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一卷梦殇  第十四章

章节字数:5220  更新时间:07-10-13 22: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试着喝了口酒,甜甜的,很好入口,还有股梅子的清香,我问梦如:“这酒叫什么,倒是很好喝。”

    梦如说:“后劲大着呢,你少喝,大哥在看你。”我又喝了一杯,在现代,我可是有名的千杯不醉,这种甜米酒,我喝多少都没事,这里想必还没有蒸馏酒的技术,改天在家试一试,我喜欢烧酒入口时的香辣。

    大哥责备的眼睛盯着我,我对他举举杯,一笑,他无奈摇头。

    殿上次第进来几个抱着乐器的女子,珠环玉偑,穿着薄薄的纱裙,向皇帝行礼后,两人一组,席地而坐,开始奏乐,琴声叮咚,萧声悠扬,很是好听,又上来几个舞女,舞姿婆娑,美妙动人。

    一曲舞毕,有人抚掌大声赞扬:“好,久闻中原人杰地灵,这曲子妙,舞的也妙。”说话的是外邦席上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子,看衣着,应是北地匈奴,扎着数十根小辫子,果然与史书上记载差不多,我国历史上以此族犯边最多,是历朝的大敌。这里不知怎样。皇帝笑道:“难得卡思单大汗喜欢,每人赐纹银百两,绢一匹。”

    “谢皇上赏赐。”众女跪地谢恩。

    “中原多的是这样的舞曲,鄙国这次岁供,倒是带来了绝世舞女,请天朝圣上观赏。”说话的人嗓音醇厚,说的话却语意尖利,让人听得不舒服,我抬眼看他,是坐在外邦末席上的一个年轻人,宝蓝色外袍,内衬银色织金褂子,肤白若雪,高鼻碧目,极是俊美,与我们现代的俄罗斯人相似。

    皇帝目光凛冽:“哦,那就请西尔王子唤上来让朕观赏吧。”

    “这个人是哪国的?”我问梦如。

    梦如不屑地说:“西戎国王子。当日征西大战时西戎诸族联盟的主帅。”“哦,原来是我国的手下败将。”我的声音不高,那小子耳朵倒灵,一双眼利刃般扫向我,我笑眯眯对他,说错了吗?事实而已。

    上来的是个金发美女,穿一身大红色舞裙,裙上下极短,上面露出雪白的肩膀,下面露出一双白色的长腿,妖娆艳丽,一进来便极引人注目,就听见席间吸气声不断。

    “真不要脸。”梦如小脸通红,别过头去,这算什么,比三点式厉害的我都见过,这种装扮在现代,大夏天马路上多了去了,心想要是夏日我穿个吊带装,会不会把这里的人吓晕过去。

    我看大哥,大哥的眼紧盯着那舞女,真是食色,性也,我撇撇嘴,又去看允倜,允倜正对着我笑,我脸上有花么?这么好看的女人在古代可是不多见的,别浪费时间多看看,我对着他比划,他垂下眼不理我,自顾斟了杯酒慢慢喝。

    席上的大官们个个眼中盯着那女子,虽纷纷摇头说伤风败俗,倒也不见有人掉开目光不看的。

    我扫眼看皇帝,皇帝果然是皇帝,目光清明,只在那舞女身上扫了一眼,就转向西尔王子:“可以开始了吧。”

    舞蹈倒是一般,她若跳个热舞,估摸着在场大部分人要冒鼻血,想来这个年代,还没这种舞蹈。

    身段不错,若交给我调教一番,绝对迷死人不赔命。我想象着她大跳钢管舞的样子。

    舞毕,众人不语,冷场片刻,皇帝拍拍手:“不错,确实妖娆。赏……”话还没说完,西尔王子站起来行礼:“圣上,外臣有个不情之请。”

    “讲。”皇帝说。

    “此种美女,外臣备有十六名,是这次敬献给天朝的礼品。”

    “女色误国,看看就罢,而且你我国家衣食住行习俗各不相同,这些女子花样年华,就不要耽误在我国了。”皇帝淡淡说,竟是极不给面子,拒绝外邦的贡品,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生的。

    西尔眼中戾气一闪而逝,快得让人都不能发现,又笑开来:“这样,外臣的不情之请倒是不好意思说了。”

    “说来听听也无妨。”皇帝深谙一张一弛的为君之道。

    “西戎向来景仰中原文化博大精深,外臣国内有几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特向天朝求赐教。”

    皇帝沉吟一下:“张德,你去传侧殿翰林院候旨的几人上来。”

    “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张德奉旨下去传人,我看到西尔眼中含着的诡笑,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他要提的问题,怕是翰林院的学子们答不上的多。

    五个穿翰林院官服的人上了殿向皇帝叩拜,平身后立在一边,二哥原立成果然在其中。

    “你说来听听吧。”皇帝对西尔说。

    “圣上,外臣只有三题,若全部解出来,西戎将原本年贡良驹五百匹,上品丝缎一千匹,黄金五万两,白银二十万两双倍贡上。若有一题解不出,请圣上收回刚才的旨意,收外臣十六个美女入宫,另免明年岁贡,若两题解不出,请圣上免西戎岁岁进贡,若三题都未答出,除免岁贡外,请圣上在西戎边境驻军后退三十里,回到天朝境内。”西尔朗声道来。

    皇帝脸一沉,我父亲断然大喝:“大胆,你一个败军之国,有什么资格提出这等无理要求!”

    西尔昂然而立,大声说:“原大人,本王子原说是不情之请,请圣上圣夺。”神色间毫不畏惧。我此时倒有些佩服此人的胆色,不过,再是天威难测,也不能斩了外邦王子,只是会吃些苦罢了。若得成功,他还能为本国争取休养生息的机会。

    “皇上,西戎国虽因战败称臣,可贼子野心不改,请皇上三思。”原思远躬身对皇帝道。

    皇帝眼中寒光一闪,神情却是淡然:“朕已许他说出来,就照办罢,天朝大国与一番邦计较,也太显小气。西尔王子,你可说出题目来了,朕颇有点好奇,是怎样的题目了。”

    “是,外臣斗胆,讲了。”我扑哧一笑,这会说斗胆了,其实胆子比谁都大。

    西尔怒视我:“不知姑娘何人,小王哪里说错,姑娘要耻笑于我。”

    所有人的目光都对着我而来,我一怔,还未开口,允倜说:“王子殿下休恼,此女自幼在山中长大,未曾启蒙,天性淳朴单一,贪玩爱笑,决非故意针对殿下。原姑娘,还不向殿下赔罪。”

    我赶紧向西尔欠身行礼:“民女只是与家姐说笑,不是对着您,请殿下见谅。”西尔知我是胡说,但有允倜开口,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哼了一声,什么态度,我目光一凛,正要开口,却见允倜盯着我,面容严肃,我低头不语,小子,居然说得我跟个白痴似的,回去再找你算帐。

    再抬头时,却见皇帝似笑非笑地盯着我,

    西尔这才开口:“在七间房子里,每间都养着七只猫;在这七只猫中,不论哪只,都能捕到七只老鼠;而这七只老鼠,每只都要吃掉七个麦穗;如果每个麦穗都能剥下七盒麦粒,请问:房子、猫、老鼠、麦穗、麦粒,都加在一起总共该有多少数?就计数60为时限吧。”

    我知道这是条最古老的一条数学题了,大约在公元前1800年,埃及的一个僧侣名叫阿默士,他在纸草书上写有如下字样:家猫鼠麦量器

    749343240116807

    但没说明什么,后来两千多年后,意大利的裴波那契在《算盘书》(1202年)中写了这样一个问题:“7个老妇同赴罗马,每人有7匹骡,每匹骡驮7个袋,每个袋盛7个面包,每个面包带有7把小刀,每把小刀放在7个鞘之中,问各有多少?”受到这个问题的启发,德国著名的数学史家M·康托尔认明阿默士的题意和这个题所问是相同的。

    这题目我上初中时,讲数幂时数学老师曾讲过,很简单的题。只是若没计算器还是有些麻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给出答案还真的点难。彼时西方术理就是没有传入中原的,就见几个翰林院士对视着,面有难色。

    西尔面露得意之色,语气和缓地轻轻报数,已数到四十了,这头猪,我用计算器也不止算一分钟!“一万玖仟陆佰零七。”我大声说。

    梦如惊呼:“你疯了,胡说什么!”

    “是不是胡说你问问西尔殿下就知了。”我冷笑,西尔瞪圆眼看我,我站起来:“你不用瞪我,这条题目,你原想着没人能在60数内算出吧?贵国就是会算,用上工具,也得用点时间。题目是不难,殿上人人会算,只是时间太短,就是胜了,也是使的小人手段。”

    “时间不够,你又如何算出的?”西尔反将我一军,我微笑,小子,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不想好了如何回答,我才不会开口。

    “方才靖王爷说小女子在山中长大,山中生活单调,没事做时,我们便算数儿玩,你这个题目,小女子七岁时,师父便拿来给我算着玩,用上算筹,尚算了一柱香的时间,师父说我笨死了,当年我大师兄五岁算这种小玩意时,只用了半柱香的时间,还没借助工具。就是我二师兄,人虽笨些,半柱香时间利用算筹也算出来了。”说到二师兄时,我飞了允倜一眼,他面无表情看着我,我又接着说:“被师父一骂,自然是记牢了这个答案。”我笑得象只狐狸。

    “西尔王子,原姑娘答得可对?”皇帝问,西尔不敢不答:“对。”

    “嗯,等散了席,原姑娘再细算给朕看,王子可出下一题了。”

    “是。”我回了礼坐下,却见允倜蹙着眉,一双黑眸深不见底。什么意思?我爹和大哥可是乐得眉开眼笑的。

    梦如不可置信地看我:“你不是年初上山的吗?”“对了就成。”我又喝了杯酒。“你吃点菜吧,一晚上就见你喝酒了,怎么象个酒鬼,平日也没听说你好酒。”

    梦如淡淡地说,我嘻嘻一笑:“二姐,你关心我了,就是没喝过才好喝么。”这丫头,嘴巴硬,她转过头不理会我。

    西尔从怀中拿出串金环,一抖之下,叮当作响:“这里有七个金环,环环相扣,第一次可取走一只,第二次可取走两只,依此类推,七次取完七只环,每次取时,取的人手中只能拥有与取次序相同的环数量,只准断一只环,请在十数后回答。答出者,这些金环就归他所有。”

    “小儿游戏。”我撇嘴刚要站起,允倜起身道:“不用计数了,小王来解殿下此题。”翩然下来,伸手取过金环,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一按,断了第三环,眼角迅速地向我一扫,我微笑向他伸了伸大拇指,西尔的脸色便白了,他这回说了十数之内,原本是不想让人有思考的时间的。

    “第一次取一环,第二次,取两环,把原本一环放回,第三次取放回之一环,第四次,放回原先取的三环,取余下的四环,第五次取一环,第六次,放回一环取两环,第七次取完。”

    允倜语调清晰而平缓,示范动作分明,我笑语:“殿下,要讲第三题了,那可是双倍的岁贡,殿下要三思。”

    允倜的眼光横向我,我闭上嘴。

    皇帝笑了起来,他不笑时给人冰冷威严的感觉,笑起来时却如一夜春风,煞是好看,他说,声音越发悦耳:“西尔殿下请说吧。”

    西尔顿了顿说:“请圣上允许我的从人送上道具。”皇帝点头,西尔侧头吩咐他的侍从,那侍从离开,复上时,拿着一叠小盒子,和一个很象现代天平的东西。

    西尔一指那东西说:“这是一种秤,两边重量一至时,它便能保持平衡,现在,我将这些箱子一一秤给你们看,每只都是一样重。”果然是天平,他示范天平的用法,我有些怀疑他是否也是穿过来的,拿来的玩艺都是这个年代没有的东西,不过天平在1500年前埃及人就用到了。只是何时传入中国的,我倒从没听说,看这里人的样子,这里是没有此物的。

    一共九只盒子,每只都一样重,他拿出一粒红豆,放入一只盒子,迅速打乱了盒子,九只盒子一模一样,侍从又盖上布,把盒子又调整了一遍,他说:“只能称三次,把装了红豆的箱子找出来。也是十数以内吧。”

    我抬眼看允倜,他蹙眉在想,我知道,从没见过天平,在10秒钟内想出方法简直不可能,西尔很是卑鄙,这么简单的问题,差的只是时间和对量器的认识而已。

    允倜眉稍一振,抬头说:“我明白了,小王来试试如何?”

    西尔一笑说:“靖王爷,您的文才武略,小王心服口服,只是堂堂天朝,也只有靖王一人而已。”

    笑容倨傲,满殿无声,这小子,一句话把自己的颓势都扭了过来,他在战场上打不过允倜,在智场上又斗不过他,但也只是输他一人而已。在场文武百官,竟是不在他眼中。

    “这么弱智的问题,天朝的文武百官是不屑于回答,靖王只是看你一人唱戏可怜,才屈尊答复你。”我走到殿中,向皇帝叩首:“民女请皇上准许回答此题。”

    皇帝笑道:“你答吧,刚才也没向我求肯。”

    我起身,这个原梦蝶个子娇小,想是年纪太小,身量未长足,站在西尔面前整整低了一个头多,我推开他:“站远点,没事长这么高撑门吗?”把天平两边各放四只盒子,余一只盒子未放,八只盒子稳稳地平衡着,天平上的指针正指中心,我咧开嘴:“哎哟,对不住了,运气可真好,小女子只要一次就称出来了。”一指余下的盒子:“红豆可不是在那里面。”随手打开,取出盒内的红豆,曼声吟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如此妙的物事,殿下还是收好为重。”把红豆递给他。

    西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猛地回身向皇帝行礼:“西戎国愿赌服输,此后年年岁贡双倍敬上!”一双眼恨恨瞪我。手一摆,就要回席。

    “慢着。”我叫,他回头:“何事?”

    我向皇帝跪倒:“王子殿下给天朝出了三题,甚是简单,想来是为体现西戎国的友好,多加岁贡,为显我泱泱大国风范,来而不往非礼也,小女子也有三个问题问一问殿下,请皇上恩准小女子发问。”

    父亲猛然立起出列,怒道:“放肆,你侥幸答对两题是天恩浩荡,又来多事,皇上,老臣教女无方,请念老臣老脸,恕小女无知多嘴之罪。”对着我使眼色,我当没看见。

    皇帝笑:“令爱聪明伶俐,说话条理分明,有序有度,爱卿教得好啊,何罪之有。你是叫原梦蝶吧,我许你问题。”

    原思远无奈看我,我笑着点头:“放心。”

    “只是,”皇帝又拉长声音:“西尔王子三道题都有彩头,梦蝶姑娘的三道题也须有彩头才算公平。”

    我笑言:“梦蝶只是一个平民小女子,哪里有抵得上西戎岁贡的物品。”我一转眼:“再说了,我的问题皆是些市井小儿都能答的小趣题,只是问来凑凑趣,怎能与国事相提。”

    “天子无戏言,我说了有彩头,便要有彩头,太轻了也不好,张德,取明珠十斛,玉如意十枝,上好裘皮百张,上等宫绢百匹,若西尔殿下三条都答不出,这彩头就归你,若答出一条,彩头就是西尔殿下的了。三条都答出,西尔殿下带来的十六个女子就由你领回家吧。”皇帝微笑说,比我还象只狐狸。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