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一卷梦殇  第五十三章

章节字数:2380  更新时间:07-12-02 10: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刚到锦华宫门口,一个宫女匆匆走出来,一头撞在翠喜身上。

    “哎哟,雪雁,这么急去哪里?”翠喜扶住她问。

    雪雁抬起头:“啊,是翠喜姐,对不住了,雪雁一时走得急,没在意你,可有撞痛了?”

    “看你说的,咱们姐妹还说这样的客气话,你主子怎样了?”

    雪雁摇头:“刚醒过来,是皇上让您来问情况的吧,我这会子赶着给主子取参茶去,难得清醒会的,好几日都是滴水未进了,您进去吧,一会回来再与您说话。”

    “你忙你的,我只是送个人过来。”翠喜说。

    雪雁这才注意到我,“谁啊?宫里人手够了,再说了,这会子来生手,谁有功夫提携她。”又打量我几眼:“脸色这样难看,怕是有病吧。”

    翠喜笑笑:“皇上让送过来的,回头再与你说。”

    雪雁急急地去了。

    随翠喜入宫,扑入鼻中的是药味与熏香的混合味道,宫内的光线与空气都不太好,是窗户紧闭的缘故。

    进到里间,就是上回我醉酒后住的地方,是允倜的寝室,床幔低垂,师父正站在床边,听到动静回头,看清是我,面色一变,紧走几步一把抓住我:“梦儿,怎么瘦成这样?”

    我鼻子一酸,看到师父,真如见到至亲的家人,几日来的委屈,几日来的孤寂,几日来的担忧,万般情绪涌上心头,却只叫了声师父就说不出话来了。

    “皇叔,千岁,皇上让奴婢送原姑娘过来。”翠喜向太玉师父与允倜曲膝行礼。

    师父说什么我没听见,目光早已转向床上,允倜斜靠在床头,静静地望着我,黑眸如深潭,虽然容色苍白憔悴,整个人却依然如玉般光华温润。

    “你怎的来了?”允倜问,声音微弱,若不是我站得近,几乎听不见。

    我张了张口,不知说什么好,刚要出声,泪水倒先模糊了眼,举起衣袖便擦,越擦越多,越擦越狼狈。

    允倜叹了口气,“青萝,拧把帕子给原姑娘擦脸。”

    “是。”青萝答应着,拧了帕子递给我,我接过:“谢谢。”却见她眼中是森森的恨意,理都不理我,扭头仍回到榻前侍立。一怔之下,才明白过来,在这里,我是很不受欢迎的人。

    “擦完脸便回去罢。师父,劳烦您送原姑娘回去。”

    “梦儿才来,让她再呆会罢,用过晚膳后,再差人送回去吧。”师父说。

    “现在就走,您送,不要着其他人送。”允倜坚持。

    “我每隔半个时辰必须给你输一次真气,怎能走开?谁送不一样。咦,你为什么这样急让梦儿走?”师父不解。

    允倜闭了闭眼,又张开,看着我,说:“师父,我这个样子,虽然不能全算是原姑娘的错,但也是拜她所赐。”他喘了口气,垂下眼,气息微弱,说话有点艰难:“原姑娘,我不怪你,也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但不代表我能原谅你,我真的很不想见到你。所以,你还是走吧。”

    “好啊。”我说:“你看着我说话,我就走。”

    他的身子震了震,静了片刻,终于抬眼对着我,眼中波澜不惊,容色浅淡:“你走罢。”呼吸忽然一阵急促,面色青白,师父抢上前,搭住他脉门,又用掌迅速在他的檀中穴上按压了一下,他这才缓过气来,闭目不语。

    师父松了口气,回头对我:“要不,你先回去吧。翠喜,你既送她过来,干脆再送她到宫门口,找侍卫给她叫辆车回相府。”

    “皇叔,皇上只吩咐送原姑娘过来,至于原姑娘要送回哪里,奴婢要请示张公公才知。”

    “这事问张德子做甚?”师父挑眉问。

    “皇叔有所不知,原姑娘是张公公从天字监里带出来的,皇上只说召原姑娘进宫,没下旨放原姑娘回家,所以,如果千岁不愿见原姑娘,奴婢就带原姑娘去回张公公,看送到哪里去。”

    “留下。”允倜突然说,师父诧异地问他:“允儿,你说什么?”

    “先让她留下。”允倜轻声道:“翠喜你去回皇上,人我这里先留下了。”

    翠喜应了声,行了礼后告退,允倜看了我一眼,皱皱眉,说:“青萝,你带原姑娘去偏殿坐吧。”

    “是。”青萝说,走过来冷冷对我:“原姑娘,请随青萝去偏殿。”

    我不动,问师父:“师父,您说半个时辰要输一次真气,离下一次输真气还有多久?”

    “你进来前刚输过。”师父说。

    “师父,您能不能先回避一下,我有话与靖王说。”

    “哎,可以,不过,”师父担心地看看允倜,对我说:“丫头,今时不同往日,这小子这会弱得很,你说话要注意,话不能重,我就在外间,有什么事马上叫我。”

    “知道了,我会小心。”我点头,师父拍拍我肩,对我宽慰地一笑,出去了。

    “靖王,我有些话与你说,你能让你身边的人退下去么?”我走到床边微笑着对他说,允倜掉开头不看我,只是挥手示意身边的人退下,青萝担忧地说:“主子,只您一人,奴婢怕,”她扫了我一眼,目光中都是戒备。

    “没事,都下去吧。”允倜说。

    人都退下,允倜淡淡地对我:“有什么话快说罢。”

    我对着他笑笑,然后,俯身抱住他,他微怔了一下,伸手推我:“别这样。”

    “不要推开我。”我把头抵在他肩头,鼻中是熟悉的青草香气,是他的味道,杂着淡淡的药香,泪水疯一般涌出来,我紧紧抱着他,哽咽着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了。”

    他的手抚到我背上,又放下:“不要这样,放开。”

    “不放,”我摇头:“我再也不会放手,你说什么话,我都不会放手的。”

    他的声音冷冷响起:“原梦蝶,你听不明白吗,我让你放开我,你这样很令我讨厌。”

    “说这话的时候,你心不痛么?这样违心的话,你说得难过,我听着也难过,允倜,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想让我平平安安地出去,然后,忘掉你,过自己的日子。可是,你有没有为我想过?换作你是我,会不会离开?我们已没有多少时间,为什么不让我在你身边过好每一天?你若一定要我离开,再说那样象刀子一样的话,你不如直接拿把刀给我,让我死了干净。”虽然哭得口齿不清,我还是把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他许久不语,身子一动不动,不是晕过去了吧,我惊得放开他,却正对上他的眼,清亮的眸子里水气氤氲,嘴角含笑:“怎么,你不是再也不放手的么?”

    心一紧,又一松,我无力地捶他:“你这样吓我,我会死于心脏麻痹的!”他闷哼一声,脸色发白,额头沁出冷汗,“怎么了?”我吓得大叫:“师父,快进来!”

    他拉住我手:“别叫,我没事,你捶到我伤口上了。”

    师父已冲了进来,宫女太监们也都跟进来,正好听到允倜这句话,所有人的眼都齐刷刷瞪着我,若眼光能杀人,我已死了几百遍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