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是缘是劫  第九十八章西秦变 断茗草枯恩断明——下

章节字数:2573  更新时间:12-06-08 2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长长的九曲回廊,不断延伸回绕的宫墙,湛彦迟来到最为静雅的舜华殿,云太医跟在身后,青木花盘上放着一个精致的月白瓷碗,跟着前面的人踏了进去,心也不自觉的提高起来,哪知王上停住了脚步,接过瓷碗,吩咐的殿内的人全部出去,静静的看着躺在矮榻的女子。

    灼兮手搭在额上,淡淡的转过身,她的头还昏昏的,并不想说话。湛彦迟慢慢走到她的身边,坐在矮榻上,叹了口气:“灼儿,喝药了。”

    又是这句话,灼兮身子往里靠了几分,听见他继续道:“喝了这个药,我就派人送你会西秦去。”

    灼兮呆愣了几分,恍惚没听清他说什么,许久之后,手紧紧的捏住胸前的衣,双眸放大,好似没听清楚他刚刚的那句话,紧张的问道:“什么?”

    湛彦迟嗓子顿涩,不敢望向那双眸子,轻轻闭上眼睛:“只要你喝药,我就派人送你回西秦去。”

    灼兮立刻坐起身来,还是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湛彦迟会这么放过她,凝视着他的眼眸:“你说的是真的?”

    湛彦迟缓缓的点点头,灼兮露出的新色尽收他的眼底,心却像是被凌迟般,她就这么想要离开他。

    灼兮端起那碗药,大口大口的饮下去,满心的欢喜,她想着终于可以见晋北了,多日的不见,心底的思念如花般怒放,手放下那碗药,黑色的药汁还残留在她的唇边,灼兮低声说道:“迟大哥,谢谢你,灼儿对迟大哥儿时的情意不会改变,灼儿很是感谢迟大哥那年的照顾,不论是茅屋前的木槿花,还是大雪纷飞的兔子,灼儿永远都不会忘记。”

    湛彦迟苦笑一声,嗓子顿涩,不敢望向她的双眸,无声的搂过她的身子,轻轻说道:“灼儿,只要你不在恨我,就好。”

    灼兮任他抱着,良久之后,身子慢慢浸出冷汗,唇齿也微微哆嗦,手捂上胸口,刺骨的疼痛好像深入骨髓般,几分寒冷裹着几分疼痛,湛彦迟也感觉到了她的颤抖,薄唇紧抿,只是默默的抱着她。

    身子忽冷忽热,灼兮难受得打颤,颤巍的说道:“这是什么药?”

    湛彦迟低声说道:“灼儿,忍忍就好了。”

    感到身体里面有东西在啃噬,越是忍着越是钻心的疼痛,一阵一阵的,灼兮忍受不了推开他的身子,冷汗浸湿了她的衣着,什么在进入她的身子,什么在啃噬着她的骨髓,双腿微微发颤,踉跄的往门口走去,双唇紧紧的被咬住,这般痛苦她也是忍着,她不知道那所谓的补药是何物,她只知道那绝不是什么好东西,眼前的景象渐渐晃动,浑身的疼像是火中暗烧,灼兮双手捂着脑袋,发疯似的摇着脑袋,她感到她所有的记忆不停的倒退,不停的缠绕,混淆。

    湛彦迟不忍看见她这副模样,走过去紧紧的抱着她的身子,任她发泄的捶打,撕咬,直到药效散去,她才倒下身来,昏迷前得那刻她看见了他沉痛的眉眼。

    湛彦迟低声喃道:“灼儿,原谅我,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骗你,以后再也不会了”

    与此同时的一天,西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天在这一刻变了。

    元延六年秋末,太和帝驾崩于关雎宫,留下一子,年仅二个月,殷太后凤冠朝服,一身红黄相交相织,逶迤在地,金丝银线,十指殷红,气势凌厉,抱着太子继位,大臣纷纷禁口,一言不发。

    待内侍宣旨之时,门外传来厚重的声响,一身墨紫华服,袖子勾勒着浩瀚星辰,发冠镶玲珑宝珠龙须,金龙暗隐于双靴上,眉宇间微蹙,薄唇则是勾起,大步的跨进门开,气势浑然,宛如神着般驾临金殿,一双凤目来回着扫视殿中众人,最后停留在明黄双龙宝座上的女子,轻笑出声,搅了这一室的庄严。

    殷太后抱着年幼的太子,见到来人时先是一怔,随后恢复淡然,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怎么会被吓到,身影威仪:“哀家莫不是老眼昏花了,竟看到了楚北王。”

    胥晋北嘲讽一笑,眼中闪过狠戾之色:“太后风华正好,还能抱着太子上金殿,这不是代表着您未老去。”

    一句抱着太子上金殿,无不勾起大臣们的回忆,当年汉朝高祖皇后也是抱着年幼的太子上金殿,引起了长达十六年的专制。

    胥晋北见太后并未吭声,眉目看向丞相,说道:“还记得祖训么?后宫不得干政,皇子未满十岁不得上金殿,太后不得干政,照这样看来,殷太后是想先帝不明,祖宗不安了。”

    殷太后一双眉目暗深,却不曾低下半分,朗声说道:“先帝只有一子,并没有兄弟,倘若太子不即位,这江山岂不是要改姓。”

    话中暗讽胥晋北没进宗谱,生生的挑起他心中那枚刺,大臣们皆是看着形势,胥晋北并未动气,也不吭声,殿内气氛一时怪异,这时,林恺之走了出来,朝上方拱手道:“太后娘娘,微臣手中有份当年先帝遗留下的手扎。”

    殷太后脸色顿变,只听见朗朗的声音传遍殿内:“不自不觉中晋北已十岁,朕每月都会去楚北王府探望一次,他的眉眼与朕越来越像,朕甚是遗憾,他不能像别的皇子那般长大,但他很是让朕欣慰,剑法兵书样样出众,不愧是朕的三皇子。”

    说到这时听了下来,所有的人都明了了,里面含了先帝的愧疚与遗憾,他承认了他的身份,这是最大的肯定。

    殷太后颤巍的站起身来:“你这是要造反吗?”

    门口精兵骤现,胥晋北缓缓上前:“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放肆,就凭你一个异姓王也想入皇族?这岂不是笑话!

    今日我倒要看看你楚北王怎敢在文武百官面前谋权篡位!”

    “有先帝的手札在此,我就是皇子!太后携年幼太子垂帘听政是何居心?莫不是忘了这西秦的天下乃我卫家是也”

    “反了反了,来人,给我拿下他!”

    “谁敢”墨紫华服一声喝下,门口精兵各个手中长矛指向朝中,蓄意待发。

    “你。。。”大势已去,只得颓然坐在殿中。

    西秦新帝即位,大赦天下,改国号,始称西楚。恢复姓氏,入皇室宗谱,登日月台,祭拜祖先,龙吟威威,凤鸣兮兮,双风祥云,秉德承恩;四州安详,意气抒发,文明怀始,贤明淑德;东梁北周,礼仪安邦,并肩交好,三国齐兴;广纳贤良,招寻智者,以民为先,以民为重;报吾祖恩,佑吾功成,感德圣恩,心怀天下。

    朝堂政变,新帝重设官职,以丞相、太尉及御史大夫并列三公,权位相等,丞相还是江淮以文为主,太尉林恺之以武为主,御史大夫岑桧监察百官,朝中不在是江淮独揽重心,天枰相等,相辅相成。

    新帝扫除内患,厉风行事,手段不留情面,奉先帝之子为安乐王,让大臣们喟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