迫。”

    我一边用手扣住胸口,一边重重的咳嗽一声,道:“主公,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就挑大年三十成亲如何?”

    “不,三十晚上家家户户都要团年聚会,热闹非凡,文武百官怕是抽不出时间,还不如在一月一日成亲。子龙,意下如何?”

    赵云拱手道:“但凭主公决定!”

    此时,一士兵冲进大厅,道:“报——主公,关将军回来了!”

    刘备一听,顿时大喜,道:“二弟回来了,快请他进来!”

    “是!”

    不一会儿,便见一身墨绿盔甲的关羽走进大厅,他面上不带丝毫表情,只淡然的,那样沉重的托着脚步,右手举着头盔,一步一步走到刘备面前。而后,关羽屈膝一弯,侧头抱拳,微闭着眼,做出一副愧疚的姿势。

    刘备顿时觉得莫名其妙,握着酒杯的手顺着关羽的举动而停下,问道:“二弟这是做什么?”

    关羽依旧侧着头,道:“关某有负大哥所托,未斩下贼首曹操的首级,特来领罪!”

    “这……”刘备瞬间哑然,大惊失色:“二弟莫非是没有遇到曹操?曹操没走华容道?”

    “非也……是关某无能,放走了曹操……”

    “什么?”

    在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宾客都安静下来了,视线齐刷刷的向关羽看去。看来曹操的生死是众人关心的头等大事,关系到孙刘两家的根本利益。曹操本就是个猛人,根基稳固,赤壁之战对他来说并没有造成太大损失,只是暂时没有余力能够南下,下次不知道他会使出什么报复手段来。

    关羽的回答声音嘹亮清澈,不带丝毫迷惘:“是关某念及曹操昔日放关某去寻找大哥并送过关文书之恩,这才放走了曹操。关某耽误了军师大事,理应受罚!当日出发前立下了军令状,还望大哥下令,把关某就地处决!”

    “这……”刘备为难了,皱起眉头,忽的像是灵光一闪似的,转身看向了一边摇着羽扇淡定自如笑着的诸葛亮。

    诸葛亮不理会刘备的为难,将羽扇一挥,正色道:“来人,关羽因私情不守将令,理应当斩!来人呀!”

    “诸葛亮,你敢砍我二哥,我就砍了你!”张飞粗大的嗓门震慑了整个大厅。

    原来如此,这就是小说和历史上都有提到的著名的捉放曹的故事。虽然这是宣扬关羽忠义的故事,但我还是有很多地方感到不解,在士兵冲进来的时候便插嘴了。

    “等一下!”士兵抓住关羽,停止了行动。

    众人便把视线转向我,其中诸葛亮问道:“林主簿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第一点,军师安排关羽去华容道埋伏曹操,是早就预算好关羽会放走曹操,顺便让他还了曹操的人情,这件事的意义在此是没错的吧?”

    诸葛亮点了点头,没有否认:“莫非你的意思是我故意要害了云长的性命?”

    “不是……关键在于第二点……抓住曹操那么好的机会,却不安排别的将领去华容道,而是让关羽去,换句话说,军师是故意让曹操生还的,并没有打算要曹操性命的意思。”

    听到这,全场再度窒息,众人皆倒吸口凉气。

    “那么,第三个问题就来了。军师,不杀死曹操的意义何在?为什么不用那么好的机会杀了曹操?杀了曹操,北方便会陷入混乱之中,曹操的子嗣会陷入夺嫡之争,我们便可趁这大好时机发展实力,对曹军迎头痛击。您真的以为没了曹操,曹操手下的将领真的会团结一气同仇敌忾?曹军那么多优秀的将领聚集在其麾下,那是因为曹操自身发出的王者风范与气度,而这种内在的风范与气度,没有任何人是能替代曹操的,没了曹操,除了曹氏和夏侯氏家族,还会有谁肯真心效忠的?只要我们从旁煽风点火,曹军必定应付不过来。”

    诸葛亮眨了眨眼睛,双眸定格在我脸上,深不见底的黑色就如看不透诸葛亮的想法到底有多广多远的深渊似的。

    诸葛亮轻轻叹了口气,道:“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你能考虑到这一步,已经是非常大的进步了,可惜的是你漏看了一个地方。我暂且问你,现在我们的主公,拥有多少领土?是实质性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领土吗?”

    诸葛亮的反问让我有些不适应,陷入了被动中:“咦?领土……哎,现在来看,确实没多少领土,很容易被别人吞并,处在岌岌可危的状态。”

    “正是。杀了曹操,固然会使北方混乱,然而混乱之中趁机揭竿而起掠夺土地的人不在少数,这就像当年的黄巾之乱一样。我们手无寸铁,又客居他人之下,要如何应对那样的混乱?届时我们该往哪里跑?保不好孙权会跟我们翻脸也不一定。那样的话,又要让主公遭受当年颠沛流离的生活吗?”

    “这……这一点……我确实……忽略了……不愧是诸葛亮……”我哑口无言了。果然还是古人的智慧要高人一等,拿现代掌握的知识和古人一比,看得太泛而不细是注定无法前进的。毕竟诸葛亮读的书比我多,懂的东西比我多,眼光看得比我远,我在他面前还是太过于班门弄斧了。

    “放走曹操,正好让他去安抚北方,代替我们治理内乱。短时间内他是不会再来进攻我们的,他会提升自己的实力,正好能让我们喘息,制定往后的方针。”

    “也许,这真的是一种正确的选择……”

    刘备紧绷的弦松了下来,放下捂在胸口的手,道:“军师,我和二弟三弟同生共死,如果军师硬要二弟的性命,那便也把我的脑袋拿去吧?”

    “主公,万万不可……您可是我们最大的支柱啊……”诸葛亮慌忙鞠躬弯腰。

    “那么就让二弟暂且记下这颗脑袋,留待日后立功如何?”

    “可以……”诸葛亮高声喊道:“那么关羽听令,暂且记下你这项上脑袋,日后有斩杀敌军一万兵马的功绩再来抵消这军令状!”

    关羽重重的抱拳,道:“多谢军师!关某定当尽力而为!”

    这么一来,我心中的石头也就落了地。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