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花开花落  第六十九章年年灯 卿在绿水侬在街——上

章节字数:2432  更新时间:12-05-25 09: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灼兮惊坐起身子,身上只披了一件外衣向青且房内跑去,手搭在门上,脚步顿住,青且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嘴角依稀青紫,缓缓的走上前去,坐在床沿边上,手抚过她的发丝,她想起了十岁那年,宫中的嬷嬷管教得很严,晚上熄灯之后两人还在房内唧唧歪歪的说话,最后被嬷嬷听见了,罚她们擦院内的地板,灼兮不服气,与她争辩了一番,最后被罚跪在院内,青且温着口气问道:“你这么犟做什么?”

    灼兮满脸倔强:“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副样子。”

    青且微叹口气,灼兮安慰道:“你先去睡吧!”

    青且戳着她的手,摇头道:“你身子寒气重,更深夜露的,我怎么放心你一人。”

    后来,灼兮听了她的话,性子收敛了许多,再后来,太子即位,太后接她住进了长乐宫里。

    灼兮拉着青且的手,忍不住学着她当年的动作,帮她暖着,轻轻的呵气,眼泪扑扑的往外流。

    胥晋北无声的走了进来,帮她穿上鞋子,轻抚着她的肩头。

    灼兮哽咽说道:“可以让我们单独处会吗?”

    胥晋北颔首,只是将一方手帕塞进她的手里。

    青且睁开眼眸,朝她一笑:“小姐,还是笑起来好看。”

    灼兮撇过头去,无声的擦掉眼泪,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青且摇摇头,抬手抹去她眼角的泪:“无碍。”

    两个字的心酸,灼兮怎么会不知道她是在安慰她,愣声喊道:“青且。”

    “小姐可还记得昨日说的话。”

    灼兮点点头,却不知她指的是哪句。

    又听见她继续道:“青且年长于小姐,进宫九载,相伴于小姐身边,青且自幼无父无母,说来也只有小姐这一个亲人,昨日之事,青且未怪过任何人,所以青且恳请小姐不要自责。”

    灼兮紧紧的抓住她的手,青且虽然年长于她,在宫中的大小事务都是听从她的建议,她,无声无息,却视她如同亲人,她,无父无母,只为她一人着想,如今,是谈婚论嫁的年纪,却死命的护住了她,如飞蛾般扑向了那个黑夜,她,怎能不生愧疚。

    青且望着帐帘上面的璎珞,喃喃说出声来:“倘若有一天青且做了对不起小姐的事,青且只希望小姐能够原谅青且。”

    “傻瓜,你一心都在我身上了,你还会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青且的眼眸明亮,固执的说道:“只求小姐能原谅青且。”

    “你做了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

    青且松了口气,灼兮替她敛好被子,柔声说道:“睡吧!”

    将一枚发簪放在她的床边,细看她的眉眼,那里有最为明亮的眸子,她不知道她当时是怎样的勇气引着他们往死胡同里跑去的,她所对不住的是她们九年的情意,她随着她来到楚北,以为是从一个牢笼里解脱了出来,以为她在楚地找到了幸福,可是是她一手毁的,昨日的女儿之态历历在目,选发簪之情尽在眼前,她为什么不高兴了还要青且陪着,她为什么不听她的劝告,是她将她害成这个样子的!

    起身走向门外,转角回廊时,看见了霍元依旧是昨日的那身衣裳,坐在长廊凳上,霍元抬起头来愣住,行礼喊道:“王妃。”

    灼兮坐下身来:“我们可以聊聊吗?”

    霍元站在一旁,颔首,却沉默了半响。

    灼兮悠地叹了口气,良久才说道:“我知道,你在怪我,我也怪我自己。”

    “属下不敢。”

    “青且从小心地善良,脸皮子薄,昨天她默认你与她之间的感情,今时今日,我却不得不问句,你还要她吗?”

    “霍元承向青且许诺过,今生今世,只要青且一人。”

    灼兮眼眶微红:“你要记住,青且是人,但是她不是你的责任,倘若你是因为责任才要了她,我誓死也不过放过你。”

    霍元募的一震,原以为主子是主子,一向看不起奴才丫鬟的性命,他看出了她满心的痛苦与悔恨,在她眼里身边人是最亲的,霍元跪下身来,沉声道:“青且从来就不是责任,霍元不会因为昨日之事而嫌弃青且,我跟她说过,哪日我们成亲之后就找一处农舍,在那里安住下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好,那就好。”

    灼兮声声低喃,她看着眼前的男子,没有雄心壮志,山林农舍才是他们的悉地,简单平凡,琼楼玉宇,又怎么样?不过是精致的牢笼。

    灼兮再也没有踏出居胥阁一步,青且的事是她的心结,霍元曾跟灼兮提过婚嫁之事,奈何青且不允,灼兮也只能叹气。

    她这段时日却想了很多事,想起了幼年时母亲常常说的一句话,“命薄佳人,情锺我辈。海棠开后心如碎。”想起了与迟大哥生活的那一年,想起后宫那些女子。母妃说的对,就算千般不舍又如何,王爷三妻四妾是正常之事,倘若他以后争得皇位,心里募的一紧,后宫佳丽三千,终是不能改变的事实,她现在终于理解了宸妃的心境。

    门口莫少综一袭淡青色衣裳,手握成拳,轻咳一声:“王妃,王爷请您过去。”

    灼兮放下手中的笔,随口问道:“有什么事吗?”

    莫少综眉头微皱:“找到那日的几个人了。”

    灼兮身子一僵,跟在他身后,轻声说道:“走吧!”

    那是王府的刑房,灼兮最不喜进这种地方,脚步顿了一下,眼眸轻轻抬高,望着木门上方的二字,扫视了几遍才走了进去。

    房内跪着四人,身形略壮,头磕在地上,看见灼兮时愣了一下,连忙上前拉住灼兮的裙角,额头磕在地上,发出强烈的撞击声,嘴中不断呢喃:“求王妃饶命,求王妃饶命。”

    灼兮闭上眼眸:“你们还识得我?”

    不禁蹲下身子与他们平视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小的喝醉了,求王妃恕罪,小的上有老下有小。”

    灼兮冷笑,重复着他的话:“上有老?下有小?哈哈!”双眸凌厉扫过:“我若放过你们,我如何对得起那个女子!”

    灼兮松开手,背对着他们,望向胥晋北,片刻说道:“把他们交给霍元吧!”

    胥晋北明了,沉声吩咐道:“将他们带出去。”

    门被打开,灼兮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她所做的只是为了那个护了她的女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