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花开花落  第二十二章少年心 别动情时亦还迟——下

章节字数:2837  更新时间:12-05-03 12: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宫御书房

    明黄男子坐于木红书案前方,神情严肃,胥晋北正坐下方,端起茶杯,轻吹口气,抿道:“不知皇兄这会急招皇弟来时为何事?”

    皇上看着他那般漫不经心,似有些无奈,语气淡然:“昨日南漠太子湛迟来了,向朕求了件事。”

    皇上并不立刻说出,顿了顿,察看了下胥晋北的反应,无动于衷?很好,看看下面的话还能否让你这么镇定?

    “他向朕求婚,女子是尚书府嫡女连灼兮”

    手顿住,不过片刻时间,扬起唇,哂笑:“皇兄莫不是忘了连灼兮是本王的楚北王妃?”

    ***************

    湛迟陪完灼兮拿玉坠子,借着多年未见邀她喝茶,灼兮便应予了。

    临江楼

    临江临江,位临于江边,湛迟挑于靠窗位子,便于观赏。

    “小灼儿,我这回来此是想带你走,你可愿意跟着大哥走?”

    面临江边,面临这么直白的问题,灼兮实在是不知怎么回答,想了半天,硬着头皮说道:“迟大哥,我于下月二号就要与楚北王完婚了。”

    灼兮暗暗观察他的脸色,并没有生气,舒了口气,只听见对方慢条斯理的说句:“男未婚女未嫁,再说了,我已请示皇上共结秦晋之好,要的是你。”

    湛迟拉过她的手,深深直视她:“灼儿,跟我走,我知道,你不喜欢过现在的生活,你喜欢我们儿时的生活,跟我回南漠,我们可以像小时候一样,在百花从中,我看着你作画,在夜空下,我们一起数星星。”

    灼兮抽出手,他们早回不去了,她更不可以那么自私。

    悠悠道:“大哥莫在开玩笑了,大哥已是高高在上的太子,那时候灼兮年少不更事,以前的事,大哥莫要再提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南漠太子的?”语气夹带着失落。

    湛迟并不想灼兮知道他的身份,他知道她喜欢的是无拘无束的生活,她在深宫里压抑得太久了,连语气也跟着官方了。

    “大哥气质非凡,衣着显眼,又向皇上求秦晋之好,据说南漠太子神明爽俊,至今并无娶亲,想来也只有你了。”灼兮起身走到阁楼栏边,吹着海风,头脑也跟着越来越清醒了。

    眼下江水湍急,顺流而下,直奔天边交汇成线,灼兮脑海中却是胥晋北淳淳的话语:阿灼,你要信我。不断回旋。

    就算不喜欢又怎么样?恩是要还的,可是,真的只是因为还恩吗?

    明镜亦非台,她心中的那块明镜早已模糊了吧!

    “不早了,灼兮要回府了。”清净的声音响起,触动了湛迟的心弦。

    湛迟起身,风采依旧:“我送你!”

    颔首点头,女子浅浅的笑容应着一声“好”

    还是那个街道,男子不在独坐楼栏,眼神清冷早已被柔情替代,女子保持近疏有礼,心境不复从前。

    灼兮停住脚步,迟疑的叫句:“迟大哥。”

    “哎···我在,怎么了?”一如既往的摸摸她的头顶,温暖的手掌抚上发丝。

    灼兮咬住下唇,慢慢启齿:“你···当年去了哪里?”

    原来她是介意的,她是在乎的,就怕她不闻不问,什么都淡漠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那年我将你藏身庙中之后亲信便带我去了南漠,情况紧急,可是我交代下属要寻回你,哪知他回来告诉我时说你已经不见了。”

    心里一紧,湛迟何尝没有找过她,该去的,该寻的,偏偏没有一方踪迹,湛迟湛迟,暂时的迟到却要失去永远,不会的,他不会再次失去。

    “迟大哥,这些年你过得好吗?”灼兮轻声道。

    “灼儿,这不重要,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开不开心?”他并不回答灼兮的话,要的只是她的十载安乐。

    “大哥不是已经看到了吗?灼兮过得很好,灼兮马上···也要嫁为人妇了。”

    颜笑靥靥,并无不妥。

    ***************

    尚书府门前,淡青色衣着,眉宇间熟悉的俊雅容颜是刚从皇宫赶来不久的胥晋北。

    凤眼半眯,审视着灼兮身旁的男子—湛迟。

    不容忽视的敌意。

    灼兮话还没问出口,他大步上前拦过灼兮,占有的意欲不言而喻。

    灼兮推了推他,:“嗳···先松开我好不好?”

    胥晋北下颚微抬,姿态摆了个十足。

    “可是我都被你嘞疼了。”轻声的嘀咕还是钻入二人的耳朵。

    这样的吴侬软语,触动了胥晋北,刺痛了湛迟。

    胥晋北这才松开她,帮她揉着手臂。

    灼兮摆摆手,示意不用,开口向他介绍:“这是迟大哥,湛迟。”

    坦白的眼神,没有丝毫掩饰。

    迟大哥?南漠太子,唤得这样亲热,胥晋北眉眼一挑,面上正常,心中却是酸泡直泛。

    灼兮随后又指指胥晋北,:“嗯···这是楚北王胥晋北。”

    两人朝对方拱拱手,点点头,气氛一阵尴尬。

    不一会,湛迟便向灼兮告辞,:“灼儿,我还有事,就此告辞,有事便到驿馆找我。”

    “嗯,我知道。”

    灼兮目送着他离去。

    轻轻唤着胥晋北:“你怎么又回来了?”

    胥晋北尴尬的掩饰着,哪能让他知道自己是不放心她才回来看看她平安到家没:“没什么,事情办得快就想着看你回去了没。”

    灼兮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笑道:“小胥公子,那我回来了,您请回吧。”

    “嗯?又赶我?”

    “这····”灼兮为难,不知怎么开口。

    胥晋北看着她哑言,岔开话题,问道:“过两日有个赛马日,你去不去?”

    “我不会骑马。”灼兮道

    “没关系,这两日我来教你可好?”

    话都说个份上,哪里还有拒绝的道理,只有欣然答应。

    “好吧,那我先进去了。”

    温婉的笑容,清澈的眼睛,并没有什么不妥,可是胥晋北偏偏生出一种直觉,告诉他她并不想去。

    他拦住她,灼兮不解:“怎么了?”

    胥晋北犹豫道:“阿灼,你是不是不想去?不想去可以不·····”

    话没说完,已被灼兮截下:“没有,我并没有不想去啊,你怎么这样想?”

    胥晋北轻轻地舒口气,拍拍她的肩头:“没有就好,我只是那样以为,阿灼,以后什么事你都要告诉我,我不想逼你做你不开心的事,懂不?”

    灼兮撇过头去,不愿看见那一泓深潭,怕一不小心就此陷了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眨巴眨巴眼睛,已换回笑颜:“我懂,阿灼碰见小胥公子是阿灼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真挚的语气,连她自己也弄不清楚。

    谁说感情非要原由,谁说感情非要时间来磨合,接触来产生,有的时候感情悄然而至,由不得你。

    “阿灼,进去吧。”手垂下,碰触到灼兮腰间的玉坠子,焕然一新,已不见当初的那块。

    “好,那我进去了,你早点回去吧。”灼兮冲他摆手。

    等胥晋北回头再想看看她时,藕荷色衣裙已入府中。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让他很不安,还是得尽早娶回来,勾勾唇角,胥晋北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这变成这样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