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花开花落  第八十二章一世牵 三生薄命丧关雎——下

章节字数:2187  更新时间:12-05-31 2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七彩琉璃宫灯照在她的脸庞上,那么一瞬间,如十年前的光景,布衣灰脸,他们在丞相院子旁边的小湖相遇,一个每日面顶重重压力,一个生活落魄不如丫鬟,只此一声笑,一句话,从此,寂寞深宫,她随他走,她日日深门临望,如平常妻子般的等待着他回来。

    心宜撑着最后口气,目光缱绻万千,声声勉力心底:“景逸,百年后,我还要再遇你。”

    手捶放下来,灼兮双手捂住口鼻,满眼酝酿的泪水,止不住的滴落。

    佳人芳魂离,一世牵。关雎宫里无尽的死寂,他的眼里的沉痛弥漫在所有人的眼里,心痛已麻,他最牵挂都已离去,这江山,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意思!

    尖锐的嗓音传遍宫殿:“宸妃娘娘役。”

    灼兮随着众人跪下身来,明黄身影缓缓的放下怀中的女子,灼兮抬头,看见那男子对着她的樱唇深深一吻,人已逝去,这般深情为谁,死别,是他们悄无声息的安寂,只怕,他的心也随她去了吧!

    她是丞相府中不受宠的二小姐,活的不如平常丫鬟,那年的天碧蓝碧蓝的,在一汪荷池中遇见了他,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落花如水般的沾落心田,她唤他漂亮哥哥,他唤她丑丫头。十里长亭,她附在他的耳边轻语呢喃,他背肩宽厚为她撑起一片天。

    春含月,一肩风雨一世情。

    夏辰星,三千弱水含君诺。

    秋水凉,五里尘缘忆潇楚。

    冬雨雪,七生芳草换盈目。

    空深的大殿,一隅的珠帘倒影摇晃,那是宸妃最喜欢的明亮,皇上高坐在琳琅玉坐上,阴郁狠戾的眼神扫视着底下的太医,灼兮倒退一步,宸妃走了,皇上分明变了。

    汪太医颤抖不已,不停的抹着额上的汗水,手上的瓷碗跌落在地,额头磕在冰凉的白莲理石板上,颤声说道:“微臣在今日娘娘引用的碗中闻到了大量的麝香与藏红花。”

    皇上气的一脚踹在他胸口上,神色残厉:“宸妃的饮食一直都是你照看的。”

    “今日是莺儿姑娘服侍娘娘的。”

    莺儿,灼兮神色忧虑,紧紧的捏着寐语的手,莺儿是她带进雎鸠宫的。

    宫装整齐,莺儿不卑不亢的跪下身来,目光触及灼兮时深深的歉意流露出来,淡笑磕头:“这一切都是皇后娘娘吩咐奴婢做的。”

    一个巴掌声响亮整座宫殿,她的脸肿起了半边,唇角血色溢出,依旧是那副表情,似是知道自己大命将去,双腿跪向灼兮,磕了一磕:“奴婢辜负了王妃的信任。”

    “为什么?”灼兮看着脚下的女子,心生怜悯时收留了她,又那么一瞬间,她忽然知道了常寻要她小心谁了,她的情意流露得那么真,那么狠毒,冷宫,宠宫,因为她,失去了三条命。

    莺儿并不语,站起身来,向鎏金双华柱梁上撞去,凄声说道:“皇后娘娘,莺儿对不住您了。”

    额上的鲜血不断涌出,面色凄迷,双目睁睁,样子似极了死不瞑目。灼兮凝视着宫外,那句话说得极重,压在她的心间,说到底,罪魁祸首不过是她,那天的药瓶,那天她故意的去向,那天华妃的话,她轻轻的闭上了眼。

    关雎宫外,皇后一身深红凤鸾宫装,青丝高挽,额前的凤冠流珠点点摇晃,耳坠鎏金莲花环,眉头微抬,她听见了那声凄厉的呼唤,唇角轻讽,迈进了这个三千宠爱的宫殿。

    眉眼微捶,对着上方所谓的夫君盈盈一拜:“臣妾叩见皇上。”

    她自然是知道他的召见,从宸妃死的时候,从那声皇后,她就知道她也要去了,多年的棋子终于要解脱了,她是名门闺秀,不过是碍着父亲的面子,得到了母仪天下的凤冠。

    她并没有吭声,等待着皇上的发落,她只是累了。

    “你,没有想要说的?”

    她眉眼轻轻凝视着这个男子,她初次进宫的时候,那晚的红烛凤鸾彻夜燃烧,红色盖头被缓缓揭开,她陷入了一双如墨般深邃的眉眼,他淡淡的声音像是从远方传来,他告诉她就寝,不过半日的片刻,他就起身,朝她笑笑,告诉她他要失陪了,快速的走出了凤鸾宫。红烛依旧燃烧,后来才知道那晚之后他去了宸妃那里,那个时候她就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虚无的事,若是他不信,说再多又有什么意思呢?

    淡淡答道:“皇上,你可还记得臣妾初次进宫的晚上,那时的红烛燃烧了多久?”

    黛眉下的双眸看向皇上,皇上怔住,她哂笑:“燃烧了一晚上,整整一晚,臣妾一直睁眼到天明。”

    口气遥远不定,她只是个高傲的女子,被困于深宫。

    她又说道:“皇上是想问臣妾是不是臣妾指示她害死宸妃的?”

    手往地上那方指去,皇上眉宇深拧,沉声说道:“铁证物证都在,你有什么要说的。”

    她只是笑,站起身来,两行清泪流下,眉眼触到桌上的玲珑匕首,灼兮拦下她的去路,沉声道:“娘娘!”

    她只是将灼兮一把推开,寐语立刻上前稳住灼兮的身子,砰地一声,有力无转,血花四溅,洒在灼兮的衣袖上,凄厉绝望的话语渗进灼兮的心底:“父亲,您害得心凌活得好累啊!”

    灼兮喃喃瘫坐下来,手指触及她的眉眼,进来的时候还是淡然透凉的,此时已无声无息。她不过是个高傲的女子,不愿低头向她夫君低头。

    寐语轻轻的扶起她,她没有再去看皇上一眼,缓缓的走向宫外,一日之内,雎鸠宫三条性命归去,这一切她都是知道,若是说出来就害了晋北,可是害的却是正好年华的她们。

    生命如此凉薄、深情、无奈,一个心气高傲念如灰,一个病如西子伴君殇,一个幽凉凄棋西风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