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是缘是劫  第九十六章蓄待发 木槿凋谢心渐冷——下

章节字数:2241  更新时间:12-06-07 2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南漠帝宫

    舜华殿内室站着一位端庄娴雅的女子,一身湛蓝的宫裙逶迤在深红的木槿绣花地毯上,发丝中央挽着碧玉石榴钗,额间的梅花花钿点得恰好,面色惆怅的望向床上的女子,惨白的面色,她又昏睡了好几日,床沿的男子青色的胡茬渐渐显露,握着她盈盈的皓腕,眼里的沉痛清晰可见,自那日之后,每日的食欲渐渐下降,一日吃不了几口饭,大多的时间都在昏睡。

    湛彦迟沉声说道:“怎么办?我该拿你怎么办?”

    宫装女子适时的出声:“现在还没拿到茗断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在楚地的时候有两个婢女较为亲厚,一个名唤青且,另一个叫做寐语,早些听说青且走了,王上可差人将寐语劫来,灼兮见到寐语,如同见到亲人般,也好说话。”

    “寐语?灼儿先前住在兰林小苑内,那婢女应当也在,我去通知姑姑,让她做些准备,在吩咐寤易去接,这样日辰也可缩短。”

    湛彦迟站起身来,望着床上的灼兮,低声说道:“没事的话,就多陪陪她,也许她还把你当朋友。”

    那女子苦笑一声:“她不记恨我就好。”

    说起来,她也欺骗她了,不是吗?

    西秦城外

    天色渐白,十里的凉亭上,清风瑟瑟,寐语独自一人跑到这里,她好不容易才跑出宫来,今日在桌上收到纸条,上面写着:若是想见你家小姐,就到城外的亭子来,机不可失!她顾不了那么多,那日匆匆一别,灼兮到现在也生死未卜,她曾去求见华妃娘娘,奈何她闭门不见,今日终于有消息了,这样的机会她怎能错失。

    不远处看见黑色的身影,一双黝黑的眸子,走进时她还未开口就觉得后颈一阵剧痛,昏厥过去。

    寤易暗暗提气,驾着马匹,扬长而去。

    待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马车上,她惊讶的撩起车帘,看见还是那个黑色身影,抽下发间的簪子,指着他的喉间,沉声问道:“你是谁?”

    寤易并不在意,只是轻声说道:“若是想见你家小姐,就安分点。”

    一句话就让她放下银簪,良久之后才听见她说道:“若是未见到小姐,我必会杀了你。”

    寤易轻轻的哼了一声,倒是个忠心的丫头。

    日月星辰,赶了整整三日的路程,才风尘仆仆的带她来到舜华殿,才走进去,便见灼兮轻倚在床头,发丝散在腰间,脸色苍白,听到脚步声时微微皱眉,轻声说道:“我说了,不要来打扰我。”

    寐语看得几乎落泪,从未见她这般憔悴,缓缓的来到床沿边上,轻轻的抚上她掉落的发丝,暖声喊道:“小姐。”

    灼兮憎然的望着床边的女子,许久之后扑到她的肩上,喃声喊道:“寐语,寐语。”

    寐语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以示安慰,她的小姐向来都是明媚的女子,怎会憔悴成这样,看着她的腹部,心头一酸,并未见凸起,想必是没了吧!

    灼兮松开她的身子,急声问道:“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寐语一笑,埋怨道:“小姐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是南漠王上接我来的。”

    并未说是劫,想来南漠王上也很是着急她的情况吧,也不愿意灼兮担心。

    灼兮听到寐语埋怨的话,眼泪扑扑而落,有多久没有听到她们唠叨的话语了,她在这里总是一个人,每夜都会都胥晋北的那句话惊醒,然后就是彻夜的失眠,这次,不知睡了多久才醒来,能见到她,真好。

    寐语慌了,拿起丝绢替她擦拭眼泪:“小姐越发的多愁善感了,还是笑起来才好看。”

    灼兮见到寐语之后,胃口也改善了许多,寐语时时陪在她的身旁,每当提起胥晋北时,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

    秋末十分,木槿渐渐凋谢,难得的一番好天气,寐语扶着灼兮的身子来到庭院,一袭绛紫衣裙,她始终不肯穿宫裙,将发丝挽起,只插了一支苏扶送的思情,未施粉黛,说不出的清丽怡人。

    寐语见灼兮精神不错,提议道:“我们去御花园走走可好。”

    灼兮淡淡一笑,点点头。

    弄琴弄弦相视一笑,朝寐语投来感激的眼神,尾随在身后。

    彩石着地,园中各色奇石相互依存,即使已到秋末,还是一片绿叶百花景,水榭廊台,交错蜿蜒,中间两方凉亭并立其中,一方一圆,甚是协调,花草玲珑有致,疏密有度,灼兮心情一时大好。

    低眉站在湖边,看着水里的鱼儿争相抢食,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寐语被她感染,问道:“小姐笑什么笑得这般开心。”

    灼兮眉眼一瞪:“我笑笑也不行了。”

    寐语算是服了她,这样也好,这才是小姐。

    淡蓝宫裙,一双牡丹双绘绣鞋仪态万千的走了过来,弄琴弄弦朝她福身道:“浣昭仪安好。”

    灼兮不禁转过头去,柳眉盈目,神情淡淡却出落得端庄娴雅,灼兮惊讶道:“浣兰。”

    却又觉得不对,她怎么会在这,弄琴她们还唤她昭仪,她不是要跟着那个堂主吗?

    浣兰轻轻喊道:“灼兮。”

    她理清前后,伶俐如她,怎么会不懂这其中的因缘巧合,什么妓女,什么堂主,不过都是他们用来骗她的手段。灼兮身子晃晃,扶住额头,勉强一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浣兰明白她的意思,解释道:“灼兮,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去南漠只是看你过得好不好?”

    “好不好?你看见了,我一点都不好,夫君没了,孩子也没了,落得一个背叛的下场。”

    浣兰欲伸手拉她一把,却被她冷冷的眼神停住了动作。

    灼兮朝寐语说道:“走吧,这景,怎么看都煞人!”

    浣兰一听,脸色煞白,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缓缓的坐下身子,宽大的宫袖止不住手的颤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