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一卷梦殇  第三十二章沈天立(番外)

章节字数:2986  更新时间:07-10-26 23: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天立(番外)

    我去接机,半路上接到电话,原梦在飞机上发生了意外,飞机抵达后已由机场直接送至医院。

    我心急如焚,赶到医院时,她已经醒了过来,惊得象一只兔子,彷徨而茫然,握住她的手,她吓得挣扎:“放开我,我不认识你,小莲呢?”谁是小莲?她同事吗?我没问她,她的惶恐让我心痛,我紧紧抱着她,安慰着:“梦儿,没事了,我在这里。”

    她看着我:“你叫我梦儿,你认识我?”语气迟疑不定,“你是我的妻子,我怎么会不认识你。”我痛心地说,发生了什么,我睿智干练的原梦会变成如此模样。

    她审视了我许久,我真挚地望着她,我眼中执着的爱意打动了她,她吸口气,靠进我怀里,泪水滚滚而下,这刹那时的娇弱让我心动不已。

    回家后的原梦与以前判若两人,从来她都是独立而自信的,有时候执着起来让人头痛,她永远会有理由指挥我做这做那,而我永远是那个从者。都说在爱情中,谁爱得多,谁的让步便多,我永远是那个让步的人。

    现在的原梦如同初生的小孩,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我离开半步,她便惊得四处寻我,直到抓住我的手,才会放心地一笑,她原来嫌我睡觉打呼,一直坚持分房睡,可现在,她说若我不在,她就不敢睡,我的梦儿,现在如此的可爱。她对什么都好奇,我就象带着一个婴孩,一点点手把手地教她,我好强聪慧的梦儿,居然也有问我为什么的时候。

    她的眼睛现在纯净如天池之水,整个人如一张白纸般透明,笑容天真灿烂,几十年的社会生活一夕之间都消散无痕,我给她请了长期病假,她现在的状况根本不能上班,她也不说什么,那么视事业如命的人,终于对我说在家很好,我可没敢让她辞职,哪天她若清醒了,会扒了我的皮。

    岳父母一开始看她的状况担心不已,后来反说:“一直没个定性,东奔西走,又混文艺界,现在这样乖巧听话,还是福气呢。”她变得很会撒娇,把岳父母哄得很开心,直说又从头养了她一遍,是啊,我记忆里,她几乎不撒娇,什么事都独立处理,冷静自若,我一直以为我是喜欢她独立自主的个性的,我不喜欢女人太娇气,可是,这会娇弱如她,我竟是说不出的喜欢,原来,男人总爱做个大男人的,用她原来的话说是“沙文主义”。

    我不再积极给她求医,现在的她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不再见她有抱怨,她总是满足地笑,一场电影,吃个冰激凌都能让她乐半天,她迷死了电影,天天看,她珍藏的数千张影碟几乎翻了个遍,听不懂对白的外语片,她连字幕都看不懂,就缠着我陪她边看边译,失忆后,只有爱电影这个爱好与以前是一样的,其他,连口味都变了。

    我越来越爱与她在一起,原先我会对她有点敬畏,她总会在我的坏习惯面前毫不留情,现在,我不刮胡子吻她,她只是笑着躲开,她决不会大早拖我起来跑步,说什么早睡早起身体好,她自己睡得比我还晚,日上三竿也不起床,我吃再多的甜食,她也只是与我争吃,不再说吃多甜品不好之类让我扫兴的话,当然,我也知道她以前是为我好,可我还是爱随心所欲地生活。

    直到那天晚上回家,我看到她独自坐在书房里发愣,她已经很久没进书房了,她失去记忆时,把所学的都忘记了,字是几乎不认识的,为此我还开玩笑说要给她上扫盲班呢,只是她不爱学,我也就随她去,有我这个教授在,她不识字又怎样?虽然生活中少了些茶余饭后的情趣,但她会复原不是么?在她复原前,我先享受一下吧。

    她抬头看我,眼神清亮,我还没反应过来,她便扑过来吻我,热情而饥渴,她从没这样过,失忆后更是在这方面羞涩,总要我主动又主动,可也别有风趣。

    “你今天忘了刮胡子。”她放开我,捧着我的脸仔细看我,象分离了许久,我的心嗵地一跳,她回来了!每次她从剧组回来时都是这样。

    她的身影在房中穿梭,窗帘为什么要换,粉色太小孩气,换回原来的色调,冰箱里太多甜品,明天带给同事吃掉,血糖已经高了,还不注意,对了,我已经给单位打电话消假了,明天上班,她很兴奋,然后,她冲过来抱着我,长叹一声:“回来真好!天立,我好想你。”

    我的心酸了,紧紧抱住她,是我的梦儿呀,可为什么,我会有点失落呢。

    晚上我们在一起,我竟然不能。。。。。。,她紧盯着我,眼中是深思,我越发地紧张,也是越发不行,她轻身起床,头也不回地去了自己的房间。她向来是敏感而聪慧的,我躺着没动,我也很累了,我不知该说什么好,过几日就会好的。

    次日我下班后头一回没有按时回家,我不知如何回去面对她,二十几年相处,竟在她失忆大半年后,变得如同陌生人。坐在街心花园里,我脑中一片混乱,二十几年来的点点滴滴都在我脑中翻滚,然后,我看见了她,她静静站在我面前,面容清冷如水,声音也清冷如水:“你这个习惯倒没改,有了烦恼事,就会在这里。”

    是啊,只要与她有矛盾,我是不争执的,真急了,我就会到这里来坐一坐,静静心。再回去时,我俩都会不再提起。我抬眼看她,这是我的梦儿,二十几年,几乎血肉相连的人,我爱她,她也爱我,她伸手给我:“回家吧,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

    日子恢复了以往的一切,她工作得一如既往地卖力,人却沉默了,不如以前活泼,我俩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什么,直到她说:“天立,我找到投资商了,我有个好剧本,毕业时就拿到了,没人投资,一直搁了下来,现下,可以做了。”

    “文化局的工作不是很安定吗?为什么又要做,你不是说倦了那些了?”我问她,有点生气,她看着我一笑,眼中却没有笑意:“谁说我倦了?我一直的梦想就是做导演,只是两年前,我想给你生个孩子,从此在你身边再不分开。所以我托人在文化局找了个工作,所以我回来了,所以,我在那架飞机上。”

    我的心大震:“你从没与我说过。”“有的事,没来得及说,就永远迟了。”她眼中有怨恨,“不,”我抓住她的手,“还来得及,你去拍片,圆你的梦,回来后,我们还来得及……”

    她打断我:“来不及了,你已经爱上了别人。我眼中却是不能揉进沙子!”

    她接下来的话让我震惊不已,原来,真的是两个人,这该死的时空异位,我说不出话来,她越说越气愤,外面下着大雨,夏日最多就是这种雷雨,当我吼着说:“对,你去换她回来,我已厌透了你的一切!”她冲了出去,我追出去,电闪雷鸣,她站在雨中,满脸的决绝。

    她瞪视着我:“好,我让她回来,你永远不能再见我,我也就永远不用再面对你!”泪水疯狂地流,与雨水交织着,闪电一道接着一道,映着她的脸色苍白如纸,她伸出手,我看到她手中那块碧玉,她从云南带回来的古玉,“不要,梦儿,不要。”我喃喃地说,我向她走过去,她对着我凄然一笑:“别了,天立。”

    我看见一道闪电击中了她,那瞬间我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闪电在她伸出的手上跳跃,她手中的玉爆发出璀璨的亮光,亮光越来越大,形成一个大大的白炽光团,把她拢在其中,

    我耳畔响起她叹息般的声音:“天立,永不再见。”

    “梦儿!”我嘶吼,不要,我只是说气话,我是多么高兴你回来,你的自信洒脱,你的独立自强,你对我的关心呵护,你的博学风趣,你做的菜,你设计的家,我多么爱你,从我第一眼看到你起。

    她颓然倒下,我飞奔过去,闪电下,她的脸色苍白,还有呼吸,我紧抱着她冰冷的身躯冲进屋里,手机,我拼命找手机,丢在哪了,不要有事,梦儿,你不能有事,啊,对了,有座机,我不能放下她,抱着她找到电话,抓着电话的手都在抖,她在我怀里突然一动,我丢下电话,紧张地看她:“梦儿,还好吗?”

    她长长的眼睫扇了扇,张开了眼,眼神一时是迷茫的,当她的目光对准了我的脸后,眼中是惊喜:“天立,是你,真的是你!”我涩然一笑,原梦蝶,我把头埋在她胸前,泪水缓缓流下,这是上帝的惩罚。

    她张开紧握的手,手上的碧玉已碎成粉末。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