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一卷梦殇  第十八章

章节字数:3059  更新时间:07-10-16 23: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出宫时,已是次日的午后,雪又下了起来,飘飘扬扬,漫天飞舞,我生于南方长于南方,这样连绵的大雪在暧冬中已许久未见。不知这里的都城应是我们时空的哪里?看冬季如此寒冷,总是在北方吧。

    收回看雪的目光,我不可避免地看到与我同坐在马车中的允倜,小莲昨日已随父兄回府,今日马车中只有允倜与我。气氛有些尴尬,他不言,我也不语,车一摇一晃地,我昨晚没睡踏实,只觉得困意上涌。

    在我第四次把脑袋撞上了车厢时,允倜叹了口气,伸手搅过我,把我的头搁在他肩上,我惊跳,他用力按住我,挣了几次,我咬牙:“放开我。”语气激烈,他松手,我坐正身子,正色道:“丁允倜,我们谈谈。”

    他神态悠然:“说罢。”

    我突然觉得不知说什么好,我其实不是原梦蝶?身子是,灵魂不是?我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的人?也许说这些还不如说我是妖魔鬼怪来得让他信服!

    他黑色的眼眸静静地看着我,面容清华无波,“你信不信有附身之说?”一句话说出,我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了,说的什么呀!

    “以前不信,现下,不信也得信了。”允倜的话更是让我无语凝咽,好好的自己把自己从人变成了妖。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也就豁出去了:“你准备把我怎样?”

    “送你回家。”他淡淡地说,“什么?”我跳,一头撞到车顶,顾不得痛,我指着他大叫:“你也太狠了吧?我又没害人,为何要杀我?”

    他伸手拉我坐稳,仔细看我的额头,语气轻缓:“坐好了,额上都撞红了,你不痛么?梦蝶长这么大可从没磕哪撞哪,你可好,这会子让她全尝遍了。”

    “合着心痛这身子呢,你放心,我在这里面,痛是一样痛的,没事我不会撞着玩!”我揉揉头,又说:“不过,你能不伤了这身子,又杀了我吗?”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谁说要杀你?”

    “你说送我回家!”我委屈地说,剧本上都这么说:“送你回老家!”就是要杀人啰。

    嗤,他一声轻笑:“我们不就是在回你家的路上么?”

    我呆呆地眨巴了下眼,也是,这会就是在回家路上,我刚松口气,他接下来的话又让我的心提了起来:“你放心,没找到稳当的法子前,你就用着这身子好了,只是用时当心些。”

    还是当我鬼附身呢!不过,我也不知我这样算人还是鬼,只剩了魂魄,就是俗称的鬼吧。这个突然的认知让我很有些沮丧,回过神来时,我已在允倜的怀里,他紧紧地拥着我,熟悉的青草香气围绕着我,我看不见他的脸,只听见他的声音,低沉而暗哑:“梦儿,今日与我说的话,不可与任何人再提起,你自己也忘了吧,记住,你就是原梦蝶。”

    这片刻,我是真的很安心,到了这个地方,我一直是茫然而孤寂的,我努力扮演着原梦蝶的角色,诚惶诚恐,只怕被人发觉,把我当成妖孽除了,就是亲近如小莲,我也不敢透露一分,允倜的睿智捅破了一切,我倒反是安心下来,就这样了,该来的总会来,我不是原梦蝶,装也装不出。

    允倜的声音还在我耳边响着:“你所有的学识,都是这一年里在玉龙山上学的,练功伤了脑子后,往事大都记不起了,这是天龙门内功心法的一个弊病,因人而异,你身子弱,就成这样了,各样的喜好习惯也会随着变化。”

    心里缓缓升起一股暖意,他在保护我,也许只是为了保护梦蝶的身体,但,我还是直接的受益者。闭了闭眼,我深吸口气,推开他,坐正了身子。就这样吧,我可不想在这里与任何人有瓜葛。我笑着说:“知道了,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在安全离开前,我可不想死。”

    扭过脸,故作轻松问他:“你想不想知道我是个什么鬼?”

    他脸上马上就有了好奇,沉吟一下才说:“你愿意说就说吧。”

    明明是好奇得要死,偏又装得无所谓,这个家伙,看起来少年老成,骨子里还是有孩子气的,我双手抱膝,两目向天:“那就不说。”

    “快说,否则我找道士驱你。”他终于忍不住了,笑骂。

    “我好怕呀。”我拍拍胸,一脸鄙夷,道士,真能把我的魂抽出来让我回去,我回去后建一百座道观。

    “你去多找些道士,若真能让我离开这里,我回去烧高香!”

    他白我一眼,原来皇子受的教育再好,生气了与我们这些小民是一样的,我乐得哈哈大笑,在他真的要发飙前,我说:“我是个千年老妖。”

    他满脸不信,爱信不信,车已到了原相府,我纵身下车。

    父亲与大哥都不在家,却有个意外的人在客厅等我,挺拔的身姿,清冷的气息,

    “大师兄!”我又惊又喜,奔了过去,握住他的手。

    宁云河不自在地抽出手,我并不在意,他向来是这样别扭的人,“你怎么来了?”他没回我,只是与我身后进来的允倜招呼:“二师弟。”

    允倜笑着回他:“大师兄。”

    “我下山办点事,顺道看一下小师妹。”大师兄说话时,脸仿佛有点红,允倜笑笑:“师父可好?我原说过了上元节,就与梦儿上山看望师父。”

    “还好。”

    “都坐吧,小莲,看茶。”我让他二人坐下,又吩咐小莲上茶。不知为什么,我直觉他二人之间,有些心病。

    “小妹,你回来了。”温婉的声音让我吃了一惊,就见我美丽的三姐白衣若雪,莲步轻移,娉娉婷婷地入得厅来,一脸温柔似水的笑意,这是我认识的梦如么?我晃了晃脑袋,就见她一双明目迅速飞瞥了允倜一下,芙蓉面上立时泛起层粉色,实在是我见犹怜。

    我心里恍然,笑着回眼看允倜,后者正认真地在品茶,眼皮都不抬。

    看到还有个陌生人,梦如吓了一跳,脸儿绯红地要走,我一把拉住她:“三姐,都不是外人,这是我大师兄宁云河,靖王爷你早就认识了。”

    梦如盈盈施礼:“民女见过靖王千岁。”

    “平身罢。”允倜说,梦如又与宁云河施礼,大师兄回了礼,我问:“靖王爷,您不赐座么?”

    允倜抬眼笑:“这是在你家,我的随从都没进来,你自个儿赐自个儿座罢。”

    “三姐,你坐罢。”我按梦如坐下,又对大师兄说:“大师兄,你没来过我家吧,我带你参观一下。”

    大师兄刚要推托,我拉着他便走,出门之时,还不望回头嘱咐:“三姐,你好生陪靖王爷说说话,可别怠慢了客人。”

    宁云河被我一路拖到花园,“好了,我不会回去坏他们的事的,这里风大雪紧的,你小心冻着了。”

    我笑:“看你冷口冷心的,倒也识趣。”

    “说的什么话。”他瞪我:“快回屋去,我这就走了。”

    “你来有什么事?就这么走了?”我奇怪。

    “没什么事。”他脸又有些微红,我一下悟出,天,他还真仅是来看我的,心下很是感动,“大师兄,我很好,身体不错,内功也日日练,就是你给的剑谱看不懂,所以没练。”

    他肃着脸:“嗯,回山上后,我慢慢教你。”

    “大师兄。”

    “何事?”

    “你能不能笑一笑?这么冷的天,再看你的冷脸,我快冻死了。”我笑着说。

    他愕然看我,片刻,冷声道:“冷就回屋里去,我走了。”

    转身便走,我拉住他衣袖:“不吃了晚饭再走么?”

    他回头,看我的眼中有丝温和的笑意:“会来不及上山的。”

    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大师兄,走好,你要多笑,其实,你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他没理我,翩然去了。

    我悄悄回客厅,咦,厅里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这两人还在么?我探头在窗外望,两人都坐着,直似两个没嘴的葫芦,允倜突然站起来,说:“三小姐,我还有事,先走了,梦儿回来后,你告知一声。”

    “等一下,”梦如走到允倜面前,低下头,语音有点颤抖:“允倜哥哥,什么时候,梦蝶还是梦儿,梦如就成了三小姐了。”眼波幽怨,小小的贝齿紧紧咬住殷红的唇,天,真是美,这都不动心,允倜不是白痴吧。

    “梦如,我们都长大了,不似小时候,男女不分,现下,有些事是要避讳些的。”允倜细声说。

    “那又未见你避讳梦蝶。”梦如又羞又恼。

    “她小么,尚未及笄。”

    梦如扭着头,眼睛并不看着允倜,缓缓说:“我们自小相识,在我心里,从来只有一个允倜哥哥,我知道我是庶出的,配不上你,可脑中总要这样子想,我自己也是很恨自己…。。”说着,泪水便下来了,允倜脸上神色变换了几下,终是不忍,伸手给她擦泪:“梦如,不要这样……”

    梦如抓住他的手,他缓慢但坚决地抽了出来:“你保重,我走了。”转身大步出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