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花开花落  第二十七章青玉案 红烛合卺携手前——上

章节字数:2355  更新时间:12-05-03 12: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元延七年十二月二日,黄历处处写到:吉日,适宜嫁娶。

    尚书府朱门额匾悬挂着红绸绫罗,奴仆侍女脸上个个洋溢着笑容,充满了喜庆味道。

    幽栖小筑内

    灼兮一身红装静坐在梳妆台前,脸上笑容极淡,只看手中紧捏着一枚梳子,才看出来她很紧张。门口雪姨带着连培琛进来,轻轻的搭上灼兮的肩头,灼兮从铜镜里看着她,与母亲相仿的年纪,老天却没在她脸上留下过多岁月的痕迹,酡红绸妆称得这位女子更加温柔,素手从她手中拿过梳子,梳着顺滑青丝,一声一声道:“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地····”温婉的话语,惹得灼兮心里一动,细细品道:白发齐眉。

    发丝被轻轻绾上,双丝彩凤蝶杏黄簪子斜插脑后,凤冠正拆入顶上青丝,酡颜,朱唇,明眸,皓齿,盼顾生辉。雪姨愣愣得看着她的眉眼,像极了夷阑,连培琛突然撞过来,雪姨重心不稳,撞在桌角,灼兮猛的转身,扶起她,脱口道:“雪姨,没事吧?”

    生涩的话语听在她耳中,她神情激动,嗓音微哑:“灼兮,你肯唤我雪姨了。”

    在这喜庆的日子,灼兮不愿拂去这份美好,莞尔:“是的,谢谢您替我绾发!”

    她眼泪潸然而下,缓缓道:“今日是你的成亲之日,你唤我也好,不唤也摆,但是他毕竟是你的父亲,他也是这样期盼你喊他句爹的。”

    雪姨看着灼兮沉默,愁眼望着夷阑生前的房间,默默的走向门口,一句话,硬生生误了两代人,她十指紧闭,神情纠葛,也许在那个故事里还有者不为人知的错差。

    门外竹鞭骤响,青且笑盈盈的嚷道:“小姐小姐,王爷来了。”

    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珊珊。

    眉心一朵梅花深深一蹙,俏鼻樱唇,大衫霞帔,朱红胭脂为质,金绣团线绛紫为底,牡丹花、蕊头、翠叶、珠翠穰花鬓、珠翠云撰于凤冠,前前后后比比皆是。双凤翊龙端于前方,碎末闪耀,灵珠晃动,细细光忙从中折叠出来,晃花了她的双眸,恍如隔世般不知所措。

    红领褾襈裾束身腰间,云袖两处金采色丝线勾勒出大朵牡丹。缘襈裙酡红着于金丝鸾凤鞋脚边,摆尾出连理枝一道绕着一道,缠卷隽永的寓意浮现翩翩。

    灵眸被遮,似血的赤红映入眼帘,素手搭上喜娘,一步一步跟着走,身姿妙曼,踏上金銮轿内,淡淡花香飘入鼻尖,雪色木槿,掀起盖头,望着街道,漫天的花边随风飘落,落洒入地,十里红妆,羡煞多少帝都女子。唇角莞尔,抬手轻轻撩起轿帘一角,眸边灵珠忽地折光,一抹藏青色身影倒映眸底,几日没见,下巴已长出简短胡渣,分外刺眼,薄唇微张,灼兮心底却骤然一紧,八个字如烙印般赤入心中,直直下坠。“灼如舜华,佩玉铃铛。”

    那日上轿前寤易突然跪在地,肃声道:“请小姐跟公子回南漠!”

    “公子在南漠生活过得并不好,小姐若是心中一直记掂着公子就应该跟公子回南漠去。”

    他过得不好,他为什么要骗她说一直都很好?不过是为了让她安心摆了,不过是相处一载时间,她何德何能要他如此记挂。

    鼓乐声依然在想,两条线平衡擦过,妾嫁做人妇,君归双相望。

    鸾轿着地,射箭声,踹门声,声声入耳。温暖的掌心牵过素手,这是她的良人。

    跨过门槛,当初的太后心计,换成了两人的佳偶天成。喜悦交杂着犹疑,犹疑伴随着喜悦。丝竹铃声,琴瑟和鸣,诉说着一生一世一双人,耳畔突地温热,灼兮脸旁霎时羞红,气息混热,熟悉清香:“阿灼,跟着我走,相信我!”

    字字笃定,不容犹疑。

    高堂红烛,叩拜天地,执子之手并不是传说,当仪官声音响起:“礼成,送入洞房。”灼兮回头,她已是他的妻子,十里风光,红妆铺地迎娶归来的妻子,生生世世要陪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原来,誓言是如此重要。

    一室流光照宜人

    侍女们手执竹篮,各色瓜果尽在眼前,红枣,花生,桂圆,莲子撒入鸾帐,伴随着喜庆向一对新人说着祝福话,不过片刻都已侧退,胥晋北轻轻握住灼兮的手,言笑晏晏,:“等我,我马上回来。”

    轻轻颔首,胥晋北踏过门槛,不忘回头再瞧一眼,她一身红衣为他而穿,恬静的坐在烛光下,美好得不可一世。

    酒转轮回,皓月当空。

    众人推着胥晋北入室,顺着灼兮旁边坐下,青玉案前,女官为二人衣角打个同心结,红玉盘上递给胥晋北,拿起一根如意称,轻轻挑起盖头,灵动的双眸看进他的眼,卷入进去,脸颊酡红,周身散发着宁静。

    胥晋北不禁一叹,千回百转,不管她是谁,她始终是他的阿灼。

    女官端过合卺酒送入二人面前,轻拿起,手臂双勾,滑入口中,夹杂着丝丝青香,这酒竟是用木槿花酿成的。眸中带着诧异,看见了胥晋北满意的微笑。

    红烛玉纹携案前,伴随青丝卷成结。梦回缱绻风月楼,丝丝情扣终回头。

    女官携着侍女叩首,吉祥祝福洋溢而出:“恭祝王爷王妃喜结良缘,早生贵子。”

    一句话激起胥晋北大好的心情,喝道:“赏。”

    众人便退下,还回一室安逸。

    灼兮更显得不自在,灵眸一转,想摆脱掉着尴尬的气氛,站起身来,没走几步,脚下一绊,双手拂过她的腰身,温热的气息划过她的脸颊,问道:“你要去哪?”

    痴傻的眼神,樱唇微微张开,结巴道:“我···口渴·想去喝茶!”

    胥晋北眼眸瞟了眼桌案上的镂雕墨玉茶具,叹了口气,柔声道:“去吧,不过也要先解开这个呀!”

    说着便蹲下身子低头为她解开同心结,动作柔软,灼兮看得心底凝注,慌忙道:“我一时间忘记了。”

    胥晋北起身为她递杯茶,问道:“今天一天没吃东西了吧,饿不饿?”

    语气轻柔,勾起灼兮心底那片柔软,摇头道:“我不饿。”

    胥晋北极轻的抱住灼兮,薄唇微抿,低低的出声道:“阿灼,你是我的娘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