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花开花落  第六十八章花凋残 谁将敲碎那娇羞——下

章节字数:2299  更新时间:12-05-24 2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从门外走来几位女子,绯衣环佩,巧慧绝伦,娉婷袅娜,擦过灼兮的衣间,其中一名女子袅袅道:“你们刚刚看见没?”

    身旁几位女子跟着附和:“当然看见了,楚北王果然英俊潇洒。”

    灼兮听她们提及晋北,不禁失笑,心里也是高兴的。

    接过玉老板的簪子,还笑道:“谢了。”

    玉老板点点头:“不客气。”

    踏过门槛时,还是听见了那女子说句:“芳华姑娘跟王爷站在一起当真是绝配。”

    愣了会神,芳华也一起去了吗?

    青且在身后小声喊道:“小姐?”

    “没事,走吧!”

    玉老板抬头看着那个月白色的背影,其实他上次还留了句话未说,由爱生忧,由爱生怖。当流言尽散时,你心里在清明,倘若爱得深,芥蒂就深,除非你能做到离爱,方可无忧亦无怖。

    离爱,那是多么不可能的事,多少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莲步十步,脚步顿下,闻道一股梅子清香,抬眼看见一间小铺子,红布方形,成旗状而挂,灼兮细细念道:“女儿香。”

    是一件酒铺,灼兮提着裙摆,走了进去,老板是个风韵犹存的妇人,看着灼兮走进来时,连忙的招呼:“夫人是要喝点什么?”

    夫人,灼兮心里念道,也对,在王府里,大家都喊她叫王妃,青且与寐语只唤小姐,从未有人这样唤过,多了几分的亲切,坐下身来,青且扯了扯她的衣袖,灼兮只问道:“刚刚在门外问道一股青梅香,那是什么?”

    那老板挽起垂落的发丝,细声说道:“那是青梅酒,喝起来和软酸甜。”

    “那我就要一壶这个吧!”

    青且一听,扯得更加厉害了,待她一走,赶忙坐在灼兮身旁:“小姐,被王爷知道那还得了。”

    “青且,你我相识多久了?”

    青且一愣,呆声说道:“青且自八岁开始就跟着小姐了。”

    灼兮摸摸她的发丝:“真快,真快。”

    墨玉绿色的宫花酒壶,灼兮拿出两个杯子,各自满上,向她的杯子一碰:“青且,你要和霍元两人白头偕老。”

    青且呜咽一声:“小姐。”

    拿起酒杯跟着她一碰,饮如喉中。

    日晚亥时,两人才晕晕乎乎的走出铺子,晚风吹得几分清明,灼兮笑道:“青且,我又要回去了。”

    青且傻笑道:“小姐说的是什么傻话,小姐不回去还能去哪?”

    街道清冷了几分,月影将人拉长,转过街角处,迎面而来的是几个醉汉,灼兮心里咯噔一声,想起楚地管理的好,应该没事。便挽起青且的手,急步的走了过去,擦过的时候,松了口气。

    身后传来粗鲁的声音:“姑娘,你的手帕掉了。”

    青且愣住,回过头去捡起,那汉子一把拽住她的手,调笑道:“小娘子,手好嫩滑啊。”

    身旁的大汉跟着笑出声来,灼兮煞白了脸庞,拉住青且的手,往前面走去。

    其中一人拦住她们的去路,淫笑道:“夜黑寂寞冷,小娘子到不如陪陪我们哥儿几个。”

    灼兮慌了神,脑海里突然想起西越,身子止不住的往后退,青且奋力挡在她前面,杏目怒瞪:“放肆,你可知我家小姐是谁,是楚北王妃。”

    那几个汉字扬声大笑,好似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慢慢的走上前来,扯过青且的手,灼兮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石头,往他头上砸了过去,拉起青且的手往就前方跑去,身后的大汉先是大叫一声,暗骂句:“妈的,待老子捉到,有你好看的。”起身往她们身后追去。

    青且将她往反方向一推,大声说道:“小姐,你往那边走,快回王府去。”

    灼兮哪里肯弃她不顾停下身子,反应过来嚷道:“青且,回来,那是死胡同。”

    身后的一个汉子向她跑来,滚厚的身子慢慢靠近,她往后退了一步,不动声色的抽出发间的簪子,待他靠近时立马往他的脖颈上刺了过去,满手的血,灼兮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她杀人了,松开手中的发簪,拼命的往王府中跑去。

    额上的汗水直趟下,灼兮终于看见了朱红的大门,腿早已发软,两名侍卫立刻上前扶住她,往里面喊道:“王妃回来了。”

    灼兮直往里走,颤声喊着:“晋北,晋北,胥晋北。”

    众人闻声过来,哪里见过灼兮这般样子,发丝微松,胸前衣裳沾着点点血迹,胥晋北匆忙上前,接过她的身子,灼兮这才呜咽道:“青且,你快救救青且。”

    霍元看着形势不对,急忙的跟着过来:“王妃,青且怎么了?”

    等他们找到青且的时候,灼兮轻轻的跪在她的身边,衣衫搂破的搭在肩头,满身的伤痕,嘴角溢出了血,灼兮颤抖的抚上她的面庞,这一切来得太快了,下午还在院内言笑吟吟的谈论着婚嫁之事,青且手撑在地上,身子不停的抖擞,口中嘶哑说道:“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灼兮解下身上的披风,裹她的身上,强搂过她,瑟声道:“青且,我是灼兮,我是灼兮。”

    青且抬起空洞的眼神,一个劲儿的将她往外推,哭声说道:“小姐,你快走,你快走啊。”

    灼兮心内大疼,是什么时候了,她还这样护着她,嗓子干瑟的说不出话,手悬在一旁,不知往她身上哪里放,怕一不小心,弄疼了她。

    霍元僵硬着神色,将她推开,小心的蹲在青且的身旁,温言道:“青且,我是霍元。”

    “霍元。”青且喃喃说道,瘫痪的眼眸嘲笑道:“霍元?”

    霍元朝她伸出手来:“青且,我来带你回家。”

    轻轻的按上她的肩头,青且歪着身子靠在了他的身上,霍元抱起身来,往外走去。

    胥晋北扶起她的身子,搂过她的肩头,安慰说道:“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青梅煮酒论娇羞,谁将敲碎,一地涣散,石板岩上血染花蕊哭殆尽,满池荒凉,满目荒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